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3章 真是够闹剧的

   为了搞清杨善莉究竟是不是周羽民的小三,唐逸那小子最终觉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所以这天晚上,唐逸也就和杨善莉一同上江阳市市区玩去了。

  原本倪晓玲想约上唐逸一同上市区玩的,因为明天是周六,休假。

  但是唐逸为了搞清杨善莉究竟是不是周羽民的小三,最终还是答应了与杨善莉一起去市区玩。

  说是玩,其实也就是一同上市区找个餐馆吃顿晚饭,然后到步行街那儿瞎逛荡一会儿,感受一下城市的夜景罢了。

  完了之后,可能也就是一同去酒店或者宾馆要间房,然后共度良宵。

  事实证明,唐逸和杨善莉就是这个套路,到市区找个饭馆吃顿晚饭,然后两人就直接奔宾馆而去了。

  当唐逸和杨善莉进友和宾馆前台办理入住手续时,赶巧似的,被驱车经过友和宾馆门前这儿的鲁智斌给瞧见了,于是鲁智斌也就忙给周羽民去了个电话,说他的马子和唐逸那小子开-房去了。

  忽听这消息,周羽民可是气坏了。

  当然,唐逸和杨善莉都没有发现被鲁智斌瞧见了,他俩自然是浑然不觉。

  在宾馆前台要了间套房后,唐逸也就和杨善莉一同乘坐电梯上楼了。

  到了房间,待各自都去洗手间冲了个澡,然后到了被窝里,两人也就激-情缠绵了起来……

  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便是奔向了主题,当杨善莉感受着唐逸那家伙的那个硬朗之物滚烫而入时,她不由得在他耳畔啊的一声……

  两人正在被窝里尽情投入的折腾着,忽然‘蓬!’的一声,也不知道谁,一脚就踹开了房间的门,闯了进来……

  忽听这动静,吓得杨善莉惶急屏住了呼吸,羞得面色绯红……

  可唐逸那货正快活着呢,忽听这动静,他小子回头瞧了一眼,见是几个身着制服的干警人员闯了进来,他小子不由得很是不爽的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这是啥意思呀?难道是他们这帮狗-日的喜欢闯入房间观看现场表演么……

  唐逸正想着,一位干警冲到床边:“起来!都起来!”

  此时此刻,杨善莉娇羞、尴尬之余,倍感气愤和郁闷,因为她感觉正好良好着,即将要到巅峰时刻了,愣是被他们这些王八蛋给打断了。

  然而,杨善莉见得事态都这样了,感觉唐逸那个死家伙的那个半截之物依旧硬朗在她的里面,她不由得娇羞的心想,都这样了,他个臭家伙都没被吓得痿了呀?

  听干警到床边说要求起来,唐逸那货愣了一下,感觉自己很快就要那个啥泉涌了,忽然,他小子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晃动了起来,一阵猛烈的动来动去的……

  杨善莉感受着,娇羞之余,只觉很是带劲,貌似还很刺-激似的,不由得她慌是一把死死的抱紧唐逸,忽然,待她感受着唐逸那家伙在她那里面泉涌而出时,她忍不住闷声的啊的一声……

  进来的那三四名干警忽见被窝的那个男的竟是如此的无视了他们的存在,都这样了,他愣是将这回给来了个圆满结束,他们心里这个怒呀!

  可是他们这四名干警也是事先被安排赶来的,也早就知道了唐逸的背景,还有也知道了杨善莉不是那个啥小姐,所以他们也不敢随随便便上来就掀被子。

  再说了,一个未婚,一个未嫁的,两人在一起搞这事也是人之常情的。

  但他们的目的就是前来整治唐逸的,所以不能太给面子了,所以站在床边的那名干警又是喝斥了一声:“起来,听见没?”

  这会儿,唐逸那货将那回事给做完了,所以也就恼火了,忽地翻身,下马,就那么的下了床,不忘用被子将杨善莉给盖得严严实实的……

  完了之后,唐逸伸手拿过他的裤子来,给穿上,便冲那名干警质问了一句:“你们啥他妈意思呀?!!”

  那名干警则是回道:“现在我怀疑你们乱搞男女关系,请出示你们的结婚证!”

  唐逸听着,心里这个恼火呀:“我草,麻痹的,老子跟女人上个床,你们也想干涉呀?!!”

  那名干警则又是回道:“请出示你们的结婚证!”

  “没有!”唐逸回了句。

  “既然没有结婚证,那么就请两位配合一下,赶紧穿上衣衫,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为啥呀?”唐逸问了句。

  “因为我们怀疑你们俩在宾馆搞非法交易!”

  “啥叫非法交易?”

  “就是……她是卖的,你是……嫖的。”

  忽听这句话,唐逸可是真急眼了:“去尼玛的!!!你说尼玛啥呢?!!”

  忽见唐逸那小子急眼了,骂上了,不由得,那三名干警慌是冲了过来,其中一名干警威胁道:“请注意你的用语,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唐逸则是回道:“老子就去尼玛的!!!麻痹的,你妈你姐你妹才是卖的呢!!!”

  见得唐逸如此,忽地,其中一名干警就拿起了手中的警棍来……

  唐逸瞧着那名干警挥舞着警棍示威了,忽地,他小子怒眼一瞪,也就红眼了……

  趁着那名干警没有注意,他小子伸手一把夺过他手头的警棍来,然后一警棍下去,就将那名干警给掀翻了……

  唐逸这小子也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再来个三五几下,连三名干警都给掀翻了……

  然后,他小子将警棍往他们面前一甩:“滚!!!”

  这一声震怒,吓得他们四个惶急摸爬滚打的起身,跌跌撞撞的就扭身出了房间……

  瞧着他们四个出了房间,唐逸上前,伸手‘碰!’的一声撞上了门!

  那四名干警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因为唐逸的行为已经激怒了他们。

  他们四个出了房间后,也没有走远,就守在门口的走廊里,打电话呼叫援兵了……

  这会儿,杨善莉慌是娇羞不已的穿上了衣衫来,一边像个小媳妇似的白了唐逸一眼:“你个臭家伙真是讨厌,之前他们那么些人都在床边瞅着,你还愣是要将人家推向了巅峰,哼!今晚上真是羞死啦!”

  唐逸那货则是一边穿着衣衫,一边郁闷道:“得得得,还是别他妈说这事了吧。赶紧的吧,咱们穿上衣衫会开发区吧。妈的,今晚上真是邪b郁闷了!老子从来就没有碰上这事,今日个晚上居然碰上这摊子破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杨善莉也是郁闷,两颊羞红的说着:“他们警察真是过分!哪有这样的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呀?咱们俩男未婚、女未嫁的,在一起交往朋友,一起上宾馆开个房就怎么啦?哼!”

  “……”

  他们俩正说着呢,忽然,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听着敲门声,唐逸恼了,扭头就冲门大怒一声:“他妈谁呀?!!”

  吓得门外的鲁智斌都胆颤了一下,然后才好声道:“麻烦开一下门!”

  唐逸又是恼道:“开尼玛呀?!!你是他妈谁呀?!!”

  这时候,友和宾馆的老板来了……

  友和宾馆的老板瞧着走廊里站满了警察,门口的停车场也是停满了警车,严重影响了宾馆的买卖,所以他也不得不出面了。

  关于友和宾馆的老板叫何一鸣,也是江阳市有名的角色。

  何一鸣走近到房门前,便冲鲁智斌问道:“鲁副厅长,今晚上……究竟何事呀?”

  鲁智斌扭头一瞧,见是何一鸣,忙是解释道:“哦那个……何老板,是这样的,我们怀疑房间的那对男女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所以我们公安突击查房,结果遭遇了袭警事件,把我们四名公安干警人员都给打了。”

  “还有这事?”何一鸣皱眉一怔。

  “事实就是这样,已经发生了。”

  何一鸣听着,心里有些不大爽了,心说,妈儿个巴子的,还有人敢在我这宾馆里如此放肆?

  想着,何一鸣急眼了,冷不丁抬腿一脚照着房门踹去……

  ‘蓬!’

  忽听这动静,闹得站在房间里的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心说,麻痹的,今晚上这是怎么了?老子和女人开个房而已,咋就闹得这么不消停了呢……

  这时候,这动静闹的,住在隔壁的朱炎那小子都被吓得痿了,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你妈儿个X的!这宾馆今晚上闹啥呀?不知道我和马子在这儿开-房呀?这一阵一阵的踹门,啥意思嘛……

  于是,朱炎那小子也就怒气冲冲的穿上衣衫,扭身就出了房间,来到了隔壁……

  当朱炎进来后,忽见是唐逸在跟他们对峙,于是他慌是走上前来:“唐哥,怎么了?他们这是怎么个意思呀?还不让你住宾馆了怎么地?”

  忽见朱炎闪身站到了唐逸的身旁,何一鸣忽地一下傻眼了,愣了又愣的,然后忙是扭头在鲁智斌的耳畔道:“鲁智斌,妈的,你个狗-日的这不是在坑我何一鸣么?一个是安永年的世侄,一个是省委朱书记的儿子,这……你还在我宾馆里闹他妈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