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5章 彼此的和谈

   第二天一早,唐逸本打算开车送杨善莉回开发区,然后他再回西苑乡,然而杨善莉却说她暂时还不想回开发区,想自己一个人在市区逛逛。

  因为这天是周六,休假,回去也没啥事干,也是呆着,挺无聊的。

  再说,对于杨善莉来说,她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她说她想在市区逛逛,实际上也就是想散散心。

  毕竟她现在所面对的感情问题,只有她自个心里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苦楚?

  显然,她也看出来了,唐逸那个家伙是不会同情她的,也是不会去在意她的苦楚的。

  当然,她心里也明白,她这种苦楚与唐逸无关。

  唐逸听说她想留在市区逛逛,他小子也没有说啥,就说他要走了,今日个还有事,不能陪她了。

  因为唐逸承诺了陆文婷,这周六回去看她的。

  杨善莉见得他个家伙说今日个还有事,于是她也就说了句,那你去忙吧。

  一会儿,当唐逸出了友和宾馆大堂的门,正下门前台阶,要朝他的那辆金杯车走去时,赶巧似的,竟是在门口这儿碰见了友和宾馆的老板何一鸣。

  何一鸣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他一眼瞧见唐逸那小子正下门前台阶,随之,他忙是友善的一笑,招呼道:“唐副主任,要走了呀?”

  忽见何一鸣招呼着,唐逸忙是应了一声:“嗯。”

  目前,唐逸也不知道何一鸣是何等人物,只知道他是友和宾馆的老板,所以他小子觉得也没有必要跟这种人有过深的交洽,所以他小子也就那么的应了一声,没有说啥别的。

  何一鸣见得唐逸那小子那样,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似的,所以这何一鸣的心里也是有些不大爽,心说,这小子真是不识抬举!他若不是安永年的世侄的话,我何一鸣都稀得搭理他个小子,哼!

  但,既然招呼上了,那么何一鸣也只好又囧笑的问了句:“唐副主任,昨晚上……休息得还好吧?”

  “还好。”唐逸又是回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谢谢老板了哈!”

  说完,唐逸也就扭身朝他的车走去了……

  何一鸣瞧着,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心说,妈的,这小子架子还挺他妈大呀?

  唐逸上车后,启动车,正打算要倒车出停车位,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唐逸又忙是停住了车,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哪位呀?”

  “那个……我是……周羽民。”

  忽听这个,唐逸不由得猛的皱眉一怔,愣了又愣的,心想,娘西皮的,周羽民那个龟儿子的找老子会有啥事呀?莫非……他也打算收拾老子了?不过……我草,老子可是不像潘少云那么好收拾……

  想着,唐逸问了句:“周厅长,请问……您有啥指示呢?”

  “那个……我跟你见面聊聊。”

  唐逸听着,又是愣了愣:“现在么?”

  “对。你要是现在有空的话,我们就现在吧。”

  唐逸想了想,然后也就回了句:“你约个地点吧。”

  “城西咖啡厅,怎么样?”

  “可以。”唐逸回道。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想着周羽民约他在城西咖啡厅见面,于是他小子也就心想,娘西皮的,既然是约在咖啡厅见面,那么……应该不是周羽民那个龟儿子的想暗算老子?因为若是他想暗算老子的话,也是不会约在咖啡厅见面的……

  这么的想着,唐逸也就驱车去了城西咖啡厅。

  一会儿,待唐逸和周羽民在城西咖啡厅见了面后,周羽民管咖啡厅的服务员要了一个单间,然后要了两杯咖啡。

  等一会儿,当服务员送来咖啡后,周羽民也就叮嘱了那服务员,说一会儿若是没叫服务,服务员就不要进来打扰了。

  服务员听着,忙是点头,说好,一边就退出了房间,给带上了门。

  与周羽民围着咖啡桌面对面坐着的唐逸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然后也没有首先开口问啥。

  周羽民扭头瞧着服务员带上了门,出去了,他这才正转头,瞧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唐逸……

  不由得,只见周羽民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然后他又是挑眼瞧了唐逸一眼,忽然言道:“那个什么……唐逸呀,我……我求求你……不要再跟杨善莉在一起了,可以吗?”

  显然,周羽民这位清华毕业的高材生、湖川省最年轻的省部级党政干部,还是很有素质和自我修养的。

  在再次面对这事的时候,他抉择了一种友善的手段来处理。

  因为在之前安排人打潘少云那事后,他周羽民自个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最终他还是怕潘金林,最终也是跟潘金林和谈了。

  不难看出,在面对这些个人事情的时候,周羽民这位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虽然心里有着一股热血男儿之气概,但是在处理方式上,还是欠缺一种霸气。

  就像他刚刚用一种哀求的口吻求唐逸一样。

  唐逸忽听周羽民那么的哀求着,他小子不由得一愣,心想,娘西皮的,这唱的是哪一出呀?什么他妈套路呀?之前他个龟儿子的不是安排人打过潘少云了么?怎么到老子这儿,他改成哀求的方式了呀?难道是有啥阴谋……

  唐逸想着,皱了一下眉头,则是回道:“这事……你求我也没啥用吧?关键你还是得……留住杨善莉的心吧?因为要是你不能稳住杨善莉的心的话,就算我唐逸不跟她在一起,那么她也会跟别人在一起不是?说白了,她早晚都是会给你扣上一顶绿帽子的不是?”

  忽听唐逸那小子这么的说着,周羽民心里有些气愤,心说,尼玛!你这小子不就是在骂我周羽民是个没用的男人么?连自己的女人都搞不掂、看不住么?

  虽然周羽民想到了这层意思,但是他还是不敢太强硬,只好又是冲唐逸说道:“至于她将来会跟谁在一起,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只是希望你……尽量不要跟她在一起了,可以么?”

  唐逸听着,皱了一下眉头,回道:“这个你放心好了,我唐逸绝对不会从别人手里抢个二手女人当娇妻的!”

  显然,唐逸这小子的话外之意就是,偶尔玩玩别人的女人寻找一下刺-激这就说不定了?

  周羽民似乎没大明白唐逸这小子的话外之意,所以他则忙是言道:“既然你没有打算娶杨善莉,那么我求你不要玩弄她了好吗?”

  唐逸则是回了句:“反正她早就被人玩弄过了,你也不用那么太在意。”

  唐逸这话的意思就是,你不也是在玩弄人家么?既然你玩得,那么老子干嘛玩不得呀?要玩大家一起玩啰。小姐不是给钱都能上的么?女人不是只要愿意对你脱-裤子都能睡的么?要不然男人长那个多余的玩意干嘛用呀?真是的!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周羽民微皱了一下眉头,感觉唐逸那小子压根就没有妥协什么似的……

  不由得,他又是哀求了一句:“就算我求你了,好吗?”

  唐逸忙是回了句:“这事我一开始不就说了么,你光是求我没啥鸟用。”

  “你的意思……你日后还想跟杨善莉……”

  “这个……日后再说吧。”唐逸那小子回了这么一句。

  见得唐逸那小子如此,周羽民终于忍不住威胁道:“我知道你的背景,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反正面子我是给你了。我希望你也能给我一点儿面子。”

  忽听这话,唐逸也是有点儿不大爽了,打量了周羽民一眼,然后则是说了句:“周厅长若是将咱们的对话安排在昨晚之前,我唐逸绝对会爽快的答应你的,我想你知道我话的意思的!”

  显然,唐逸的话意就是,你周羽民昨天晚上不该安排鲁智斌那伙人去友和宾馆查房、搞事。

  也就是昨晚上唐逸和杨善莉俩正在被窝里做着那事,忽然闯进了四名干警。

  当然,周羽民自然是知道唐逸那小子在说什么,因为就昨晚上的事情,也是他周羽民在幕后安排的,所以他周羽民能不知道唐逸的话意么?

  只是,他周羽民没有想到唐逸这小子竟是这般的棘手!

  他周羽民是打打不过唐逸,这和谈桌上吧……他周羽民竟是还谈不过他唐逸!

  此时此刻,周羽民心里很囧,也很气愤!

  因为周羽民在想,唐逸这小子不但搞了他周羽民的女人,态度还这般的强硬,还想继续搞他周羽民的女人,这叫他堂堂一位财政厅厅长情以何堪?

  不由得,周羽民也就开始在心里暗暗的盘算着,下一步将采取何种行动?

  过了一小会儿后,周羽民有些气愤的瞧了唐逸一眼,便是说了句:“那好了,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儿吧。”

  唐逸也是感觉到了他的话外之意,所以他小子便是回了句:“那就到这儿啰。”

  见得唐逸那小子如此,周羽民心里更是恨得慌,心说,麻痹的,那你小子就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