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28章 有还是没有呀

   听得电话那端的刘福宽那么的说着,唐逸这货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然后才回道:“那个啥……刘局长呀,我现在在……吃饭呢,您若是想约我见面聊聊的话,那么得……夜里十点钟以后了。”

  “那就晚上十点半,咱们江门茶楼见吧。”刘福宽立马约定道。

  “……”

  一会儿,等饭局结束后,唐逸跟李爱民、周晓强他们那几个人招呼了一声,然后也就先走了,出了江云之家,他小子也就驱车赶往了江门茶楼。

  在途中,他小子皱眉想了又想,觉得刘福宽应该是想找他探听他和他女儿刘晓静的关系……

  想到这个问题,唐逸最怕的就是刘福宽会威逼他和他女儿刘晓静结婚。

  不过,唐逸又是皱眉想了想,回想了一下他跟刘晓静彼此交往的一些细节,在记忆中,貌似刘晓静那丫头从未跟他谈及婚姻问题,彼此见面基本上就是直奔那事,要么一起吃个饭,饭后也就去宾馆要房间了,然后两人在一起也就只是做了那男女之事,其它的……刘晓静那丫头还真没提及……

  但,唐逸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他小子破了刘晓静的处,跟她在一起做那事也不只是一回两回的事情了。

  待唐逸到了江门茶楼,到了刘福宽预约的单间,便见得刘福宽已经坐在茶桌前等候着他小子了。

  刘福宽见得唐逸进来了,他忙是起身热忱的招呼道:“来来来,小唐,过来坐吧!”

  出于礼貌,唐逸忙是微笑着,一边走近茶桌前,然后在刘福宽的对面坐了下来。

  见得唐逸坐下了,刘福宽忙是张罗着服务员给沏茶。

  待茶水给沏上后,坐在唐逸对面的刘福宽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小口茶,然后一边搁下茶杯,一边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

  原本刘福宽的心里一肚子的气,想着见着唐逸就质问他小子跟他女儿刘晓静究竟怎么回事?

  可是当面对唐逸时,他又一下有种懵住了的感觉似的,似乎不知道从何谈起是好?

  当然了,刘福宽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来,他心里也是挺尴尬的,毕竟那晚上唐逸那小子可是见着他跟一个女的在一起,所以若是他刘福宽说那晚上听着唐逸跟他女儿刘晓静在一起那个啥的话……也是不大好开口……

  毕竟自个也不是那么尽善尽美,所以刘福宽也是怕唐逸这小子戳他的脊梁骨,那就不大好看了。

  不由得,刘福宽又是喝了一口茶,然后一边搁下茶杯,一边打量着唐逸……

  完了之后,刘福宽掏出了一包中华牌烟来,取出一根,先递给了唐逸:“来,小唐,抽根烟吧。”

  见得刘福宽那般的客气,唐逸忙是微笑的摆手道:“谢谢刘局长,我不会抽烟!”

  听说他小子不抽烟,刘福宽不由得又是打量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是真不抽烟,还是假装客气呀?

  想着,刘福宽又是礼让道:“来嘛,小唐,抽一根吧。”

  唐逸感激的微笑道:“我真不会抽烟!真谢谢刘局长了!”

  见得他小子好像还真不抽烟,刘福宽皱眉瞧了他一眼,心想,还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不抽烟……

  一边想着,刘福宽一边将手头的那根烟给叼到自己的嘴上,然后拿起火机来,给点燃烟,深吸了一口,随之抬手用二指夹下嘴上的烟,一边吐着烟雾,一边瞅着唐逸,终于问了句:“小唐呀,听我家晓静说……你在跟她交往?”

  忽听刘福宽那么的问着,唐逸皱眉一怔,然后他小子故意装傻充愣道:“您说的是……刘晓静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刘福宽猛的一怔,差点儿没坐到地上去,心说,我草,这小子太会装了吧?人都被你小子给睡了,你小子居然不知道刘晓静是谁的女儿……

  心里虽然这么的说着,但表面上,刘福宽只好问道:“我家刘晓静没有跟你说……她的身世么?”

  唐逸皱眉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没有?”

  “那你……真不知道刘晓静就是我的女儿么?”

  唐逸装傻充愣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

  见得唐逸如此,刘福宽感觉有些囧了,这就好比本来好好的一桩事,忽然被搅局了的感觉似的……

  只是,刘福宽心里很气,心想,妈儿个巴子的,究竟是唐逸这小子装傻充愣,还是我家晓静那丫头真没有跟他提起她是谁的女儿呀?

  想着,刘福宽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挑眼瞅了唐逸一眼:“小唐呀,先不说这个,我就想知道……你跟我们家刘晓静都发展到何种地步了?”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就是好朋友呀,没有别的呀。”

  听着这回答,刘福宽又是猛的一怔,被气得差点儿就坐地上了,瞪圆着双眼怔怔的瞅着唐逸:“就……就、就只是朋友关系么?”

  “对呀。”

  “可……”刘福宽一时又语噎了,因为他不大好意思提起那晚上的事情来……

  见得刘福宽那样,唐逸这小子则是也不动声色,只是就那么默默的看着他,心说,看你个狗东西又能问出啥来?

  刘福宽是没辙了,只好在心里气郁道,我草,妈儿个巴子的,唐逸这兔小子也太能装傻充愣了吧?他居然……说跟我们家刘晓静只是朋友关系?要是只是那啥……朋友关系的话,会一起去宾馆要房间睡觉么?妈的,那事都做了,他小子居然说跟我们家刘晓静只是朋友关系……

  无奈之下,刘福宽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小唐呀,据我所知……你跟我们家刘晓静在一起……可不只是朋友关系那么简单哦?”

  唐逸那小子竟是问了句:“那您所知的是啥关系呀?”

  这话气得刘福宽在心里大怒,尼玛!混账小子!装b也没有你这么装的吧?把我女儿都睡了,居然还他妈问我那是啥关系?

  随之,刘福宽又是气恼的心想,妈儿个巴子的,关于你小子当初欺负我们家刘永那事也就算了,我也知道我们家刘永那个臭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灯,但是……你小子睡了我们家女儿刘晓静,就想这么算了,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哼!

  想着这事,刘福宽也是没辙了,只好更为直接的问道:“那你小子有没有跟我们家刘晓静一起去宾馆住呀?”

  忽听刘福宽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唐逸这货也一时愣住了,心想,娘西皮的,老子是告诉他……有还是没有呢?这个……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吧?

  想了半天,唐逸这货竟是回道:“那您觉得是有还是没有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刘福宽真有些急眼了:“你小子啥意思呀?你这跟我这儿以为是说相声呢?一个捧一个逗是吧?那有没有,你小子心里还不清楚呀?”

  忽见刘福宽有些急眼了,唐逸这小子忽然说了句:“那没有。”

  “啥?!!”刘福宽忽地一怔,“没有?!!”

  见得刘福宽如此,唐逸这小子有些含糊道:“是……没有嘛。”

  刘福宽心里这个怒呀,尼玛!我草!你这兔小子也太能装蒜了吧?那晚上我明明就听见你小子跟我们家女儿刘晓静在房间那个啥了,你居然说没有……

  可就在他怒要将那晚上的事情给抖露出来时,他又忽然顿住了,因为当时他也只是在门外听到了一些动静罢了,并未捉住他们俩在一起苟且,所以这听墙角的事情,他也是不大好说出口……

  再加上那晚上他刘福宽自个也是跟一个女的在一起,他哪好意思说啥呀?

  这自己的脊梁骨也是不大硬实,所以这令得他刘福宽一时也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唐逸那小子倒不是不敢承认他和刘晓静睡了,只是他小子怕承认了,刘福宽会逼婚,那可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事实上,关于那晚上的事情,刘福宽也旁敲侧击的问过他女儿刘晓静了。

  很显然,女孩子嘛,在面对父母问起自个的个人生活问题时,自然是羞于说的,也就遮遮掩掩的,也没有承认她和唐逸睡过。

  反正女儿不承认,他刘福宽也是没啥辙。总不可能去检查女儿的那儿吧?

  再说,即便检查到女儿的那个膜被破了,也不能证明就是唐逸给破的呀?

  现在,唐逸这货这边也是不承认跟刘晓静睡过,所以这刘福宽也是没啥辙……

  他也只能是在心里生闷气。

  刘福宽感觉自己也问不出啥了,于是他暗自愣了愣眼神,在心里想了想,打算去请一位私家侦探,跟踪他女儿刘晓静一段时间,看看他俩到底有没有在一起睡过……

  有了这个主意后,刘福宽也不想再冲唐逸问啥了,以免气着了自个,不值当呀。

  于是,刘福宽也只好假装平和的对唐逸言道:“那,小唐呀,咱们就……不谈这些事了吧。聊点儿别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