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18章 挨整

   听得朱心那么的说着,唐逸愣愣的打量她一眼,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看来今日个老子得受点儿皮肉之苦呀?不过……你个死丫头就等着吧,老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你个死丫头要是今日个非得整得老子不爽的话,回头老子还得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糗,哼……

  不过,唐逸这货心里也清楚,朱心这丫头是绝对不会要他的命的,只不过是想整整他,出出心里的郁气罢了。

  最开始,唐逸以为是潘金林派来的人,要是那样的话,他小子心里也清楚,恐怕今日个真是小命不保了?

  但是现在知道了原来是朱心这丫头搞的鬼,所以他小子也就不那么担心会有生命危险了。

  朱心那丫头又是嗔怒的瞪了唐逸一眼,见得这会儿他个死乌龟也不说话了,像是蔫了的茄子似的,她个丫头不由得得意道:“死乌龟,你怎么不厉害了呀?”

  见得朱心那丫头如此,唐逸甚是郁闷的看了看她,然后回道:“老子累了,先歇会儿。”

  被折腾了这么久了,唐逸这货这会儿也是有点儿累了。

  不过,他这货也是没辙,也只好任由朱心想咋样就咋样了。

  因为想想,这会儿他整个人都被捆绑在身后的那根大水泥柱子上,被绳索缠绕着是一圈又一圈的,就算他想雄起来,也是动荡不得的,所以也只好任由朱心这丫头想咋样就咋样啰。

  朱心见得唐逸那个死乌龟有些犯困了,眼皮子都在打架了,她个死丫头暗自转溜了一下眼珠子,貌似又冒出了一个鬼主意来……

  然后,只见朱心那丫头坏笑的走近到唐逸的跟前:“死乌龟,要不要姑奶奶我帮你把眼睛撑大一点儿呀?”

  一边说着,朱心那丫头一边取下了一个发卡来,貌似想用发卡做成一个弓,将唐逸的双眼皮子给撑开……

  唐逸瞧着,不由得浑身一震,慌是睁大双眼珠子:“喂喂喂,你要干啥?”

  忽见唐逸被吓成了那样,朱心那丫头忍不住得意的扑哧一乐:“哈……”

  然后,朱心那丫头略显娇羞的低头瞄了一眼唐逸的裆那儿,笑嘻嘻的说了句:“没有被吓得尿裤子吧,嘻……”

  见得朱心那丫头如此,唐逸这心里甚是窝火的白了她一眼,忍不住说了句:“你尿裤子老子都不会尿裤子!”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那丫头不由得嗔怒的一挑眼:“你说什么呢,死乌龟?”

  瞧着朱心那样,唐逸心里这个无奈、又是这个气郁呀,很是不爽的瞧着她:“我说,猪姑娘呀,要杀要剐你就爽快一点儿好不?你这磨磨唧唧的,究竟想要干吗?”

  “死乌龟,你说什么呢?什么姑娘?”朱心嗔怒的瞪着唐逸。

  唐逸则是忙道:“猪姑娘呀,咋了?你不是姓猪么?”

  “死乌龟,你说的是哪个朱呀?”

  “姓猪的猪呀。”

  “那是哪个朱?”

  “就是猪嘛。”唐逸回道。

  “你……”气得朱心一阵气喘,气怒的拿起手中的匕首来,“到底是哪个朱?”

  “就是朱德的朱呀,难道不是么?”唐逸回道。

  “哼!”朱心一声哼,然后嗔怒白了唐逸一眼,“算你个死乌龟还算聪明!”

  这时,唐逸得意的回了句:“反正不比你笨啰。”

  见得唐逸那样,竟是还有些得意起来了,朱心有些气恼的转溜了一下眼珠子,然后显得有些娇羞的低头瞅着唐逸的裆那儿,用手中的匕首在他裆那儿比划着,坏笑道:“死乌龟,你说……要是姑奶奶这一刀下去的话,你会不会变成太监呢?”

  唐逸有些胆怯的低头瞅着朱心手头那把亮闪闪的匕首,惶急道:“喂喂喂,我说,姑娘呀,这、这、这玩笑可开不得哦!”

  “哈……”朱心得意的一乐,“死乌龟,你说开不得就开不得呀?”

  唐逸愣了一下,忙道:“问题是……割了那个对你可是没啥好处呀!”

  “不割了,对姑奶奶我也没什么好处不是吗?”

  趁机,唐逸这货竟是说道:“等你体尝到它的妙趣无穷之后,我想姑娘你一定会爱上它的。而且是爱不释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那丫头的两颊涨红得愈加明显了,闹得她不由得嗔怒的挑眼瞧了唐逸一眼:“死乌龟,你的意思就是说……你那个家伙蛮厉害呗?”

  唐逸干脆笑嘿嘿的回了句:“姑娘不妨体尝一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那丫头嗔怒的白了唐逸一眼,然后忽然一声令下:“明伯,去把我家的露丝给牵来!”

  露丝是朱心这丫头饲养的一条宠物狗,母的。

  随着朱心这声令下,也不知道明伯从哪儿就冒出来了,手头牵着一条毛茸茸的大白狗,体型有狼犬那么粗壮。

  唐逸瞧着,傻眼了,愣住了,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这……这丫头不会玩真的吧?

  瞧着唐逸被吓傻了,朱心那丫头便是得意的瞧着他:“姑奶奶我今天也不打你不骂你,我只要你让我家的露丝怀上孕就好啦。”

  唐逸眉头紧皱:“我说……丫头,你……没有这么玩的吧?”

  瞧着唐逸那样,站在朱心身后侧的明伯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随即,明伯忍不住插话道:“小伙子呀,你也别觉着委屈,我可是跟你说,露丝还没有和别的狗交那啥配过呢,这可是正经的处呀。”

  听得明伯这么的说着,朱心那丫头羞红着双颊扑哧一乐:“呵……”

  唐逸紧皱眉头,瞟了明伯一眼:“要不还是您老代劳了吧?”

  忽听这话,气得明伯一瞪眼:“你小子说什么呢?”

  忽见明伯急眼了,吓得唐逸惶急道:“没没没,我啥也没说。”

  见得唐逸被吓成了那样,朱心又是忍不住扑哧一乐:“呵……”

  然后,朱心回头瞧了一眼明伯手头牵着的那条大白狗,笑嘻嘻的伸手过去:“明伯,把露丝给我吧。”

  明伯瞧着,也就手头的绳子交给朱心……

  随后,只见那条大白狗摇晃着尾巴来到了朱心的身旁。

  朱心那丫头一阵咯咯的坏笑,然后冲那条大白狗言道:“露丝,去,咬他。”

  那条大白狗有些懵懵懂懂的仰头看了看朱心,像是听明白了她的话似的,摇晃了一下尾巴,然后则是愣怔怔的瞧了瞧唐逸……

  随之,只见那条大白狗慢悠悠的走到了唐逸的跟前,仰头用鼻子在唐逸的裆那儿嗅了嗅……

  唐逸低头瞧着,眉头紧皱,一时无语。

  那条大白狗用鼻子在唐逸的裆那儿嗅了嗅之后,然后竟是伸出了舌头来,在唐逸的裆那儿舔着……

  唐逸紧皱眉头,一闭眼,惶急道:“喂喂喂,别舔那儿呀!”

  “哈……”朱心扑哧一乐……

  “哈……”明伯瞧着,则是捧腹一乐……

  这会儿,那条大白狗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唐逸的裆那儿舔出啥味道来了,便是一个劲的用舌头舔着,舔得‘咔吧咔吧’的作响……

  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隔壁的!真是尼玛耻辱呀!老子今日个居然被狗给戏谑了!

  朱心瞧着露丝在唐逸的裆那儿舔得那么的带劲,她这丫头又是忍不住一阵咯咯的乐……

  明伯也一直在嘿嘿的乐着……

  露丝舔着舔着,竟是轻轻的咬了咬唐逸的裆那儿,吓得唐逸惶急道:“喂喂喂,别咬呀!!!”

  “哈……”朱心又是扑哧一乐……

  “哈……”明伯又是捧腹一乐……

  朱心那丫头一阵乐呵之后,得意的瞧着唐逸:“死乌龟,感觉怎么样呀?爽不爽呀?哈哈哈……”

  唐逸甚是无奈的瞧着朱心那丫头,没辙,只好哀求道:“我说,麻烦姑娘你先把狗给牵开成不?”

  朱心那丫头则是得意的乐道:“这才只是前奏呢,还没有正式那个什么呢。”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明伯又是捧腹一乐:“哈……”

  此刻,唐逸心里这个郁闷、这个气恼呀,心说,娘西皮的,真是尼玛的!成,朱心你个丫头记住了,回头看老子怎么整你个死丫头,哼!

  见得唐逸无奈的彻底无语了,朱心那丫头得意道:“死乌龟,以后还敢气姑奶奶我不?”

  没辙,唐逸这会儿也只好回了句:“打死老子都不敢了呀!”

  “死乌龟,你的意思就是……打不死的话,你就敢呗?”

  “那也不敢了。”唐逸忙道。

  这会儿,明伯瞧着唐逸那样,忍不住冲朱心说道:“好了吧,心儿,差不多就成了吧?要真让露丝跟他小子那个啥的话,恐怕露丝还不大情愿呢?”

  忽听明伯那么的说着,唐逸心里这个怒,在心里大怒,尼玛!死糟老头子!回头老子连你一块儿给收拾了,哼!

  朱心听得明伯那么的说了,她这丫头扭头看了看明伯,言道:“明伯,您先把露丝牵走吧,我还要整整他个死乌龟才行。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了他这只死乌龟,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