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55章 民不与官斗

   囧囧的愣了老半天之后,黎叔总算找出了一个勉强的理由来,冲于天年回道:“哦,那个啥……刚刚喝茶……不小心被热气烫着了。”

  忽听黎叔这么的回答着,对面坐着的唐逸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愣在门口的于天年又是诧异的瞧了瞧黎叔,瞧着黎叔那光亮的脑顶上布满了茶叶,他不由得又是心想,这又是尼玛啥情况呀?怎么喝茶还喝脑顶上去了呀?

  事实上,于天年也不是傻b,他也看出来了,之前黎叔在会客室跟唐逸那小子有过一番较量,但是看战后情况,也知道是黎叔败阵了。

  此时此刻,黎叔很囧、很尴尬,最初的那股王八之气也没了,扭头看了看门口的于天年,忍不住言道:“那个……于书记,你还愣在门口做啥呀?咱们等你和谈呢,你这中间人没在,我们怎么谈呀?”

  听得黎叔这么的说着,于天年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忙是一边关上了会客室的门,一边走了进来……

  待于天年在茶几的一侧落座后,黎叔囧囧的瞧了瞧对面的唐逸,感觉这小子挺棘手的,功夫深不可测,没辙,黎叔也只好好声好言道:“那个……唐副主任,你看……那天的事情……能不能先将我的弟兄们先从派出所给放出来呀?”

  忽听黎叔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挑眼打量了对面坐着的黎叔一眼:“这是派出所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于天年暗自愣了愣眼神,忙是囧笑道:“那个……老黎呀,你别老是拿着一副架子了。这和谈……不是这么个谈法,你得首先有所表示才是呀!再说,那天本来就是你们车站仔的不对,恶意想要勒索唐副主任,所以这事……你都还没说明白呢!”

  忽听于天年这么的说着,黎叔感觉有些憋屈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又没辙,只好冲唐逸微笑道:“唐副主任,关于那天那事……我老黎对不住你了哈!在这儿,我就向你诚心的道歉了,实在是对不住了哈!”

  唐逸听着,淡淡的瞧了黎叔一眼:“黎叔是吧?那个……我知道你也是山水镇有头有脸的角色,但是关于那天那事……不是仅仅几句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我也听说了你们车站帮在山水镇的名望,但是老子可是不管你们啥鸡-叭名望不名望的。总之,关于那天那事,纯属你们车站帮恶意的,也是蓄意的,往大的说,你们车站帮纯属恶意扰乱山水镇的社会秩序,往小的说,敲竹竿子都敲到了老子的头上来了,所以这事不是三两句道歉就能解决的。老子不管你们车站帮不车站帮的、也不管你黎叔不黎叔的,这毕竟是一个法治社会,若是你们不是因为车站帮触犯了咱们国家法律的话,也不会被派出所给拘起来不是?所以你黎叔就想三两句道歉来打发我唐逸,这也未免太把我唐逸当回事了吧?”

  听得唐逸这话说的,条条框框给摆出来,话语还那么硬实,黎叔不由得暗自怔了怔,心想,妈儿个巴子的,看来老子是要出点儿血呀……

  想着,黎叔打量了唐逸一眼:“那个……唐副主任,你看这样行么?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今晚上我做东,咱们一起喝杯酒?”

  这时候,于天年默默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又扭头冲黎叔言道:“老黎呀,这酒是肯定要喝的,但,不能光是喝酒呀。”

  忽听于天年这话,黎叔也明白是啥意思了,于是他忙是说了句:“钱也是要给的。”

  于天年听着,忙是咂嘴的白了黎叔一眼:“我说老黎呀老黎,你说你……真是尼玛大老粗一个,真是不会表达!啥叫给钱呀?人家唐副主任就在乎你那几个钱?那只是你老黎理应当赔偿给唐副主任的精神损失费,明白?你不知道那天你们车站帮的人吓着了咱们唐副主任么?”

  听得于天年这么的说,黎叔忙是点头道:“对对对!精神损失费!赔偿赔偿!”

  实际上,黎叔的心里则是在骂道,尼玛!这于天年个狗东西就是会找借口呀,整个什么尼玛精神损失费,我就草了,他唐逸个小兔崽子精神损失什么了呀?把我的人给打了,他还精神损失了?给钱就给钱嘛,说啥精神损失干蛋呀?

  唐逸见得他俩那么的说着,他小子愣了愣眼神,然后装得像个大人物似的,言道:“既然是和谈嘛,那么咱们也就别谈啥精神损失费了。”

  忽听唐逸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黎叔忙是笑嘿嘿的拍马屁道:“唐副主任就是唐副主任呀,大度呀!”

  可唐逸则是忙道:“我话还没说完呢。那个什么……既然黎叔这么有诚意,那么我唐逸作为小字辈的,也不得不给面子不是?所以精神损失费就免谈了,不说这事了!不过……关于黎叔想要我帮他那个三个弟兄的胳膊复位一事……多少也得给我点儿医药费不是?我总不能白忙活了吧?再说,我本身就是位医生,只是现在从政了,轻易不会出诊的,所以我能出诊……也是给黎叔个面子了!”

  待黎叔听完这话后,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这从政的就是从政的呀,真是尼玛一个比一个会拽词呀!闹了半天,不还是要笔钱么?只是借口不一样而已,真是尼玛!郁闷呀,他们那三个的胳膊也是你给脱臼的不是?现在要你给复位,你反过来要医药费了,真是尼玛邪b郁闷了!

  黎叔正郁闷着,作为中间人的于天年忙是微笑道:“老黎呀,既然唐副主任这么给你面子了,那么这医药费也是应该的,所以你也就别皱眉头了!”

  此刻,黎叔暗自说了句,看来民不与官斗真是一句至理名言呀!

  没辙,黎叔忙是点头道:“成成成,这医药费也是应该给的!只是……不知道……唐副主任的出诊费……怎么算?”

  唐逸忙是淡笑道:“既然咱们都谈到这个份上了,往后就是朋友了,那么就稍稍意思一下就成了。反正以前……我在平江县的时候,给原县长周长青的儿子的胳膊复位,也是象征的收了那么一万而已,所以黎叔你那三个弟兄……也按照每人一万收取就好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黎叔这心里更是胆怯了,心想人家周县长都这么给他面子,那他黎叔算个啥呀……

  没辙,黎叔也只好点头道:“成成成,那就按照这个标准吧。”

  于是,于天年忙是微笑道:“那成了,那咱们就皆大欢喜了!今晚上……老黎你做东吧,咱们一起喝杯酒,以后咱们就都是朋友了!”

  可是黎叔这心里可是老郁闷了,心说,皆大欢喜个毛呀?我老黎可是大出血呀!三万块的医疗费,外加晚上一顿饭,真是尼玛伤财呀!看来……咱们车站帮以后也该收敛收敛了呀?要是老是这么伤财的话,还不如改行养猪稳妥呢,政-府该能给点儿补贴啥的不是……

  这天下午,唐逸这货拿着三万块现金去了一趟开发区文化办,直接给拍在了倪晓玲主任的办公桌上,说了句:“这是这次文艺汇演活动,咱们开发区支付的活动经费。”

  倪晓玲主任忽见唐逸这家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筹集了三万过来,她不由得愣了愣眼神……

  因为她可是知道目前开发办并不富裕,再说最初跟开发办娄尚生娄主任谈文艺汇演活动时,就是因为开发办没有经费,所以一直拖着。

  最开始,倪晓玲主任还以为唐逸答应的这三万块只是说大话呢,可是没想到他个家伙这么快就给搞掂了这三万。

  由此,倪晓玲主任不由得暗自心说,这家伙还真神!

  活动经费给到位后,唐逸回到开发办,直接去了一趟娄尚生娄主任的办公室。

  娄尚生娄主任忽听唐逸说这次跟文化办联合搞的文艺汇演一事基本上都落实了,文艺演出时间定在了六月六号晚八点正式演出,不由得,娄尚生怔怔的瞧了瞧唐逸……

  由此,娄尚生娄主任不由得心想,这小子办事还真是雷厉风行的哦?看来……这位副手来开发办确实是来减轻我娄尚生工作压力的呀?

  想着,娄尚生不由得忙是冲唐逸嘿嘿的一笑,言道:“看来方市长着实挺会用人的呀!你唐逸同志办事果然是雷厉风行呀!”

  听得娄尚生娄主任这么的说着,唐逸谦逊的一笑,也没有就此说啥,只是忽然说了句:“对了,娄主任,我后天得回一趟平江。”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娄尚生忙是问了句:“是不是那边还有啥事没有处理完毕呀?”

  “也不算是没处理完毕吧?”唐逸回道,“只是……后天不是五月三十一号么?六月一号不是西苑湖景区全面落成庆典活动么?”

  “哦……”娄尚生娄主任反应了过来,“我知道了,你要回去出席庆典活动。那成,没事,你后天回去就回去吧,这边有我给盯着呢,你放心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