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61章 偶遇周厅长及夫人

   不一会儿工夫,餐盘中那块巴掌大的牛扒也就被唐逸那小子三两口给干光了,觉得一点儿也不解饿,他这货伸手抓起一把薯条来,就直接给塞-到了嘴里……

  对面坐着的倪晓玲瞧着他那家伙的吃相,眉宇微皱,心说,真不懂浪漫!

  唐逸那货吃完后,觉得半饱都没有,可见得倪晓玲还慢悠悠的、斯斯文文的品着牛扒,见她这一时半会儿也吃不完,于是他这货忍不住冲倪晓玲说了句:“你先慢慢吃着哈,我去对面吃碗拉面!”

  忽听这话,倪晓玲差点儿被雷倒了!

  唐逸那货也没有去顾及倪晓玲的感受,起身就扭身离座了,朝门口走去了……

  此刻,无数双目光盯着唐逸那小子看着,然后又看了看还坐在餐桌前的倪晓玲……

  倪晓玲见得这情形,只觉得很囧!

  唐逸这货到了对面的拉面馆,要了碗拉面,一边吃着,一边郁闷的心说,娘西皮,怪不得这拉面馆生意这么红火,恐怕都是在对面的西餐厅没吃饱又跑来这儿吃来吧?

  正巧这时,周晓强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忙是问道:“啥事呀,周哥?”

  周晓强忙是欢心的回道:“哥们,关于你安排我进思远国际集团那事办妥了,今日个我已经和周婷那丫头签署了聘用协议了。还有,我已经辞去了县建筑公司总经理一职,也就是说,哥们我现在正式下海了。关于我俩要成立的那个建筑公司一事,我也跟周婷那丫头商议了,她同意了挂思远国际集团下面,不过周婷那丫头要分百分之六的股份。”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想了想,然后不由得欢喜道:“成,那就这么办吧,给她个丫头百分之六的股份吧。”

  “那回头我就将这事跟周婷那丫头敲定了哦?”

  “成!”

  “那就怎么办了吧。”说着,周晓强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哥们,你现在在干啥呢?”

  忽听周晓强这么的问着,唐逸这货不由得郁闷道:“草!别提了!妈的,跟一个女的来市区玩,她非得张罗着吃啥牛扒,那玩意压根就不管饱,闹得我现在跑来对面吃拉面来了!”

  拉面馆的那些苦b小市民听着,一个个都用一种憎恨的目光盯着唐逸那小子,心说,尼玛!真尼玛能得瑟!

  周晓强听着,则是忍不住捧腹一乐:“哈……哥们,你这人咋就这么不懂生活呢?人家西餐就那个草行,咱们这个哪吃得饱呀?哈哈……”

  “……”

  待唐逸这货吃完拉面,回到对面西餐厅时,莫名的,只见倪晓玲对面坐着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

  那位男士还尼玛谈笑风趣的,貌似是位成功男士,又像是某公子哥。

  事实上,那位男士就是湖川省最年轻的省部级干部周羽民,也就是省财政厅厅长。

  不过,唐逸不认识他。

  但,周羽民认识唐逸,也摸清了唐逸的底细。

  因为杨善莉,周羽民特意去摸了摸唐逸的底细。

  唐逸皱眉瞧着,很是不大爽的走近到了餐位的一侧,瞅着倪晓玲正跟周羽民有说有笑的……

  不由得,唐逸暗自心说,尼玛!那个傻X啥意思呀?想勾-搭老子的女人呀?

  事实上不是唐逸所想的那样,周羽民只是过来跟倪晓玲招呼一声罢了,因为毕竟倪晓玲是蓝斓的好姐们,蓝斓是周羽民的妻子,所以他们自然是相互认识。

  倪晓玲忽听有脚步声走近了,她忙是回头一瞧,见是唐逸回来了,她忙是微笑道:“来来来,小笨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同志。”

  周羽民忽听倪晓玲那么的介绍着,他忙是扭头朝唐逸看来……

  待周羽民瞅清是唐逸那小子,他暗自愣了一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他毕竟是场面上的人,所以他还是装作友善的微笑道:“哟!原来是开发区开发办的唐副主任呀?”

  唐逸皱眉一怔:“周厅长认识我么?”

  周羽民忙是微笑道:“你现在可是咱们湖川省的红人,我岂敢不认识呢?”

  听着周厅长说着这场面上的话,唐逸那小子也是忙故作谦逊道:“惭愧惭愧!红人我可不敢当呀!”

  实际上,一时间,唐逸这小子跟周羽民也是没啥可说的,所以也只能就这么囫囵几句啰。

  周羽民也看出来了,唐逸跟他好似没啥话,于是他忙是笑微微的冲倪晓玲问了句:“他就是你男朋友?”

  倪晓玲娇羞的一笑,回道:“对呀!”

  忽听倪晓玲如此坦然的回答着,唐逸这小子不由得暗自一怔,心说,娘西皮的,不是吧?倪晓玲主任她……这就真把老子当成是她男朋友了呀?这下可糟了,麻烦了……

  周羽民见得倪晓玲那般坦然的点头道,可他的心里却是不怎么舒服,因为他已经怀疑唐逸和杨善莉有那啥关系了……

  于是,周羽民也就半似玩笑的冲倪晓玲打趣一句:“那你可得看好你这男朋友了哦。”

  倪晓玲一时不解:“什么意思呀?”

  周羽民忙是囧笑道:“因为不难看出……咱们唐副主任是位风-流之人。”

  唐逸听着,觉得这话怪他妈别扭的,于是他也就不爽的瞧了周羽民一眼:“风-流总比下-流好。”

  其实,唐逸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

  可是周羽民则是多想了,不由得,他也是不爽的瞧了唐逸一眼,心说,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挺棘手的呀?

  一时间,周羽民也不好意思跟唐逸针锋相对,于是他忙是站起身来,微笑道:“那成,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可正在周羽民打算离座的时候,忽然,蓝斓从洗手间那方走来了……

  蓝斓一开始没大注意到唐逸,所以她一边走近,一边微笑的打趣道:“晓玲,我老公没有调-戏你吧?”

  倪晓玲则是打趣的回了句:“我可是五毒不侵,除了我们家亲爱的,谁也别想调-戏我。”

  “你们家亲爱的?”蓝斓不由得一怔。

  倪晓玲忙是娇羞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唐逸……

  蓝斓忙是一瞧,这才发现唐逸,不由得诧异道:“啊?你们俩发展这么快呀?”

  倪晓玲听着,只是娇羞的一笑,没有解释什么。

  蓝斓不由得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唐副主任,你手够快的呀?我家姐们就这么被你给拿下了呀?”

  唐逸那货听着,不由得笑微微的打趣了一句:“我要是再快一点儿,就连你都给拿下了。”

  蓝斓可也是场面上的人,所以对于这种微笑早已习以为常,于是她索性打趣道:“我们家老公可就在你旁边哦,你就不怕他怀疑咱们有什么隐情呀?”

  唐逸那货则是回道:“咱们俩有没有隐情……这事你就别抖露了嘛。”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周羽民听着,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心说,尼玛!唐逸你个臭小子,也太不像话了吧?不知道你自己什么身份么?关于你小子跟杨善莉若是真有什么关系也就算了,可是……蓝斓可是我周羽民明媒正娶的夫人,难道……连省财政厅厅长的夫人你都敢这样调-戏么?

  周羽民正暗自气郁着,谁料,蓝斓又是打趣了一句:“唐副主任可真大胆哦,都敢当着我老公的面调-戏我哦。”

  唐逸那货则是笑微微的回道:“周夫人不也大胆么?居然都敢当着老公的面透露咱俩的隐情。”

  忽听唐逸那家伙这么的说着,蓝斓心里有些着急了,觉得不敢在于他个家伙继续打趣下去了,否则的话,没事都变成有事了……

  想着,蓝斓忙是微笑道:“得得得,唐副主任,我可不跟你逗了,因为咱俩可没有什么隐情哦。”

  俗话说,越描越黑。

  周羽民忽见蓝斓那么紧张的说着,他暗自一怔,心里就更加不是个滋味了,心想,怕是唐逸那个臭小子真跟蓝斓有过什么吧?否则的话……结婚都两年了,我都没有碰过她几回,哼!更可气的是,没回我想碰她,她老是这借口那借口的,不是头疼,就是不舒服,要么就是那个来了……

  越想这事,周羽民越是觉得蓝斓跟唐逸真有点儿什么似的。

  蓝斓怕唐逸那家伙继续调侃她,于是她忙是冲周羽民说道:“好啦,我们俩走吧,就别打扰他们俩这对正处于热恋中的幸福的人儿了吧。”

  周羽民听着,心里有些气恼的瞟了蓝斓一眼,然后也没有说啥,只是默默的扭身走了……

  蓝斓见得他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于是她忙是冲唐逸和倪晓玲微笑道:“好啦,我们走了哈!你们俩慢慢浪漫着吧!”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说了句,“我们俩继续浪吧。”

  倪晓玲听着唐逸那话,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浪你个头呀?”

  随即,倪晓玲话锋一转,问道:“刚刚去对面吃拉面吃饱了没有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