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45章 坑姐的爱情

   事情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但是却将几个小人物折腾得够呛,看来咱们的唐副主任也够牛的?

  就因为上午的那事闹的,可把于天年、王义发等小小人物折腾了一个下午。

  而咱们的唐副主任却是浑然不知。

  直到后来,黎叔给李俊去了个电话,向他求情后,他才没再给山水镇这些小人物们施压。

  至于黎叔跟李俊的交情,也是因为李俊来长山区当公安局局长后开始的。

  这里的交情也是颇为有几分复杂。

  简单的说,就是去年因为李俊领着一队人马去邻镇处理一宗大案子,结果当时李俊他们那一队人马却被当地人们给围困在了镇上,下不了台了,后来是前去看热闹的黎叔出面给摆平的,所以后来,李俊也就跟黎叔建立起了交情。

  由此可见,这位黎叔在这等小地方上也是也是一方人物的。

  这天下午,唐逸那货则是一直呆在开发办财务科科长杨善莉办公室。

  因为初来开发办,目前也没有安排具体的工作给唐逸做,所以他小子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所以在自个办公室呆着无聊,他小子也就跑去了杨善莉的办公室。

  在唐逸这家伙的软磨硬泡下,杨善莉愣是跟他个家伙来了一回办公室激战。

  这主要是因为唐逸这家伙太能勾起女人的对那事念想了,再加上杨善莉回想着那晚上跟他个家伙做那事时的滋味,被他个家伙给送到了巅峰之上,让她是舒服致死的,所以被唐逸那家伙那么挑着逗着,杨善莉也是泛起了涟漪之心,再加上这天下午杨善莉呆在办公室确实也没啥事,所以也就跟唐逸那家伙来了一回办公室激战。

  这回激战可是让杨善莉彻底的领略到了唐逸那家伙的这这等事情上的能力和持久力,弄得她是死去活来的,折腾到最后,结束时,杨善莉都感觉自己死过一回了似的,一时疲倦不堪的。

  但当杨善莉回味一番刚刚激战的那滋味时,她又有种欲罢还休的意念,貌似还想再经历一番似的。

  因为唐逸那家伙着实太能战了,从办公桌上折腾到办公椅上,再折腾到地上,最后折腾到了沙发上,可真是将杨善莉折腾得够呛之余,却又甘愿享受着这等过程。

  反正这回激战,是各种姿势来回换着,真是够激烈的。

  经过杨善莉自己的回味,她还是喜欢唐逸从她后面来,因为使得她有一种超爽的感觉,感觉每一下都顶到了她的活心尖子上似的。

  事实上,一直来,关于这事,杨善莉从未就没有享受到过这种超乎寻常的过程,所以对于杨善莉来说,她也是潜移默化的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激战过后,已经快下午五点了,也快下班了,所以这会儿杨善莉显得慵懒的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像是懒得起身了,想就此休息一会儿。

  唐逸那货也是一时显得疲倦不堪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依靠着椅背,斜看沙发上躺着的着杨善莉,露着一丝得意的坏笑。

  杨善莉瞧着他那家伙的样子,感觉有些娇羞的羞红着双颊,像个小媳妇似的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驴!”

  唐逸忍不住捧腹一乐,打趣了一句:“那就是母驴呗?”

  “去你的!我才不是呢!”

  “嘿……”唐逸又是忍不住一笑,打趣道,“你不是母驴,那你还说我是驴?”

  “你就是驴子!”杨善莉像个小媳妇似的娇嗔的白眼、撇嘴道,“哼,要是你个死家伙不是驴子的话,怎么会那么厉害呀?弄得人家浑身都散架了似的,这会儿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啦,哼!”

  “……”

  两人正在逗乐着,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敲门声,吓得杨善莉面色微怔,但这会儿着实是太累了,所以也没有着急起身,而是略显娇羞的盯着门,问了句:“哪位呀?”

  “是我,潘少云。”

  忽听是潘少云,杨善莉愣了一下眼神,也懒得去开门了,便是言道:“不好意思我,我这会儿下班了,由于不大舒服,所以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

  门外的潘少云听着,却是执着的言道:“那你能开一下门吗?”

  “对不起,我这会儿不想见人。”杨善莉回道。

  “……”

  唐逸那货竖耳听着他俩的对话,时不时的察看一下杨善莉的表情,不由得暗自心想,娘西皮的,这杨善莉个婆娘不会就是潘少云那个傻b的女人吧?要是这样的话,那老子草的就是潘少云的女人?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你潘少云个傻b还在老子面前得瑟个啥呀?跟老子斗,你没门,老子现在连你的女人都给草了,让你顶着一顶大绿帽子,你还得瑟个啥呀?

  事实上,目前为止,杨善莉和潘少云之间还没有发生过啥关系,只是潘少云还在追求杨善莉而已。

  事实上,这次,唐逸这货睡的可是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的女人。

  只是他小子目前还知道而已。

  这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谁给周羽民去了个电话,说开发办新来的一个叫唐逸的小子貌似跟杨善莉走得很近,彼此的关系有点儿亲昵。

  周羽民忽听这个,马上致电给开发办主任娄尚生询问了一下唐逸的情况。

  事实上,周羽民早就听说了有一个叫唐逸的小子是安永年的世侄,只是他不知道这个唐逸是否就是那个唐逸而已。

  得知这个唐逸就是安永年的世侄,还是开发办的副主任,周羽民感觉有点儿棘手……

  毕竟安永年目前可是省里的红人,大家都看好他的仕途前景。

  但,周羽民也不知道杨善莉究竟有没有跟唐逸发生过啥关系,所以在得知这些情况下,他也不敢妄自认定唐逸就和杨善莉有过关系了,所以关于这事,他也就觉着很闹心而已。

  不过,周羽民心里清楚,杨善莉那女人很难看得住,因为她生得太漂亮了,很容易招上男人。

  就目前,周羽民也不知道潘少云那个小子跟杨善莉有没有发生过啥?

  待到夜里十二点钟的时候,周羽民忽然给杨善莉打了个电话,貌似是想听听动静是否不对?

  待电话接通后,周羽民问了句:“还没睡呀?”

  杨善莉则是回道:“早就睡了,只是一直没有睡着。”

  “那你在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想。”杨善莉回道。

  “对了,善莉呀,听说……你们开发办最近来一个叫唐逸的副主任?”

  听得周羽民这么的问着,杨善莉心里咯咚了一下,有些心虚的慌是瞄了一眼这会儿正躺在她身旁的唐逸,见得他个家伙事后已经睡熟了,于是她愣了愣眼神,然后回道:“是来了这么一位副主任,怎么啦?”

  周羽民忙是笑声掩饰道:“没怎么,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是说你睡不着么?所以……我就是想随便跟你聊聊天。”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啦。”杨善莉言道。

  忽听这话,周羽民知道杨善莉还在生他的气,于是他囧笑道:“善莉,不要这样嘛。其实,你知道的,我是真的很爱你的。只是……”

  “不要跟我说只是了。我不想听啦。”说着,杨善莉话锋一转,“从此以后,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啦!”

  这话使得周羽民心里咯咚一声,惶急道:“宝贝,善莉,你听我说……”

  “你还想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说着,杨善莉忽然决然的挂断了电话……

  但在挂断电话的那一刻,杨善莉悄然落泪了。

  此刻,她心里越来越清楚,她和周羽民之间只是一条不归路,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此时此刻,她很后悔自己爱上了这位已婚男。

  不过,作为湖川省唯一一位年轻的省部级党政干部,周羽民也着实是蛮招女人欢心的。

  况且,周羽民长得也是蛮俊朗的,所以招女人喜欢也不是啥怪事。

  对于这位33岁的俊朗男子就成为了湖川省省财政厅厅长,着实是引得不少女子自动送上门去求睡。

  但,周羽民这人也不算是太滥-情,他也是有他的原则的,至于婚外恋,目前也就只有杨善莉那么一人。

  事实上,他也着实是蛮喜欢杨善莉的,只是离婚这事……对于他来说,不是那么好办的一件事。

  杨善莉回想着自己当时对这位已婚男的着迷,再想想目前的尴尬处境,她落泪了……

  现在她似乎明白了,所谓的爱情也不过是坑姐的把戏罢了。

  爱过、痛过之后,也就开始绝望了。

  杨善莉含着热泪,扭头看了看身旁已经睡熟的唐逸,她不由得将头埋在怀里,依偎着他,貌似觉得心没有那么痛了似的……

  此时此刻,杨善莉的内心极为复杂,甚至有种轻生的念头了。

  但想着自己还有父母,还有很多人在关心她,她也就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尽量想想自己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