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62章 家庭战争

   之后,待唐逸和倪晓玲从西餐厅出来后,倪晓玲又张罗着说要去步行街逛会儿。

  于是,唐逸也就驱车同倪晓玲一同去步行街了。

  对于倪晓玲这位大龄剩女来说,现在终于逮着了一个男朋友,所以自然是想狠命享受享受有男朋友陪着逛街的滋味,和那种无法言表的幸福感、甜美感。

  唐逸反正也没啥事,陪她逛会儿就陪她逛会儿啰。

  只是刚刚回到家的周羽民夫妇就郁闷了,彼此开始了一场毫无硝烟的冷战。

  周羽民也不吭声,走进卧室就将蓝斓的衣衫啥全给扔了出来,扔到了客厅。

  咱们美丽的女主播蓝斓正打算去浴室泡澡呢,忽见周羽民将她的衣衫啥的从卧室给扔了出来,她开始是一愣,然后这个气就上来了,气呼呼的冲到卧室门口:“你有病呀?”

  站在卧室中央的周羽民一回身,气恼的瞪着蓝斓:“你才他妈有病呢!”

  “你……”蓝斓气呼呼瞪眼瞅着他,“你什么意思嘛?不想过了呀?”

  “还过尼玛什么呀?”周羽民回道,“你死去跟唐逸那小子过去吧!”

  忽听这个,蓝斓忽然明白了,原来是她跟唐逸开玩笑时,她老公周羽民却给当真,吃醋了……

  由此,蓝斓也就解释道:“这跟唐逸有什么关系呀?”

  “你们俩不是有隐情么?”

  “隐情你个大头鬼呀?”蓝斓两颊有些涨红,“不知道那是开玩笑的么?”

  “开玩笑?那你脸红什么呀?”

  “我……哼……”蓝斓一时被气得语噎,待喘过气来后,她忙道,“还不是被你气得呀?”

  “究竟是他妈我气你了,还是你气我了呀?”说着,周羽民气呼呼的话锋一转,“你别扯开话题了!你个死臭婊-子,在外面给我周羽民戴绿帽子也就得了,你说你跟谁偷-情不好呀?非得跟唐逸那么一个臭小子?”

  忽听这话,蓝斓急了:“你别以为你跟杨善莉偷偷摸摸的,我蓝斓就不知道了!只是我不想说而已!哼!既然你自己认为我跟唐逸有啥,那么就有啥吧!”

  “废话!你们俩肯定是有啥事!要不然的话,你怎么就不愿让我碰你呢?结婚两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让我碰了你几回?”

  “结婚就是为了那点儿事吗?”

  “废话!你以为是精神恋爱呀?”

  “你要是就是觉得结婚就是为了那点儿事的话,那咱们就离婚好啦!”

  “草!你个死臭婊-子就为了唐逸那小子,真想跟我离婚?”

  “你妈才是婊-子呢!”

  “你妈是婊-子!”

  “你妈你妹你姐都是婊-子!”

  “……”

  此时此刻,周羽民两口子在家是吵得不可开交,而唐逸跟倪晓玲俩则是在步行街逛得欢腾。

  唐逸那小子也没有想到自己跟蓝斓的几句玩笑话,就引来周羽民他们两口子的战争。

  事实上,就目前来说,唐逸也不了解周羽民,只是知道了他是省财政厅厅长而已,所以他对他也没有啥深仇大恨,总之是对他没有啥不好的印象、也没有啥好的印象,所以他小子也不是存心要捣什么乱的,之前跟蓝斓纯属于一般的玩笑而已,并无它意。

  可是在周羽民看来,他小子就是存心的。

  尤其是当周羽民想起唐逸那小子可能跟杨善莉也睡了,他这心里就一阵窝火……

  周羽民心说,尼玛!唐逸呀唐逸,你个死臭小子也太过分了吧?你睡了杨善莉也就得了呗,居然连我老婆也不放过,哼!

  这对于周羽民来说,可就是奇耻大辱!

  周羽民在家跟夫人蓝斓吵闹了大半夜后,最终气恼扭身出了家门,然后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要了间房,打电话叫了一个小姐来房间。

  于是,周羽民也就将心中的郁气全宣泄在了那个小姐的身上,逮着她给按在床上,就是一阵扒拉,然后也没有啥前戏,硬生生地就给来了个长枪之躯,搞得那个小姐痛苦得直皱眉宇,但又不敢埋怨啥,因为谁叫她只是个小姐,只是一个任男人发泄的工具呢?

  人家花钱了,图得就是个乐子,就是一个爽字,所以客人想怎么玩她,她也只好任其摆布,所有的痛苦只能吞入肚内。

  周羽民在那个小姐的身上宣泄了一阵过后,最终终于像个泄气的皮球似的,疲软了下来。

  但,他还无心睡眠,扭身依靠在床头上,点燃一根烟来,闷闷的吧嗒了两口,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随后,周羽民伸手拿起搁在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给李俊打去了一个电话……

  等了好一会儿,电话才接通,李俊睡得迷迷糊糊的问道:“喂,表哥,你还没睡呀?什么事呀?”

  听得李俊这么的问着,周羽民则是愤愤的一瞪眼:“麻烦你帮我办件事,做掉唐逸那小子!”

  忽听这个,李俊忽地一怔,如梦初醒:“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麻烦你帮我做掉唐逸那小子!因为之前我已经安排人打过潘少云了,所以现在我不敢再出面去安排人了!”

  “等等、等等!”李俊忙道,“我说,表哥呀,你……不是吧?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么?我可是长山区公安分局局长,你要我干这种事?这……岂不是闹笑话么?”

  “草!”周羽民不满的骂了一句,“你究竟属于哪一伙的呀?唐逸那小子都睡了嫂子蓝斓了,你还袖手旁观呀?”

  “什、什么?!!”李俊猛的一怔,“你说……唐逸和嫂子蓝斓,这……不可能吧?!!嫂子不可能跟唐逸那小子发生什么事的!!!”

  “你爱信不信!”

  “不是不是不是!”李俊忙道,“不是我不信你!而是我相信嫂子蓝斓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来的!再者说……关于你安排那伙人去打潘少云那事……目前还有点儿麻烦呢!”

  “有什么麻烦呀?!!”周羽民惶急问了句。

  “现在山水镇派出所那边……不敢放人。他们那伙人还在派出所拘着呢。”

  “你不是长山区公安分局局长么?这事都搞不定?”

  李俊忙是回道:“省里有人说话了,山水镇派出所那边不敢放人,明白?”

  “省里?你是说……潘金林插手这事了?”

  “应该是?”李俊回道,“你想想,他儿子挨打了,他能不出面么?再说这事……我也不好太强硬,明白?要是被我爸知道了,我就死定了,明白?”

  听得李俊这么的说,周羽民一时像个泄气的皮球似的,貌似也没了啥脾气了……

  不由得,只见他陷入了一阵焦虑的沉思当中……

  因为要是那事处理不好的话,可对他周羽民是个麻烦事。

  焦虑的沉思了好一会儿后,周羽民最终说了句:“我再想想办法看。”

  李俊忙道:“那行。咱们明天再说吧,成不?”

  “好吧。”

  “……”

  这晚,唐逸和倪晓玲没有回开发区,在市区的一家酒店里要了间房。

  这会儿,唐逸和倪晓玲俩正在房间里激烈着呢,开始在浴室里已经鸳鸯戏水一回了,现在两人在被窝里又是激战开了……

  那床被子被他俩舞狮子似的,晃来晃去的,与此同时,从被窝里传出了倪晓玲愈加急促的喘息声……

  再过一会儿,倪晓玲时而娇喘、时而粗声的呼吸着、时而一阵阵吐气如兰、时而嗯啊的叫唤着。

  唐逸那货则是可劲的折腾着倪晓玲。

  因为处就是处,刚刚被他小子给开发了,现在那话儿还紧紧的,所以他小子弄起来也是觉得蛮带劲的,激-情无限。

  对于倪晓玲这等在焦渴中度过了N年的大龄剩女来说,这事一当开始,那就犹如泛滥的洪水一般,一泛而不可收拾。

  那种感觉,好像是她要将这些年一来,一直所溃乏的全要给弥补回来似的。

  所以,倪晓玲也是无比的亢奋和激烈。

  反正处都被唐逸这个家伙给破了,所以倪晓玲也是觉得没啥了,要做就尽情的做吧。

  又是一番云雨过后,最终累得唐逸那小子呼的一声倒在了倪晓玲的身上。

  倪晓玲则是意犹未尽一把抱紧他的腰,在他耳畔呼哧呼哧的余喘着,面上的红霞久久未能褪去……

  待过了一会儿后,倪晓玲不由得娇羞的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你就是头野驴,嘻!”

  唐逸那货听着,则是嘿嘿的一乐,回了句:“那就是野母驴啰。”

  “去你的!我才不是呢!”

  “你不是我也不是。”

  “哼!你个死家伙要不是野驴的话,怎么就会那么的厉害呀?都弄得人家快散架啦,哼!”

  唐逸那货一贯的嘿嘿一乐,然后小有得意的在倪晓玲耳畔问了句:“我厉害么?”

  “人家不是都说了么,就跟那野驴似的,哼!”

  唐逸那货听着,小有得意的、嘿嘿的乐着:“嘿嘿……”

  然后,他这货忽然在倪晓玲的耳畔说了句:“咱们再来一回?”

  “啊?!”倪晓玲诧异的一怔,“不要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