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24章 难以启齿

   听得周婷那么的问着,唐逸则是回道:“关于这个自然是有安排的。”

  “那怎么安排的?谁来负责?”周婷又是有些气恼的问道。

  唐逸听着,皱了一下眉头:“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致电去县委咨询一下,本人无法向你这位周家大小姐做出解释。”

  “你什么意思呀?什么态度呀?”

  “我的态度很端正呀,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呀。”唐逸回道。

  气得周婷一时没辙,只好威胁道:“我这就给我爷爷打电话,哼!”

  说完,周婷就忽然一下挂断了电话。

  听着周婷挂了电话,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老子是不是也该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丫头了呀?在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这丫头可是没少给老子气受呀……

  一直来,唐逸都想收拾收拾周婷这丫头了,只是没有机会而已。

  因为在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周婷这丫头一直在监管着,有事没事就找他唐逸闹一番,动不动就是威胁这个那个的。

  鉴于她是周思远的孙女,唐逸也一直让着她,甚至是迁就这她。

  但,实际上,在唐逸这小子的心里是可想收拾收拾周婷那丫头一番了。

  唐逸最受不了的就是周婷的犯狠了。

  一会儿,待唐逸驱车回到西苑乡后,他没敢先去惊动陆文婷,而是先悄悄的驱车去了西苑乡招待所,去找董卓妍去了。

  关于董卓妍那后脑勺上的伤口,目前已经痊愈了,只是后脑勺被剃了那块头发目前还没长出来。

  现在,董卓妍为了保护好自我的形象,成天戴着一顶太阳帽的,还爱戴着一副墨镜。

  不过,美女就是美女,怎么打扮都好看,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唐逸驱车在招待所的楼下停稳车后,然后也就下车直接上楼了。

  待到了董卓妍的房门前,他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然而,等了好久都没有响应,唐逸愣了一下,又是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仍是没有响应,于是他想董卓妍可能不在房间……

  想着,他也就扭身往楼道口走去了,下楼了,一边掏出手机来,给董卓妍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听说董卓妍在西苑湖景区游玩,想看看自己对景区整体设计是否满意?

  于是唐逸也就说了句,说要她继续好了,没事了。

  董卓妍则是惶急问了句,问他在哪儿?

  唐逸说他现在在西苑乡,于是董卓妍忙说一会儿过来找他。

  但,唐逸则是回道,说他还要去乡政府办点儿事情,说晚上一起吃饭就好了。

  完了之后,唐逸也就去了一趟乡政府。

  到了乡政府,唐逸也没有去找现在的乡委书记倪菊萍,而是直接去了一趟公共办公室。

  待唐逸到了公共办公室,忽见李振、刘海他们那两色货也在,正在陪着陆文婷聊天,他小子不由得乐道:“我草,今日个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们这两色货居然会老老实实的在办公室呆着?”

  李振和刘海忽见唐逸回来了,李振不由得乐呵道:“唐总指挥,有啥指示呀?”

  “对对对,唐总指挥有啥指示呀?”刘海跟着乐呵道。

  唐逸回道:“指示个毛呀?你们这两色货就别起哄了嗷!”

  李振嘿嘿的一乐,然后言道:“我说,唐领导呀,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以前我和刘海都是跟着你混的,现在你都混去平江那么久了,也不提携我俩一把,太不仗义了吧?”

  “就是!”刘海又是笑嘿嘿的附和道。

  唐逸则是回道:“提携个毛呀?老子现在自己都是任由人家摆布的小喽啰,咋尼玛提携呀?回头等老子当县长的时候,再说吧。那时候,就是老子一句话的事情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李振有些心灰意冷的说了句:“那得啥时候去了呀?”

  因为李振虽然一直在西苑乡混着,但是他还是有那么点儿政治觉悟的,知道当县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忽听李振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可不干了,她忙是白了李振一眼,撇嘴道:“放心吧,我们家唐逸一定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县长!”

  听得陆文婷帮着说话,唐逸这心里也不知道是和啥滋味,只是皱眉瞟了陆文婷一眼,心想,娘西皮的,这婆娘咋动不动就说老子是她们家的呢?真是郁闷!老子啥时候就成她们家的了呀?老子只是跟你个婆娘定亲了,还没成亲好不好呀?再说了,就算成亲了还能离婚呢,所以何况只是定亲了呢?

  想到这儿,唐逸忽然心想,娘的,要不……老子还是去找找陆文婷她大伯,跟他说说退亲的事情吧?因为……老子这辈子……总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毁在了一次坑爹的定亲仪式上吧?虽然陆文婷也是咱们这西苑乡里美女一枚,但是……老子还是感觉跟她的性格有些格格不入似的?

  想着想着,唐逸又是心想,以前老子是不咋懂事,啥事都稀里糊涂的,就那么将错就错,但是现在……老子也知道了老子想要啥,所以……这亲……还是趁早退了吧,以免耽误陆文婷,也以免耽误老子自己……

  但是想到真要退亲,唐逸这心里又有些犯憷,因为他不知道咋个向陆文婷她大伯开口是好?

  毕竟陆文婷她大伯可是待他不薄!

  正在这时候,刘海忽然说了句:“咱们的唐领导,你咋发愣了呀?”

  唐逸这才愣过神来,看了看刘海和李振,然后才看了看陆文婷,忽然半似的说道:“去去去,你们这两色货赶紧出去,老子有事跟文婷同志说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不由得一阵窃喜……

  李振和刘海俩瞧着,忽然,李振乐嘿道:“你们俩都定亲了,还有啥秘密呀?不会是……想来个办公室亲热吧?”

  听得李振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娇羞的一笑,说道:“好了啦,你们俩就回避一下啦!”

  刘海愣了一下,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他便冲李振说道:“得得得,咱们俩还是给唐领导腾腾空间吧。”

  李振皱了一下眉头:“得,成了,反正也快下班了,我们就去玩几把台球吧。”

  这时,唐逸忙道:“我一会儿去台球厅找你们。”

  “……”

  一会儿,等李振和刘海走了后,唐逸感觉有些生涩的走到陆文婷的跟前,微皱了一下眉头,瞧了陆文婷一眼……

  陆文婷瞧着他个家伙那样的看着她,她竟是有些娇羞的一笑,说了句:“有啥话就说嘛。”

  “那个……”唐逸也是挺犯难的,不知道咋个表达是好,“文婷姐呀,你有没有觉得……咱们俩……其实……性格挺不合的呀?”

  忽听唐逸那家伙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心里微沉,略微的皱了一下眉宇,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唐逸:“你个混蛋啥意思呀?”

  “嘿……”唐逸忙是一笑,也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没啥意思,我就是觉得……咱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不够亲热似的?”

  陆文婷有些生气的白了他一眼:“那你个死混蛋还想咋个亲热呀?难道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搂搂抱抱的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

  “就是啥呀?”陆文婷又是气恼的白了他一眼。

  “这个……”唐逸有些无奈的一笑,然后说道,“我也说不好?反正……还是算了吧,不说了吧。”

  陆文婷心里不安的打量了他一眼:“有啥话,你个死混蛋就直说嘛!”

  唐逸也是打量了她一眼,想了想,囧囧的一笑,然后言道:“得了,我还是先去找李振和刘海玩玩吧。”

  “……”

  闹了半天,唐逸也没敢将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陆文婷,话说一半,他小子竟是闪人了,不敢再说啥了。

  事实上,彼此也相处那么久了,不说感情,起码也有友情了,所以这事还真是不大好开口。

  关于这事,在唐逸的心里也是挺为难的。

  但,关于当时的定亲仪式,着实是有些太坑爹了。

  因为当时唐逸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那么突然的被陆文婷她大伯给安排了一个定亲仪式。

  当然了,唐逸这小子心里也是有些愧,毕竟他小子睡了陆文婷,破了人家的处,还闹得人家去医院堕过胎,所以面对当时的坑爹似的定亲仪式,他也不好说啥,只能是就那么将就着。

  不过,现在唐逸渐渐明白了,爱这种东西其实是蛮微妙的一种东西,尽管他自己也说不好,但是他能感觉出自己对陆文婷的爱还远远没有达到想要和她成亲的地步。

  其实,当时,唐逸这货也就是一时贪玩似的,愣是将陆文婷给按在身下给睡了,破了她的处。

  现在回想起来,他小子心里其实是有些后悔。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也不知道该咋办是好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捉蒋容易放蒋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