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80章 针灸治疗

   听得蓝斓那么的说着,唐逸那货淡淡的一笑,回道:“最好还是把把脉吧。因为……你病情比较复杂。”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扭身在蓝斓身旁坐了下来。

  蓝斓扭头瞧着唐逸挨着他坐了下来,她这心里就更是娇羞了,感觉他俩即将要办那事似的,心跳也是加速了。

  唐逸那货在蓝斓的身旁坐下后,趁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碰了一下她身上的一个穴位,然后故作正经道:“来吧,把你的手给我吧。”

  蓝斓听着,想着他只是想把把脉,她也不好意思拒之,于是她也就显得落落大方的伸手给了唐逸。

  唐逸接过她的那只芊芊玉手,将其搁在自个的腿上,然后假装认真的把脉……

  当蓝斓感觉自个的手跟一位男子的手触碰在一起时,她暗自心跳了一下,然后感觉怪怪的,却又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妙感觉……

  此时此刻,蓝斓内心虽然娇羞,但是她心想自己为啥会有这种感觉?

  因为,之前,她老公想要碰她的时候,她都有种强烈的抵触情绪,所以越是碰到了她,她越是抵触得很厉害,自然是啥感觉都没有。

  唐逸那货给把着脉,心里已经感觉到了,他刚刚触碰她身上的那个穴位生效了,由此,他这货心里一阵暗喜……

  再过一会儿后,蓝斓眉宇微皱,只觉自个浑身有些燥热似的,貌似对那男女之事有了些许涟漪之心……

  这种感觉更是使得蓝斓内心极为娇羞。

  此时此刻,她忍不住心想,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我……突然……好像……很想要和男人发生点儿什么似的呀?

  这……我这究竟是怎么啦?

  越想,蓝斓的心里越是娇羞,越是感觉浑身燥热,貌似又冒虚汗了。

  随即,只见她的两颊愈加羞红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自个身体的变化,已经感觉自个的那话儿有着一股热流慢慢的溢出了,好似已经弄湿了底-裤……

  不由得,一时间,她对男人愈加渴望了。

  唐逸那货把着她的脉,已经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由此,他这货心里又是一阵暗喜,嘿……

  蓝斓忽然红着两颊,扭头看了看身旁坐着的唐逸,见得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在认真的把着脉,她更是感觉怪羞怪羞的,因为他都没有歪想什么,她居然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感觉了。

  此时此刻,唐逸那货暗自心说,看你个婆娘还能忍多久?

  实际上,这会儿,蓝斓早已有种憋不住的感觉了。

  只是她内心也很纳闷,因为这是她头一回对男人有这种渴望心理,以前从来都没有过。

  唐逸那货见得她还不主动表示啥,所以他这货继续把脉……

  再过了好一会儿后,当蓝斓再次羞红着双颊扭头瞧唐逸时,忽听她小声的说了句:“你要是想……怎么样的话,那你……就怎么样吧。”

  忽听蓝斓这么一说,唐逸暗自一喜,扭头笑微微的瞧着她那娇媚的模样,嗅着她身上那股幽香之气,然后笑嘿嘿的说了句:“那我可真要变禽兽了哦?”

  蓝斓听着,两颊绯红绯红的,忽然低声的回了句:“变吧。”

  听得这么一句,唐逸那货嘿嘿的一笑,然后也就倾身贴近了她,忍不住在她那娇红的薄唇上亲了一下……

  被他这么的一亲,蓝斓忍不住一声吐气如兰。

  听着她那吐气如兰的喘息声,嗅着从她嘴里呼出的那股兰兰香气,忍不住,唐逸这货对着她的唇再次亲上去,与此同时,一把搂住她……

  蓝斓感受着,忽然,她竟是迎合的一把抱紧他,与他相互啃呀咬呀的……

  这可是她第一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和冲动。

  就这样,彼此愈加热切相拥在一起,相互啃着咬着吸着吮着,与此同时,蓝斓时而吐气如兰,时而忍不住嘤嗡的哼唧两声……

  不由得,唐逸那货也就趁机大胆的将咱们美丽的蓝斓主播推了下去,一边伸手弄开了她的皮带扣……

  蓝斓竟然也是迫不及待的伸手去弄开了他的皮带扣。

  犹如干柴遇上烈火,彼此一触即发。

  随之,一幕激烈大戏就此上演,整个房间里春光融融,嘤嗡声、嗯啊声萦绕着整个房间,回荡着,此情此景,真是荡气回肠。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待最后累得唐逸那货呼的一声倒下后,终于回归于了平静。

  但,此刻,彼此还意犹未尽的相拥在一起块儿,相互在对方的耳畔呼哧呼哧的余喘着。

  之后,待歇息过后,等唐逸那货翻身,下了马,蓝斓忍不住扭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那家伙,此刻,她的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滋味,恨也不是,爱也不是,怨也不是,总之这滋味只有她自个才能体会到。

  要说恨吧,回想着刚刚跟他家伙激战的滋味,那可是她前所未有的。

  要说爱吧,貌似又是他个家伙骗她进房间的。

  要说怨吧,又是她自个主动暗示的。

  此时此刻,唐逸那货心里可是美了,暗自心说,娘西皮的,看来她个婆娘还真是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没想她个已婚女子了,那儿居然还紧巴巴的,弄起来真是带劲呀,嘿嘿……

  这会儿,蓝斓则是在娇羞的回想着那番前所未有的奇妙滋味,由此,她不由得暗自娇羞的心说,原来这事这么愉悦,为什么我还会恐惧呢?

  但仔细想想,蓝斓终于找到了愿意,只是她羞于说出来而已,但她心里已经明白了,那就是唐逸这家伙善战,懂技巧。

  这种感觉是她老公不曾给她的。

  过了一会儿后,蓝斓有些娇羞的冲唐逸问了句:“你不是说……要针灸治疗的么?”

  谁料,唐逸这货竟是回了句:“刚刚不是已经针过了么?”

  “……”蓝斓好一阵无语,只觉两颊烫烫的……

  过了好一会儿后,蓝斓反应过来,忍不住娇嗔的白了唐逸那货一眼:“骗子!大骗子!”

  唐逸那货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

  好一阵大笑过后,唐逸终于显得正经的冲蓝斓问了句:“现在你对这事还有恐惧感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一问,蓝斓愣了一下,又是娇羞的红了双颊,然后小声的回了句:“好像……还有点儿想要似的?”

  趁机,唐逸那货来了一句:“那就再针灸一回?”

  听得这句话,蓝斓立马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骗子!”

  “……”

  这晚,莫名其妙的,之后,蓝斓竟是跟唐逸连战了好几回。

  待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蓝斓竟是还对唐逸来了一回霸王硬上弓。

  反正蓝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也难得偷一回,干脆就尽兴一回得了。

  再说,她心想周羽民那个死混蛋不也跟杨善莉有不正当关系么?

  经过唐逸这回所谓的治疗后,蓝斓终于找到了自身的病因。

  原来不是她恐惧这事,也不是她嫌弃这事恶心、脏,真正的原因是她老公一开始就没有激起她对这事的渴望感。

  之后,在一同乘坐电梯下楼时,在电梯里,唐逸那货笑微微的看着咱们美丽的蓝斓主播,说了句:“现在你的病……应该全好了?”

  蓝斓忍不住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个死骗子怎么就知道我问题出在何处呢?”

  这时候,唐逸回了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相由心生?”

  忽听这么一句,蓝斓更是倍觉惊奇的瞧着唐逸:“你懂看相?”

  “嘿……”唐逸那货忍不住一笑,回了句,“中医跟相术是有关的。”

  说着,唐逸这货话锋一转,笑嘿嘿的问了句:“是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呀?”

  蓝斓娇羞的瞄了他一眼:“你。”

  唐逸那货小有得意的乐了乐:“嘿嘿……”

  这天上午,江阳大饭店的大堂经理偷偷的给周羽民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他告诉周羽民,说他看见了蓝主播今天早上和西苑湖景区的唐总指挥一同从饭店的客房下楼来的。

  忽听这消息,周羽民被气得差点儿要吐血了……

  但他还是冷静的问了句:“那他们俩昨晚是不是一起去江阳大饭店的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大堂经理回道,“因为我平常也没有去关注这些事。只是今天早上我赶巧碰见了而已。”

  周羽民忙道:“那你帮我查查,看他们俩昨晚上是不是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这个……”大堂经理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周厅长,这个我们很难查到的。因为没有亲眼目睹的事情,我们也不敢乱说的。”

  周羽民忙道:“你就帮我查查,他们俩昨晚上开了几间房?”

  大堂经理则是回道:“但从房间数量上是不能证明什么的。因为住酒店的客人的那么多,我也不能确定什么。周厅长,我也就是撞见了他们俩一同从客房下来而已。别的什么我都不知道。”

  显然,大堂经理不愿去查,那是因为他也怕自己被卷进去,可他又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周羽民,事实上,他还是希望周羽民和唐逸发生矛盾冲突的。

  因为这位大堂经理就是胡国华他小舅子陆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