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2章 不妥中妥协

   这天下午,省公安厅副厅长鲁智斌直接往山水镇派出所来了一个电话,要求派出所这边放人。

  也就是放了打潘少云的那伙人。

  这事,忽然由省公安厅副厅长鲁智斌出面,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倍感棘手的一件事情。

  因为毕竟山水镇只是一个小镇,别说是省公安厅副厅长来电要求放人,就是江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来电要求放人,他也得放不是?

  想想,他山水镇一个破派出所所长能与谁抗衡呀?

  无非也就是在山水镇这个小镇上算是个人物罢了。

  所以鲁智斌这个电话,就令山水镇派出所所长王义发犯难了。

  若是他违抗命令的话,这事也不太好办。

  无奈之下,这回,王义发也只好直接给唐逸来电求解?

  当王义发忽然给唐逸来了个电话,说起这事后……

  唐逸听着,感觉也是有些棘手的皱了皱眉头,想了又想的……

  当然,唐逸知道王义发挺犯难的,也知道王义发被夹在中间,难做人。

  唐逸更加知道王义发怕自己当做炮灰。

  但是,唐逸想了又想之后,忽然心想,娘西皮的,这事管老子蛋事呀?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呗,真是的!

  于是,唐逸也就对王义发这么的说道:“既然是鲁智斌来电要求你放人,那么你就放人就好了啰。”

  听得唐逸是这么个意思,王义发苦闷的皱眉道:“问题是……潘副省长那边也要个交代,咋办?”

  唐逸便是回道:“要是潘副省长再给你来电,你就直接告诉他,是鲁智斌要求给放人的不就好了么?”

  “这?”王义发苦闷的紧皱眉头,“不妥吧?”

  唐逸则是回道:“有啥不妥的呀?再说了,就算你王义发不放人的话,你这个所长的位置更是保不住了不是?你不就是想保住自己的位置么?既然这样,那么你就直接听从鲁智斌的好啰,乖一点啰。这样没准还能保住你的位置?因为你将实情告诉了潘副省长,潘副省长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的,所以潘副省长不一定会拿你出气的?”

  听了唐逸这么的说,王义发愣了一下,没想到唐逸竟是将他的心里想法都给说出来了……

  回想着刚刚唐逸对此事的分析,王义发忽地咬了咬牙,然后也是豁出去了,便是回道:“谢谢您唐副主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待挂了电话后,王义发也就下令放人了。

  待山水镇派出所这边刚放了人,省公安厅另一位副厅长刘锡明给山水镇派出所来电了。

  实际上,刘锡明也就是代表潘副省长来的电话。

  之前,鲁智斌则是实际上代表周羽民给来的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刘锡明就问了关于潘少云在山水镇被打一事,他们派出所这边处理的怎么样了?

  王义发听着,有些胆颤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也只好顶着发麻的头皮,如实的回道:“回刘副厅长,关于打潘少云的那伙人,之前鲁智斌副厅长来了一个电话,要求我给放人,说临时拘留的时间够了,不能再无限期的拘留下去了,所以我这边也就给放人了。”

  忽听这个,刘锡明急了:“你这个派出所所长是他妈怎么当的呀?!!”

  这忽然的一声震怒,吓得王义发浑身一颤,许久都没敢吱声……

  刘锡明忽听电话那端的王义发不敢吱声了,他也知道自己吓着他了……

  由此,刘锡明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王义发刚刚汇报的情况,想着是鲁智斌去电要求放人的,不由得,他皱眉一怔,然后言道:“小王呀,这事……既然是鲁副厅长之前给你去的电话,那么……也不能完全怪你,只是你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欠妥!你自己好好想想,不说别的,先不说潘少云是谁的儿子,就拿潘少云是个普通人来说,那么他在山水镇被打了,你们派出所也逮着了肇事者,你们是不是应该给当事人一个合理的说法和交代呢?不能说那么打了就给打了吧?”

  “是是是!”王义发忙是点头回道,“那个……刘副厅长,我们派出所对此事也展开过调查,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还是搞清楚了的!”

  “那你说说,究竟怎么个情况?”

  王义发如实道:“是这样的经过我们派出所的调查,潘少云一直在追求开发办财务科科长杨善莉同志,而杨善莉同志据说是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的女朋友,所以……关于是不是周厅长安排的人打的潘少云,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的查实,反正我们派出所所掌握的情况,确实是如此。”

  听得王义发这么的说着,刘锡明也大概明白了是咋回事……

  之后,待挂了电话,刘锡明就给潘副省长去了个电话,将情况告知了潘副省长……

  潘金林听了这情况后,心里很是不爽,立马就给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去了个电话。

  由于目前也没有能证实就是周羽民幕后安排人去打的潘少云,所以待电话接通后,潘金林也不能直接说就是他周羽民怎样怎样……

  由此,潘金林也只好婉转的问了句:“周厅长呀,关于我家潘少云被在山水镇被打一事,你听说了么?”

  周羽民听着,心里怔了一下,然后则是回道:“倒是听说了,只是不知道潘副省长拿这事来问我,是……何种意思?”

  听得周羽民这么的回答着,气得咱们潘副省长在心里大骂粗口,尼玛!周羽民你个混账小子,居然跟我装起了b来!

  但又没有证实这事就是周羽民干的,所以潘副省长也不好说别的,只是说了句:“也没什么意思,周厅长你知道了这事就成了。”

  说完,潘金林就挂断了电话。

  然而,当周羽民忽听潘金林就这么的挂断了电话,他心里反而是咯咚了一下,有些焦急了……

  因为潘金林这话意好像是想要搞他周羽民了。

  若是他潘金林真要拿这事做文章的话,那么他周羽民也是难受。

  再说,既然潘金林知道了这事与他周羽民有关,想必他潘金林也是知道了他周羽民和杨善莉的关系……

  想着这些,周羽民内心很是焦急!

  于是,周羽民经过一番冥思苦想后,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抄起了办公桌的电话来,忙给潘金林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周羽民说了句:“潘副省长,若是您今晚有空的话,我想跟您见个面单独聊聊。”

  忽听这个,潘金林这心里立马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周羽民这是不打自招……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

  看来周羽民还是年轻了一些,遇事时还是沉不住气,很慌张。

  但潘金林也不得不权衡一下彼此的厉害关系,毕竟周羽民可是省财政厅厅长……

  想来思去的,潘金林也就同意了晚上跟周羽民见面。

  晚上,周羽民和潘金林见面的时候,他也没有点破什么,只是向潘金林说了句,他愿意承担潘少云的全部医疗费用。

  潘金林也个聪明绝顶的人,所以听得这话,就明白了啥意思……

  就这样,关于潘少云挨打一事,最后彼此也就这样谈妥了。

  由周羽民承担全面的医疗费用,而且这事,双方都得保密,只有他们俩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了,就连潘少云都不能让他知道。

  这样一来,关于潘少云挨打一事,也算是潘金林和周羽民各自都做出了让步。

  毕竟还是妥善的友好处理为妙,因为往后彼此在政治上还有相互合作和帮衬的必要。

  潘金林也是有意想跟周羽民搞好关系,因为他还期盼着自己咸鱼翻身的那天呢。

  对于周羽民而言,他还是觉得姜还是老的辣,所以他不敢跟潘金林将关系搞得很僵。

  毕竟潘金林现在还在省委,还是副省长。

  再说,就各方面的经验上,周羽民觉得自己尚且还斗不过潘金林。

  这样一来,彼此也算是友好的妥协了。

  还有个原因就是,在女人这个问题上,潘金林和周羽民的观点是一样的,那就是自己的女人是不容许别的男人碰的。

  所以潘金林想着自个的儿子愣是要去追人家的小三,也不怪人家下狠手。

  曾几何时,他潘金林也是同样想弄死唐逸那小子的。

  只是唐逸那小子就犹如打不死的小强,他潘金林也是彻底的服气他那小子了。

  最后,关于潘少云在山水镇挨打一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这未必就是潘少云想要的结果。

  毕竟潘少云是成年人了,早已不是孩子了,所以关于他挨打一事,他自然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只是现在他还得在医院养着,还不能自个亲自去查清这件事而已。

  待他身上的伤势痊愈后,他自然是会去查清自己究竟是因为何事挨打的?

  显然,他自然也会去查清究竟是何人对他如此仇恨?居然对他下如此狠手?

  当然,潘少云也不是傻子,这几天在医院自个慢慢的反思着,他也觉得问题应该就出在杨善莉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