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33章 不带你玩

   一会儿,娄尚生和唐逸他们几个正围坐在餐厅一角的小圆桌前吃着饭,忽然,山水镇镇委书记于天年和镇长吴顺利俩一同端着酒杯朝他们这方走来了……

  刘成东扭头瞄了一眼,见得于天年和吴顺利俩朝这方走来了,他忙是冲娄尚生小声的说了句:“娄主任,那两个狗东西过来了。”

  娄尚生听着,也没有动声色,只是继续吃着菜……

  只是杨善莉扭头瞧了一眼……

  唐逸那小子则是在看娄尚生的表情,瞧着娄尚生那表情对那两个人好像是爱答不理的,唐逸这小子的心里也明白了,估计是彼此有啥不愉快的事情?

  于天年端着酒杯走近到娄尚生的身侧,一边摸着自个的啤酒肚,一边举着个酒杯冲娄尚生笑嘿嘿的说道:“来来来,娄主任,我敬你一杯!”

  娄尚生这才扭头瞧了身旁的于天年一眼,出于礼节的一笑,言道:“于书记敬酒,我哪担担得起呀?”

  说着,娄尚生话锋一转:“对了,我们今晚上搞的是接风宴,所以要敬酒的话,于书记还是先敬敬我们新来的唐副主任吧。”

  “唐副主任?”于天年不由得一怔。

  “对。”娄尚生点了点头,然后手势指着对面坐着的唐逸,“那位就是咱们开发办新来的唐副主任。”

  于天年顺着娄尚生的手势往对面一瞧,见得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毛头小子,他这心里也就立马明白娄尚生是啥意思了,所以于天年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妈的,这娄尚生不愧为娄尚生呀,就是有一套呀,侮辱人格都不带脏字的呀!草,就我于天年要敬那个毛头小子的酒?这……开什么国际玩笑呀?

  事实上,娄尚生也就是这意思,就是不想带于天年玩,让他跟一个小孩玩去。

  可是于天年听说对面坐着的那个小孩竟然是开发办新来的副主任,他这心里也是半信半疑的,但又不敢当面怀疑啥,可他于天年又不想去搭理唐逸,所以这一时也就闹得他有些尴尬了,好似难以下这个台阶了似的?

  站在一旁的吴顺利忙是来回察言观色了一番,然后囧囧的微笑道:“那位真是你们开发办新来的副主任么?”

  趁机,刘成东说道:“吴镇长,您这话是啥意思呀?是怀疑咱们唐副主任的身份、还是怀疑咱们唐副主任的能力呢?”

  这话一出,只见吴顺利愣了一下,一下也给将在那儿囧住了……

  这会儿,唐逸那小子心里也明白了,那就是今晚上他们可能是故意要将他推到这风口浪尖上?

  但目前还未正式作介绍,唐逸也还搞不懂他们谁是谁,只是知道一个书记一个是镇长,想必就是这山水镇的书记和镇长了?

  唐逸瞅着他们两位好像是不想敬他酒,所以咱们这唐副主任心里也就不大爽了,因为他回想着之前娄尚生跟他说的,他都相当于副县长了,那么他们这镇上的镇委书记和镇长还敢这么的怠慢他,所以他这心里自然是不爽了,心想,娘西皮的,这两个狗东西啥尼玛意思呀?是不想敬老子酒,还是压根就瞧不起老子呢?

  想着这个,唐逸那小子装作大领导的派头,冲于天年和吴顺利问道:“你们两位是怎么个意思呀?是不相信我是开发办副主任,还是压根就瞧不起我,不想向我敬酒呢?”

  忽见唐逸这么的问着,娄尚生偷着乐了,心说,这小子还真是有那么一幅大领导的派头哦,哈……

  刘成东和杨善莉见得唐逸拿出了派头来,他俩也偷着乐了,心想看看今晚上这出戏到底要怎么个唱法?

  于天年和吴顺利俩见得唐逸那小子派头还挺足的,不由得他们俩再次愣了愣,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过了一会儿,吴顺利忙是扭头看了看身旁于天年的面色,见得他好像还是不想搭理唐逸那小子,于是他忙是扭头冲对面的唐逸嘿嘿一乐,囧笑道:“唐副主任,您别生气,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草!”唐逸很是不爽的白了吴顺利一眼,“那你们是哪个意思呀?”

  说着,唐逸严厉的一瞪眼:“你们俩不就是一个是山水镇镇委书记、一个是山水镇镇长么?得瑟尼玛啥?瞧瞧你们俩那腐败的样子,都长得跟肥猪似的,还挺能得瑟的!是不是想要老子跟你们区纪委那边打声招呼呀?”

  忽听这话,吓得于天年和吴顺利各自一怔,不由得都愣怔怔的瞪圆双眼来,瞅着唐逸那小子……

  不由得,于天年心里那个气呀,心说,尼玛!你小子是他妈谁呀?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

  心里虽然这么的说着,但表面上,他于天年也不敢吱声说啥,因为毕竟他自个有诸多违纪的行为,所以在还没摸清对方的情况之前,还是低调一些为妙。

  见得唐逸那小子一席话将他们俩给将住了,一个个都囧得不敢吱声了,娄尚生又是偷笑了起来……

  刘成东和杨善莉见得娄主任偷笑不止的,他们俩也是忍不住偷笑着。

  正巧这时,唐逸那小子的手机响了起来,待他忙着掏出手机接通电话后,听说是安永年,他小子忙是问道:“安伯,您……啥事呀?”

  “那个啥……你小子今天去江阳市经济开发区那边了吧?”安永年问道。

  “已经来了,在江阳市经济开发区这边了。”唐逸忙是回道。

  “那你小子看看,看明天上午能不能抽空来一趟我家?因为我明天上午正好在家。”

  唐逸听着,微皱了一下眉头:“安伯,您说是……要我直接去省委家属大院找您么?”

  “……”

  忽见唐逸对着手机说什么安伯,又说什么省委家属大院的,不由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

  因为傻子都明白,能住进省委家属大院的,也就是这届刚进省委的安永年了。

  所以待唐逸挂断电话后,于天年和吴顺利俩忙是灰头灰脸的绕过圆桌,奔唐逸的身旁而去了,于天年一边囧囧的乐道:“来来来,唐副主任,我敬您一杯!”

  可唐逸刚挂了电话,还没明白是怎么个情况呢,所以他扭头一瞧:“我草,你们俩这是啥情况呀?咋突然就想起跑来敬酒了呀?”

  忽听唐逸那么的说着,娄尚生又是偷笑了一声,然后也有些敬畏的打量了唐逸那小子一眼,心想,原来这小子就是安永年的世侄呀?

  于天年见得这会儿唐逸还不想喝酒了,他更是囧了,只好忙是囧笑道:“唐副主任,不好意思哦,我们这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哦!”

  听着这话,唐逸则是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头:“我草,这跟泰山又有啥鸟关系呢?”

  吴顺利忙是囧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来来来,唐副主任,咱们还是喝酒吧!一切都在酒里!”

  可唐逸却是纳闷道:“娘西皮的,你们俩这究竟是啥个鸟意思呀?咋就突然对老子这么客气了呢?”

  这时,娄尚生皱眉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帮着说话道:“小唐呀,你还是给于书记和吴镇长一个面子吧,这酒就喝了吧。”

  忽听娄尚生这么的说了,唐逸愣了愣,然后这才端起酒杯来,扭身面向于天年和吴顺利他们俩……

  于天年见得唐逸的酒杯举过来了,他忙是笑嘿嘿与他碰了碰杯:“我祝唐副主任步步高升哈!”

  吴顺利也忙是上前来,与唐逸碰了碰杯:“我祝唐副主任万事如意!”

  唐逸倒是不忘说了句谢谢,然后也是爽快,一仰脖子,咕咚一声,一口干了杯中酒……

  见得唐逸干了杯中酒,于天年和吴顺利也不敢怠慢,各自慌是干了杯中酒。

  见酒喝完了,于是,娄尚生说话了:“于书记、吴镇长,关于咱们开发办的伙食问题……也该改善改善了吧?这天天就是白菜梆子的,也不大合适吧?”

  很明显,娄尚生也就借着唐逸之势。

  忽听娄尚生这么的说着,于天年忙是微笑道:“一定一定!一定改善!回头我跟镇上屠宰场招呼一声,争取每天送半头猪过去!”

  有了这话,娄尚生乐了,心想,这也真是谢谢唐逸这小子了,嘿……

  然后,于天年和吴顺利俩又见花献佛,忙是从唐逸他们桌上拿起一瓶酒来,先给唐逸倒满了一杯,随之他俩将酒杯倒满,于天年便冲娄尚生说道:“来来来,娄主任,这该敬您了!”

  可,娄尚生则是微笑道:“别别别,今晚上还是别敬我酒了吧!你们还是好好敬敬唐副主任吧!他今晚上是主角,是为他接风的!”

  实际上,于天年也明白,那就是娄尚生还是不想带他玩,可是想着唐逸那尊佛在此坐阵,他于天年也只好囧笑道:“娄主任,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哦,这唐副主任来了,您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然这接风宴应该我来安排才是呀!要不这样,今晚上这账就算在我头上!明日晚上我再给唐副主任摆一次接风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