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2章 即将离开开发区

   这晚上,开发办主任娄尚生想着唐逸那小子这就要离开开发区了,所以他也就给张罗了一个饭局,算是为唐逸那小子践行了。

  其实,娄尚生心中有数,知道唐逸这小子早晚是要离开开发办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但说实在的,娄尚生是真不愿唐逸那小子离开的!

  因为要是唐逸那小子在的话,他娄尚生可是省老心了,很简单,那就是唐逸那小子的办事能力啥的,没得说,超强。

  但,唐逸这小子一离开吧,估计往后所有的重担又只得落在他娄尚生的肩上了。

  所以关于唐逸的离去,绝对是开发办的一大损失!

  只是目前形势如此,娄尚生也只得唐逸那小子不得不离开的。

  娄尚生更清楚,安排唐逸那小子去驻京办避避风头,是最佳的抉择。

  这晚上的饭局,唯有财务科科长杨善莉没有来。

  因为杨善莉不想见到唐逸,不是因为她恨他,而是因为唐逸知道她的事情太多了,她没脸面对。

  实际上,杨善莉是很想来的,因为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眷恋唐逸的。

  就连杨善莉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那么的眷恋唐逸?

  事实上,杨善莉自个的心里还是清楚的,那就是因为唐逸那家伙跟她做那事的时候,着实是太给力了,那种感觉刻骨铭心,导致她打自跟了唐逸那家伙有了那事后,就不再想跟别的男人有那事了。

  杨善莉的心里甚至有种痴心妄想,那就是想若是能嫁给唐逸的话,她会义无反顾的。

  然而,唐逸那家伙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她杨善莉心里也清楚,那就是他是不会娶她的。

  事实上,一直来,关于唐逸跟蓝斓的传闻一事,唐逸那小子也知道幕后是周羽民在搞鬼。

  唐逸也想利用传闻来反击周羽民,传出周羽民跟杨善莉的那些狗血事情来,可是唐逸这货想了又想,觉得杨善莉是无辜的,她已经是一个够可怜的子了,还是不要将她牵涉进来了为好。

  也竟是因为这样,唐逸一直没有反击周羽民,任由他去传他和蓝斓的事情。

  反正唐逸心想,蓝斓可是你周羽民的夫人,既然你周羽民自个不怕戴绿帽子,那就传去好了。

  现在看来,在这一场无硝烟的战争中,似乎唐逸很被动,被搞得有些落寂之感。

  但这对周羽民本人来说,他并没有占有多大的优势。

  因为现在,大家伙在背地里给周羽民取了一个绰号——绿帽厅长!

  这位绿帽厅长的心里其实也是不大好受的。

  因为那些风言风语,最终还是传到了周羽民的耳朵里,也知道了大家在背后称呼他绿帽厅长。

  尽管他周羽民这次搞得蓝斓名声扫地,从江阳市电视台的女主播退居到了幕后,不再风光;尽管他周羽民也搞得唐逸最终被安排去了驻京办避风头,但是,关于他那顶绿帽厅长的帽子是难以摘去了。

  说白了,有种两败俱伤的感觉。

  因为作为一个男人,作为省财政厅厅长,被大家成为绿帽厅长,这叫他周羽民情以何堪?

  这晚上,趁着娄尚生娄主任张罗的这个饭局,唐逸那小子趁机跟开发办的同志们交代了一下,告诉他们,很快,就有一家名为‘福万家建筑公司’进驻开发区,这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叫周晓强,是他的好哥们,到时候要他们照顾一下。

  实际上,关于福万家建筑公司,也就是唐逸这小子跟周晓强合办的,只是他这位股东被隐名了而已。

  也就是说,对外宣称福万家建筑公司是周晓强一个人的,实际上则是他们两个人的。

  这个秘密,只有他们俩知道。

  关于这事,在之前的章节里交代过了,就不重复了,不多做解说了。

  总之,大家知道福万家建筑公司另外的一位股东是唐逸那小子就成了,嗯……不过大家千万不要告密哦,否则咱们的唐副主任就会被纪委调查的哦。

  不过,福万家建筑公司也是借助了思远国际集团的名义,对外声称为思远国际集团旗下的一家建筑公司。

  事实上,周婷那丫头趁机也是占有了福万家建筑公司百分之六的股份的。

  目前,周晓强的身份是思远国际集团内地项目执行总裁,实际上也就是周婷那丫头的左膀右臂。

  当然,周晓强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福万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

  这一切,都是唐逸那小子在幕后给安排的。

  现在,周晓强辞去平江县建筑公司总经理一职后,下海,摇身一变,就是年薪数百万的执行总裁一位,外加年终分红啥的。

  由此,周晓强的心里可是由衷的感激唐逸那小子。

  唐逸那小子并不眼红周晓强现在的年薪,因为他小子看中是将来福万家建筑公司的发展前景。

  再说,就他跟周晓强的那哥们关系,钱不钱的,算个屁呀?

  看似唐逸这小子没啥野心似的,实际上他小子可是野心勃勃。

  他小子现在所想的是,既要在政界取得显赫的地位,又要是商界的一位隐形大富豪!

  这晚的饭局结束后,唐逸本想回开发办好好的休息一晚,第二天收拾担心闪人。

  可是不知道倪晓玲从哪儿得知了唐逸那家伙要离开开发区了,所以她也就紧忙给他个家伙打来了一个电话。

  实际上,唐逸这货是想先不告知倪晓玲,等离开后再说。

  因为他小子知道倪晓玲这位大龄剩女缠上他了,想摆脱她,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毕竟她的处都是他小子给破的,倪晓玲能轻易就跟他分开么?

  当电话接通后,倪晓玲也没有说啥,就说想他了,要他今晚是去文化办找她。

  接到倪晓玲的这个电话,唐逸皱眉想了想,也是没辙,也只好去文化办找她。

  毕竟对于这位大龄剩女,是没有啥毛病可挑的,人家把珍藏二十七八年的最最宝贵的初次都献给他小子,他小子还有啥可挑的呀?

  之后,唐逸出了驴肉馆后,也就跟娄尚生娄主任招呼了一声,说他还有点儿事情要去办,要他们先回去。

  然后,唐逸这货也就直奔倪晓玲那儿而去了。

  待他小子来到倪晓玲的房间后,只见倪晓玲瞧着他小子,就忍不住欢心的一笑,嘻……

  唐逸瞧着她那般欢心的笑着,他小子的心里却是有些沉闷似的,就连他自个也形容不出那是一种啥滋味。

  待他小子扭身在床前坐下后,竟是点燃了一根烟来……

  倪晓玲忽见他个家伙竟是抽起了烟来,她不由得诧异的一怔:“你……你个小笨蛋怎么……怎么抽烟了呀?”

  “嗯。”唐逸那货有些闷闷的应了一声,回了句,“心烦呗。”

  “可是……你以前不是不抽烟的吗?”

  “以前是以前嘛,现在学会了呀。”唐逸那货回道。

  “哼!”倪晓玲不由得嗔怒的一哼,“又一个不良的男人诞生了!”

  唐逸那货皱了皱眉头:“我哪儿不良了呀?”

  “你哪儿都不良,哼!”说着,倪晓玲有些嗔怒的、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忽然问了句,“你个小笨蛋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有没有跟蓝斓做过什么呀?”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那小子不由得皱眉吸了一口烟,然后一边吐着烟雾,一边扭头看了看倪晓玲,回道:“这事不是解释过了么?”

  “可是……”倪晓玲微皱了一下眉宇,“忽然……我还是感觉有点儿怀疑,因为……要是你个小笨蛋跟蓝斓真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也不会闹了这么久不是吗?”

  唐逸又是有些烦心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回道:“你今晚上叫我来找你,就是想问这个么?”

  “当然不只是这个啦。还有,我刚刚听说……你个家伙要去驻京办了?是不是真的呀?”

  “是真的。”唐逸沉闷的回道。

  “那你什么时候去呀?”

  “明天就离开开发区了。”

  “啊?!!”倪晓玲诧异的一怔,一时间,怔怔的瞧着唐逸,“那……那我……那我怎么办呀?!!”

  唐逸那货又是抽了一口烟,皱了皱眉头:“我只是去驻京办工作而已,又没有说在那儿不能回来了不是么?”

  “可是……可是人家……可是人家想你了怎么办呀?!!”

  “那你就去北京看我啰。”唐逸那货回道,然后话锋一转,“趁着现在我还在这儿,咱们还是赶紧做两回那事才是正经的。”

  忽听唐逸那家伙这么的说,闹得倪晓玲两颊瞬间涨红不已,故作娇羞的白了他一眼:“讨厌,你个小混蛋!”

  忽见倪晓玲那样儿,唐逸那货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好了,你还是别问那么多了。问来问去的,我也郁闷呀!再说了,你以为我想去驻京办呀?我才不想去呢!现在……你不是也知道是个啥情况么?”

  忽听唐逸那么的说着,倪晓玲似乎也不好意思说啥了,只见她愣了愣眼神,然后两颊羞红的瞧着他,有些扭捏的说了句:“那你快去洗洗呀,不洗可别碰我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