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4章 就这样道歉肯定不成

   鲁智斌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但是他心里也有把握,借此事件搞唐逸一下,也是可以的。

  毕竟他小子袭警了。

  只是,鲁智斌没有料想到的是,朱炎那小子出现了,这就不好搞了,麻烦了。

  因为朱炎毕竟是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所以他小子替唐逸出面,他们哪还敢搞事呀?

  所以鲁智斌听得何一鸣在耳畔那么的说着,他一时也懵了,不知所措了。

  何一鸣作为宾馆的老板,他只是求财的,所以忽见情势不妙,他自然是向强者那边靠拢啰。

  于是,何一鸣也拿出了一个态度出来,冲鲁智斌问道:“鲁副厅长,这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你们虽然是执法者,但是也不能随意的破坏我宾馆的经营秩序吧?”

  何一鸣之所以敢冲鲁智斌说这话,那是因为他也是有料的,因为何一鸣的拜把子兄弟、曾经的老战友吴奇光现在可是省委副书记、省长。

  所以鲁智斌忽听何一鸣这么的问着,他再次懵了……

  自然,在鲁智斌的心里,他肯定是不想被大家看穿今晚上这事是他搞出来的……

  他愣了一会儿后,忽然机智的揪出之前那四名干警中的一名干警来,挥手就是一个大巴掌扇去……

  ‘啪!’

  一声脆响!

  完了之后,鲁智斌冲那名干警质问道:“这究竟是他妈怎么一回事呀?!!解释一下!!!”

  那名干警心里这个憋屈呀,但他也知道这是鲁智斌想演戏给他们看了……

  所以他也只好在心里骂道,尼玛!你打老子干尼玛呀?之前不是你安排的么?

  心里虽然这么的骂着,但那名干警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将之前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唐逸听着他说的有些明显在强调他们是突击查房,他不由得惶急道:“草!麻痹的!查房有这么查的么?有踹门闯入的么?妈的,警察就有这特权么?老子究竟犯啥罪了?再说,老子就草尼玛的,啥叫搞不正当男女关系了呀?老子未婚、她也未嫁,老子跟她在一起耍朋友,有啥不正当的呀?要是老子搞你妈你说不正当也还可以!真是你麻痹的!”

  随即,朱炎那小子又是忙道:“你们突击尼玛个蛋呀?老子就在隔壁住着,你们怎么就不查、不去突击了呀?这明显就是有针对的,就是针对我唐哥的!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是敢跟我唐哥过不去,我朱炎就搞谁!”

  何一鸣在一旁听着,暗自皱眉一怔,也是感觉这里有些不大对劲……

  忽然,何一鸣扭头冲鲁智斌说道:“我说,鲁副厅长,没有你们这么捣乱的吧?你们这哪是执法呀?你们这纯粹就是搞事!关于这事,我首先不想说别的,最起码的,首先你们起码得向我宾馆的房客道歉!”

  忽听何一鸣这么的说着,鲁智斌也是想这事赶紧给平息就算完了……

  于是,鲁智斌表现得态度诚恳的向唐逸和杨善莉致歉道:“唐副主任、杨科长,实在是对不住了哈!这事……的确是我们工作方式的不对,还望见谅!我手下的这帮人也不懂事,实在是抱歉了!”

  唐逸瞧着鲁智斌那样,他却仍是不爽的白了他一眼:“麻痹的!老子咋就感觉这事就是你个狗-日的搞出来的呀?”

  鲁智斌惶急道:“没没没!我真不知道这事!我也是听说袭警了,才赶来的!”

  “草!袭警?麻痹的,就你们警察有特权,可以随便乱闯人家的房间是吧?”

  “没没没!”鲁智斌又忙道,“不是这意思!今晚上这事……确实是我们的不对,还希望谅解!真的非常抱歉!”

  “麻痹的!老子咋觉得你这个副厅长就是他妈吃屎的呀?”

  这骂得鲁智斌面色囧囧的,还得赔笑道:“唐副主任,真是抱歉了!”

  “草!”唐逸一声震怒,然后话锋一转,“就这么道歉肯定不成!”

  “那……”鲁智斌一下囧了,愣了愣眼神,忙道,“那,唐副主任,你说需要我们怎么做?”

  唐逸便是回道:“叫之前的那四个家伙跪着分别磕三个响头,然后对着我们说爸妈,我知道错了!”

  “这……”鲁智斌感觉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似的,忙是扭头看了看何一鸣,貌似希望何一鸣做个中间人说几句……

  可哪晓得何一鸣忙是说道:“别看我!顾客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所以顾客的合理化要求,我们都会尽一切可能满足的!”

  忽听何一鸣这么的说,鲁智斌也是没辙,只好眼神示意了一下之前的那四个家伙……

  无奈之下,之前的那四名干警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唐逸和杨善莉的跟前跪下,然后齐刷刷的给磕了三个响头……

  完了之后,他们四个异口同声道:“爸、妈,我错了!原谅我吧!”

  唐逸瞧着他们的态度还算可以,他小子也不想再闹下去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于是他小子也就说了句:“成了吧,就这样吧。”

  之后,待鲁智斌领着他的人马撤了后,宾馆老板何一鸣又忙是上前向唐逸和杨善莉赔笑道,首先是道歉,然后说给换个高级套房,一切费用全免。

  唐逸见得宾馆老板态度如此,有点儿盛情难却,于是他也就不打算和杨善莉回开发区了。

  完了之后,待换了房间后,他们一同钻到被窝里继续激战。

  把这事平息了之后,何一鸣回到自个的房间,给鲁智斌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何一鸣问道:“鲁智斌呀,今晚上这事……究竟怎么回事呀?”

  鲁智斌听着,苦闷的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唉……别提了!事情是这样的,就是唐逸那小子搞的那个女人,是我一个哥们的小三,所以这不……你懂的!”

  “草!”何一鸣回道,“你管人家搞的是谁的女人呢,真是的!男人搞女人凭的是本事,别说搞你哥们的小三,就是搞你哥们的老婆,都不重要,明白?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你说你搀和个啥呀?”

  “得得得!还是不提了吧!对了,那个什么……何老板,今晚上对不住了哈!”

  可何一鸣却是来了一句:“踹烂的那扇门,谁负责呀?”

  “得得得,何老板,我明天派人给你送钱过去吧!”

  “……”

  待电话挂了后,鲁智斌郁闷的叹了口气,愁苦的点燃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随后,他也就给周羽民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鲁智斌苦闷的叹气道:“唉……哥们呀,唐逸那小子不好搞定呀!太棘手了呀!之前,我手下闯进去的几名干警,愣是眼睁睁的瞧着唐逸那小子跟杨善莉在床上搞那事,等搞完了,他那小子下床就把我的人给掀翻了,完了之后,我想以袭警的罪名将他小子给拘起来吧……妈的,朱炎那小子杀出来了,朱炎说了,谁敢动唐逸,他就跟谁过不去,你说这……没法弄呀!”

  电话那端的周羽民听着,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忍不住问了句:“唐逸那小子真跟杨善莉搞上了?”

  “那还有假呀?可不就是真刀实枪的呗!”

  “我草!”气得周羽民也是骂粗口了,“麻痹的!唐逸那小子真行呀!不过……杨善莉那个死女人也是真贱呀!居然和唐逸那小子搞上了?”

  鲁智斌却是忙道:“得得得,哥们,还是算了吧,杨善莉也只不过是你的小三而已。你还是看好你老婆蓝斓吧。就怕蓝斓也被唐逸那小子给搞了呀?”

  忽听这话,气得周羽民忙道:“草!妈的!你能不能说点儿人话呀?”

  “……”

  待电话一挂,周羽民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冲出卧室,就跑去酒柜前那起一瓶酒,打开瓶盖,对着瓶子就吹了起来……

  由于蓝斓今晚上还要留在电视台做一个晚间节目,所以这会儿也就周羽民一个人在家。

  反正,就算蓝斓在家,也是跟他不对付了。

  自从上次吵嘴后,两人目前还没和好。

  这会儿,唐逸那小子跟杨善莉又是被窝里激战了一回后,忽然,唐逸终于忍不住向杨善莉问起了她和周羽民的关系……

  忽听唐逸那么的问着,杨善莉立马就抑郁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然后回了句:“你知道我和周羽民的关系了?”

  听得杨善莉这么的回答着,唐逸心里明白了,原来杨善莉还真是周羽民的小三。

  由此,唐逸也知道了,安排打潘少云的人应该就是周羽民?

  今晚上警察搞事,估计也是周羽民在幕后安排的?

  想到这儿,唐逸这小子心里明白了,以后得谨防着周羽民了……

  见得唐逸不说话了,杨善莉的心里更是不好受了,因为她隐约的明白了,她这个千穿百孔的烂女人是不会有男人愿意娶她了……

  于是,杨善莉有些自卑的对唐逸说了句:“你要是心里觉得不舒服的话,以后我们就不来往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