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60章 被牛给扒了

   一会儿当唐逸驱车到了开发区文化办楼下,便降下车窗玻璃来,探头出去,冲二楼倪晓玲主任的办公室嚷了一嗓子:“倪主任!”

  过了不一会儿,只见办公室的门被拽开了,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了……

  唐逸忽觉眼前一亮,没想到这倪主任今日个竟是打扮得那么靓丽、迷人。

  倪晓玲身着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右肩上挂着一个小包,略显娇羞的、笑微微的走了出来,瞧着楼下的唐逸,她不由得欢喜的一笑:“嘻……”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看来果真如此呀!

  原本倪晓玲平常不怎么打扮、一身素装就够迷人了,现在这么一打扮出来,更是美若天仙一般。

  瞧着倪晓玲主任那等身姿妙曼,唐逸这货的心里也是美美的,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老子来这开发区是来对了,要不然去哪儿遇上这么一位迷人的女子呢,还是个老处,嘿嘿……

  倪晓玲下楼来后,便是笑微微的直奔车副驾座位的那方走去了,优雅的伸手拽开车门,便是上了车,坐进了车内,顺手带上车门,‘碰’的一声撞上了。

  唐逸扭头瞧着在副驾座位上坐好的倪晓玲主任,忍不住欢喜的一笑:“嘿……”

  倪晓玲见得唐逸看着她,在冲她笑,她不由得娇羞的羞红了双颊,笑微微的问了句:“小笨蛋,你笑什么呀?”

  唐逸又是忍不住欢喜的一笑,说了句:“你真漂亮!”

  听得唐逸这么的一夸,倪晓玲欢喜不已的、又略显娇羞的笑了笑:“嘻……”

  唐逸又是欢心的瞧了瞧倪晓玲主任,真想这就扑过去,搂着她来回车上激战,可是想着这儿毕竟是办公区楼下,所以他这货还是克制住了,忙是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驱车奔市区的方向而去了……

  倪晓玲扭头笑微微的瞧着唐逸娴熟的车技,她倍觉幸福的一笑,觉得身边的这个小男生虽然在年龄上小的几岁,但是他却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真正男儿,他臂膀强劲有力,怀抱温暖安全,浑身肌肉结实……

  总之,倪晓玲觉得唐逸就是她的避风港。

  唐逸瞧着倪晓玲主任之所以那么欢心,那是因为他见得她今天穿着的这套连衣裙破有几分神似胡斯淇。

  因此,给唐逸有种错觉,感觉自己好像就是跟胡斯淇在一起似的。

  事实上,倪晓玲跟胡斯淇确实有七八分相似,说是山寨版的胡斯淇也不为过。

  只是倪晓玲年龄在这儿摆着,所以她看起来要比胡斯淇显得成熟,有股女人的韵味,和一种迷人的幽香气息。

  这给唐逸的感觉,好像看到了未来的胡斯淇似的。

  因为目前胡斯淇还是一个稚气的、纯美的、有点娇蛮可爱的小丫头。

  由此,唐逸不由得又在心里想了胡斯淇一次……

  他在想,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胡斯淇在英国做些啥?

  忽然间,唐逸隐隐的感觉到,原来他一直不能忘却胡斯淇的身影。

  但在经历了那么些女人之后,唐逸这货如今也将所谓的感情看淡了。

  反正他这货现在是不缺女人睡,所以对于所谓的感情,他这货觉着也就那么回事罢了。

  当然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这货的心里还是希望能跟胡斯淇有点儿啥故事的……

  毕竟他自己也觉得他跟胡斯淇之间,应该还是有个结局的?

  事实上,很多时候,唐逸这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啥,或是想要啥?

  他好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混着。

  但,在他小子自个的心里,还是有方向的,他还是在想,等他混到省委书记的那一天,他一定要穿回他以前穿的那身土气的衣衫,做回原来那个山野小子的原样,去告诉胡斯淇她爸妈,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山野小子。

  这也是他小子最初想混入官场的简单理由。

  他就是想混出个样来,就是想证明他这个山野小子也不是一尘不变的。

  每当想起胡斯淇她妈那副势利的嘴脸,那副瞧不起他是个山野小子的神态,唐逸这心里就倍觉气愤。

  一会儿,当唐逸驱车到了市区后,天已经黑了,市区早已是灯红酒绿的夜景世界了。

  其实,倪晓玲张罗来市区,也没啥事,就是想跟唐逸出来逛逛,证明自己现在已经恋爱了,她已经不再是大龄剩女了。

  然而事实上,只是倪晓玲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机而已。

  因为唐逸这小子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纯情。

  她更是不知道唐逸这家伙早已是睡过N个女人的情场老手了。

  当唐逸驱车到了市府大道上后,他扭头冲倪晓玲主任问了句:“倪主任,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一问,倪晓玲不由得有些生气的扭头白了他一眼:“怎么还叫人家倪主任呀?”

  忽见倪晓玲主任那样,唐逸这货忙是微笑道:“晓玲,我们现在去哪儿呀?”

  倪晓玲这才欢心的一乐,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羞一笑,说了句:“先去吃饭呀。”

  “去哪儿吃呀?”

  “嗯……”倪晓玲微皱了一下眉宇,嬉笑的娇声道,“我们去吃牛扒吧?”

  “啥叫牛扒呀?”唐逸那货懵怔的皱了一下眉头。

  “你真是个小笨蛋!牛扒都不知道呀?就是西餐呀!”

  唐逸听着,皱了皱眉头:“咱们中国人吃尼玛啥西餐呀?”

  可倪晓玲不由得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没情调!”

  “吃个西餐就叫有情调了呀?”

  “废话,烛光晚餐,知道不?”

  唐逸听着,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言道:“好吧好吧,听你的吧,那就去牛扒。”

  听着这个,倪晓玲不由得欢心的一乐:“呵……那就前面右拐,那儿就有一家西餐店。”

  “……”

  随后,当唐逸开着他那辆金杯车在西餐厅门前的停车场停稳车,然后下车后,他这才发现这门口停的全是好车,什么奔驰、宝马、本田等等等,整个停车场都是黑亮黑亮的好车,不由得,他小子皱了皱眉头,回头再看看他的那辆金杯车,总感觉格格不入似的……

  忍不住,唐逸冲倪晓玲主任言道:“呃,晓玲,你发现没有,咱们俩开着一辆金杯车来这儿吃西餐,咋就感觉像是农民工进城似的呀?”

  忽听唐逸那家伙这么的说着,倪晓玲忍不住也回头看了看,感觉是有那么一点儿怪怪的,然后她不由得扑哧一乐:“呵……”

  见得倪晓玲那么一乐,唐逸那货打趣道:“咱们俩这才叫浪呢。”

  倪晓玲又是扑哧一乐,然后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是浪漫好不好呀?”

  唐逸忙道:“好好好,那就是浪漫吧。走吧,咱们也进去浪一回吧。”

  倪晓玲又是忍不住乐了乐,觉得他个死家伙真是挺有意思的,让她越来越觉得他很可爱了。

  显然,不难看出,唐逸这小子经过官场的磨砺后,变得成熟后,性格也变了不少。

  尤其是在对待女人这方面,他小子更是游刃有余了,也懂得点儿黑色幽默了。

  确切的说,最初的那个山野小子是有棱有角的,爱憎分明的,现在的唐逸则是圆滑了许多,但那种爱憎分明的性格依旧没变,只是现在处理事物要圆滑了许多,考虑也周全了一些,不会再凭着一股热血或者是冲动了。

  就好像他在潘金林家里搞的那两次事件一样,从半夜死鸡事件再到半夜烟花事件,就不难看出唐逸这小子圆滑了。

  待一会儿,进了西餐厅,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唐逸和倪晓玲来到了餐厅一角,然后围着一张铺着金黄台布的方桌,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坐下后,唐逸有些好奇的来回瞧了瞧餐厅内的环境,发现人家这西餐厅好似蛮幽静的,背景的轻音乐好似营造出了一种浪漫的气氛。

  不由得,唐逸这货暗自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这儿就是够浪的呀?

  由于唐逸也不懂西餐,头一回来这儿吃西餐,所以他也就要倪晓玲看着点餐就好了。

  倪晓玲也没有点别的,就点了两份牛扒套餐。

  完了之后,服务员给将这一角的灯关了,在餐桌上点上了蜡烛……

  瞧着蜡光营造出来的气氛,唐逸这货忍不住又是心说,娘西皮的,这儿还真够浪的呀!

  一会儿,待牛扒套餐上来,唐逸瞧着就那么一块巴掌大的牛扒,外加几根破薯条,他这货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草!这哪吃得饱呀?”

  忽见他那家伙那么诧异,倪晓玲忙是手势道:“嘘——小声点儿!别丢人好不好呀?”

  忽听倪晓玲那么的说,唐逸这货忙是囧囧的、贼溜溜的来回看了看,只见有无数双目光正在盯着他小子……

  瞧着他小子的那些食客们不由得暗自心说,这是哪儿来的这么一个乡巴佬呀?

  唐逸这货则是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牛扒牛扒,看来还真是被牛给扒了呀?

  没辙,接下来,他小子也只好学着倪晓玲那样,默默的用刀叉切着牛扒,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