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40章 邀请加盟思远国际集团

   这天下午,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办公室。

  咱们的周厅长正坐在办公桌前瞧一份文件,忽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嘀嘀嘀……”

  忽听电话响起,周羽民继续看了看那份文件,然后才漫不经心的伸手抄起电话来:“哪位?”

  “周厅长,那个谁……潘少云那小子一直对杨善莉穷追不舍的。”

  忽听这个,咱们的周厅长眉头微皱:“没事,这事……你就不用管了。”

  “……”

  待对方挂了电话后,咱们的周厅长立马给杨善莉去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了,咱们的周厅长有些生气的问了一句:“姓潘的那小子在你的办公室?”

  电话那端的杨善莉听着这质问,她很是生气的一撅嘴:“在又怎么样?”

  “你……”咱们的周厅长一时有些语噎,苦闷的皱了皱眉头……

  杨善莉则是愈加气恼道:“我已经受够啦!你不用再哄我开心啦!”

  忽听这个,咱们的周厅长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忙是笑声道:“善莉,不要这样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时间?我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吗?整整两年啦!”

  咱们的周厅长有些犯难的皱了皱眉头:“善莉呀,其实……你应该懂得,离婚对于我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所以……”

  “也就是说你是不会跟她离婚的,不会娶我的?”

  “……”

  这天下午,咱们平江县县纪委书记郭振东也是为难了,因为市委书记肖广福要他带着检举信去见他,而实际上,平江县县纪委压根就没有收到关于检举唐逸的检举信。

  事实上,肖广福就是安永年那个圈子的人,所以关于平江县县纪委调查唐逸一事,他早就知晓了。

  现在,肖广福也就是要借此机会杀杀郭振东的锐气。

  反正他就是市委书记,他想要搞他郭振东,郭振东也是没辙的。

  事已至此,郭振东也只好伪造了一封检举信。

  毕竟这事得有一个交代才是。

  因为市委已经表示高度重视这事了,若是他郭振东没有一个合理的交代,恐怕这事也是不好办的?

  再说,没凭没据的,县纪委凭什么就自作主张要调查唐逸呢?想故意搅混水么?想故意破坏党内的团结么?

  给他郭振东几顶大帽子一扣,那最起码也得是降职处分。

  况且,西苑湖景区项目的顺利落成,可完全是唐逸同志的功劳,如此功臣,怎能随随便便就当成贼子对待呢?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郭振东心里很清楚,这次若是搞不好的话,自个的乌纱帽就不保了?

  实际上,当这事出来后,郭振东的心里也是有点儿埋怨潘金林了。

  因为在对唐逸的外围调查中,一直都没有发现啥异常之处,所以郭振东在想,潘金林那个老东西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做了?

  至于潘金林跟唐逸那小子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或者矛盾,郭振东也是不太清楚,他只是知道潘金林不大喜欢唐逸。

  当然了,郭振东毕竟是靠着潘金林升上来的,所以这欠下的人情,他也不得不还。

  反正这里林林总总,还是有些复杂。

  这也就是所谓的官场。

  下午,当唐逸驱车返回平江县县城时,县纪委书记郭振东也赶到了江阳市市委。

  当郭振东进了肖广福办公室后,肖广福第一句就是:“检举信呢,我瞧瞧。”

  郭振东听着,走近到肖广福的办公桌前,便忙是将那封伪造的检举信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肖广福:“肖书记,请过目!”

  肖广福接过检举信,忙是打开,取出那张信纸来,给展开,然后也就仔细的阅了阅……

  阅着这检举信,肖广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然后一声冷笑:“嘿!真有意思哦!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县纪委书记是怎么当的?你连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投资方都没有搞清楚,就开始调查唐逸了呀?”

  忽听这话,郭振东的心里咯咚了一下,然后忙是胆怯的、小心翼翼的看着肖广福:“肖书记的意思是……”

  肖广福又是一声冷笑,然后言道:“人家投资方都没有检举唐逸同志有贪腐的行为,你这位县纪委书记就相信了这封匿名检举信?”

  “没准……就是……投资方写的呢?”

  忽听郭振东说了这么一句话,肖广福挑眼严厉的瞪了他一眼:“我看你这位县纪委书记真该换人了!说你蠢吧,你还非得上树!就周思远老先生要检举唐逸,还用写这种无聊的检举信么?他直接一个电话就打到省委书记那儿去了,有什么问题,就直说了,还用给你这位县纪委书记写这封无聊的检举信么?”

  说着,肖广福话锋一转:“而且,我告诉你,周思远老先生对于这次与咱们政-府合作开发西苑湖景区很满意,一直都在夸赞唐逸同志的办事能力和组织领导能力,还希望咱们政-府内部给唐逸同志搞一个奖项,表彰一下。而你,作为县纪委书记自作主张去调查唐逸同志,你究竟是趋于何种目的?是想破坏咱们党内同志的团结?还是想故意让唐逸同志觉得我们上级部门不信任他?关于这个问题,你必须做出深刻的检讨!同时,经市委决定,暂时罢免你平江县县纪委书记一职,将对你做出何种安排,待通知!”

  “……”

  唐逸返回平江县县城后,只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然后就直接杀回西苑乡了。

  在驱车回西苑乡的途中,他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在西苑乡?

  听说周晓强在西苑乡,唐逸忙是高兴的说,一会儿见。

  待唐逸返回西苑乡后,见了周婷,周婷便是跟他谈起了下一个项目的事情。

  按照思远国际集团的意图,下一步就将开启在西苑湖景区边上地产项目。

  关于地皮,周思远老先生早已在前任县委书记江中华那儿拿到手了。

  唐逸听着周婷跟他谈地产项目一事,他有些纳闷的看了看周婷:“这个跟我有啥关系么?”

  周婷则是真诚的看着他:“我们思远国际集团想吸纳你加盟我们集团。”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可我是政-府党政干部。”

  “我知道。但你可以辞职下海的嘛。”周婷回道。

  “这?”唐逸一时有些懵然,“问题是我……”

  周婷瞧着他,则是忙道:“你是想拥有权力,还是想拥有财富?”

  忽听这个问题,唐逸这货忍不住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回了句:“我想全部都拥有。”

  忽见唐逸那样子,周婷忍不住扑哧一乐:“呵……美吧,你?”

  这还是唐逸第一次看着周婷笑得这么可爱,他小子不由得打趣了一句:“其实你笑起来蛮好看的。”

  听得唐逸这话有点儿打情骂俏的味道了,周婷立马又变得严肃了起来:“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说着,周婷话锋一转:“若是你能加盟我们思远国际集团的话,我们将任命你为内地项目发展的总裁。”

  唐逸确实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头:“总裁?啥意思呀?总去裁啥呀?”

  “呵!”周婷又是忍不住扑哧一乐,“你不会这么萌吧?”

  唐逸则是懵怔的皱眉道:“我真不懂集团的那一套。”

  “没事呀,慢慢跟我学啰。”趁机,周婷略显娇羞的说句半似玩笑的话,“有我这么一位漂亮的美女导师带着你,你就美去吧,呵。”

  可唐逸这货竟是回了句:“你美是美,但是……你该多喝木瓜汤了吧?”

  忽听这话,羞得周婷两颊涨红,甚是生气的白了唐逸一眼:“我咪-咪很小吗?”

  唐逸则是回道:“倒也是能一眼看见有两个突起的东东,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完全靠杯-罩托起来的?”

  这话气得周婷忍不住破口大骂:“你去死吧!”

  唐逸那货则是没皮没脸的嘿嘿一乐,言道:“我死了,这世上岂不是多了一个寡-妇?你就不怕守寡么?”

  周婷红着两颊瞪了他一眼:“谈正事!”

  唐逸又是没皮没脸的乐着,言道:“还谈啥呀?经商我也不懂,所以……这事……还是回头再说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周婷有些失望、也有些生气的瞧了瞧他:“你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加入我们思远国际集团么?”

  “他们想是他们。”唐逸则是回道,“你应该听过一句话,人各有志嘛。”

  “你真不想加入我们思远国际集团?”

  “不是不想,而是我真不懂经商。”说着,唐逸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言道,“再说,恐怕也就是你个丫头看中我在政-府方面的关系网吧?等你的地产项目发展完毕了,不需要我的时候,怕是一脚就给踹开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周婷不由得怔怔的看了看他,暗自心说,原来我以为他这家伙笨笨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家伙也不笨嘛?完了,看来我的计划失败啦?到时候,爷爷指定又会笑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