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19章 终于逃离

   一会儿,等明伯将那条大白狗牵走后,朱心那丫头又是得意的瞧着唐逸:“死乌龟,你说……接下来……姑奶奶该陪你玩什么比较合适呢?”

  瞧着朱心那丫头那样,唐逸心里这气怒呀,但他又不敢再跟她犯狠了,毕竟今日个是栽在了朱心这丫头的手里,要是他再跟她较劲的话,恐怕还不知道接下来朱心这丫头又会玩啥花样呢?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

  唐逸也不傻,所以他便是好言道:“好了,我说……丫头呀,我唐逸彻底怕了你了还不成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那丫头又是得意的一乐,然后略显几分娇羞的低头瞄了唐逸的裆那儿一眼,见得那儿被露丝给舔得湿嗒嗒的,她这丫头又是忍不住扑哧一乐:“呵……”

  然后,朱心这丫头挑眼瞅着唐逸,羞红着双颊,笑嘻嘻的问道:“你的那个东东有没有被露丝给咬断呀?”

  听得朱心那丫头这么的问着,唐逸很是不爽的愣了一下眼神,然后白了她一眼,说了句:“要不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忽听这话,朱心那丫头羞红着双颊,又是比划着手头的那把亮闪闪的匕首,回道:“好呀,那姑奶奶我就帮你这只死乌龟来检查一下吧,要是没断的话,姑奶奶我就干脆给一刀,帮你解决这痛苦得了吧。”

  瞧着朱心那丫头没安好心,唐逸眉头一皱,忙道:“算了吧,还是不要检查了吧。”

  朱心又是得意的一乐,问了句:“真的不用姑奶奶我帮你检查了?”

  “不用了。”

  见得唐逸也是彻底怕了,于是朱心这丫头愣了一眼眼神,然后言道:“死乌龟,你要是想要姑奶奶我放了你的话,就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忽听朱心这么的说道,唐逸忙道:“你说吧。”

  “那好,那咱们就说说第一个条件吧,首先叫我三声妈。”

  忽听这个,唐逸眉头紧皱:“这个……不大合适吧?”

  朱心怒眼一瞪:“死乌龟,你说什么呢?”

  唐逸极为无奈的瞅着朱心那丫头:“不是,我说,丫头呀,你想想,你可能年龄还没有我大呢,你说要我叫你妈合适么?再说了,妈可不是随便叫的哦,要是我叫了,你愿意陪我爸睡觉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愣了一眼神,不由得挑眼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觉得他个死乌龟说的也有那么点儿道理,于是她便说道:“那行,这个条件可以改,那你就……叫我三声姑奶奶吧。”

  “这个也……不大合适吧?”

  朱心又是嗔怒的一瞪眼:“死乌龟,怎么就不合适了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你愿意陪我姑爷爷睡觉么?”

  “你……”气得朱心一阵语噎,气喘呼呼的,瞪眼瞅着他……

  无奈之下,朱心也只好言道:“好啦好啦,先不说第一个条件啦。还是先说说第二个条件吧。”

  “你说。”唐逸言道。

  “那就是从今天起,姑奶奶我什么时候给你电话,你就得什么时候出现在姑奶奶我的面前!”

  “这?”唐逸郁闷的皱了一下眉头,“你以为老子是曹操呀,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那……”朱心气怒瞪着唐逸,“那限你在半小时内出现在姑奶奶面前都成吧?”

  “看来你是遭草。半小时?要是老子在西苑乡的话,就算开飞机也没有那么快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朱心怒瞪着他:“死乌龟,你刚刚说什么呢?遭什么呢?”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解释道:“我说是曹操。”

  见得唐逸那家伙如此,朱心这丫头也是拿他没啥辙,只好冲他犯了个白眼,然后言道:“反正这样……从今天起,以后只要姑奶奶我给你电话,你起码得在两个小时内出现在姑奶奶我的面前,这总行吧?”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好吧,成吧。”

  见得唐逸终于点头了,朱心仍是有些气郁的白了他一眼,然后上前去,挥动手头的匕首一挑……

  ‘哗嚓!’

  只见捆绑在唐逸身上的绳索全被断开了……

  唐逸低头一瞧,见得身上的绳索被断开了,他小子忙是挣脱开来,不由得舒缓了一口气:“呼……”

  然后,他忙是活动了一下两只胳膊,又是抖了抖腿,随之耸了耸肩,晃了晃身板,扭头瞧了朱心那丫头一眼,像是一时也不想跟她个丫头说啥了,所以没有吱声,只是心里仍是郁闷至极,心说,你个丫头就等着吧,回头看老子怎么报复你,哼!

  之后,朱心那丫头瞧着唐逸那个死家伙啥也没说,就默默的上了他的金杯车,在驾驶室坐好了,她心里不由得又是气郁了起来,气呼呼的一瞪眼:“喂——”

  唐逸坐在驾驶室内,忽听朱心嚷了一声,他小子忙是降下车窗玻璃,冲她问了句:“又咋了?”

  朱心则是气呼呼的瞪着他:“你就这么走了呀?”

  唐逸只觉她个丫头莫名其妙的,忍不住问了句:“那你还想老子咋样呀?”

  “起码也得说声谢谢吧?”

  “你个丫头绑架老子,还得老子说声谢谢?”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

  “你……”朱心气怒的一瞪眼。

  忽见朱心那丫头又是急眼了,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心想自己还没逃出她的阵地呢,于是他小子转溜了一下眼珠子,想了想,于是也是冒出了一个坏主意出来……

  不由得,唐逸那货也就故作好声道:“你过来,我跟你说句话吧。”

  忽听唐逸那么的说着,朱心这丫头心里一喜,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事实上,不难看出,朱心这丫头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唐逸的。

  于是,她也就笑微微的朝唐逸的车侧走去了。

  唐逸那货见得朱心走来了,他小子一边启动车,一边暗自心想,老子这就使用茅山符咒让你个丫头尿一回裤子再说,哈……

  要说这茅山符咒,可是民间的一种特殊治疗法,它能医病,也能作怪。

  当初,唐逸他爷爷在乌溪村的时候,就常常爱利用茅山符咒作怪别人。

  朱心那丫头走近到驾驶室前,显得有着几分欢喜的瞅着车内的唐逸,言道:“说吧。”

  唐逸那货探头出来:“你把耳朵凑近过来。”

  朱心心想他个家伙有悄悄话跟她说,她又是欢喜的一乐,然后将耳朵凑近过去……

  然后只听见唐逸那家伙在她耳畔道:“@%3……~……”

  朱心听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宇来,心想,他个死乌龟说的什么呀?

  在朱心的耳畔念完了符咒后,唐逸那货便是笑嘿嘿的驱车就往前驶去了……

  朱心忽见他个家伙驱车前行了,她慌是问了句:“死乌龟,你说的什么呀?”

  唐逸那货乐嘿嘿的一把轮,驱车就往地下仓库的出口而去了,一边大声的回了句:“你尿裤子了!”

  朱心愣了一下,然后又是眉宇微皱,倍感莫名其妙的,半信半疑的低头瞧了一眼自个的裆那儿……

  不由得,朱心囧的一阵脸红,忽觉两颊滚烫滚烫的。

  只见她自个的裆那儿真湿了一大片,而且那尿竟是顺着库管流下去了,都流到了脚后跟那儿……

  一时间,朱心这丫头也闹不明白是咋回事,只觉好糗、好囧、好尴尬!

  朱心那丫头又是皱了皱眉宇,糗态的愣了愣神,心想,我……我刚刚怎么……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呀?这……

  待回想起刚刚唐逸那家伙的诡异神情来,朱心这丫头忽然明白了过来,心想一定是唐逸那个死乌龟搞的鬼,于是气得她个丫头在心里大怒,死乌龟,你等着!姑奶奶我跟你没完!哼!

  唐逸那货驱车从地下仓库逃离出来后,又是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心说,娘西皮的,你个死丫头整老子,不知道老子有的是办法整你么,哈哈……

  一阵偷笑过后,唐逸瞧了瞧车外的环境,只见这儿是一片荒郊野外,貌似是在市郊……

  一时间,唐逸也迷失了方向,只好顺着道路先驱车往前开开再说。

  待驱车往前开了一会儿后,忽见前方的路牌表示着阳江大道的方向,他小子也就终于找着了方向。

  于是,他小子也就忙是一把轮,驱车拐向了阳江大道……

  待顺着阳江大道往前驱车前行了一会儿,唐逸忽然想起了之前那条大白狗舔过他的裆,还咬了几下,于是小子忙是低头瞧了瞧自个的裆那儿……

  瞧着,他小子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忙是减缓车速,靠边停住了车。

  完了之后,他这货忙是拉开裤子拉链来,掏出自个的那个东东出来检查了一下,见得是完好无损的,他这货这才舒缓了一口气:“呼……”

  然后,他这货暗自心说,还好,老子的枪没有受损,否则的话,老子的下半生还哪有啥欢愉的生活呀?

  心说着,他小子又是皱眉微怔,感觉一阵尿意,于是他也就推开车门,下车来,就站在这道边上给放了放水,然后低头瞅着自个的那个玩意,满意的心说,还成,你小子的使用率还算蛮高的了,目前为止,也睡了不少女人了,还破了好几个处了,再接再励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