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8章 撞见朱心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着,听得唐逸那个家伙那么的说着,她忍不住自个一声偷笑,嘻……

  然而,她又是面带微笑的故作娇嗔道:“哼,死猪,没事人家就不能给你电话了吗?”

  可唐逸那家伙竟是很没情调的回道:“没事你胡大千金给我电话干啥呀?说吧,这次是不是又想提醒我,等你回国了要报复我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心里这个气就莫名的上来了,嘴巴一撇:“哼!是呀,本小姐就是要提醒你,等我回国了一定要报复你的,怎么啦?父仇女报,哼!”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道:“那成吧,那老子就等着你回国来报复老子吧。不过老子要强调一点的是,老子跟你爸之间的恩恩怨怨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哼!本小姐管你要几个巴掌才拍响呢!反正你是我爸的敌人,就是我胡斯淇的敌人,哼!”

  “有其父必有其女嘛,了解,没事,老子就等着你胡大千金来报复好了。”

  “……”

  就这么聊了几句后,最后是气得胡斯淇‘啪’的一声就撂断了电话。

  听着胡斯淇挂断了电话,唐逸有些闷闷的皱了一下眉头,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今日个郁闷的事特别多呀!

  之后,唐逸驱车回江阳市后,看时间还早,离蓝斓约的晚上八点半见面还早着呢,于是他小子也就闷闷的驱车去了阳江公园。

  因为想着今日个回西苑乡见到了那个说是他妈-的陌生女人后,他这心里总是觉得不怎么得劲似的……

  然后想着胡斯淇的那个电话,他这货的心里就更加不得劲了。

  关于说是他妈-的那个陌生女人,他小子可以暂时不去理会,也可以当做从未见过,但是想着胡斯淇那丫头的那个电话,他小子这心里一直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

  其实,一直来,他都没有搞懂胡斯淇对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只是听她妹妹胡斯怡说,说她姐姐是喜欢他的,但是一直来,唐逸却是没有感觉胡斯淇那丫头有多喜欢他。

  待他驱车到了阳江公园门口这儿,找个车位停好车后,下车,正要进公园内去瞎逛荡一会儿,然而,不赶巧似的,竟是在公园门口碰见了朱心那丫头……

  他正要进公园,朱心那丫头正好从公园内出来。

  想避让都来不及了,因为朱心那丫头已经一眼瞧见了他。

  一直来,唐逸最怕遇见的就是朱心,因为这丫头太难缠了,还很疯,不知道她随时会玩出啥花样出来?

  朱心那丫头忽见唐逸有种想要避让她的意思,不由得,她个丫头狡黠的一笑,问了句:“死乌龟,你就那么不想见到姑奶奶我吗?”

  唐逸瞧着朱心那丫头一边说着,一边狡黠的笑着朝他走近而来,他不由得警惕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那个死丫头这是啥意思呀?想玩啥阴谋呀?

  没辙,见得已经避让不了了,唐逸也只好故作坦然道:“老子跟你又不熟,见不见的有啥呀?真是的!”

  “不熟吗?”朱心那丫头狡黠的笑着,诡异的瞄了瞄唐逸……

  “很熟吗?”

  “不熟吗?”

  “很熟吗?”

  朱心那丫头一边狡黠的说笑着,然后待靠近唐逸后,趁着唐逸没有注意,伸手就一把掐住了他的腰,死死的给揪住他腰上的一把肉,死掐着,一边狡黠的笑微微的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死乌龟,你说我们熟不熟呀?”

  被朱心那丫头那么死死的揪着,痛得唐逸眉头直皱,忍不住咬了咬牙,然而他这货愣是皱眉嘴硬道:“老子跟你个丫头哪里就熟了呀?”

  见得唐逸嘴硬,朱心那丫头又是使劲的掐了掐,一边在他耳畔道:“我爸可是都知道你和我……那个啥了哦,你还敢说我俩不熟?”

  “草!妈的!那是你个死丫头胡说的好不好呀?娘西皮的,老子啥时候就跟你那个啥了呀?老子什么时候就睡过你了呀?连你那儿有没有毛,老子都不知道,老子啥时候就睡过你了呀?”

  听得唐逸这个死乌龟这么的说着,朱心心里这个气呀,又是倍觉怪娇羞的,气呼呼的问了句:“死乌龟,你说什么呢?”

  可是唐逸那货仍是不惧:“老子本来就不知道你那儿有没有毛嘛。再说了,你也没有脱过裤子给老子瞧过不是么?呃,对了,你个丫头的那儿不会没有毛吧?白虎?”

  “你……”气得朱心那丫头又气又羞的,眉宇一皱,又是使劲的掐了一把……

  然而这时,唐逸那货却是笑嘿嘿的冲朱心那丫头说了句:“别掐了,你都尿裤子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一说,朱心那丫头猛的一囧,愣了一下眼神,这才回想起上回,唐逸这个死乌龟临走前不知道使了啥法子就让她尿了裤子,她自个还不知不觉,待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果真是湿了一裆……

  朱心那丫头继续呆愣了一会儿,然后愣愣的、囧囧的、小心翼翼的低下去……

  待她看清自个裆那块儿时,忽地发现,果真又是尿了,裆那儿都湿了一大片,顺着裤腿一直往下浸湿了下去……

  羞得朱心那丫头两颊绯红绯红的,眉宇紧锁,慌是嗖的一声松开唐逸,然后扭身就赶忙朝停车场那方跑去了,飞速的上了她的那辆吉普车,‘碰’的一声撞上了车门……

  唐逸那货扭头瞧着朱心那丫头这般囧态的惶急离去,他乐了,嘿嘿……

  这会儿,他这货暗自心说,娘西皮的,你个丫头也敢跟老子斗,真是的,哈!

  这会儿,朱心那丫头羞嗒嗒的坐在车驾驶室内,又是涩-涩的、囧囧的低头看了看自个的裤子,瞧着都湿成了那样,她个丫头又是眉宇紧锁,哼,这是怎么回事呀?他个死乌龟是怎么弄的呀?为什么人家尿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呀……呜呜呜……好糗,人家居然在公园门口尿湿了裤子……

  想着,朱心那丫头忽然心里很是紧张的想着她身体是不是有啥毛病?

  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就算唐逸那个死乌龟使了啥法子,那么她尿的时候,自己也是有感觉的呀……

  事实上,她身体是没啥毛病的,只是唐逸那个家伙刚刚碰了一下她身上的穴位,所以才导致她不知不觉就尿了。

  刚刚公园门口有几个游客瞧着了那一幕,也是很纳闷,心想,刚刚那丫头也太不讲究了吧?居然在这公园门口就尿湿了裤子?这么大人了,难道连有了尿意都不知道么?真是丢人现眼!

  这会儿,唐逸那货还站在公园门口那儿,远远望着停车场那辆吉普车上坐着的朱心,他小子还在得意的微笑着,嘿……

  朱心则是气怒的、远远的瞪着公园门口站着的唐逸,心说,哼,死乌龟,你就等着吧!居然让人家在公园门口出这糗,哼!

  可是她这会儿又不敢下车来,因为她尿湿了裤子,所以无奈之下,她也只好掏出了手机来,给站在公园门口的唐逸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朱心那丫头愤愤的说道:“哼!死乌龟!你就等着吧!”

  唐逸那货则是得意的、笑嘿嘿的乐道:“老子刚刚也没有招惹你呀!反而是你个死丫头死死掐着老子的腰,老子都没有动你好不好呀?”

  “哼!那我怎么就尿了裤子了呀?”

  “哈……”唐逸捧腹一乐,“这个老子咋会晓得呢?尿在你的身体里,你尿了那是你的事情好不好呀?”

  “哼,那我怎么会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就……”

  唐逸又是捧腹一乐,回道:“这可能是你个丫头刚刚掐我掐得太投入了吧?所以也就导致了你刚刚没有感觉啰,哈……”

  “哼!姑奶奶我才不信呢!肯定是你个死乌龟使了什么法子,哼!上回,也是这样,哼!”

  唐逸又是哈哈的乐了乐,然后回道:“哎哟,看来你这丫头身体可能有啥毛病哦?要不然的话,你自己尿了,总会有感觉的嘛。”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朱心那丫头愣了愣,然后言道:“哼,回头我去就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要是姑奶奶身体没有毛病,而是你这只死乌龟搞的鬼的话,姑奶奶我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货想着朱心那丫头刚刚出糗的一幕,又是忍不住乐了乐,嘿嘿……哈哈……

  被这么一闹之后,不知不觉的,唐逸那货的心情也就好了起来。

  正在这时候,方乐乐那丫头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不过,方乐乐那丫头找他也没啥事,无非也就是想约出来一起玩玩。

  听说他个家伙今晚上没空,于是方乐乐也就约了他明天一起玩。

  实际上,方乐乐那丫头找他还是有事的,那就是方乐乐那丫头想知道唐逸究竟是不是喜欢她的?还有就是,彼此也认识一年多了,她还是想跟他确定一下彼此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