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7章 就是被那个女人气跑的

   买了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后,唐逸便是扭身出了商店,朝西苑湖景区南门走去了……

  一边有些哆嗦的走着,一边打开烟盒,取出一根烟来,叼上,然后拿起打火机,‘咔’的一声打火,忽见那火苗‘呼!’的一声,差点儿烧着了他的眉毛……

  吓得唐逸赶紧甩手丢了打火机。

  坐在景区南门门口花坛边上的两个胖嘟嘟的小子忽见唐逸那搞笑的一幕,他俩忍不住一阵嘲笑:“哈哈哈……”

  唐逸并未意识到自己的糗态,又忙是猫腰下去,捡起了那个打火机来,然后调试一下。

  完了之后,便是小心翼翼的打了一下火,见得冒出了火苗来,这回,他才点着了烟。

  待烟点燃后,他小子也就吸了一大口,忽然呛得一声咳嗽:“啊……咔……”

  随之,只见他眼泪就被烟熏出来了。

  那两个胖嘟嘟的小子瞧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然后其中一个小子说道:“你看,那个傻X都不会抽烟,还学人家抽烟,真是搞笑,哈哈哈……”

  那个小子接话嘲笑道:“他就是一个傻X,烟都不会抽,哈哈……”

  忽听这声音,唐逸忽地气恼的扭头瞧去:“麻痹的,你们俩说啥呢?”

  那两个胖嘟嘟的小子听着,其中一个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你麻痹的!”

  随即,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也站起了身来:“小子,找死呀?”

  忽见那两个胖小子还挺他妈拽的,唐逸心里本来就不好受,所以忽地一下,他也就恼了:“麻痹的,你们俩死b小子再骂一句!”

  “傻b!”右边的那个胖小子立马就回了句。

  忽听这个,唐逸也就急眼了,不说二话了,气怒的扭身冲过去,挥手就是‘嗵!’的一声,一拳撂倒了右边那个胖小子。

  左边的那个胖小子瞧着,立马就挥起手中的木棍朝唐逸K来……

  唐逸气怒用左手一挡,右手就是一拳袭去……

  ‘嗵!’

  又是一拳,将左边的那个胖小子给撂倒了!

  完了之后,唐逸抬腿就是两脚连踢……

  ‘嗵!’、‘嗵!’

  分别踢了那两个胖小子一脚。

  踢得那两个小子捂着肚子就在地上打滚,痛得惨叫声不断:“啊——哟——”

  瞧着那两个胖小子这么不经打,唐逸便是质问了一句:“麻痹的,还敢骂吗?”

  然而右边的那个胖小子竟是不甘的恼道:“麻痹的,我一定要拿刀杀了你!!!”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抬腿就是一脚踢去……

  ‘嗵!’

  这一脚踢得右边的那个胖小子沿地滚了好几圈,忽地一下磕在花坛边上,才忽地停止滚动。

  唐逸追上去,又是质问了一句:“麻痹的,你刚刚说要拿刀杀了谁呀?”

  那个胖小子听着,本想不甘的回话,可是忽地一阵疼痛,疼得他紧咬牙关……

  正这时候,之前说是唐逸他妈-的那个陌生女人惶急跑了过来,急忙冲唐逸说了句:“他们俩是你弟弟!”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扭头朝那个女人看去,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了句:“我没有弟弟!”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那个女人忍不住一阵心痛,泪水夺眶而出……

  唐逸瞧着那个女人哭了,他小子愣了愣眼神,又有些于心不忍似的……

  然后,唐逸也没有再说别的了,扭身就走了,往回走去了。

  那个女人回头瞧着唐逸远去的背影,再次热泪盈眶,心如刀绞……

  她知道,她亏欠他很多,很多……

  唐逸回到饭馆门前那儿后,犹豫了一下,然后毅然的扭身朝他的那辆金杯车走去了。

  待上了车,在驾驶室坐好好,他伸手就带上了车门,‘碰!’的一声撞上了车门。

  随即,他掏出车钥匙来,插-上,一拧,打着火,也就忙是一把轮,倒车出了停车位。

  然后,一打方向盘,他小子也就驱车离去了。

  当唐逸那小子驱车返回平江后,这才给陆文婷她大伯的餐馆内去了个电话。

  这会儿,午饭的点已经过了,餐馆内也不那么忙了,稍稍清闲了一些。

  陆文婷听着前台的电话响了,她忙是跑过去,接通电话:“喂!”

  “我已经走了,现在回到平江了。”唐逸言道。

  陆文婷听着,心里这个气呀:“哼!死混蛋!你啥意思呀?你说你周六回来看我,就这么看我一眼么?”

  “那个……”唐逸闷闷的皱了一下眉头,“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算了吧,还是不说了吧!”

  “你个死混蛋在说什么呀?想说什么呀?是不是……又觉得人家哪里不好了呀?你要人家改这儿改那儿的,人家不是也尽量在改了么?人家现在不是已经不张嘴闭嘴的就是老娘老娘的了么?”

  “不是这事。”说着,唐逸忽然问了句,“之前……你大伯那餐馆的厨房里的那个女人……是谁呀?”

  “我伯母呀!”

  “啥?!!”唐逸猛的一怔。

  “哎呀,是这样啦……”陆文婷忙是解释道,“她也是我大伯刚娶的啦!那个啥……她老公死了,然后我大伯看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挺可怜的,也就答应娶了她了啦!别提了,她带着的那两个孩子烦死啦!成天不干活,就知道吃,郁闷死,哼!”

  听着这个,唐逸这心里一时更不是个滋味了……

  因为他小子忽然在想,这会儿她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嫁,那会儿就他一个孩子,她都不要……

  不由得,唐逸便是冲陆文婷说了句:“我就是被那个女人气跑的!”

  说完,唐逸就挂断了电话。

  陆文婷忽听唐逸那家伙就这么的挂断了电话,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宇,心想,这……啥意思呀?他跟那个女人……有啥呀?

  随后,唐逸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叫他出来陪他喝酒。

  周晓强这天呆在家也没啥事,忽听唐逸那小子回平江了,叫他去和他喝酒,他可是乐得屁颠屁颠的。

  之后,唐逸也就和周晓强随便找了家小饭馆,点了几个小菜,就开喝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周晓强忽觉唐逸那小子有些不大对劲似的,总在一个人喝闷酒,于是他也就问了句:“咋了,哥们?”

  忽听周晓强这么的一问,唐逸那货忙是挤出勉强的一笑,以示掩饰,回了句:“没事呀。”

  “草!”周晓强忙道,“别逗了!你小子今日个明显就不大对劲好不好呀?哥们都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了解你呀?说吧,有啥不痛快的,说跟哥们听听?”

  “真的没啥。”

  “去你的!你小子有点儿不够哥们意思了哦!”

  见得周晓强如此,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冲他问了句:“如果……有一个女人突然冒出来,说是你妈,你会有啥反应呀?”

  忽听唐逸问了这么一句,周晓强皱眉愣了一下:“呃?上回……你小子不跟我说……你爸你妈都死了么?”

  唐逸则是忙道:“别打岔,你先回答我那个问题!”

  周晓强又是愣了一下眼神,然后皱了皱眉头:“这个嘛……咋说呢?虽说没有妈就没有我,但是若是我打小我妈就不要我了,不管我了,我肯定不会认她的!因为你想想,凭啥呀?我小的时候,需要妈妈疼爱的时候,没有妈妈疼爱,没有妈妈管我,没有妈妈喂我吃过饭,等我自己逃难似的逃大了,事业有成了,她又突然冒出来了,说是我妈妈,这也太不符合道理了吧?之前你早干嘛去了呀?既然不能给我母爱,那就不要生下我呗!在我需要母爱的时候,没有母爱,在我可以有能力让母亲享福的时候,她冒出来了,凭啥就给她一个福享呀?”

  听得周晓强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愣了愣眼神……

  在唐逸的心里,他觉得周晓强说得蛮在理的,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显然,要他突然认一个陌生的女人当妈,他肯定是难以接受的,也不会接受的。

  既然周晓强也是那么认为的,那么他唐逸也就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不会认那个陌生女人当妈的……

  周晓强陪唐逸那小子一直喝酒喝到了下午五点。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喝着,反正谁也没觉得醉。

  反正喝的也是啤酒,就是尿多了点儿而已,时不时的,两人轮流往卫生间跑。

  就这么和周晓强呆了一个下午后,唐逸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

  想着晚上蓝斓有约,于是他小子也就对周晓强说,说他要回江阳市了。

  周晓强本想跟他小子一起去江阳市玩玩,可是哪晓得他老婆给来了个电话,凶巴巴的叫他死回去。

  没辙,周晓强也只好无奈的冲唐逸说了句:“那成,那你小子就回去吧,改天咱们再喝吧。”

  随后,在唐逸驱车回江阳市的时候,忽然,远在海外英国剑桥大学的胡斯淇给他个家伙来了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听是胡斯淇,他小子不由得皱眉一怔:“哦,原来是……胡大千金呀?请问……胡大千金……找我有啥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