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49章 倪主任的变化

   之后,待蓝斓入席挨着倪晓玲坐下后,唐逸这货又是忍不住瞄了瞄蓝斓……

  他这货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蓝斓就是好看呀,咋看都不腻呀,真是尼玛漂亮呀!

  倪晓玲见得老同学蓝斓在身旁坐下后,她也就忙着张罗着点菜了。

  待点完菜后,倪晓玲也就跟蓝斓谈起了开发区打算搞个文艺汇演那事来……

  之前,倪晓玲早已在电话里跟蓝斓说过这事了,所以蓝斓听了后,忙是乐道:“哎呀,放心吧,就算那晚电视台停播新闻,我蓝斓也得去主持你的那个文艺汇演呀!”

  忽听蓝斓有了这话,倪晓玲开心的乐道:“哈,老同学就老同学呀!那咱们可说好了哦?”

  “当然说好啦。”蓝斓一边说着,一边笑微微的瞧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唐逸,“就算不冲着你这老同学,我就冲着咱们这位唐副主任也得去呀!因为唐副主任在西苑湖景区那个大工程上,可是一位大功臣哦!”

  听得蓝斓这么的说着,倪晓玲不由得略显娇羞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笑了笑:“嘻嘻……原来他个家伙就是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总指挥呀?要不是听你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呢,嘻!”

  蓝斓不由得故作生气的白了倪晓玲一眼:“我晕!你平时不看我的新闻呀?”

  倪晓玲略显囧色的微笑道:“我哪有时间看新闻呀?我不是在报考注册会计师嘛?”

  “……”

  唐逸瞧着她们俩在没玩没了的闲聊着,他小子也只好默不作声,时不时的瞄瞄蓝斓。

  一会儿,等菜上楼后,蓝斓忙是扭头冲倪晓玲说道:“我晕,你没有给唐副主任点酒呀?”

  这时,唐逸终于插-上话了,忙是微笑道:“那个啥……我不能喝酒,我开车呢。”

  倪晓玲忙是乐道:“没事呀,我也会开车呀,我有驾照的呀。”

  蓝斓趁机忙道:“那你也不给咱们唐副主任点酒喝,真是的!”

  于是倪晓玲忙是嚷嚷道:“服务员,进来一下,跟我们上瓶酒!”

  待服务员匆忙进来后,征求了一下唐逸的意见,也就点了两瓶啤酒。

  原本这次约见蓝斓就是想跟她说好文艺汇演要她当主持一事的,但是既然蓝斓那么爽快的答应了,所以这事也就无需再商谈了。

  不过,倪晓玲还是再次跟蓝斓强调了一下,没有劳务费,只能象征的意思一下,给点儿车马费。

  蓝斓则是冲倪晓玲说道,还说什么车马费,寒碜姐们不是?

  事实上,蓝斓也不在乎那么几个钱。

  饭后,唐逸见得她们姐们俩还打算没完没了的闲聊着,他也插不上话,于是他小子也就有些郁闷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也就打算找借口闪人了,前去找江倩。

  就在唐逸打算找借口闪人的时候,忽然,蓝斓笑微微的瞧了他一眼,言道:“咦,对啦,唐副主任,我听……你安伯说……你医术超厉害?”

  忽听蓝斓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打量了蓝斓一眼,谦逊的微笑道:“一般般吧。蓝主播是想……要我给你瞧瞧病,还是……”

  “我有病么?”蓝斓忽地一怔。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有。”

  倪晓玲忽觉他们这一问一答的,听起来挺别扭的,她忍不住扑哧一乐:“呵……”

  随即,倪晓玲忙是抬手捂着嘴。

  蓝斓一时甚是纳闷:“那……依照唐副主任所言……我哪儿有病呢?”

  “这个……你真要说?”唐逸回道。

  “嗯。”蓝斓点了点头。

  唐逸瞧着蓝斓,淡笑道:“恐怕……不大方面在饭桌上说吧?我想……蓝主播你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只见蓝斓两颊泛起了一阵羞红来,暗自心说,我的天呐!他……不会真是个神医吧?难道他一眼就看出了我……那个冷淡?这……

  不由得,蓝斓慌是娇羞道:“那……唐副主任,你方便给我留下一个联系方式么?”

  “当然可以。”唐逸一边微笑着,一边掏出了一张名片来,忙是站起身,双手将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在平江时的名片,手机号还没变。你可以直接打我的手机。”

  蓝斓忙是双手接过名片,微笑道:“谢谢!那……回头我给你电话?”

  “成。”唐逸点了点头。

  这会儿,倪晓玲忍不住扭头在蓝斓的耳畔问了句:“你刚刚说他安伯?”

  忽听倪晓玲在耳畔这么的问着,蓝斓忙是笑微微的扭头在倪晓玲耳畔道:“我说,丫头,你也太闭塞了吧?怪不得你一直找不着好男人。现在,你个丫头赶紧下手吧,老牛吃嫩草就吃嫩草吧,只要这颗嫩草肯让你吃,你就发达啦,明白?他安伯就是现在的省常委书记安永年。所以你要是把这颗嫩草给吃定了,你这老处也值了,呵!”

  听得蓝斓在耳畔这么的说着,倪晓玲只觉两颊烫烫的,怪羞的偷看了唐逸一眼,暗自心说,原来这家伙……还大有来头呀……

  一会儿,待到夜里十点来钟的时候,倪晓玲和蓝斓俩终于张罗着要散了。

  忽听她俩张罗着要散了,唐逸这家伙也就噌的一下站起了身来,因为陪着她俩这么久了,着实憋闷坏了。

  待一会儿出香满楼后,蓝斓也就忙是上了她的宝马车,因为她怕被人认出来,以免尴尬。

  倪晓玲也知道她是明星身份,所以她见得蓝斓上车后,也就说要她开车走。

  不过,蓝斓还是不忘探头出来冲唐逸微笑道:“唐副主任,那个什么……回头我给你电话吧,想请你帮我瞧瞧那病,没问题吧?”

  唐逸忙是微笑道:“没问题。”

  “那OK,拜拜!”

  “……”

  待蓝斓驱车离去后,倪晓玲不由得瞧了唐逸一眼,她暗自怔了一下,忽然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呃,小笨蛋,我们俩现在是回去,还是……”

  忽见倪晓玲如此,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暗自心说,呃?娘西皮的,倪主任这时啥意思呀?咋还突然有些娇嗔了呀?难道……是因为跟老子混熟了么……

  事实上,是倪晓玲听了蓝斓那么的介绍唐逸后,潜移默化的,她好像还真对唐逸这家伙有那么点儿意思了似的?

  这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倪晓玲想急着找个依靠了。

  作为大龄剩女的她,也是耐不住寂寞了。

  尤其是每当倪晓玲想着自己都二十八九岁了还是个处,还没跟男人发生过那事,她这心里就倍是纠结。

  因为她也不丑,确实也是蛮漂亮的一位女子,为啥就一直还是单身呢?

  每当想着这个问题,倪晓玲这心里倍是纠结。

  事实上,她也曾错过一些人,也曾因为自己心高气傲错看过一些人,也曾抱着不急的心理,觉着自己会嫁出去的,总之,种种因素导致了她到了如今这等尴尬年龄。

  然而感情这种事情吧……总是莫名其妙的,倪晓玲也未曾想到她竟然会对一个小她七八岁的男生动心?

  这个小男生吧,有那么点儿调皮,又有那么点儿可爱,看似帅得不太明显,可他的那种坏,恰恰又是女孩子所喜欢的。

  说他很坏吧,也不至于,说他不坏吧,又有那么点儿坏坏的感觉。

  倪晓玲很是纠结的瞧了瞧唐逸,又是娇嗔道:“喂,小笨蛋,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我呀?”

  唐逸那货嘿嘿的一乐,终于回话道:“倪主任,我看……这么晚了,咱们还是去找家宾馆要间房得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这倪晓玲的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心痒,毕竟她是个正常的女子,都这么大年纪了,岂能完全不想?

  可她心里又还是倍觉怪娇羞的,心想,今天才认识,你个小笨蛋就想要了人家坚守二十八九年的贞洁,才没那么好的事情呢!才不会就这么的便宜了你呢!起码你个小笨蛋也得追追人家,请人家吃顿饭,喝个茶,看场电影吧?

  想着,倪晓玲白了唐逸一眼:“不要跟姐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唐逸那货则是没皮没脸的嘿嘿一乐,说了句:“呃,倪主任,你脸红了哦。”

  “人家哪有脸红嘛?灯光照的好不好呀?”

  唐逸嘿嘿一乐,言道:“要是你真的脸红了,咋办?”

  倪晓玲则是撇了撇嘴:“我脸红关你啥事呀?”

  说着,她忙是话锋一转:“好啦,咱们回去啦!”

  瞧着倪晓玲如此,唐逸暗自乐了乐,心说,娘西皮的,这女人变化还真快哦?下午老子跟她谈文艺汇演一事时,她还正儿八经的,咋这会儿就跟老子娇蛮上了呢?有意思,嘿嘿……看来这婆娘老子吃定了,哈……

  随之,唐逸也就笑嘿嘿的冲倪晓玲说了句:“那好吧,咱们回去吧。”

  倪晓玲忙是娇嗔道:“那把车钥匙给我啦!我来开车啦!”

  “你会开吗?”

  “我怎么不会开了呀?我有驾照好不?早就考了,都两年了,就是一直没有摸车而已啦。”

  “这也算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