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65章 见见刘晓静

   听得李爱民那么的说着,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娘西皮的,照这么说,老子这亲还不能退了呗?真是尼玛恼人呀!

  不由得,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郁闷的想了想,然后冲电话那端的李爱民言道:“啥红旗又彩旗的呀?问题是老子还没有娶陆文婷那婆娘,还没立上这杆旗不是么?只是定了个亲而已,现在老子想退亲也不成呀?”

  电话那端的李爱民听得唐逸那小子这么的说着,他也是有些苦闷的皱了皱眉头:“你小子的意思就是……愣是要退亲呗?”

  “嗯。”唐逸应了一声。

  “那你小子有没有想过陆文婷的感受呀?有没有想过她的处境呀?”

  “这我知道,我也知道她不容易,但是……问题是……我和她吧……性格上真的合不来嘛,要不然……我也不会要退亲不是么?”

  “那……”李爱民有些犯难的想了想,“那成吧,回头……我跟陆文婷她大伯套套思想吧,看看……她大伯啥意思吧?”

  “……”

  事实上,作为媒人,李爱民还是希望唐逸和陆文婷这桩婚事能促成的,毕竟李爱民也了解陆文婷的家庭状况,心里还是挺怜悯她的。

  可是没想到的是,唐逸这小子愣是要退亲,所以这令李爱民也是有些难做的。

  尤其是按照乡村的习俗和思想观念来说,这退亲对陆文婷个姑娘家来说,可不是啥好事,况且唐逸那小子已经睡过人家了,破了人家的处,所以要是陆文婷再找对象的话……这就真的有点儿难了。

  毕竟乡村人的思想观念还是很保守的。

  但,唐逸这货要退亲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跟陆文婷在性格上真的合不来。

  要是还能凑合的话,唐逸这小子也是不会愣是想要退亲的。

  主要是陆文婷那姑娘吧……太成熟了,而唐逸这货又太稚气了,两人所思所想都不一样。

  反正这事,在外人看来,也是不好说啥的,毕竟是他们俩的事情。

  一会儿,唐逸那货继续坐在车里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便是驱车去找刘晓静了。

  这次回平江,唐逸也就是想看看刘晓静而已,毕竟两人的关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要说只是朋友的话,可他俩又是啥都做过了,要说是男女朋友关系的话,貌似又不太像,因为刘晓静那丫头也一直没有往这方向想,只是跟唐逸在一起的时候,她和他做啥都无所谓。

  反正唐逸平时也不是太在意刘晓静,很少将她挂记在心上。

  而刘晓静也只是很想要做那男女之事了的时候,才会想起给唐逸打电话,而且还特急,一个电话过去就是约在某宾馆见面。

  过了一会儿,待唐逸快驱车到了县委办公大院的时候,他小子怕被熟人撞见,所以也就开车绕去了县委办公大院的后门,也就是西门。

  待唐逸驱车在西门后边的一颗榕树下停稳车后,他这才给刘晓静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说他回平江了,现在在县委办公大院的西门,刘晓静那丫头听着,高兴坏了,说马上就去那儿找他。

  果然,过了不到五分钟,刘晓静那丫头就欢喜的跑来西门这儿找唐逸了。

  当刘晓静那丫头欢喜的拽开车副驾座位的车门,上了车后,她个丫头笑嘻嘻的、调皮的伸手在唐逸的裆那儿拨弄一下……

  忽见刘晓静那丫头的举动,唐逸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扭头怔怔的瞧着她:“你这是干啥呀?”

  刘晓静那丫头则是笑嘻嘻的回道:“我好久都没有见过它了嘛。”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不是吧?你咋就那么大瘾呢?”

  刘晓静那丫头这会儿有些娇羞的一笑,然后回道:“哼,还不是你个死家伙教坏人家的呀?要不是你个死家伙教坏了人家,让人家知道了那个事情的滋味的话,人家才不会这么大隐呢!”

  “那你也不能一见到我就想要做那个呀。”唐逸忙是说了句。

  刘晓静那丫头则是笑嘻嘻的回道:“不做那个那做什么?”

  “说说话聊聊天呗。”

  “那好吧。”刘晓静回道,然后补充了一句,“反正这两天我那个来了,想做也做不了呀。”

  听着这话,唐逸被雷得一阵无语……

  他真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居然比他这货的瘾还大。

  事实上,当唐逸这货彻底破了刘晓静的处之后,让她体尝到了那事的滋味后,她这丫头就对那事有了浓郁的兴趣,没事就想做做那事。

  反正她这丫头打小就生活条件优越,生活得也是无忧无虑的,所以她也是不怎么想事的,只懂想乐。

  再说,她跟唐逸该做或者是不该做的都做了,那她在他面前还羞个啥呀?想要了就直接要好了呗。

  所以现在刘晓静这丫头很直接。

  过了一会儿后,唐逸忽然冲刘晓静问道:“对了,你爸后来没有问你和我的事情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刘晓静这丫头一边用手在他裆那儿拨弄着,一边回道:“后来没怎么问了。反正没事啦,他也没有看到我和你怎么样啦,所以我不承认就是啦。”

  见得刘晓静这丫头一边说着话,一边手还不老实,拨弄他都有些难受了,唐逸不由得皱眉道:“喂,别弄了成不?”

  可刘晓静那丫头嘻嘻的一笑,调皮的碰了碰,坏笑道:“嘻,起来了哦。”

  唐逸郁闷道:“被你这么拔弄着能没反应么?”

  刘晓静那丫头就更是调皮了,忽然一下就拉开了拉链:“嘻嘻,我看看它啥样了?好久都没有见过它了,嘻。”

  一边说着,她这丫头就给一边伸手给掏了出来,然后低头瞧了瞧,半似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嘻,它怎么这么神奇呀?”

  一边嘀咕着,她这丫头一边更是好奇的埋头下去,仔细的端详着,然后尝试舔了舔,随之便是尝试将其吃进了嘴里去……

  闹得唐逸心里这个难受呀,心说,娘西皮的,这丫头真是越来越牛了,老子都服了她,靠!

  刘晓静那丫头竟是越吃越带劲了,一阵唆溜着,闹得唐逸那货也就干脆享受了起来。

  好一阵过后,唐逸那货终于受不了了,忽然伸手按住刘晓静的头,直抵她的深喉,忽地泉涌而出,由于刘晓静那丫头也没有作心这个,所以这突然一弄,闹得她也没来得及,呛得她吞了进去,待紧忙松开嘴后,脸红脖子粗的一阵干呕:“呕……哇……咔……”

  忽见刘晓静那样,唐逸那货则是忍不住一阵乐:“哈哈哈……”

  好一阵干呕过后,刘晓静嗔怒的白了他个家伙一样:“小混蛋!”

  唐逸那货则是笑嘿嘿的回道:“这能怪我么?是你要玩它的嘛,自然反应而已嘛。”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刘晓静也是没辙,只好又是翻了个白眼:“哼!”

  唐逸那货又是乐了乐,然后问了句:“好吃不?”

  “好吃你个头呀?那气味真难闻,腥死啦,哼!”

  “哈……”唐逸那货又是捧腹一乐,“那你还吃得那么带劲,哈!”

  “我那知道它那么坏呀?哼!”说着,刘晓静忽然话锋一转,“对啦,如果我爸要你和我结婚的话,怎么办呀?”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一眼,问道:“你想和我结婚呀?”

  刘晓静则是回道:“废话,人家什么都给你啦,当然是想和你结婚啰。只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而已。因为结婚后……会好烦的啦。”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趁机道:“那我们就先拖着吧。”

  “好呀。”刘晓静忙是欢喜的回道,“那,要是我爸再问你什么的话,你可要小心回答哦,千万不能承认你和我什么都做过了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暗自心说,傻蛋才承认呢!

  “……”

  唐逸和刘晓静就这么的在车上呆了一会儿后,刘晓静忽然说她要回办公室去收拾一下,下班了,要他在这儿等着她。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说,唐逸忙道:“我不能在这儿等你了,因为我一会儿要跟李代县长他们去吃饭。”

  刘晓静忙道:“人家现在不是代县长了好不?人家现在是正式的李县长了好不?”

  “啥?”唐逸不由得一怔,“你说李爱民现在是正式的县长了?”

  “对呀。”

  “他个狗东西真不够意思!都不告诉我一声,哼!”

  刘晓静愣了一下,然后瞧了瞧唐逸,言道:“那好吧,那我一会儿下班就直接回家了吧,你跟他们去吃饭吧。反正我这两天来那个了,和你个家伙在一起,也不能做那个。”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刘晓静这丫头还真是尼玛越来越牛X了,说这话都不带脸红的了,我靠!

  然后,刘晓静又是看了看唐逸,说了句:“过阵子我去江阳市开发区找你玩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