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7章 别前跟恩师交流

   之后,待出了江云之家,李爱民便是扭头冲唐逸问了句:“今晚上……是上我哪儿去住,还是去你二哥那儿住呢?”

  周晓强忙是说了句:“上我那儿去住吧。”

  唐逸愣了一下,想了想,然后对李爱民说了句:“你等等我哈,我跟他说几句话,然后去你那儿住。”

  周晓强听着,愣了一下:“你小子还是想去大哥那儿住呀?”

  唐逸忙是笑微微的回了句:“我一会儿还是事情请教大哥呢!”

  “……”

  随后,唐逸也就拉着周晓强到了一旁,跟他说了一下,说关于福万家建筑公司进驻江阳市经济开发区一事,他已经跟开发办主任娄尚生交代好了,到时候要周晓强直接去找娄尚生就好了。

  关于这次他们俩的福万家建筑公司进驻江阳市经济开发区,也是他们揽下的第一个建筑项目,负责承建思远国际集团在江阳市经济开发区的所有项目。

  这个项目下来,不说纯赚上亿,起码也是得上千万的。

  周晓强听得唐逸说的是这么个事,他忙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完了之后,唐逸也就开车跟着李爱民的车去县委家属大院了。

  现在,李爱民是平江县县长了,所以也搬进县委家属大院这儿住了。

  不过,目前,就李爱民自个住着偌大的三居室,因为他的家人暂时还不想搬来县城住。

  因为李爱民在西苑乡也有一套房子,他本身就是西苑乡人,所以他爱人也是在西苑乡住习惯了,不愿搬来县城住,嫌城里闹得慌,不习惯。

  再说,他爱人也是将近五十来岁的人,对那两口子的亲-热之事早就淡漠了,所以住不住在一起,已经无所谓了。

  李爱民现在一个人在县城,虽然也五十多岁了,但是偶尔的时候,也会跟一些主动献媚的女同志搞搞那个啥情。

  反正这种事情,李爱民的观点就是,有便宜不占,纯属王八蛋。

  所以在女人这方面,李爱民是不会教育唐逸啥的。

  其实,李爱民也知道唐逸这小子想请教他啥事。

  所以当他领着唐逸到了他的住处,进了客厅,他就扭头淡笑的问了唐逸一句:“你小子打算……怎么还击周羽民呀?”

  忽听李爱民怎么的问着,唐逸不由得一怔:“你知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事?”

  “嘿……”李爱民又是淡淡的一笑,“就你小子心里想的啥,还能逃得过我的眼睛?要不然,我怎么会是进入官场后的老师呢?哦,不对,现在是你大哥了。”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那小子嘿嘿的一乐,说了句:“那你就帮我出出主意吧?”

  李爱民听着,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唐逸,然后一边扭身朝酒柜前走去,一边说了句:“以牙还牙就是了。”

  说完,李爱民站在酒柜前,背对着唐逸,问了句:“你小子是喝红酒还是白酒?”

  唐逸忙是回道:“咱们两个大老爷们喝啥红酒呀?整白的嘛!”

  李爱民听着,忍不住一笑,伸手拿起一瓶五粮液来,然后拿上两个杯酒杯,扭身朝茶几前走去了……

  唐逸瞧着,也就跟着到了茶几那儿去了,绕过茶几,扭身在沙发前坐下。

  李爱民扭身坐在茶几一侧的沙发前,一边倒着酒,一边言道:“对付周羽民那种人,就得以文明的方式,以牙还牙,明白么?”

  “可是……”唐逸有所顾虑的皱了皱眉头,“这个我当时也想到了,但是……那个女的……就是周羽民的小三吧……现在也跟周羽民分手了,她也着实蛮可怜的,我不想连累人家。”

  李爱民听着,一边又掏出了一包中华牌香烟来……

  正在李爱民取出一根烟打算叼上时,唐逸那货忙是来了句:“给我来一根。”

  李爱民不由得一怔,愣愣的看了看唐逸:“你小子现在也抽烟了么?”

  “嘿……”唐逸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回道,“刚学会。”

  瞧着他小子那样,李爱民则是一边将手头的那根递给他,一边言道:“这玩意……你小子能不抽的话……还是不抽为好,染上了,想戒都戒不了。这烟……抽多了,也没啥好处,你看我,就是烟抽的,痰多,肺不好。所以你小子能不抽就尽量不要抽。”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了句:“那我抽完这根,就不抽了。”

  李爱民忙道:“你小子不抽可以,但是兜里一定要带着烟。现在你小子也混了这么久官场了,也应该知道,这男人兜里若是不带着烟的话……有时候说话办事啥的都不大方便似的。反正混官场的,不抽烟的太少了,基本上都是大烟枪。有时候,有根烟,就能办成一件事。”

  唐逸忙是回了句:“那以后我记住了。”

  说完,唐逸话锋一转:“对了,还是说说周羽民那事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问了句:“你小子真跟蓝斓主播睡了?”

  “啊……嗯。”唐逸想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

  李爱民忍不住一笑,说了句:“你小子真他妈行!”

  说着,李爱民竟是有些忍不住好奇的微笑的问了句:“睡蓝斓那种女人……啥感觉呀?”

  唐逸这货忍不住嘿嘿一乐,回了句:“很有激-情!”

  李爱民不由得幻想了一番,然后笑微微的言道:“也是,虽说女人都一样,都是两个球一个洞,但是蓝斓那种女人睡起来……感觉上就不一般,嘿……”

  随后,李爱民话锋一转:“对付周羽民……其实你小子压根就不用担心,因为不用你去对付,蓝斓也会对付他。你想想,蓝斓作为他曾经的妻子,他周羽民愣是要将你小子跟蓝斓的那点儿事情炒得满城风雨的,这蓝斓心里肯定是恨他的,所以……这女人吧……要是真恨起来,她想报复一个男人,那手段可是相当狠辣的。”

  忽听李爱民这么一点破,唐逸这小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只要利用好蓝斓就成了。”

  “对啰!”李爱民回应了一句,一边端起酒杯来,“来,喝酒吧!”

  于是,唐逸那小子忙是端起酒杯来,跟李爱民碰了碰杯……

  待喝了一口酒后,李爱民一边搁下酒杯,一边冲唐逸言道:“其实……这次……安排你小子去驻京办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是驻京办主任一角,所以……也让你小子尝试一下独挡一面的滋味。其实,你小子机灵劲是有了,主意也有,算是有谋了,但还缺乏勇。”

  “勇?”

  “对。你小子可别想你功夫有多么厉害,打架有多牛,那都不是我所谓的勇。我说的是独挡一面的那种气魄。就是遇事,不慌,有自己的主意,能够很好解决它。若是你小子修炼出了这种气魄来,我想……恐怕……你小子上位会很快?”

  唐逸皱眉愣了一下,然后忙是笑嘿嘿的点头道:“我明白了。”

  李爱民又忙道:“不急,这种气魄是慢慢修炼出来的。早晚有一天,你会有的。而且这种气魄跟人的年龄也有关系。若是你小子到了我这个岁数,估计……没准……你小子已经破例进了中央?”

  “……”

  这晚,唐逸来李爱民这儿住,目的也就是想跟李爱民这样的交流一下,以提高自己。

  事实上,唐逸这小子一直在心里视李爱民为自己的恩师。

  还有一位恩师就是安永年。

  可以说,唐逸这小子是在他们俩身上学到了不少。

  但在唐逸看来,他觉得李爱民的个人能力啥的,甚至要比安永年强一些,只是李爱民机遇不大好而已。

  不过现在,李爱民也总算熬到了平江县县长一职。

  总得来说,唐逸这小子还是肯虚心学习的。

  要不是他小子不断的自学,也不会有今天这番变化的。

  毕竟他小子年龄在那儿,还处于慢慢的成长过程中,所以变化肯定是会有的。

  不难看出,跟一年前的那个山野小子比起来,现在的唐逸可谓是判若两人!

  这,或许只能说是他在成长?

  第二天上午,唐逸本来想见见刘晓静,但是赶巧似的,这天刘晓静请假了,没有来县委上班。

  这天上午,唐逸也就将平江县委的那辆金杯车还给了县委。

  因为现在他小子要去北京了,也用不上这辆金杯车了。

  中午的时候,唐逸去了一趟县卫校,去看了看秦妍她妹妹秦芳。

  不过这次,秦芳见着唐逸,好似不大愿意跟他说话似的?

  可能是因为唐逸跟蓝斓的传闻那事闹的吧?

  真真假假,他们外人也不清楚,只是在秦芳看来,总觉得那事闹得她心里不大舒服,不得劲似的?

  唐逸见得秦芳那小丫头好似不大愿意搭理他,他小子也知趣,就借口还有事,走了。

  毕竟,他也犯不着跟秦芳解释他跟蓝斓是怎么回事。

  再说,秦芳这小丫头只是在心里暗恋唐逸,所以她自然也是羞于开口问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