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9章 将要远行

   其实,这会儿蓝斓给唐逸来电话,也就是因为她一个人独自在房间里呆着寂寞而已。

  也就是说,她来的不是电话,而是寂寞。

  想想,她毕竟是有过两年的婚姻生活了,这突然离了婚,独自一个人生活,难免会倍觉寂寞的。

  因为她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空间,突然一下一个人,自然是很不习惯。

  她也是想着她跟唐逸传闻一事,总算是闹完了,媒体总算是不再肆意的炒作了。

  所以她这回在电话里,也就肆无禅忌的跟唐逸打情骂俏的。

  事实上,这种东西说怪也怪,有时候也难以琢磨女人究竟在想些啥?

  就拿蓝斓跟唐逸来说,事实上她跟唐逸的接触并不多,然而,就那么一次被唐逸这货给骗睡了后,她竟是莫名的依恋上了唐逸。

  可能近段时间来,媒体的传闻算是推助剂吧?因为老是将蓝斓跟唐逸绑定在一起传闻,所以也就导致了蓝斓在心里上莫名的依恋了唐逸。

  再加上婚姻上的不幸,一时间,蓝斓也没有别的异性-朋友,所以也只好找唐逸。

  这种感觉,在蓝斓的心里,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纯属一时寂寞需要?

  反正回想起那晚上她跟唐逸睡的那滋味时,她从未后悔过,甚至她的心里一直都是意犹未尽的,很想再跟唐逸有染。

  女人也是人嘛,有感觉自然也会叫嘛,所以一当在那个男人那里找到了她所期望的感觉,她自然是老想着那个男人。

  唐逸就那么的陪着蓝斓在电话里聊了聊之后,待挂了挂了电话,蓝斓竟是忍不住一阵欣喜,貌似感觉跟唐逸那个死大骗子聊了会天后,心里好像不那么闷了,好似一下子心情好多了似的?

  原本唐逸刚刚想在电话跟蓝斓说对付周羽民一事,可是他小子想了想,觉得这话在电话里说不合适,貌似现在也不是时候,毕竟人家两口子才刚刚离婚,没准还有些感情呢,所以唐逸也就没有在电话跟蓝斓说对付周羽民一事了。

  还有就是,唐逸想着他去驻京办一事已成定局了,所以暂时没有必要着急于一时。

  对于唐逸这货来说,能将蓝斓那个女人给睡了,他小子心里还是蛮美的。

  至于娶,他小子肯定是不会娶蓝斓。

  随后,待唐逸回到餐桌前坐下后,坐在对面的江倩忍不住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个家伙一眼,然后问了句:“刚刚……那个电话……是女人打来的吧?”

  忽听江倩那么的一说,唐逸这货忙是囧笑道:“江姐,你咋也关心这些八卦事情了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江倩这心里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

  因为江倩忽然在想,该向唐逸这个家伙表达的,她已经表达过了,她已经不止一次跟唐逸说,说姐爱上你了,怎么办?

  但是每次,唐逸这家伙好像都不当一回事似的,也好像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似的?

  所以,江倩心里知道,可能是唐逸这家伙并没有想娶她?

  然而,江倩的心里也清楚,当初跟唐逸开始时,她也是压抑久了,想要放纵自己一回罢了,所以这也是她自愿跟他发生关系的,由此,她也是不好怪罪唐逸什么。

  所以唐逸刚刚那么的说着,她也是不大好向唐逸发脾气。

  江倩愣了好一会儿后,自好是在心里自叹了一口气,微闭了一下双眼,然后睁开眼来,尽量冲唐逸粲然一笑,另开了话题,说了句:“你个家伙去了北京后,姐要是想你了,怎么办呀?”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着,唐逸嘿嘿的一笑,回了句:“那就去北京看我呗。”

  “可是……好远哦!我又……晕车……”说着,江倩就倍觉苦闷的皱了皱眉宇……

  见得江倩那样,唐逸那货似乎有些没心没肺的、笑嘿嘿的说道:“要是我想喝奶了,就回来找姐。”

  江倩不由得两颊有些羞红的白了他个家伙一眼:“去你的!死坏家伙!”

  “……”

  一会儿饭后,唐逸也就和江倩一起回到了江倩的住处。

  进到房间,江倩想着唐逸这家伙明天就得走了,可能好长一段时间见不着他了,到时候想要那事的时候,都揪不到他的人,不由得,她有些惆怅的、黏黏呼呼的朝唐逸靠近过来,忍不住有些痴迷嗅了嗅他个家伙身上的气味……

  唐逸默默的瞧着,也嗅着她身上那股熟悉的幽香,忍不住也是有些冲动了。

  就这样,两人进到房间后,二话没说,就忽然痴缠上了,热拥在了一起,相互闻着啃着咬着吸着吮着的……

  每当这事的时候,江倩都是非常的投入,尽情的享受着这倾销一刻之乐,鱼水之欢……

  不由得,只见江倩痴迷的、情不自禁的顺着唐逸的脖子一路往下啃咬而去,一边吐气如兰,好似要窒息了一般……

  最后,只见江倩在唐逸的跟前渐渐蹲下,伸手就滑下了他的裤子,埋头过去,就将其硬朗之物吃到了嘴里……

  之后,江倩自个在茶几前趴好,撅着臀,任由唐逸来个后门式。

  一番云雨过后,最后累得两人坐在沙发前余喘着……

  一阵余喘过后,江倩也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痴迷的看着唐逸。

  因为他个家伙着实是太令她爱得死去活来的!

  在她的记忆中,每次,他个家伙都能送她到巅峰,让她感觉像是遨游在九霄云外……

  唐逸这家伙着实是太给力了!

  第二天上午,唐逸按照安永年的意思,去他家看了看安雅。

  安雅这小丫头还是很单纯,见到唐逸后,她就很是气愤的骂那些传媒,骂那些无良的传媒将她唐逸哥哥逼上了绝路,现在不得不去驻京办。

  目前,貌似也只有安雅这小丫头单纯的不相信传闻的事情是真的。

  唐逸见得安雅这小丫头单纯的可爱,他忍不住欣然的乐了乐,然后哄骗了她几句,也就闪人了。

  事实上,安永年也一直在对安雅说,关于你唐逸哥哥和蓝斓主播的传闻是假的。

  安永年之所以如此,那是他还是希望唐逸给安雅留下一个美好的形象。

  因为,安永年还是想将来唐逸能成为他的女婿的。

  唐逸是这天下午三点半进京的火车。

  两点钟的时候,他小子就已经赶到了江阳市火车站。

  可能是头一次出远门,他小子心里有些激动吧?

  到了火车站,进候车室,他小子给驻京办小张去了个电话,要小张明天上午九点钟来北京南站接他,并将列车车次和车厢号告知了小张。

  小张得知新上任的主任要来北京了,她连连说好,知道了。

  这事交代清楚后,唐逸也就在候车室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刚坐下,赶巧似的,周思远老先生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其实,周思远老先生已经知道了他小子这次为什么会被派去驻京办,所以电话接通后,周思远老先生就问了句:“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唐逸听着,感觉这句话有些唐突,莫名其妙的,于是他小子愣了愣,便是回道:“不用!”

  “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

  “那成了,没事了。”说着,周思远老先生又忙道,“哦不,等一下,我……可能下个星期要去一趟北京,到时候我给你小子电话吧。”

  “……”

  电话刚挂,忽然,方乐乐那丫头来电话了。

  待电话接通,方乐乐那丫头就紧忙问道:“大鬼头,你在哪儿?”

  “火车站呀。”

  “我知道你是火车站,我问你在火车站什么位置?”

  “候车室。”

  “那好啦,我知道啦。”说着,方乐乐又忙是问了句,“哦,对啦,第几候车室呀?”

  “第一候车室。”

  “……”

  过了一会儿,只见方乐乐那丫头拎着一个大塑料袋朝唐逸走来了……

  貌似塑料袋里全是吃的,啥水果、泡面、火腿、卤蛋、矿泉水等等等。

  唐逸瞧着方乐乐那丫头匆忙而来,他忙是站起身来,欢喜道:“你……咋来了呀?”

  方乐乐走近他的跟前,有些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嘟了嘟嘴:“哼!死笨蛋!”

  唐逸瞧着方乐乐那样,他有些不解:“干嘛骂我呀?我……刚刚啥也没说呀?没得罪你吧?”

  可方乐乐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将手头的那个大塑料袋递给他:“给!”

  唐逸瞧着是一袋吃的,他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方乐乐:“你这是……干嘛呀?”

  “你是猪还是熊呀?这都没有看出来呀?人家送吃的给你呗!你火车上不要吃东西了呀?那么长时间,哼!”

  唐逸那货又是皱了皱眉头,看着方乐乐:“呃,乐乐,说真的,你真的变了。”

  差点儿没气得方乐乐吐血:“你真是个大笨蛋!难道人家看着你都要去北京了,人家还笑得出来吗?你以为人家是傻妞呀?只会乐呵呵的呀?”

  忽见方乐乐那样,唐逸忽觉她这丫头还真是个性分明,忍不住捧腹一乐:“哈……傻妞!”

  “笑什么笑呀?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