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54章 跟老子玩泼水

   一会儿,上午十点整,唐逸在镇政-府会客室见了黎叔。

  镇委书记于天年作为中间人,则是作陪。

  待唐逸见了这位传说中的黎叔后,发现这位黎叔长得也够磕碜的,且不说他一副典型的爆发户形象,就那大光头,跟葛优似的,就够难看的了。

  作为道上混的,都比较崇尚大黄金链子,还有那黄金戒指。

  所以黎叔也是挂着一条大黄金链子,两手的手指上戴着的都是黄金戒子。

  由于是和谈,所以唐逸也没有表现那种霸气凛然的势态来。

  一开始,唐逸这小子也没有着急说话,在等黎叔先开口。

  而黎叔瞧着唐逸原来是毛头小子,他这心里好像受打击了似的?

  因为黎叔心里在想,妈儿个巴子的,原来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娃子呀?那老子跟你谈个屁呀?老子就不信你个小毛娃子能在山水镇飞得起来,哼!

  镇委书记于天年见得两人见了面,谁也不说话,气氛甚是凝固,于是他忙是掏出了一包中华牌烟出来,忙是取出一根烟先递给了唐逸:“来来来,唐副主任,先抽根烟吧!”

  唐逸瞧着,摆了摆手:“谢谢!我不会!”

  可于天年仍是礼让道:“来嘛,抽一根嘛!”

  “真不会!”唐逸又是摆了摆手。

  黎叔瞧着唐逸那样子,好像在装b似的,他不由得白了一眼:“哼,毛都没长齐,抽啥烟嘛?不过,不抽烟倒是个好兔崽子!”

  忽听黎叔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出来,唐逸有些不爽的瞧了他一眼,瞧着他脖子上挂着的那条大黄金链子,便是言道:“记得在脖子上拴条链子才出门,也算是一条好看家狗嘛!”

  黎叔忽听唐逸那小子这么的说着,他登时就急眼了,瞪了唐逸一眼:“妈儿个巴子的,你个小毛孩说啥呢?!!”

  唐逸也没有惧他,则是回道:“麻辣隔壁的,老子说啥你没有听见么?!!”

  见得唐逸一个小毛孩竟是如此猖狂,黎叔火了,一掌怒拍在茶几上……

  ‘蓬!’

  震得茶几上的茶杯‘叮啷’响了一声。

  忽见黎叔如此大火,于天年惶急道:“喂喂喂!我说,老黎呀,你这是吃错药了吧?谈事就好好谈事,你拍啥桌子呀?”

  黎叔却是扭头伸手指着于天年的鼻子:“你滚!出去!这儿没你的事了!”

  见得黎叔如此,弄得于天年一时很没面子,脸是一红一白的,一时不知所措……

  此刻,于天年心里是相当的郁闷,暗自骂道,尼玛!你个死老黎也太不给我于天年面子了吧?好歹我也是镇委书记不是么?我草,要是我于天年没有收过你老黎的好处费的话,我非得跟你急不可!

  作为山水镇的镇委书记,也知道老黎这人的厉害,有着一身硬功夫,只是平时很少会显露罢了。

  还有,于天年也知道,老黎这人也是有背景的人,若是真闹起来的话,他于天年恐怕也不是个?

  当然了,于天年也看出来了,老黎这是想收拾唐逸那小子,所以才叫他出去的,这样就他们俩在会客室,打起来,反正也没有看见,所以这理也不好说……

  不由得,于天年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唐逸,觉得唐逸这小子也是蛮能得瑟的,所以于天年也就冒出了一个想法来,让老黎收拾收拾这兔小子也好……

  于是,咱们的于天年书记也就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慌是起身,囧囧的说道:“那个啥……你们俩先在会客室聊着哈,我去趟卫生间。”

  一边说着,于天年就一边扭身闪人了,出了会客室,忙是给带上了会客室的门。

  黎叔扭头瞧着会客室的门被‘碰’的一声带上了,于是正转头来,愤怒的瞧着对面坐着的唐逸:“我草!妈儿个巴子的,在这山水镇上,还没有人敢跟我黎叔较劲呢!我看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唐逸瞧着黎叔如此愤怒、如此没礼貌,他则是不惧的言道:“麻痹的,老子今天是跟你和谈来着,你犯不着跟老子这脸上看!”

  “和谈?谈个毛呀?我的人被小子打了,你现在跟我说要和谈?”

  唐逸则是回道:“我草,麻痹的,老子尊重你,叫你一声黎叔,老子要是不尊重你,你黎个毛呀?再说,老子打你的人,那是有原因的,那也是老子合法的自卫还击!要是你的人没有错的话,镇派出所怎么就会把他们给关起来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黎叔便是气恼的质问了一句:“小子,你很能打是吧?!!”

  唐逸则是回道:“老子没有啥能打不能打的,因为老子也不靠打打杀杀混饭吃,老子是党政干部,但是若是谁要是想欺负老子的话,老子的功夫防身还是够用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着,黎叔则是提出了一个要求:“那这样,我也是讲究原则的,要不咱俩打一架,我要是输了,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办;你要是输了,也得完全按照我的要求办,咋样?”

  “草!”唐逸忙是回道,“麻痹的,你这是和谈,还是比武呀?”

  黎叔则是激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敢打了呀?”

  “不是不敢打,而是没有这个必要!老子今天是跟你和谈来着,不是跟你比武来着!”

  “我草,我看你小子也是没种的货!老子要跟你小子打了,你小子又不敢打了!”

  “草尼玛啥呀?咱们这是和谈,还是比武呀?”唐逸回道。

  趁机,黎叔也就顺着这话茬急眼了:“你小子说啥?!!草啥来着?!!”

  唐逸也没惧他:“我说,草尼玛啥呀,听清了么?”

  这话刚落音,只见黎叔伸手端起跟前的茶杯,就朝唐逸的脸上泼去了……

  ‘哗!’

  没想到的是,唐逸迅敏的一闪身,整杯茶水泼在了他身后的沙发靠背上……

  ‘噗!’

  与此同时,唐逸端起跟前的茶杯,猛的一下就朝黎叔泼去……

  ‘哗啦!’

  满满的一杯茶水,泼得黎叔满头满脸的,顿时像个落汤鸡似的。

  更搞笑的是,黎叔本身就是个大光头,所以那茶叶落在他的头顶上清晰可见……

  待黎叔反应过来后,又是愣了一下,心说,妈儿个巴子的,这小兔崽子还真是有尼玛几下子哦?

  唐逸瞧着黎叔那落汤鸡的样子,则是言道:“老头,跟我玩泼茶水,你反应还是迟钝了一点儿,知道不?你要是真尼玛想打的话,也就别说我不尊老爱幼了!”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黎叔暗自怔了怔,想着他小子刚刚闪躲茶水的迅敏反应,他不由得心想,看来这小兔崽子反应还是蛮敏捷的?要是真动起手来的话……

  想到这儿,黎叔忽然又转念一想,我草,妈儿个巴子的,都还没打呢,难道我老黎就怯场了么?难道我老黎就真的老了么?

  想着,冷不丁的,黎叔手头的茶杯就朝唐逸飞了过去……

  忽见茶杯飞来,唐逸轻巧的抬起左手,就给接住了。

  与此同时,他右手的茶杯也是飞了出来……

  待黎叔反应过来时,只觉一只茶杯已经严严实实的扣在了他右眼上。

  此刻,黎叔很囧,心说,好糗,好囧!我-日尼玛个乖乖的!这个兔小子真是尼玛棘手呀?

  唐逸瞧着黎叔那囧样,则是冷笑道:“跟老子玩飞茶杯,你反应还是慢了点儿。”

  没辙,这会儿黎叔也只好囧囧的抬手将右眼上那只茶杯给抠了下来……

  待茶杯被抠下后,只见他的右眼已经变成了熊猫眼!

  感觉右眼有种胀痛的感觉,黎叔不由得暗自心说,我-日尼玛个乖乖的,老子没有破相吧?

  不由得,他囧囧的用左眼瞟了唐逸一眼,暗自心说,妈儿个巴子的,看来……老子看走了眼呀?原来这个小兔崽子还真是棘手呀?老子开始还以为他个毛头小娃子没啥可牛的呢,现在看来……他个小娃子是比我老黎牛呀……

  这时候,唐逸瞧着黎叔,问道:“咱们还切磋别的武艺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黎叔囧了囧,暗自调整了一下自个的心里状态,然后一边将茶杯在茶几上缓缓的搁下,一边咳嗽了一声:“咳……那个……刚刚我也只是在试试你小子的技艺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哦!那个啥……咱们今天的主题不是早就定了么?和谈嘛……所以咱们还是静下心来好好的谈嘛!”

  忽见这黎叔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唐逸不由得暗自心说,贱!真是尼玛贱呀!早就这态度不就完事了么?真是尼玛费事!

  正在这时候,‘咔’的一声,镇委书记于天年推门进来了……

  于天年进门一瞧,忽见变熊猫眼的竟是黎叔,他不由得暗自一怔,心想,这是尼玛啥情况呀?

  不由得,于天年也就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老黎呀,你的眼睛……”

  忽听于天年那么的问着,黎叔暗自一怔,又是囧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