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42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二天上午,唐逸驱车回江阳市经济开发区途中,李爱民忽然给他小子来了一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后,李爱民甚是欢喜跟他小子说,说平江县县纪委书记郭振东被拿下了。

  忽听这消息,唐逸却是懵怔的皱眉怔了怔:“呃?尼玛,这又是啥情况呀?”

  “草。”李爱民忙是回道,“你小子还没明白过来呀?也就是说,这一战,某某大人物又败阵了呗,明白?”

  唐逸又是懵怔的皱了皱眉头:“我还是不太明白?”

  “我草,你小子不会这么笨吧?郭振东是不是秘密调查你小子来着?你知道他为啥要调查你小子么?还不就是那个大人物的旨意么?说白了,郭振东就是那个大人物的人。现在郭振东被市委直接给拿下了,也就是说幕后的那个大人物败阵了呗,笨小子!”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这小子这才明白过来,忍不住欢喜的一乐,然后又是皱眉道:“呃?对了,郭振东咋就被拿下了呀?”

  “具体咋回事,我也不清楚。”李爱民回道,“反正就是……好像是昨天下午,郭振东去了一趟市委,然后县纪委书记的职位就给丢了。”

  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这事咱们也没有必要去知道那么多,反正咱们知道郭振东现在已经不是平江县县纪委书记了就成。”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皱眉愣了愣,然后欢喜的一笑,说了句:“也就是说……对我的那个外围调查结束了呗?”

  “……”

  这天上午,郭振东来到县纪委,到办公室收拾了一下他的个人物品后,然后郁郁不欢的扭身在办公桌前坐下来,忍不住点燃了一根烟来,闷闷的深吸了一口,随之便是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拿掉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有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滋味。

  事实上,在他对唐逸的秘密调查中,也没有发现啥异常的情况……

  其实在他最后去西苑乡调查唐逸的情况时,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觉着在这次毫无硝烟的暗战中,他败了。

  这时候,在郭振东的心里,他对他的那位幕后大老板也是有了一种不好的念头。

  总之,此刻,他觉得,他所欠他的,也算是偿还了。

  在昨天市委宣布罢免他县纪委书记一职后,他的心里只是觉得有些闷闷的,那种闷闷的感觉,难以言表。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给他的那位幕后大老板去过电话。

  待他吸完手头的这根烟后,一边将烟头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捏灭,一边则是在想要不要给大老板去个电话……

  正在这时候,赶巧似的,他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嘀嘀嘀……”

  忽听电话响起,郭振东愣了一下,然后才伸手抄起电话来:“喂,你好。哪位?”

  “我。潘金林。”

  听是那位幕后大老板,郭振东愣了一下眼神:“潘省长,您……有何指示?”

  “还指示个屁呀?”潘金林气郁道,“你是不是被市委罢免了你的职务?”

  “嗯。”郭振东很淡定的应了一声。

  潘金林忽听郭振东好像有些颓废的感觉,他不由得愣了愣眼神,然后忙道:“振东呀,你别灰心,我这就给市委去电话。”

  郭振东却是忙道:“不必了,潘省长。也……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因为郭振东心里早已清楚,潘金林现在是大势已去,说话也是没啥分量了。

  忽听郭振东这么的说着,潘金林不由得抑郁的愣了愣眼神,其实他自个心里也清楚自己是大势已去……

  过了一会儿,潘金林也没啥底气的说了句:“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尽快安排你去其它市县?”

  郭振东则是忙道:“不用了,潘省长。那个什么……市委说了,会很快对我做出安排的。”

  听得郭振东这么的说着,潘金林一时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因为这表明郭振东已经不想再跟随他这位大老板了,他想摆脱,想另外抉择一次,为了自个的仕途,郭振东也不得如此……

  这就是官场,识时务者为俊杰。

  再说,因为这事后,郭振东的心里觉着自己也没愧了,不欠他潘金林啥了。

  而潘金林的心里也是不大好受,一时很不是个滋味,是挽留也难、不挽留也难。

  随后,潘金林只是问了句:“这次真的没有调查出唐逸那小子有啥问题?”

  “没有。”回答完毕后,郭振东又忙是补充道,“就算有问题,也不是啥大问题。因为他的个人银行账户上,就几万块而已。但我查过存款日期了,在他小子还没有主管西苑湖景区项目前,他就有这笔钱了,所以压根就证明不了什么。再说,就算去调查他的这笔款项,也是没啥意义的,因为就这点问题,您也知道,不能将唐逸怎么样的。”

  听得郭振东这么的说着,潘金林微皱了一下眉头:“那……那就先这样吧。”

  “……”

  一会儿,当唐逸那小子驱车回到江阳市后,他小子一时还不想回开发区,于是也就驱车去了一趟江阳市工商局,打算去找方乐乐。

  因为方乐乐现在已经进入了江阳市工商局工作。

  最初,方乐乐是想要唐逸帮她从邮政局调入工商局,后来由于她爸提升为了江阳市市长,所以后来她个丫头也就没有唐逸帮忙了。

  待唐逸驱车到了江阳市工商局大院门口,靠近花坛边缓缓的停稳车时,意外的,竟是一眼瞧见了柳嫣那丫头默默的站在工商局门口。

  唐逸默默的坐在车里,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柳嫣,心里想着柳嫣也是一个疯丫头,跟朱心那丫头差不多,都是一个草行,于是他小子也就不打算下车去跟她打招呼了。

  再说,他跟柳嫣那丫头接触也不多,跟她也不是很熟,所以他也不想去自找难受了。

  于是,他也就掏出了手机来,给方乐乐那丫头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也没有首先说他就在工商局门口,而是问她在干啥?

  方乐乐那丫头欢喜的回道,说她刚请了假,打算一会儿跟她姐们柳嫣出去玩玩。

  忽听这个,唐逸暗自一怔,便是忙说,没事了。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货就忙是悄然的驱车离去了,因为他小子着实是不想去招惹那位自称‘高手寂寞’的女孩子。

  柳嫣这位自称高手寂寞的女孩子,打自去年那次跟唐逸比武,被唐逸来了个龙手抓,被袭胸了后,她再也不敢轻易在男孩子面前得瑟了,因为害怕又被人家趁机袭胸。

  唐逸那货悄然的驱车离开工商局后,也就打算回开发区了。

  然而,意外的,平江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忽听于秋香欢喜的、笑嘻嘻的说了句:“谢谢你小子哈!”

  忽听这个,唐逸愣了一下,忙是问了句:“什么情况呀?”

  电话那端的于秋香略显娇羞的欣喜一笑,回了句:“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个神医呀,嘻……那个……我真的怀上孕啦,哈!”

  听得原来是于秋香真的怀了孕了,证明了他小子医术高明,不由得,唐逸有些得意的乐道:“现在相信我的医术了吧?”

  于秋香则是笑嘻嘻的乐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回平江,跟姐说一声吧,姐请你吃饭。”

  听说请吃饭,唐逸高兴的乐了乐,然后玩笑了一句:“对了,那个孩子不会是我代劳的吧?”

  “去你小子的!”于秋香两颊涨红不已。

  事实上,是不是唐逸这小子代劳的,于秋香这心里还真有点儿犯含糊,因为在她的记忆中,貌似那段时间,她跟唐逸也做了那事,跟她老公也有做过,所以究竟是谁的,还真有点儿犯含糊。

  之后,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货欢喜的乐了乐,觉着自己的医术还真是挺行的,不由得,他小子自个得意的心说,娘西皮的,回头若是等老子在官场上实在混不下去了的话,那么老子就自己开个医院好了,嘿嘿……

  他小子有些得意的想着这事,一边面露微笑的驱车回开发区了。

  当他小子驱车回到山水镇时,忽然发现这天是山水镇上赶集,街道上堵车堵得厉害。

  虽然街道上的车子不多,但是人群却是熙熙攘攘的,将整条街道都给拥堵住了。

  唐逸驱车回到山水镇,就被堵在街口这儿了。

  由此,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我草,娘西皮的,早晓得是这么个情况,那老子就在市区多玩会儿好了,真是的!

  然而就在他小子郁闷时,车窗玻璃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有人敲窗,唐逸一时有些懵怔的愣了愣,然后扭头一瞧,见得一个哥们站在车窗外,他也就懵懵怔怔的降下了车窗玻璃,问了句:“啥事,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