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64章 希望照顾好她妹妹

   秦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若有所思的、笑微微的瞧着唐逸,然后言道:“那个……唐逸哥哥,我想……要你帮我一个忙。”

  “嗯。”唐逸点了点头,“你说吧。”

  “就是……我想……我从县卫校毕业后……进县人民医院上班,你看……你能帮我安排不?”

  忽听这个,就这么一点儿小事,唐逸忙道:“成。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说着,唐逸又问了句:“呃,对了,你不是要明年才毕业么?”

  秦芳忙是回道:“可是下半年就要安排实习了呀。若是唐逸哥哥能帮我的话……我想就直接进县人民医院实习。”

  “成,这是小事。我一定帮你。”

  “那谢谢你了哈,唐逸哥哥!”

  “不用谢了。”

  “……”

  待午饭后,唐逸目睹秦芳那丫头进了校门,他这货忍不住暗自道,娘西皮的,这丫头真水灵,要是能……嘿嘿……是不是超爽呀?

  在心里YY了秦芳那丫头一番后,他这货也就扭身朝他的那辆金杯车走去了,然后拽开车门,坐进了车内。

  然后,他小子就立马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说了秦芳的事情……

  李爱民听了之后,就忙说:“成了,这事你小子甭管了,回头我给安排了就好了。”

  想想,李代县长发话了,要安排秦芳那丫头进县人民医院不是小事一桩么?

  完了之后,唐逸说道:“那好了,咱们晚上再聊吧。”

  “成成成。你小子要是一会儿想来县委玩玩的话,就过来找我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也就打算驱车去找刘晓静那丫头了……

  然而,意外的,秦妍忽然给他个家伙来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秦妍问了句:“你个家伙是不是认识我妹妹秦芳了呀?”

  “嗯。”唐逸应了一声,然后忙是问道,“妍姐,你在上海还好吧?”

  “我还好。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吧。”说着,秦妍话锋一转,“对啦,你个家伙可别……对我妹妹有什么歪念哦。她还小哦。”

  忽听秦妍这么的说,唐逸忙道:“妍姐,你放心吧!我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那就好。因为……我不想……我妹妹最终和我一样。”

  “我知道。”

  “但,你个家伙若是真心爱我妹妹,想要娶她的话……我……不会阻止的。只是……我希望你尽量不要跟我妹妹说,我们俩有过什么,明白?”

  听得这话,唐逸愣了一下,便是回道:“妍姐,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秦芳的。”

  “那就好。对啦,她年龄还小,有些天真,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帮我照顾好我妹妹!”

  “成。好的。我尽量。”说着,唐逸又是忍不住问了句,“妍姐,你现在在上海……究竟在做啥呀?”

  “在一家外资企业打工。”秦妍回道,“我现在挺好的,你不用担心什么啦。对啦,后来……那个老东西没有再找你什么麻烦吧?”

  “没有。”唐逸回道,“前不久,他儿子被人打了,是我救了他儿子,他倒是给我来了个电话,道谢来了。”

  “……”

  跟秦妍继续聊了一会儿后,然后也就挂了电话。

  关于秦妍在上海的生活,她没有提及太多,好像是她刻意在回避似的?

  至于她在上海究竟过得好不好?

  唐逸也不知道,只能凭猜测。

  当,唐逸明白秦妍刚刚来那个电话的目的,就是希望他个家伙别欺负了她妹妹秦芳。

  由此,唐逸这货有些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说……能跟秦芳那丫头发生点儿啥呢,现在看来……不成了?还是……看在妍姐的面子上,不对秦芳那丫头有歪念了吧……

  可是他这货正这么想着,忽然,秦芳那丫头又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唐逸接通电话,忽听是秦芳打来的,他不由得一怔,忙是问答:“你……还有啥事呀?”

  秦芳忙是笑嘻嘻的回道:“没事。我就是忽然想给唐逸哥哥你……打个电话。对啦,唐逸哥哥,你是不是已经走了呀?没在县卫校门口了呀?”

  忽听秦芳这么的问着,唐逸忙是回道:“嗯,对,我已经走了。”

  “那等放暑假的时候,我去江阳市找你玩,好不好呀?”

  “好呀,可以呀。”唐逸忙是回道。

  “那我们说定了哦?”

  “嗯。好。”

  “嘻……”秦芳开心的一笑,“那好啦,唐逸哥哥,我没事啦,挂了吧。”

  “……”

  待电话一挂,唐逸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秦芳这丫头这是啥意思呀?她不知道她长得太祸国殃民了么?这要是经常在一起玩耍,万一真耍出感觉来了,咋办呀……

  想着,他这货忙是驱车离开了县卫校。

  待唐逸正驱车要去找刘晓静的时候,忽然,陆文婷她大伯给他小子打来了一个电话。

  忽然接到这个电话,唐逸可是有些头痛了……

  陆文婷她大伯憨笑道:“小唐呀,我听我们家文婷说……说你现在也不理她了,好久都没有给她来过电话了,你们俩……究竟咋回事呀?”

  “啊……这个……我……”唐逸这货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你怎么了?”

  唐逸忙是解释道:“没怎么。就是……我刚到江阳市开发区这边工作嘛,目前工作有些忙而已。”

  “工作忙归忙,但是……你时不常的还是应给给文婷来个电话,聊聊天,闹闹知心嗑儿,毕竟……你们俩都已经定亲了不是?”

  提起那定亲一事来,唐逸心里就恼火,心说,尼玛!要不是你这当大伯的搞个坑爹的定亲仪式的话,老子至于这么被动么?

  可是又没辙,唐逸也只好说道:“大伯呀,我明天就会回西苑乡一趟的。”

  “那成,那我一会儿告诉文婷。”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货一时郁闷的真想抽根烟,但是他又没有抽烟的习惯,也从不抽烟,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烟。

  他靠边停稳车,坐在车里呆愣了一会儿后,最终决定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毕竟当时李爱民是媒人,给他和陆文婷主持的定亲仪式。

  所以若是退亲的话,唐逸心想还是找媒人去说好了。

  再说,按照乡村的习俗,若是退亲的话,也是由媒人去当中间人的。

  待电话接通后,李爱民忙是问道:“你小子又有啥事呀?”

  “那个……”唐逸苦闷的皱眉想了想,“也没有啥事,我就是想……跟陆文婷退亲。”

  忽听这个,李爱民愣了一下:“你小子……还真要退亲呀?”

  “嗯。”唐逸应了一声。

  可李爱民忙道:“你小子还是……慎重考虑考虑吧!其实……陆文婷那丫头真的蛮不错的!再说,你娶媳妇,就得娶一个稳重的不是?若是娶一个水性杨花的,成天跟妖精似的女人,你小子也不放心不是?”

  “这我知道。”唐逸苦闷道,“可是我发现……我跟陆文婷真的没啥共同语言。她吧……我也承认她对我挺好的,人也不错,长得也挺好看的,就是她……说话老是农村娘们那味,听着真他妈别扭!我知道我也是农村人,也是农民,但是吧……我觉得女孩子说话,还是得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才是,别老是一说话就是农村娘们那味。”

  “这个你小子要理解!”李爱民忙道,“你小子想想,我不是曾经跟你说了么?陆文婷打小就没有了父母,是跟着伯父长大的,所以她打小是个苦命的女孩子,懂事懂得早,成熟得早,所以说话啥的……也就是那个成熟的味!”

  “可问题是别扭呀!”

  “咳!”李爱民又道,“听惯了不就好了么?再说,陆文婷绝对是个持家的女人,将来也是挺会疼老公的女人,所以你小子就等着享福吧!”

  然而,唐逸这货忙道:“我还是想退亲算球了。”

  李爱民听着,便是问了句:“那你小子睡过陆文婷没有?”

  “睡过了。”

  “她是不是把第一次都给你小子了?”

  “是。”

  “既然是,那你小子还退亲?”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你小子想想,在咱们乡村,女孩子若是把第一次都给了人了,要是再找对象就不好找了,明白?你小子要是真退亲的话,你让陆文婷怎么办?你小子倒是睡了就睡了,无所谓,但是对于陆文婷来说,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明白?要是你小子没有睡过人家,那都还好说,现在你小子已经把人家给睡了,你说退亲就退亲,你让人家陆文婷咋办呀?”

  “照你这么说……”唐逸苦闷的皱着眉头,“那就是不能退亲了呗?”

  “你小子要是实在要退亲的话,人家也没办法,问题是事情不是这么办的,明白?”李爱民说道,“你可以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那是你做男人的本事,但是你不能随便就把家里的红旗给拔-了,明白?当然了,要是家里的红旗愣是要宣布降旗,那就没有办法了,不能怪咱们男人了,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