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00章 送别

   一会儿,待上了火车后,唐逸忙将行李箱在上方的行李架放好,然后将方乐乐那丫头送给他的那袋吃的给在茶桌上搁好,忍不住会心的一笑,然后扭头透过车窗,笑微微的望着站在站台上的方乐乐,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还别说,这婆娘还真是比男人细心,要不是她个丫头给老子送来一袋吃的,老子还真忘了买吃的了,嘿嘿……

  此刻,站在站台上的方乐乐显得一脸的惆怅,两眼神伤的瞧着火车上的唐逸,见得他个死笨蛋还笑嘿嘿的,她忍不住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又是瞪了他一眼……

  瞧着方乐乐那样,唐逸这货又是乐了乐……

  越是瞧着唐逸乐着,方乐乐那丫头越是气郁,撇着个嘴,眼鼓鼓的瞪着他个死笨蛋。

  见得方乐乐那样,唐逸这货暗自欣喜的心说,娘西皮的,这丫头就是可爱,嘿嘿!

  再过一会儿,火车也就缓缓的启动了,开始往前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瞧着火车移动了,方乐乐那丫头忍不住忙是扭身跟着火车跑,一边死死的盯着火车上的唐逸。

  唐逸那货却是乐嘿嘿的挥了挥手,大声的说了句:“你回去吧!”

  可方乐乐那丫头忽听这么一句,竟是忍不住一阵泪下,只觉心头一阵阵胀痛,感觉像是就此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忽然瞧见方乐乐那丫头哭了,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大声的说了句:“好好的,你哭啥呀?”

  方乐乐那丫头气郁的哭泣道:“笨蛋!你是个笨蛋!不知道人家舍不得你离去吗?不知道人家就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吗?不知道人家一直都是喜欢你的吗?你是个大笨蛋!笨猪!笨熊!你就是个蠢子!你个大笨蛋……”

  就这样,火车在方乐乐那丫头娇蛮的谩骂声中,离开了站台,驶向了北京的方向……

  最后,方乐乐望着两条无限延伸的铁轨,忍不住再次泪流满面……

  过了一会儿,江倩紧忙给唐逸来了个电话,待电话一接通,江倩就急忙问道:“你个小笨蛋还在火车站吗?”

  “没有了,火车已经开了。”唐逸回答,然后问了句,“啥事呀,江姐?”

  早在听着没有了的时候,江倩就忍不住泪下了……

  此刻,正在火车站前方广场上奔跑的江倩,忍不住渐渐的停步下来,显得一脸惆怅与迷惘的、含着两眼泪花望着火车站候车厅那三个字……

  唐逸愣了一会儿,听电话那端的江倩不出声了,他皱眉一怔:“喂,江姐,你能听见我在说话吗?”

  江倩忽听唐逸在电话里这么的说着,不由得,她更是一阵泪水滑落,然后哽咽了一下,忍住哭声,言道:“到了北京后,你个小笨蛋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哦!”

  “……”

  之后,待电话挂了后,蓝斓也紧忙给唐逸打来了一个电话,问他是不是已经离开江阳市了?

  随后,倪晓玲又给唐逸来了个电话,问他还在火车站没有?

  接着,陆文婷又来电话了,再又是安雅……

  这一顿电话接的,唐逸不由得有些烦闷的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只是去趟北京而已,又不是出国,这么这些婆娘都以为老子一去不回了似的呀?这电话打的,还尼玛没完没了了,不知道现在是漫游了呀?电话费很贵的……

  正在这时候,朱心那丫头又来电话了。

  待唐逸接通电话,听说是朱心,他心里不由得有些胆颤的一颤,暗自心说,妈的,不是吧?这个白虎女孩也给来电话了呀?娘西皮的,这次不知道又会倒啥霉……

  听着唐逸那个死乌龟不说话,朱心那丫头心里这个气呀:“死乌龟,你哑巴了呀?”

  唐逸有些闷闷的愣了一下:“草!你个白虎女才哑巴了呢!”

  “死乌龟,你说什么呢?你再说……我……姑奶奶我……我要杀了你!”

  “你本来就是白虎女嘛!成了,没事就挂了吧!老子怕了你了!老子可不想倒大霉!”

  “啊——”朱心那丫头气结的一声惊叫,“死乌龟——我要杀了你——”

  “有种你个白虎女就来杀好啰,老子现在可是不在江阳市了!”

  “哼!死乌龟!姑奶奶我这就去买飞机票,飞去北京!”说完,朱心那丫头就气结的挂断了电话。

  忽听电话那端的动静,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我草,娘西皮的,不是吧?朱心那丫头不会真来北京吧?她要是真来的话,那老子可就真的倒大霉了……

  不由得,唐逸这货有些后悔道,他姥姥的,早知道她是个白虎,老子就不睡朱心那丫头了,这白虎女还真是尼玛碰不得呀,一碰就倒大霉呀……

  之后,唐逸感觉有些饿了,就去泡了碗泡面吃。

  吃完泡面后,休息了一会儿,他小子也就在下铺躺下来睡了。

  因为他小子买的是卧铺票。

  可是他小子刚躺下来闭眼睡了一会儿,忽然就有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腿:“喂,先生,你睡了我的铺位。”

  唐逸睁眼一瞧,一股幽香气息飘来,只觉眼前一亮,一位风韵的女子站在铺位边上……

  瞧着那女子,唐逸愣了愣,说了句:“我也是卧铺票呀。”

  那女子有些无奈的抿嘴一笑:“那我就不知道啦。但是……你的确睡的是我的铺位。我是下铺,你看看你是不是中铺或者上铺?”

  听得那女子那么的说着,没辙,唐逸也只好一骨碌仰身坐起,有些傻愣的掏出车票来看了看,不由得皱眉一怔,然后忙是抬头冲那女子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哦,我头一次坐火车,还真没搞懂这个,我的确是中铺。”

  那女子忙是大度的一笑:“没事,你现在换到中铺就好啦。”

  瞧着那女子笑得那般娇美可人,唐逸这货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这个婆娘还真尼玛好看,要是能睡睡,是不是感觉超爽呀?

  一边心说着,他这货一边有些囧囧的站起身来,眼睛不忘邪恶的瞄了瞄那女子的领口内,只见一对白嫩嫩的丰硕鼓荡之物尽收眼底,尤其是白嫩相间的那道壕沟,更是惹得唐逸那货一阵心慌,不由得,唐逸那货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要是伸进一只手去,就爽了,嘿嘿……

  随后,待唐逸爬上中铺后,那女子笑微微的站在铺位前,冲唐逸言道:“那个……先生,我们将被子换过了吧,因为下铺的被子你刚刚盖过了,所以……”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心里顿时就有些不爽了,心说,娘西皮的,你个死臭婆娘还嫌老子脏了呀?老子昨晚上洗过澡了好不好呀?再说,老子这次去北京穿得体体面面的,跟尼玛香港人似的,哪里就脏了呀?我草,成,你个死臭婆娘就等着吧,回头非得日了你不可,到时候老子跟你个死婆娘睡在一个被窝里,看你还嫌弃啥?

  见得唐逸坐在中铺发愣,那女子忙是微笑道:“先生,你……”

  唐逸听着,又瞟了那女子一眼,然后也就将中铺的被子拿着给她了。

  那女子接过被子后,也就将下铺那床被唐逸盖过的被子递上来给了唐逸。

  之后,唐逸躺在中铺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后,也就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虽然是头一次坐火车,但是他这货还算是比较淡定,没有那种异常亢奋的举动。

  后来,唐逸自个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感觉迷迷瞪瞪的,被一阵嘈杂声给吵醒了……

  待醒来后,他小子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看车厢,只觉车厢内灯火通明,车窗外的天空已经漆黑,看来已经是晚上了。

  然后,唐逸这才注意到,有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大夫站在他的铺位边上,还有两位身着制服的乘务员站在过道边上……

  他愣了愣眼神后,趴在中铺往下瞧了一眼,只见下铺的那个女子双手紧捂着肚子,貌似是肚子疼,已经疼得满头大汗,眉宇紧皱,时不时的咬咬自个的下唇……

  其中一名女大夫冲下铺那女子问了句:“疼痛还没有减少吗?”

  那女子似乎疼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皱眉眉宇,摇了摇头……

  这时候,不由得,唐逸默默的、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女子的面色,心中已经判别出了那女子患的是急性阑尾炎……

  就在这时,那名男大夫问了句:“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

  “嗯……”那女子眉宇紧皱,回想了一下,“上车前……我没有吃东西呀。”

  唐逸瞧着,也就默不做声的从中铺爬下来了,下地到过道上,侧步往铺位挪了一步,扭头冲那两名大夫说道:“她这是急性阑尾炎,需要输液才能镇痛。”

  忽听这么一个声音,那两名大夫忙是扭头朝唐逸看来,那名男大夫皱眉打量了唐逸一眼:“你……你怎么知道呢?”

  见得那名男大夫好像不信任他,唐逸瞧了他一眼:“我还知道你有痔疮。”

  “……”那名男大夫登时囧得面色是一红一白一紫的,无语中……

  事实上,他的确是有痔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