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1章 将要去驻京办

   第二天一早,蓝斓从昏睡中醒来后,整个人只觉浑身乏力,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病似的,浑身有种虚脱感,那种感觉好似还很无助,面色依旧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足见社会舆论对一位名人的伤害有多么的致命!

  蓝斓的心里自然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周羽民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在幕后策划的。

  现在他们俩也已经没有了婚姻关系,曾经的曾经,已经成为了过往,一切仿佛曾虚虚实实的存在过,但现在回想起来,却是飘渺的。

  曾经的爱,也渐渐转化成了一种恨!

  这种恨是刻骨铭心的,是咬牙切齿的!

  由此,蓝斓在心里暗暗的发誓,她一定也要周羽民身败名裂!

  不过,蓝斓也不是什么愚蠢的女子,她自己也知道,她跟周羽民之间的恩恩怨怨,在外人看来,谁也说不好谁对谁错?

  毕竟这是两口子自个的事情,外人也不好评判什么。

  还有就是,蓝斓也知道,关于这事,她心里还是有愧的,毕竟她的确是跟唐逸发生了关系。

  但,至于她跟唐逸发生那关系后,她在心里从未后悔过。

  只是她知道自己所生活的环境和国度,那就是用世人的眼光来看,女人就应该是本分的,就应该是忠于自个的男人的,所以她才觉得心里有愧。

  但是,蓝斓在想,谁又曾真正了解过女人的内心?

  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逢场作戏,为什么女人就不可以?就要遭遇社会的舆论呢?

  显然,这是有些不大公平的。

  但,蓝斓心中也知道,这种所谓的公平不公平,是没地说理去。

  所以她将自己要报复周羽民的想法深藏在心里,不会对身边的朋友说,只要自个的心里清楚就好了。

  蓝斓就这样的坐在地板上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然后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要坚强起来,要做一个坚强的女人!

  于是,她霍地站起身来,扭身奔洗手间走去了。

  她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让自己变得清醒了许多。

  完了之后,她对着镜子,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对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意思像是在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

  随后,她扭身到蹲坑前,滑下裤头,蹲了下去……

  那会儿,还是九七年,即便江阳市是省会城市,但基本上住宅所用的都是还是蹲坑,不过已经有一小部分渐渐换上了马桶。

  事实上,马桶刚刚兴起,大多数人还一时难以接受,貌似也不大习惯坐便。

  所以更换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待蓝斓蹲下,小了个便后,她竟是莫名的,有些神经质似的埋头看了看自个的那个话儿,看着看着,她竟是莫名的回想起了那晚上跟唐逸在一起激战的情景来……

  由此,她也就开了个小差。

  其实,人的思想是复杂的,也是千奇百怪的,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想些什么。

  由于想到了唐逸,所以待出了洗手间后,蓝斓走至茶几前,抄起茶几上的座机电话来,给唐逸那个家伙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蓝斓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离婚后的单身女了,所以她也就没有那么多拘束与矜持了,也不怕跟唐逸那家伙表现得有些暧-昧了……

  所以蓝斓听着电话接通了,也就有些暧-昧的称呼了一声:“大骗子!”

  电话那端的唐逸忽听是蓝斓,他小子忙是问了句:“啥事呀?”

  “还能有啥事呀?你个大骗子!”说着,蓝斓话锋一转,问道,“你知道省纪委要介入调查我们俩了吗?”

  唐逸那小子忙是回道:“不必大惊小怪的,没啥鸟事。我看也就是形式一下而已,实际上会不会来调查,还不知道呢?”

  “哼!”蓝斓不由得故作娇嗔道,“你个死大骗子倒是没有啥事,可是我就苦了!”

  听得蓝斓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似的,因为他小子已经知道蓝斓跟周羽民正式离婚了……

  毕竟蓝斓是名人嘛,所以有点儿啥风吹草动的,报道就出来了。

  想着这事,唐逸那小子也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毕竟这事是因为他引起的。

  一时间,他小子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便是问了句:“你没事吧,蓝主播?”

  “还能有什么事呀?”蓝斓回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又回归了自由的单身生活,想干嘛就干嘛,没有人会干涉了。”

  唐逸听着,似乎也能感觉到蓝斓的那种心境,只是他小子不知说句啥安慰的话是好,所以也就说了句:“我可能……过几天就要离开江阳市了,去驻京办。”

  蓝斓听着,心里头莫名的一阵打紧,感觉有些胀痛似的,忙是问了句:“什么时候走呀?”

  “现在我也还不知道。”唐逸回了句。

  “可以不去么?”蓝斓又忙是问了句。

  “我也不知道。”唐逸回道。

  “你个大骗子,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呀?”说着,蓝斓又不由得故作娇嗔的嗔怪道,“都怪你个大骗子,哼!否则的话,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一步不是吗?”

  “嘿……”唐逸那小子习惯的一声傻笑,回了句,“成了,那事……咱们就不提了吧?”

  蓝斓听着,忽然说了句:“我想请你个大骗子来家里吃顿饭,但是现在又不敢,因为咱们俩传闻那事还没过去呢。”

  “……”

  一会儿,待挂了电话,唐逸那货莫名的笑了笑,心说,娘西皮的,等这事过去了,老子再跟蓝斓那龟婆娘的睡觉就应该没啥鸟事了吧?

  上午上班后,唐逸这货一直坐在办公桌发呆,像是一时没啥状态似的。

  到了上午十点钟那会儿,办公室那边给他送来了一份报纸。

  咱们的唐副主任拿过报纸看了看,忽然发现,就他跟蓝斓传闻一事,省纪委做出了回应,意思就是说,经查实,唐逸同志跟蓝斓主播传闻一事,纯属谣传,捕风捉影之事罢了。

  自然,省纪委的威信要比市纪委强大得多,所以既然省纪委对此事做出了回应,那么也就是说,若是媒体再拿这事炒得没完没了的,就得问责了。

  就在唐逸看到这篇回应时,忽然,安永年又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永年说了句:“可能就在这两天会安排你小子去驻京办了。”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那关于我在开发办这边的工作……怎么办?”

  “这边你不用管了,回头会有人接替的位置的。”安永年回道,“你现在都去去驻京办了,你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呀?”

  “那……安伯,您的意思也就是说……我现在可以不在开发办上班了。”

  安永年回了句:“等方清平电话吧。”

  过了大约半小时后,方清平方市长给唐逸来了个电话,也没有说啥,就是告诉唐逸,要他小子跟娄尚生娄主任招呼一声,他知道的,然后就可以不在开发办上班了。

  然后,方清平告诉唐逸,要抓紧时间回去一趟,收拾一下,准备前去北京。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小子又是自个发了一会儿呆。

  正在他想要给娄尚生娄主任去个内线电话时,忽然,娄尚生给他小子来了个内线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娄尚生苦闷的一笑,说了句:“可惜呀!”

  忽听这么一句话,唐逸愣了一下:“啥可惜呀?”

  “嘿……”娄尚生又是苦闷的一笑,回了句,“可惜你小子要去驻京办了呀!”

  说着,娄尚生话锋一转:“那个什么……今晚上我请吃饭,大家一起……喝两杯吧。”

  唐逸听着,一时心情也是极差,似乎也不想说啥了,便是回了句:“好吧。”

  待挂了电话,唐逸这小子又是发呆了一会儿,然后忽然抄起电话来,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李爱民听说唐逸那小子要被安排去驻京办了,一时间,李爱民的心里也是一股惆怅油然而生,忍不住叹气道:“唉……你小子还是不够成稳呀!你说你小子跟蓝斓那种名女人睡觉的话,就应该低调点儿嘛,不要整得满城风雨的嘛!这种事情……你小子也知道,原则上是不允许的,是违反了党风党纪的!但是你小子要是偷偷的睡,没有人知道,不也就没事了么?再说,蓝斓那种女人,你小子知道有多少高层面上的领导想睡么?他们想睡都没有睡到,可你小子给睡了,人家能不嫉妒么?这一嫉妒吧……某些人的心里就有些变-态,没事也能给你整大了,明白么?所以这种事情,一定不能太张扬了,明白?何况你小子睡的还是他妈周羽民的女人,能不出事么?”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眼神,然后皱了皱眉头:“现在老子知道了。不过这事……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因为老子知道是谁整这么大的。”

  “草!你小子不会告诉我……就是周羽民本人搞这么大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