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57章 各为自保

   山水镇派出所所长王义发坐在办公室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后,最终没辙,他也只好给镇委书记于天年去电求解?

  因为一直来,王义发心里都明白,他的直接上级领导李俊压根就不会管他的死活的,只会将他当做炮灰。

  所以他知道这事……若是想要自保的话,那么就必须得自己想办法才是,否则的话,他这个镇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也是坐不稳的。

  但,他王义发又没得啥背景,所以也只好找镇委书记于天年求解。

  对于他们这等乡镇上的小人物来说,一当遇事,也只能是凑在一起商议,俗话不是说么,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所以尽管上面老是施压,但是他们还是有对策的。

  待一会儿,电话接通后,王义发也就忙将李俊那边的话意跟于天年说了说……

  于天年听了之后,不由得皱眉一怔,半似自语的说了句:“看来……这里头是有事呀?”

  听着这么一句话,王义发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要是没事的话,我也用不着给你于天年打电话了不是么?

  于天年又是眉头紧皱,想了想:“义发呀,你刚刚说的……真就是李俊那个小子的意思?”

  王义发忙是回道:“要是如果不是的话,我也不用这么犯难不是?”

  “草!”于天年烦闷得大粗口就出来了,“麻痹的,李俊那小子这是啥意思呀?莫非……之前……在开发办门口打潘少云的那伙人就是他李俊安排的?”

  “我也这么想呢。”王义发忙道。

  “可是……”于天年又是眉头紧皱,“你说……这李俊为啥就要对潘少云下黑手呢?他也……犯不上不是么?”

  “这谁知道呀?”王义发也是苦着脸回道,“有些事情不好来明的,也就来暗的呗。反正……这事……您于书记又不是不知道。”

  “可问题是……”于天年又是皱眉想了想,烦心道,“我草!这是尼玛啥事呀?你说……这……潘少云可是在咱们山水镇出的事,要是没有个合理的解释的话……这……也没法向潘金林交代不是?尽管现在潘金林在省里没有以前的威信了,但是他毕竟还是副省长不是?咱们也惹不起呀!”

  “……”

  这会儿,李俊给他表哥周羽民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李俊就忙是说道:“哥呀,你的那事……办砸了。”

  电话那端的周羽民听着,猛的一怔:“什么情况?”

  “人是打了,但是你安排的那几个人也太傻b了吧?给打了就完了呗,还非得往死里整似的,最后这不被山水镇派出所给拘起来了不是?”

  忽听他安排去收拾潘少云的那几个人被当地派出所给拘起来了,周羽民的心里不由得咯咚了一下……

  此时此刻,周羽民着急了!

  不知不觉的,就只见周羽民满头大汗了!

  因为他安排的那几个人被拘了,万一要是被审讯出来,是他周羽民在幕后安排的的话,那么这事也就大了。

  尽管他周羽民是省财政厅厅长,但是这事若是真的闹大了,说省财政厅厅长因为一个女人对某某下黑手,想想,这对他周羽民可不是什么好事。

  闹得不好的话,恐怕他这位一直给人印象不错的、省内最年轻的省部级党政干部就得被拿下了?

  就算有人保他,最最起码也得作降职处分。

  想想,好不容易才爬到省财政厅厅长这个高位上,要是因为自己一时失足,又给掉下去了,那是何等的滋味?

  所以这周羽民能不心急么?

  过了好一会儿后,周羽民声音有些发颤的冲电话那端的李俊问道:“李俊呀,你能……把这事压下去么?我……怕……怕闹大呀!”

  李俊忙是回道:“这个你放心好了,我早就压下去了。我已经给山水镇派出所所长下了死命令了。”

  “那他……会听你的吧?”

  “我是长山区公安分局局长,他能不听我的么?要是不听我的,我就拿下他!”

  “……”

  山水镇派出所所长王义发跟镇委书记于天年在电话里商议了很久,但一时间,他们也没有商议出啥对策来。

  待电话刚挂,忽然,镇医院院长给镇委书记于天年来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后,镇医院院长刘锡明忙是胆颤道:“那个……于书记,那个什么……潘副省长来了,现在……在医院呢,您看……您是不是……过了一下呀?”

  忽听这个,于天年心里咯咚一声,整个人就有些木然了似的,但心跳在加速……

  可,于天年也不得不强制自己冷静下来,紧忙想了想,便对电话那端的刘锡明回了句:“成了,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因为潘少云毕竟是潘金林的儿子,所以现在在山水镇出了问题,若是他山水镇镇委书记都不去医院看看的话,未免也有些说不过去?

  但是,于天年心里知道,他这一去,潘金林肯定是会找他问责的。

  人家毕竟省里的副省长,他于天年只不过是镇委书记罢了,这差距何止一点半点的呀?

  所以于天年这心里也甚是害怕。

  可他又不得不去,所以他坐在办公室吸了根烟后,也只好硬着头皮起身,打算前去镇医院看看。

  这会儿,开发办的那伙人,已经到了香满楼。

  待唐逸驱车在香满楼楼前的停车场找个车位停稳车后,他们一个个也就欢腾的推开了车门,忙是下车了。

  反正对于他们开发办来说,潘少云被打一事跟他们也没啥鸟关系,所以他们该咋样就咋样好了,所以他们今晚自然是按照原计划,来市区的香满楼搓一顿。

  就目前而言,开发办的伙食也不是很好,所以一当有改善伙食的机会,他们自然是欢腾不已。

  待大家都下了车后,作为头儿,娄尚生娄主任也就忙是笑微微的张罗道:“好了,走吧,咱们先餐厅再说吧。”

  “成成成!”刘成东忙是响应号召。

  “走啰!”罗成兵也忙是欢腾道。

  唐逸跟在他们的身后,没有吱声,只是附和着他们,面露微笑而已……

  此刻,在走进香满楼的时候,唐逸不由得又是想起了胡斯淇来……

  毕竟第一次来香满楼是胡斯淇领着他来的,所以一到此地,唐逸也就自然而然的回想起了他第一次来香满楼的情景来。

  杨善莉则是默默的走在最后面,今晚上,她显然是心事重重的,感觉有些不合群似的。

  待他们几个走进了香满楼一楼的餐厅大厅后,忽然,杨善莉对娄主任说了句:“娄主任,我先去一趟洗手间哈。”

  娄主任也没有太在意杨善莉的举动,便是回道:“成,你去吧。我们先上楼了,你一会儿来楼上包间找我们就好了。”

  “……”

  待杨善莉来到洗手间后,她有所心机的四处看了看,见得这会儿洗手间里没有其他人在,她这才掏出手机来,给周羽民去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后,杨善莉气呼呼的说了句:“你太卑鄙啦!”

  电话那端的周羽民听着,心里咯咚了一下,然后他忙是想了想,便是故作啥也不知道的、笑嘿嘿的问了句:“我怎么了?”

  忽听周羽民还装傻充愣,杨善莉更是恼火了:“你自己知道!现在,我对你仅存的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啦!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不希望你再干扰我的个人生活!我更不希望你干涉我跟谁交往!因为,我有我的自由,我爱跟谁好,那是我的事情!我杨善莉只属于我自己,不属于任何人!我希望你明白!再见!哦不,拜拜!”

  说完,杨善莉就麻利的挂断了电话,不想再听周羽民说任何的废话。

  周羽民忽听杨善莉就这么的挂断了电话,他整个人一时间木然了,呆傻了,只觉心里有着一阵隐隐的痛……

  那种惆怅的痛,无法言表!

  想着自己与杨善莉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周羽民这心里愈加的疼了!

  事实上,他自己心里清楚,虽然很矛盾,但是他的的确确是爱上了杨善莉。

  所以想着自己往后与杨善莉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周羽民这心里就一阵一阵的胀痛!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叫人一个蛋痛!

  这种情与爱,太他妈复杂了,一个是已婚男,一个是小三。

  在杨善莉与周羽民绝决的那一瞬间,其实,她的心更痛。

  因为她早已习惯了有他时的生活,突然间没有了他,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一时间她还是难以适应的。

  所以在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个整个心都被掏空了一般,整个人木木,好似啥也不知道了,傻了。

  所以说,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一个蛋痛!

  因为对于杨善莉而言,她明知道那是一条不归路,可她还是傻傻的像飞蛾扑火一般,一个劲的往上扑……

  现在她才发现自个受伤了。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很静,脑子里却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