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4章 反被奚落

   周羽民小有欣喜的想了想之后,最终还是决定给唐逸那小子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周羽民就小有得意的一笑,故意问了句:“听说……咱们的唐副主任要去驻京办了?”

  唐逸忽听是周羽民那个狗东西,他小子也是冷不着一笑,说了句:“原来是绿帽厅长呀?”

  忽听这么一句话,周羽民忽地一下囧了,一时间只觉男人的尊严啥的都没了……

  唐逸心想,娘西皮的,你周羽民个狗东西这不是没事找骂么?

  周羽民也是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打这个电话,但是既然打了这个电话,就这么挂了,似乎又……显得他周羽民太没面子了?

  于是,周羽民也就说了句:“你一个废材,没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唐逸这小子也没急,反而又是乐了乐,然后回道:“废材也废得有尊严不是么?不过在下倒是佩服绿帽厅长的勇气,难得呀!现在我想……恐怕是整个湖川省都知道了有您这么一位绿帽厅长吧?呃,对了,请问周厅长,绿帽戴着,感觉如何呀?是不是在这炎炎夏日,有一股透彻的凉爽呀?”

  “你……”这话气得周羽民一阵语噎,鸡头白脸的……

  唐逸那小子又是乐了乐,言道:“其实,绿帽厅长,我想跟你说一声,蓝斓不愧为江阳市电视台的女主播,那长相,那身材,就是超级棒,哇,尤其是睡起来真是带劲,尤其是她那话儿还水泱泱的,好滑溜哦!”

  “……”周羽民更是被气得血管劲爆,脸红脖子粗的……

  “对了。”唐逸那小子又是得意道,“绿帽厅长,为啥蓝斓主播的那话儿那么黑呀?黑漆抹糊的一片,不过弄起来倒是挺带劲的!”

  “……”忽地,周羽民‘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

  忽听周羽民撂断了电话,唐逸这小子心里这个乐呀,心说,娘西皮的,就你个绿帽厅长也想打电话来糗老子?老子不气得你个绿帽厅长吐血而亡才怪呢,哼!

  这会儿,周羽民着实被气得有种想撞墙的冲动,他心想,蓝斓那个死贱人,结婚都两年了,我周羽民都从未看清她的那片领地,没想到她倒是全被唐逸那小子看了通透,哼!真是尼玛贱呀!妈的,跟我周羽民的时候,她老是装得跟各修女似的,可是跟唐逸那小子,她居然……

  呃?!!

  忽地,周羽民一怔,妈的,原来唐逸那小子还真跟蓝斓睡过呀?!!

  这气得周羽民再次浑身血管劲爆,忽地,忍不住一拳捶打在办公桌上……

  ‘蓬!’

  一声巨响,办公桌上的物品都震颤了一下!

  然而,只见周羽民惶急甩了甩手,痛得眉头紧皱,紧咬牙关……

  随后,他忙是吹了吹自个的手,然后抄起电话来,就气怒给蓝斓去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周羽民气急的质问道:“你个贱-货,究竟有没有跟唐逸那小子睡过?!!”

  谁料,蓝斓没好气的回道:“你妈才是贱-货呢!!!告诉你,周羽民,现在我蓝斓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你现在跟我说话,最好是客气点儿,否则的话,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忽听蓝斓这么的说着,周羽民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不该打这个电话……

  没辙,周羽民也只好强压心中的怒气,尽量好声的问了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唐逸究竟有没有上过床?”

  “有没有,管你屁事呀?我现在也不是你周羽民什么人了,你管我有没有呢?”

  “那就是有啰?”

  “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这是我个人的私-生活!”

  “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有没有,你周羽民不也是绿帽厅长了么?这个还重要么?”

  “你……”

  “你什么你呀?”蓝斓回道,“告诉你,我现在可以告你电话骚-扰!”

  “你、你……”

  “还你个屁呀?你只是管财政的厅长,又不是公安厅长,你有什么权利审问我呀?”

  “……”无奈之下,周羽民也只好‘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

  听着周羽民挂了电话,蓝斓不由得心说,哼,跟我蓝斓吵嘴,不知道我曾是女主播呀?之前我只是让着你周羽民而已,真是的!

  在唐逸驱车回平江的途中,忽然,方乐乐那丫头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在得知唐逸要去北京后,方乐乐也不去计较之前跟唐逸怄过气了,待电话一接通,她就紧忙问了句:“大鬼头,你什么时候去北京呀?”

  “后天吧。”唐逸回道。

  方乐乐眉宇一皱,又是紧忙问了句:“那我怎么办呀?”

  听得这回,方乐乐那丫头问得这么直接,唐逸皱了皱眉头,便是回道:“那个啥……乐乐呀,其实……我俩之间也没有过啥关系,所以……”

  还没得唐逸说完,方乐乐就急恼道:“死大鬼头,你还这么说?!!”

  唐逸也是烦闷得要死:“咱们俩本来就啥也没有发生过好不好呀?”

  “笨蛋!那你不知道人家对你的意思呀?”

  “这种事情……你也没有表达,我怎么会知道呢?”

  “你是猪呀?”

  “那你就是母的啰。”

  “别扯开话题!”方乐乐急道,“人家是在跟你说正经的!”

  可是唐逸则是说了句:“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方乐乐,老是嘻嘻呵呵的,好像没有啥烦恼似的。”

  “哼!现在人家不开心,还不是被你给逼成这样呀?”

  唐逸实属烦心的皱了皱眉头:“我说,乐乐呀,这事……咱们还是先不说了吧?反正……我也就是去驻京办工作而已,又不是不能回江阳市了不是么?”

  “……”

  之后,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心里很是烦闷,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只是去驻京办工作而已,为啥他们就觉得老子一去不回了似的呀?郁闷!这……这岂不是咒老子么?真是的!

  一会儿,待回到平江后,唐逸先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说将他的行李啥的搁在他家,因为他这次去北京,不可能全都带走的。

  周晓强听着,立马就说成,要他小子直接开车去他家楼下等着他,他马上就回去。

  待将一些不带去北京的行李啥的给搁在周晓强家后,然后,唐逸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说借他们县委的这辆金杯车再开一天,明天就去县委还车。

  完了之后,唐逸也没有着急跟周晓强说别的,只说他要赶着回一趟西苑乡,回头等回平江再说别的。

  在唐逸驱车回西苑乡的途中,忽然,莫名的,周婷那丫头给他个家伙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周婷那丫头就问了句:“听说你要去北京了?”

  忽听是周婷那丫头,唐逸便是回道:“怎么,周大小姐也关心这个问题么?”

  “我关心个屁呀?我关心的是我思远国际集团的在开发区的项目问题!你走了,回头我杨慧琳阿姨去开发区怎么办?”

  唐逸则是回道:“开发区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开发区,那里有那么多人,真是的!你还怕没人管么?”

  “可问题是,你不是政-府方面跟我们思远国际集团的接洽人么?”

  “拜托!我的周大小姐!那只是说西苑湖景区那事,我是政-府方面的接洽人!现在西苑湖景区早就完事了好不?”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没辙,周婷也只好问了句:“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唐逸回道:“这个我怎么知道呀?听组织的安排啰!”

  不由得,周婷那丫头说道:“哼!当初要你加入我们思远国际集团,你偏偏不干,现在被组织耍着玩了吧?”

  唐逸则是回了句:“我乐意,你管得着么?”

  气得周婷那丫头说了句:“那你就去死吧!”

  “我靠!不是吧?你这丫头怎么咒老子呀?”

  “我就咒你了,怎么样呀?”

  “草!懒得跟你个丫头说!没事挂了吧!”

  “我还懒得跟你说呢!哼!”说着,周婷那丫头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周婷挂断了电话,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周婷这丫头啥意思呀?怎么好像……跟老子的联系……越来越频繁了似的呀?不会是……她个丫头爱上老子我了吧?

  然而,唐逸忽然又是心想,算球了吧,老子还是省省吧,别尼玛被人家说是自作多情了吧,就周婷那丫头……估计也不会看上老子我?

  可是,唐逸这货立马又是转念一想,呃?娘西皮的,老子这好像是没有自信的表现哦?

  这次,唐逸回西苑乡其实也没啥事,也就是想看看陆文婷而已,无非就是想跟她说一声,他要去驻京办了……

  不管咋说,陆文婷目前也是他的未婚妻不是?

  关于这门有点儿坑爹的亲事,可是害苦了唐逸,现在是退还不能退,真叫一个郁闷!

  因为按照李爱民的意思,若是他小子真退亲了,算是一种不负责的表现。

  谁叫他小子破了人家陆文婷的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