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5章 回乌溪村看看

   唐逸回到西苑乡后,也没有去陆文婷她大伯的那家餐馆,因为他小子怕碰见上回那个自称是他妈-的陌生女人。

  显然,唐逸一时还无法接受那个事实!

  不过想想,也是,唐逸这小子打小跟爷爷长大的,自他懂事后,就没有见过他妈,所以现在他都长大成人了,混得也还算可以,这忽然冒出一个女人来说是他妈,他岂能就那么轻易接受?

  原本他小子想直接去乡政-府办公室找陆文婷,但是想想,这次可是要去北京,出远门,忽然他想都回到西苑乡了,那就回一趟乌溪村吧,去爷爷的祖坟前看看……

  这么一想,他小子也就忙去买了些纸钱、线香,还有贡品啥的,想着他爷爷生前爱喝酒,他小子又去买了一对酒,然后也就回乌溪村了。

  现在由于西苑湖景区被开发出来后,所以现在回乌溪村也方便了,随时都船过西苑湖去乌溪村。

  不像过去,只有早晚有船。

  而且由于西苑湖景区被开发出来后,有一大片面积的湖面已经禁止捕鱼了,所以那些渔民没得鱼可捕了,也就只好改行当起了船夫来。

  所以现在回乌溪村可是方便多了。

  回到乌溪村后,唐逸也就直接上山了,去他爷爷坟前了。

  到了他爷爷坟前,他小子先是井井有条的将贡品啥的给摆上,然后又给倒上三杯酒,完了之后,开始烧纸钱,点上三珠线香给插-在坟头……

  之后,他小子一边往火堆里添着纸钱,一边呆呆的望着爷爷的碑,禁不住,眼睛有些湿润了……

  爷爷生前的那一幕幕仿佛此刻间历历在目,在脑海里由于过电一般,闪现着……

  不知不觉间,只见唐逸这小子的双眼已经明显的湿润了,忍不住对着爷爷的碑,含泪的言道:“爷爷,您老要是现在还在该多好呀!您老要是现在还在的,我一定会接您老去城里住的,吃香的喝辣的,您老不是爱喝酒么?要是您老现在还在的话,我一定会买那个瓶身上写着‘XO’的酒给您喝!爷爷,您老生前的时候,我也没有出息,没有让您过上好日子,是我这孙子对不住您老呀!可是现在……我混得好了,您老却又不在了……唉……算了,还是不说了!对了,爷爷,我马上就要去北京工作了,去江阳市驻京办当主任,您老要不要跟我去北京看看呀?要是您老……”

  就这么的坐在坟前,唐逸是越说越泪流满面……

  大约在坟前呆了得有将近一个来小时,他小子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离去的时候,还总是不忘痴痴地回头看着爷爷的墓碑……

  下山后,唐逸抬手擦干眼角的泪痕,然后平息了一下心情,完了之后,去了一趟隔壁吴婶家。

  在这乌溪村,也就吴婶算是他小子唯一的亲人了。

  吴婶见得唐逸那小子回来看她了,那个高兴呀,忙是要去张罗着做饭,唐逸却说不吃了,待会儿就得走了。

  跟吴婶简短的聊了聊他的近况后,他小子又给了吴婶一笔钱,不多,也就两千块而已,聊表心意,说他这次回来匆忙,没有买啥。

  吴婶哪会要他小子的钱呀?

  所以,吴婶是死活都不愿要!

  见得吴婶死活都不愿要那钱,唐逸这小子也就不跟她劝来劝去的了,像是打架似的,只好临走前,将那两千块钱甩进吴婶家的堂屋,然后他小子扭身就一股烟的溜走了……

  吴婶见得唐逸那小子那样,忍不住欣然的一笑,有些感慨的心说,看来这小子现在真是长大了呀!这也是怪不容易的呀!他的那个妈也真是狠心呀!要是现在看着儿子这么有出息,她还不得后悔死呀?

  从吴婶家溜走后,唐逸又去了一趟村长李厚生家。

  毕竟回村来了,这些以前对他唐逸不错的人家,还是得去看看人家的,哪怕只是进屋坐会儿,也是表示心意到了。

  这些礼数,唐逸这小子还是懂的。

  村长李厚生见得唐逸那小子回来看他了,心里也是一个高兴,因为至少证明了唐逸这小子还是懂事的,重情义的。

  再说,现在唐逸这小子都混去江阳市了,李厚生也知道他小子现在是江阳市经济开发区开发办副主任,所以他小子还能回来看他,这就已经很不错,至少说明了这小子还没忘本。

  在村长家坐了一会儿,唐逸又是想给两千块钱给村长,但是这村长也是死活不愿意要。

  但听唐逸解释清楚了,说这次回来匆忙,没有买啥东西,就算是聊表心意,村长也就算是勉勉强强的接收了,但脸上一直涩-涩的,心里也是倍觉不好意思,可是看着这钱,还是有些心动的……

  从村长李厚生家出来后,唐逸又去走访了一下以前对他不错的那些人家。

  完了之后,他小子也就紧忙赶着出村了。

  待返回到西苑乡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来钟了。

  想着陆文婷可能快要下班了,于是他小子紧忙驱车奔乡政-府而去了。

  因为他小子在回乌溪村时,将车停在了西苑乡码头那儿。

  还别说,有辆破金杯车开着,还真就方便不少。

  当唐逸驱车到西苑乡政-府大门口这儿时,正想要一把轮拐进乡政-府大院,可是忽见陆文婷从院内出来了……

  忽见陆文婷出来了,唐逸也就忙是降下车窗,探头出去,急忙招呼了一声:“文婷姐!”

  陆文婷抬头一看,是唐逸那个混蛋回来看她了,她忍不住开心的一乐:“呵……”

  于是,唐逸也就贴近院门的一旁,停住了车。

  陆文婷见得唐逸停稳了车,她忙是欢喜的走近到驾驶室前,瞧着车内的唐逸:“死混蛋,还不下车来呀?”

  唐逸微微一笑,说了句:“我不下车了,因为我还得赶着回平江呢。”

  忽听这么一句话,陆文婷立马就像个小媳妇似的,嘴巴一翘:“哼!你个死混蛋啥意思呀?上回回来看老……哦不,看人家,也就那么就走了,哼!”

  不难看出,陆文婷现在说话也注意了很多,刚想说老娘,又紧忙改口了,说看人家了。

  看来,陆文婷这姑娘还是愿意为唐逸改变自己的,还是愿意成为一个好媳妇的。

  见得陆文婷那样,唐逸总算是有些欣然,便是笑微微的说了句:“那你就上车来吧,我跟你说会儿话吧。”

  “干吗要在车上说呀?”陆文婷忙道。

  “因为我真的还急着赶回平江的。”唐逸忙道。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又是不满的撅了撅嘴,哼了一声,这才扭身从车前绕过去,然后拽开副驾座位的车门,上了车……

  唐逸扭头瞧着陆文婷在座位上坐好后,他便忙是说了句:“我要去北京了,后天就走了。”

  忽听这么一句,陆文婷不由得猛的一怔,两眼鼓鼓的瞧着他:“那你个死混蛋啥时候回来呀?!!”

  “这个……”唐逸皱眉想了想,“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这次是去驻京办工作,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不由得愣了一下眼神,然后甚是不满的嘟嚷着嘴,气呼呼的瞧着他,又有些娇羞的小声道:“死混蛋,你都要去北京了,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那么你就……这样看看人家,就走了么?”

  见得陆文婷这样,唐逸那货有些不解的问了句:“那你还想咋样呀?”

  “哼!我才不信你不懂呢!”

  “懂啥呀?”

  “哼!”陆文婷像个小媳妇似的,内心极为娇羞,没辙,只好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你个死混蛋好久都没有跟人家那个了好不?”

  忽听原来是这事,唐逸愣了愣,感觉有些犯难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在陆文婷耳畔说了句:“那就在车上那个吧?”

  陆文婷两颊瞬间涨红:“才不要呢!这儿……四处都是窗户,糗不糗呀?还是去我宿舍吧?”

  “那?”唐逸愣了一下,没辙的回道,“好吧。”

  随后,由于唐逸赶时间,也就紧忙跟陆文婷去了她的宿舍。

  到了宿舍,由于陆文婷也是好久没有那事了,早就焦渴的不行了,所以两人一到房间,就亲-热上了,甚是激切……

  反正陆文婷在唐逸面前也没有啥好羞的了,所以忽然,竟是她先将唐逸推倒在了床上,俯身过去,伸手就‘咔’的一声掰开了唐逸的皮带扣……

  唐逸感受着陆文婷的激切,忍不住,他小子一个翻身,将陆文婷掀翻在了身体之下,当他伸手去滑下陆文婷的裤头时,只见陆文婷忙是抬起臀来配合着……

  看来,唐逸这货是彻底驯化了陆文婷。

  不过,女人也是人嘛,也是有需求的嘛,这也是人之常情之事。

  再说,陆文婷也是好久没有这事了,岂能不渴望?

  待唐逸重新朝她俯身而来时,她慌是伸手去帮扶了一把,唐逸只感觉直接入了那热湿滑腻之地,陆文婷在他耳畔‘啊’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