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44章 传说中的黎叔

   这天下午,山水镇镇委书记于天年办公室。

  车站仔头目黎叔正坐在于天年办公桌前,他们俩隔着办公桌,面对面的坐着。

  黎叔瞧着于书记犯难的紧皱着眉头,他也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问了句:“这次……就真的不行了?”

  于天年甚是犯难的瞧着黎叔,眉头紧锁:“老黎呀,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么?等过阵子再说。这、这……这事刚出,派出所那边不可能就立马放人的。”

  “可问题是……我的那帮弟兄都受了伤,人也被打了,结果还这样,这也……太不规矩了吧?”

  “老黎呀,这个……唉……”于天年不由得叹了口气,“你叫我咋个跟你说呢?这……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明白?就算按照规矩来说,也是你的人不对在先不是么?你们的人若是不去敲人家竹竿子的话,人家会把你们的人给打了么?照你老黎这么说,要是碰上个软柿子,被你们的人欺负了也就欺负了呗?”

  “草!”黎叔有些气恼了,“在这山水镇,可不从来只有我们车站帮欺负人么?你于天年个狗-日的又不是不知道?”

  忽见黎叔有些气恼了,于天年则是烦心的皱了皱眉头:“得得得!老黎呀,你别跟我说这些烂七八糟的!过去那些事,咱们就不说了!”

  可黎叔则是气恼的回了句:“过去我也没少给钱养活你!”

  忽听黎叔这么的说,于天年顿时倍觉脸涩-涩的,一时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事实上,过去黎叔的确没少给于天年好处费。

  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那人家的手短。

  所以这于天年也是嘴短、手短的,也是不大好意思在黎叔面前说啥硬实的话。

  况且,过去,于天年也一直都很罩着车站帮,对于他们在山水镇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只是这次犯在了唐逸那小子的手里,所以才让于天年很为难的。

  他于天年毕竟还是政-府的人,所以人在官场混着,关键时刻,还是保乌纱帽要紧。

  所以打自于天年得知唐逸跟省常委安书记有关系后,他还哪敢在唐逸面前得瑟呀?

  再说,他于天年也就是一个镇委书记而已,所以若是人家唐逸想要搞他于天年,那都不用安永年说话。

  所以这次这事,对于于天年来说可是犯难了。

  若是不是因为犯在唐逸的手上的话,那么今日个这事,恐怕也是不会闹到这一步的?

  黎叔瞧着于天年好似真的很犯难的样子,于是他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于书记呀,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就告诉我,唐逸那小子究竟啥背景吧?”

  忽听黎叔这么的问着,于天年不由得打量了他一眼:“你真想知道?”

  “对,你说说吧。”

  “听说……他好像是安书记的世侄?”

  “安书记?哪个安书记?”

  于天年不由得白了黎叔一眼:“我看你还真是孤陋寡闻!”

  “老子要是不孤陋寡闻的话,镇委书记的位置还轮得到你于天年?”

  “好吧!我也不跟老黎兜圈子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唐逸那小子好像是省常委书记安永年的未来女婿?”

  听得这个,黎叔却是不屑道:“草!这很了不起么?”

  气得于天年终于忍不住大粗口的骂道:“尼玛!你懂省常委书记是什么概念么?那可是咱们整个湖川省的三当家的,明白?你说说我于天年算什么东西?”

  忽听于天年这么的说着,黎叔这才稍稍的皱眉一愣,然后说道:“成了,我知道了。这事你于书记就甭管了吧,我自己去处理好了。”

  听得黎叔这么的说着,于天年惶急道:“老黎,你想去干嘛呀?”

  “我干嘛就不用你于书记管了。”

  “……”

  关于这位黎叔,他就相当于山水镇黑帮的话事人,甭管是黑道还是白道出了事情,基本上都是他出面去解决。

  就一般情况下而言,只要黎叔一出面,事情基本上都会解决掉。

  至少在山水镇,黎叔算是个人物。

  就单单见他刚刚跟镇委书记于天年的谈话,就不难看出,黎叔在山水镇的分量。

  关于这位人物,在整个长山区都算是赫赫有名的。

  因为之前镇与镇之间的烂仔都有过较量,但是黎叔所领导山水镇烂仔在长山区是最为有名的。

  所谓的烂仔,也就是黑势力。

  这是当地人们的一种叫法而已,称为烂仔。

  黎叔从镇政-府出来后,就给长山区公安分局局长李俊去了个电话。

  李俊听了黎叔所述的事情后,他皱眉一怔忙是问了句:“你刚刚说谁?”

  “唐逸。”

  “唐逸?”李俊不由得又是皱眉一怔,“这小子的名字我怎么那么耳熟呀?”

  说着,李俊话锋一转:“就山水镇派出所也不归他于天年所管呀?那儿是我说了算才是呀?”

  趁机,黎叔问道:“那你能打电话叫他们放人么?因为我那些弟兄都受了伤,其中有三个胳膊还脱了臼呢。”

  忽听‘脱臼’二字,李俊忽地一阵泛寒,因为他想起了他曾经脱臼的那事来……

  由此,李俊忽然想起了唐逸是谁。

  就是去年那个曾经也让李俊也脱臼的哥们……

  想到这儿,李俊忽然心想,看来他个小b崽子终于犯在了我李俊的手上了,哼!

  随之,李俊便冲黎叔说道:“成了,这事我知道了,我这就给山水镇派出所所长去电话。”

  “……”

  待电话挂了后,李俊就立马给山水镇派出所所长王义发来了个电话,下令说放人。

  这可就将王义发难为坏了,因为在山水镇上,镇派出所还是要受于天年的领导。

  所以,王义发甚是犯难的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李局长,您……还是跟于书记碰个头吧,这事……你们俩还是商议一下吧,因为……这事……于书记也一定的说话权不是么?”

  “你什么意思呀?”李俊质问道,“你是我公安系统的人,还是他于天年的人呀?”

  “当然是受您李局长所管,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事……”王义发眉头紧皱,“李局长,您应该也知道的,于书记也是有领导权的,毕竟我们属于山水镇派出所不是么?”

  “那就是说,非得要于天年让你放人,你才肯放啰?”

  “也不是。”王义发忙道,“李局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事毕竟发生在山水镇,所以……还是……按照当地情况来处理会比较恰当一些。”

  “你的意思愣是要我给于天年去个电话呗?”

  “不敢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放人!”

  “……”

  待电话一挂,王义发这个犯难呀,这人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没辙,他也只好给于天年去了个电话求解。

  于天年忽听王义发汇报了情况后,他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尼玛!这回……我于天年可是两面受夹击呀!唐逸这边吧……我于天年也不敢得罪;李俊那边吧……我于天年也是得罪不得呀……

  自然,于天年知道李俊他老爸是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

  所以对于于天年来说,是谁也得罪不起。

  只是于天年心里知道,这事一定是黎叔给闹到李俊那儿的……

  想着这个,于天年暗自骂道,尼玛!黎叔呀黎叔,你死老东西真是不让我于天年省心呀!

  黎叔这个人也是相当精明的,他知道李俊一直都没有将于天年放在眼里,所以他也就利用了李俊来施压。

  只是气得于天年直骂娘,一个电话就打到了黎叔这儿。

  待电话接通,于天年气恼道:“我说,老黎呀,你是不是还嫌事情不够大呀?你说你还闹腾个啥呀?我都告诉你了,等过几天再说,你说你这会儿急个球呀?你说你给李俊打电话,啥意思嘛?想要让李俊来给我施压是不是?”

  黎叔则是不急不慢道:“于书记,这事……我老黎也不能这么受窝囊气不是?”

  “你受窝啥囊气了?”

  “废话,我的人被唐逸给打了,还给弄三个脱臼了,现在派出所又把我的人给关起来了,你说我老黎窝囊不窝囊?”

  “我草!”于天年终于急了,“老黎呀,你是真想闹大是吧?那成,这事我就干脆捅到江阳市公安局得了!”

  忽听于天年要捅到江阳市公安局,黎叔这下也不得不重新考量一下了……

  就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而言,他可是李俊的直接领导。

  所以若是闹到了杨开福那儿的话,李俊未必也就管用了?

  毕竟就江阳市而言,公安这块的总陀主毕竟还是杨开福不是?

  想着这事,黎叔终于想开了,忙道:“于书记,您先别急,等我再给李局长他去个电话吧。”

  忽听黎叔终于有了这话,于天年忙道:“那成,老黎呀,你快给李俊那个小子去过电话吧。完了之后,今日个晚上,咱们一起喝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