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22章 下级跟上级斗智

   这天是周六,胡国华想着县纪委书记郭振东今天可能没有上班,于是他也就给郭振东去了个电话,约了他中午一起吃饭。

  因为胡国华想着昨晚上潘金林来电跟他说的那事,所以他得尽快去找郭振东商议一下,看采取什么方式调查唐逸?

  毕竟胡国华是县委书记,所以他给郭振东去电话,约他吃午饭,他岂敢不给面子?

  所以,郭振东也就满口答复了他,还说中午饭他请。

  彼此客套了一番,最后定在了中午十二点江云之家的江云阁见。

  唐逸跟江倩在一起继续腻味了一个上午,待午饭过后,唐逸也就说要回平江了。

  因为方清平方市长跟他说好了,要下周一来市委找他报到,然后他将安排他去江阳市经济开发区上班。

  所以,唐逸也是想回平江去准备一下。

  毕竟这么匆忙就要离开平江了,他小子自然还是有些舍不得。

  想想,他在平江混了那么久,也是有着一帮难舍的朋友了。

  不说别的,首先李爱民就是他小子不愿舍弃的朋友,还有就是周晓强。

  虽然他们年龄上相差很大,但是在友情方面,情同手足。

  听说唐逸要回平江准备一下,江倩也就没有执意挽留他个家伙了。

  这天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江阳市市长方清平给胡国华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方清平便是言道:“老胡呀,那个什么……有个事……有点儿急,我得跟你说一下,就是经过市委决议,下周一将调唐逸同志来江阳市这边,所以到时候你看看,安排一位同志接替唐逸同志在平江的工作吧。”

  胡国华忽听方清平这么的说着,他也不敢说什么别的,只好回应道:“好的,我知道了,方市长!”

  “那成,就这事。”说完,方清平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方清平挂断了电话,胡国华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妈儿个巴子的,以前……就方清平个狗东西,就是他妈一个卫生局局长,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江阳市市长,真是阴沟里翻船呀!现在,我胡国华他妈却成了平江县县委书记,被他方清平个狗东西骑在了我胡国华的脖根上拉屎拉尿的,真是他妈什么世道呀?

  不由得,咱们的胡书记哀叹了一口气,唉……官场,这都是狗日的官场,真是变化莫测呀!现在……安永年那个狗东西竟是登上了省委第三把交椅的宝座,看来是……暂时没有我胡国华出头之日了呀?

  想到这儿,咱们的胡书记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不由得随着烟雾呼出一口浊气来:“呼……”

  然后,咱们的胡书记又是皱了皱眉头,深有感触的心想,真没有想到唐逸那个跳梁小丑居然从中起了这么大的作用,难道……他小子真是安永年用来对付我胡国华的一枚棋子?若是真是的话,这枚棋子的杀伤力也真是够他妈强悍的呀!

  想到这儿,胡国华转念一想,呃?刚刚……方清平说……下周一就将唐逸那小子就抽调去江阳市?这……我草,怕是……安永年那个狗东西的计谋吧?这要是唐逸被调去了江阳市的话,平江县县纪委还怎么调查唐逸呀?

  想到这儿,不由得,胡国华紧忙抄起电话来,忙给潘金林拨去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胡国华忙道:“潘省长,有个事情……我得跟您说一下,就是关于唐逸那小子的。”

  潘金林听着,急忙道:“你说!”

  “刚刚江阳市市长方清平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下周一要将唐逸那小子调去江阳市。要是这样的话……平江县县纪委也没法调查唐逸了呀?”

  忽听这个,潘金林猛的一怔:“他是刚刚给你打的电话么?”

  “对呀。”

  咱们的潘副省长一时愣了,有种傻眼的感觉……

  因为江阳市市纪委书记,可是安永年的人,这么说,也就是通过江阳市市纪委书记的话,压根就查不出什么来。

  即便平江县县纪委查出了唐逸的问题,那么现在也要将情况汇到江阳市市纪委这儿,然后再由江阳市市纪委进行处理。

  但,要是这样的话,即便唐逸有问题,恐怕也会从轻处理?

  想到这儿,潘金林不得不佩服安永年棋高一筹!

  事实上,安永年也着实是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了解唐逸那小子,那么大个项目,肯定是有些经济上的问题的,所以他早就为唐逸设计好了这步棋。

  只是唐逸那货浑然不觉而已。

  安永年也早就知道是潘金林安排郭振东到平江县任县纪委书记的,目的很明确了,就是为了收拾唐逸那小子。

  所以,安永年就提前部署好了这部棋。

  早在前任平江县县纪委书记杨庆丰没有调查唐逸之前,安永年就想到了,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事后,唐逸肯定是会遭县纪委调查的。

  潘金林听到这个消息后,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办了,只好对胡国华说了句:“我知道了。”

  待挂了电话后,潘金林在想,看能不能争取取消唐逸这次调任?

  若是能取消,唐逸被继续留在平江县的话,那么只要县纪委那边查出唐逸的问题,就往大的闹,这样的话,他安永年也是不好出面为唐逸解决什么的……

  想到这儿,潘金林立马给江阳市市长方清平去了个电话。

  毕竟潘金林还是副省长,所以他自然是在方清平之上。

  待电话接通后,潘金林以省委的名义言道:“清平呀,我是潘金林。那个什么……我刚刚听说江阳市市委决议要将唐逸调入江阳市,但省委决议……暂时取消这次调任。”

  方清平也不傻,忽听潘金林这么的说着,他立马就觉察出了这事有蹊跷,因为他才刚刚给胡国华去过电话,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事,他副省长潘金林就来电话说这事了,这事一定是有蹊跷的……

  想着,方清平也不好跟副省长抬扛,毕竟他只是个市长,于是他也就婉言道:“潘副省长,由于江阳市经济开发区也是省委特别关注的项目之一,所以关于这次调任……我们市委早已汇报给了省委,而且,省常委已经对这事有了明确的回复,同意唐逸同志被调入江阳市经济开发区了,所以您……最好还是跟省常委那边碰个头,因为关于这次决议调任一事,唐逸同志本人也知道了,所以您突然来这么一个电话,我……我也为难不是?”

  事实上,方清平这话的意思很明确了,他只会按照省常委那边的回复执行。

  说白了,他方清平是不会听他潘金林的。

  潘金林自然不傻,自然也是听出了方清平的意思,但他潘金林也没用傻到真要跟省常委那边去碰头的地步,所以他也只好强权压人:“方清平同志呀,关于这事,我说了就算!我就代表了省委!”

  方清平听着这话,心里也自然是不大舒服,心想,妈的,你潘金林算个球呀?你能代表得了省委么?真是的!还你妈想强权压制我方清平了呀?

  心里虽然这么的想着,但是表面上,方清平仍是婉言道:“潘副省长,我知道这事……您说了肯定能算数,但是……这事毕竟还是通过省常委那边批复的,所以……关于这事,我还是要致电去省常委那边问问,问问省常委那边是什么意思,然后我才给您回电!”

  听得方清平这么回着,他潘金林也不好说啥,毕竟人家没有不给他潘金林面子,再说人家这话也是合理的,所以一时间,潘金林愣住了……

  只是,潘金林心里甚是气郁,心说,尼玛!现在就连你方清平一个破市长都不听老子的话了呀?

  方清平听着潘金林那边许久未语,于是他便是言道:“潘副省长,您……”

  潘金林愣过神来,忍不住有些气郁的说了句:“方清平同志,你是不是不听我的话呀?”

  方清平忙是赔笑道:“潘副省长,瞧您说的,我岂敢不听您的?我一开始不就说了么,这事您说了也算数,但是……您总不能为难我们下边的人吧?我不是也跟您说了么,这事是省常委批复的,所以现在您突然来电跟我说这个,我得致电去省常委那边问问,这……也合乎程序吧?”

  “什么狗屁的程序呀?”潘金林急了,“少拿程序来说事!这事,你也不用给省常委那边去电了,就这么定了,暂时取消唐逸同志的调任!”

  听得潘金林急了,方清平又忙是赔笑道:“潘副省长,我记得……我曾经在省党校学习的时候,您给我们讲过一堂课,您在课堂上跟我们说,作为一名党政干部必须以身作则,反正都得按照章程、法律、程序去办事,不能乱开先例,现在您说……程序是狗屁,这……未免有些……有些矛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