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86章 邪性的事情发生了

   唐逸那货之所以有这等不祥之感,那是因为这事按照他们乡村风俗是有说头的。

  但具体有啥说法,唐逸他这货自个也不知道,他只是曾经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说是遇上百虎是要倒大霉的。

  总之就是不吉祥的预兆。

  反正在他们乡村也是最最忌讳百虎的,谁家要是娶了个百虎媳妇,肯定是不会高兴的,甚至闹着离掉。

  至于这事究竟是啥原因,一时半会儿的,唐逸那货自个也解释不清楚。

  他也就是知道这事不吉利而已。

  或许真有不吉祥的事情发生吧?

  也或许只是他们乡村的一种迷信?

  要说不信邪还真是又邪的。

  第二天,关于唐逸和江阳市电视台女主播蓝斓的丑闻就见报了。

  周一一大早的,当地晨报头版头条就是《江阳市著名女主播蓝斓跟西苑湖景区唐总指挥在江阳大饭店开-房》。

  这一报道出来,整个江阳市,乃至整个湖川省都轰动了。

  这原本就是一个八卦星闻最令人感兴趣的时代,所以这则报道一出来,自然是很有轰动效应的。

  关于唐逸和蓝斓的丑闻出来后,这天上午,江阳市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郭万雄就直接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郭万雄言道:“我是市纪委郭万雄,那个什么……我希望你上午抽空来一趟市纪委,最好是尽快,因为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谈。”

  忽听这个,唐逸傻了,一时懵懵的,但是他小子还没明白是咋回事……

  因为他小子觉得,他和蓝斓睡觉纯属你情我愿的事情,有啥大不了的呀?

  再说了,就算蓝斓是已婚女子,但是那也是她愿意脱了裤子让老子睡的不是?

  于是,唐逸这货也就想,娘西皮的,老子到开发区这边还不久,也没有啥违纪的行为呀?老子也没有贪腐呀……

  听得电话那端的唐逸不说话,郭万雄也就说了句:“就这样,一会见!”

  说完,郭万雄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由此,唐逸这货闷闷的皱眉心想,娘西皮的,看来百虎真是尼玛不能碰呀?昨晚上老子虽然是破了朱心那丫的处,但是她个百虎丫头这就让老子倒大霉了呀!

  既然是市纪委书记郭万雄亲自来的电话,那么他唐逸也是不敢不去不是?

  没辙,他也只好去个内线电话,跟娄尚生娄主任招呼一声。

  娄尚生娄主任听着,一时也不好说啥,更是不敢取笑啥,只好回了句:“那你去忙吧,开发区这边有我盯着就成了。”

  实际上,娄尚生娄主任心里则是在说,唐逸这小子还真他妈牛X哦,居然连蓝斓那种女人都睡到了?要是让娄尚生搂着蓝斓睡一晚,第二天被市纪委请去喝茶,我也愿意呀!

  随后,在唐逸驱车去市纪委的途中,安永年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永年一时被气得也不好说啥,只是说了句:“我发现你小子还真是有邪性的呀!”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愣了一下眼神,闷闷的皱眉道:“我和蓝斓属于你情我愿的事情,这也不行呀?”

  忽听这么一句,安永年更是被气得直哆嗦:“你小子还真把蓝斓给睡了?”

  “是,睡了。”唐逸这货还理直气壮的回道。

  气得安永年没辙的说了句:“之前安排你在市党校学习,你都怎么学习的呀?”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那段时间不是出了很多事情么,我也没听过几次课。”

  “唉……”安永年无奈的叹了口气,“叫我怎么说你小子是好呢?作为一名党政干部,是不可以随便乱搞男女关系的!我们身为国家的党政干部,是要以身作则的,是要坚决的奉行一夫一妻制的!我们是要起好带头作用的,明白!”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这货则是来了一句:“问题是我也还没有结婚呀,我还没有妻呢!”

  “但,蓝斓可是已婚女子!你小子不知道她的爱人就是省财政厅厅长周羽民同志么?”

  唐逸这货则是回道:“那是她的问题,她愿意脱了裤子给我睡,难道我还不睡呀?”

  “就你小子这态度,一会儿到市纪委准玩完了!”安永年气恼道。

  “那……我……应该咋办呀?”

  “就知道你小子现在没有主意了!”说着,安永年话锋一转,“我已经替你小子去电话和蓝斓沟通好了,总之就是一句话,你们俩都死不承认就是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只要你们俩清楚怎么回事,所以……只要你们俩死不承认,就啥事都没有了!当然了,蓝斓毕竟是江阳市的一位名人,这影响肯定很大的,大家肯定会一直关注这个问题的,所以……我看看吧,实在不行,还是安排你小子上驻京办吧,避避风声,等这风声过了,再回来吧!”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愣了一下:“安伯,您的意思就是……一会儿我到市纪委,不承认我和蓝斓发生过关系就好了呗?”

  “对!就这么简单!”

  “……”

  待电话刚挂,随后,一堆电话打来了,接电话都接得唐逸手软了……

  首先是刘晓静那丫头给唐逸打来了电话,质问唐逸跟蓝斓究竟怎么回事?

  唐逸也就按照刚刚安永年的意思,死不承认,说是八卦星闻要这么炒作,他也没辙。

  尽管他小子这么的解释着,但是刘晓静的心里还是不大舒服,貌似以后不想跟他个家伙有啥来往了。

  然后,就是江倩给来了电话。

  相对而言,江倩这位知性的女子还是很理性的,听得唐逸那么的解释着,她也就没有说啥了,只说希望他能摆脱这次困扰。

  接着,胡斯怡那丫头也来电质问唐逸来了。

  唐逸还是那一套解释着,胡斯怡听了则是半信半疑的,反正她倒是不怎么着急,她就是替她姐姐胡斯淇着急,因为她姐姐胡斯淇竟是爱上了一个这样的混蛋男生,将来恐怕没好?

  但既然唐逸那么的解释了,所以胡斯怡也不好再说啥,只说希望他是清白的,希望他对得起她远在英国的姐姐胡斯淇。

  随后,方乐乐那丫头又给来电话了……

  唐逸想着他和方乐乐啥事也没有发生过,所以他小子就心说,娘西皮的,你个丫头急个毛呀?老子也没有睡过你不是?

  尽管如此,但唐逸还是按照那一套解释,解释他和蓝斓没有那事。

  方乐乐听着,心里还是很生气,最后也不说话了,愣了一会儿,便是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安雅那小丫头也给唐逸来电话问起了这事。

  自然,唐逸这货仍是按照那一套哄着安雅。

  相对而言,安雅可是单纯的女孩子,所以她听了唐逸的解释,还气愤的骂那些媒体,说他们真是无聊,瞎报道什么呀?人家我唐逸哥哥是正人君子好不好呀?他才不会跟那个蓝斓发生那事呢,哼!

  最后给唐逸来电话的是朱心那丫头。

  朱心那丫头想着自己把最最纯洁的初次都给他个死乌龟,他还敢跟别的女人瞎睡,气得她是一个劲的气呼呼的质问着,问究竟咋回事?

  她不来电质问还好,她这么一质问,唐逸心里这个气就上来了,便是气恼的回了句:“都怪你个百虎女!”

  朱心那丫头一时没有明白是啥意思,便是懵然的问了句:“什么百虎女呀?”

  “就是你那儿没毛呗,笨!”

  朱心却是郁闷了:“死乌龟,姑奶奶我这儿有没有毛碍你什么事了呀?”

  “你不知道百虎不吉利么,丫头?”

  “死乌龟,你去死啦!”气得朱心‘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忽听朱心挂断了电话,唐逸郁闷的心说,妈的,你个死百虎还敢挂老子电话?就你这样的,嫁都嫁不出去,哼!

  其实,朱心那丫头也是挺郁闷的,一直来因为这事,她自个也是挺不爽的。

  因为她个丫头一直在想,为啥别的女孩子都黑乎乎的,为啥她那儿就不长胡子呢?

  一直来,因为这事,她也是羞于恋爱的,怕被人家男生发现了她那儿不长胡子取笑她。

  刚刚听了唐逸那死乌龟那么的说,她就更郁闷了,气呼呼的撇着嘴,越想越是觉得郁闷……

  随后,她个丫头也就一个电话打给了她妈。

  待电话接通后,她个丫头就直截了当的问道:“妈,为什么我那儿不长胡子呀?”

  她妈听着,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这丫头发烧了吧?”

  可朱心这丫头却是憋屈道:“人家都说什么百虎不吉利,哼!”

  “谁说的呀?”

  “人家都这么说嘛!”

  她妈也不好解释什么,因为她妈也是知道这事的,所以也就只好说了句:“那都是迷信。”

  “啊?”可朱心诧异的一怔,“真有这么一说呀?”

  她妈也只好如实道:“是有这么一说。但是,那都是迷信。你个丫头不要老想那乱七八糟的了好不好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