乡村小医生

第316章 方乐乐也会生气

   方乐乐瞧着唐逸走近到了她的跟前,她忍不住又是欢喜的一乐,然后乐呵呵的上下打量了唐逸一眼,乐道:“呵……大头鬼,你好像……变帅了哦?”

  听得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则是没皮没脸的乐道:“我本来就很帅好不好呀?”

  “切!夸你两句,你个死大头鬼还真想上树了呀?”

  “啥意思嘛?”

  “喂!”方乐乐忽然有些生气的瞪眼瞧着唐逸,“死大头鬼,你说话注意一点儿好不好呀?不要在女孩子面前乱说靠呀靠的好不好呀?”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则是嬉皮笑脸的乐道:“说说而已,又没动真格的,真是的。”

  “喂!你……”方乐乐又是生气的瞪着他,“哼,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些,你忘了是吧?”

  见得方乐乐这丫头好似真生气了,唐逸有些囧囧的嬉皮一笑:“嘿……得得得,我不说靠了还不成么?”

  方乐乐仍是有些生气的白了他一眼:“哼,你要是再乱说话,我就揍你!”

  唐逸嘿嘿的一乐,回了句:“你揍得过我吗?”

  “揍不过,我就咬,哼!”

  “你属狗的呀?”

  “你才属狗的呢!”说着,方乐乐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话锋一转,“好啦,我们先去公园里转转吧?”

  “嗯?”唐逸却是皱了一下眉头,“你不觉得……有点儿饿了么?”

  瞧着唐逸那样,方乐乐忍不住扑哧一乐:“呵……我看出来了,你是属猪的,就知道吃。”

  “拜托,现在都中午十二点多了好不好呀?”

  见得唐逸如此,方乐乐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那好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

  随后,唐逸也就和方乐乐在公园对面的那趟街上找了个餐馆,进去吃了顿午饭。

  午饭过后,从餐馆出来后,方乐乐扭头笑微微的瞧了唐逸一眼,忍不住欢喜的问了句:“喂,大头鬼,听说……你快要来江阳市工作了,是不是真的呀?”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问着,唐逸扭头瞧了她一眼,笑嘿嘿的问了句:“那你有啥表示呀?”

  “还表示你个头呀?人家刚刚不是请你吃午饭了吗?”

  唐逸则是乐了乐,然后言道:“这就算是表示了呀?”

  “那你还想怎么样呀?”说着,方乐乐故作娇嗔的一哼,“哼,是你个大头鬼升职了好不好呀?应该由你表示才对好不好呀?”

  听说这个,唐逸却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升毛的职呀?我在平江县可是县招商办主任好不好呀?现在来江阳市,去经济开发区可是尼玛开发办的副主任,这也叫升职了呀?”

  方乐乐忙是说道:“晕!你怎么不说江阳市比平江县大呀?”

  “再大又跟我有啥关系呀?我又不是江阳市市长,只是开发办的一个破副主任而已。”

  “笨!平江县可是小县城,江阳市可是省会城市,而且,平江县都属于江阳市管辖范围内好不好呀?所以你来江阳市工作,就算是开发办副主任那也比你在平江县好,好不好呀?”

  唐逸则是回道:“反正我是没有觉得哪儿好。要是……”

  说着,唐逸这货忍不住憧憬的一乐,说了句:“要是来江阳市当市长的话,那就算是牛x了,嘿嘿……”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则是说道:“你做梦去吧!你才进入官场多久呀?这就想当市长了呀?”

  唐逸则是乐嘿嘿的回道:“不是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么?”

  “那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方乐乐反驳道,“你怎么不想想,去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傻呼呼的,什么也不懂,还刚进入乡政府,现在你能马上进入江阳市工作已经算是很厉害了好不好呀?”

  听得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心想,娘西皮的,说的也是,李爱民可是在西苑乡混了大半辈子了,今年才混进平江县,照这么说,老子也算是够牛x了……

  一会儿,等进了阳江公园后,唐逸扭头瞧了一眼身旁与他同行的方乐乐,然后忍不住想起了她爸跟他说的那些事情来,说是想要他和方乐乐确定关系……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暗自愣了愣眼神,然后默不作声的打量了方乐乐一眼……

  方乐乐这丫头长得就是喜庆,也漂亮,尤其是她那一笑,真是啥忧愁都被溶解了。

  瞧着方乐乐这丫头如此动人,唐逸那货忍不住微皱了一下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丫头……真的挺好看的,要老子放弃不想睡她的念头还真是他妈有点儿难度?

  这时候,方乐乐扭头瞧了唐逸一眼,见得他在盯着她看,她有些娇羞的红了双颊:“死大头鬼,干吗那样看着人家呀?”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一问,唐逸这货愣过神来,微微的一笑,然后言道:“那个啥……你爸说……”

  “我爸说什么了呀?”

  “你爸说……要咱俩……确定关系。”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方乐乐只觉自个的心怦然一跳,随之两颊涨红,极为娇羞的、小声的问了句:“那你……怎么说的呀?”

  唐逸若有所思的瞧了方乐乐一眼,然后回道:“我就是说……我和你……就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一瞬间,方乐乐的心情跌落到了低谷,不由得甚是生气的白了他一眼,撅了撅嘴,然后啥话也不想说了似的……

  瞧着方乐乐那样,唐逸忙是问了句:“你……咋了?”

  忽听唐逸还这么的问着,方乐乐忍不住气恼的说了句:“你去死好了啦!”

  唐逸有些懵怔的一愣:“我……咋了?”

  “没咋了,哼!”说着,方乐乐又是气恼的嘟了嘟嘴,“好啦,我要回去了,你自个逛去吧!”

  忽见方乐乐如此,唐逸似乎看出了一些端详来,于是他也就问了句:“你不会是……也许和我确定关系吧?”

  方乐乐则是气恼的回了句:“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吗?”

  “啊?”唐逸愣了一下,“也……不算是……普通吧?但……”

  “但什么呀?”

  “嗯?”唐逸皱了皱眉头,“但我和你……好像……也没有发生啥关系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方乐乐心里这个气呀:“你去死好啦!”

  说完,方乐乐回转身,就气呼呼的朝公园门口那方走去了……

  待唐逸反应过来后,慌是回头朝方乐乐的背影瞧去……

  不由得,唐逸有些郁闷的皱眉一怔,我草,娘西皮的,老子刚刚说错啥了么?本来……老子就没有跟她发生那啥嘛……

  越想,唐逸越是觉得郁闷,心说,他姥姥的,平常方乐乐这丫头笑得也蛮欢喜的呀?挺开朗的呀?今日个她这是咋了?中邪了呀……

  瞧着方乐乐都快走近公园门口了,没辙,唐逸也只好惶急回转身,冲她的背影嚷了一嗓子:“喂——”

  方乐乐听着唐逸在她背后嚷了一声,不由得,她心里稍稍欢喜的一喜,但她继续气呼呼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才止步,回头瞧了唐逸一眼,嘟嚷着嘴:“怎么啦?”

  望着她那样,唐逸郁闷的皱眉道:“我……说错啥话了么?”

  “你自己好好想想!”

  “草?”唐逸甚是郁闷的皱眉一怔,“我也没有说错啥呀?”

  “你再说你没有说错什么?”

  忽听方乐乐那般生气的说着,唐逸忙是无奈道:“成成成!我错了!我不对!对不起!成了吧?”

  见得唐逸那般的胆怯、担心她离去,方乐乐这心里又是欢喜的一喜,然而她表面上仍是故作生气道:“那你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我……”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懵然的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

  忽见唐逸这么的回答着,方乐乐心里这个气又上来了,气呼呼的一瞪眼:“那你自己好好想去吧!等你想清楚啦,再找我吧!”

  说完,方乐乐扭头就气呼呼的出了公园的正门……

  唐逸愣了老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他究竟错在哪儿了?

  只是见得方乐乐已经出了公园的正门有一会儿了,于是他这才惶急追出了公园……

  待唐逸追出公园后,忙是四处瞧了瞧,只见没有方乐乐的身影了。

  没辙,他也只好郁闷的扭身朝停车场走去了,打算开车去别的地方转转得了,然后去省委大院的门口那儿江倩下班。

  因为现在江倩也进入省委大院办公了。

  因为她是安永年的御用秘书,所以安永年走到哪儿,自然她也很跟到哪儿。

  待唐逸上了他的金杯车,在驾驶室内坐好后,他又是皱眉想了想,心说,老子究竟说错啥了呀?本来……老子和方乐乐那丫头就啥关系也没有发生过嘛,这难道不是事实么?

  其实,方乐乐生气的原因是,在唐逸这家伙的概念中,他老是认为彼此发生了那种男女之事才算是男女朋友关系了,所以她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