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01章 初到北京

   那名女大夫瞧着唐逸,心中不由得暗暗的惊呼,神医呀!这真是传说中的神医的呀!

  因为她可是知道那名男大夫的隐疾……

  事实上,像他们火车上的医务工作人员,平时基本上也没啥事,这一男一女的呆在一起,闲来无事,也是难免会搞点儿婚外情的。

  那名女大夫本不是那名男大夫的妻子,但是她对他身体了解,比他老婆了解还要透彻。

  见得那名男大夫囧得一阵无语,这时,唐逸问了句:“现在可以相信我的医术了吧?”

  随即,那名女大夫忙是敬意的微笑道:“现在在火车上肯定是没有输液的条件,那么依照名医之见……该如何给这位女士镇痛呢?”

  “这个嘛……”唐逸那货故意拖长着音……

  此时此刻,下铺的那名女子已经疼得快吃不消了,忽听火车上的医务人员都称唐逸为名医了,她便惶急道:“求求你了!”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下铺的那位女子,然后不急不慢的侧步上前一步,随即,只见唐逸伸手在那女子的身上点了两下……

  待那女子反应过来,感觉到唐逸伸手在她身上点了两下时,不由得,她转溜了一下两眼珠子,眉宇一皱,咦?好像……不痛了耶?

  实际上,唐逸是点住了穴位,给止痛了。

  那两名大夫忽见那女子好像不痛了,没有痛苦不堪的表情了,他俩不由得愣了愣眼神,心想,这是什么疗法呀?

  这时,唐逸冲那女子问了句:“不痛了吧?”

  那女子忍不住欢心的一乐:“呵……不痛了!谢谢你!”

  唐逸淡然一笑:“不用谢!不过……我只是暂时点住了你的穴位,止住了痛而已,实际上,你病症还未好,还得去医院治疗。当然了,如果你不想手术切除阑尾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开一付中药药方,按照此药方,服用一个月中药,基本上没事了,也不会复发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那女子不由得有些囧色的一笑,看了看唐逸,想着之前换铺位的事情,她忙是歉意的微笑道:“不好意思哦,先生,之前……”

  唐逸忙道:“之前那事已经过去了。再说,本来也是我睡错了铺位。”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那女子欢喜的一笑,忙道:“对啦,那个什么……你这会儿睡醒了,就在我这下铺坐会儿吧,没事的。对啦,我请你吃晚饭吧!”

  “不用。”说着,唐逸指了指茶桌上的那袋吃的,“我有一大堆吃的了,谢谢了。”

  “来来来,那就坐会儿吧。”那女子忙是微笑道。

  “……”

  那两名大夫见得没有他们啥事了,已经有高人给解决了,于是他们俩也就冲唐逸道谢了一声,然后扭身离去了。

  那两名乘务员见得好像也没事了,他们俩也扭身离去了。

  待唐逸扭身在下铺坐下后,那名女子也就笑微微的与他攀谈了起来,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先生是从事医疗工作的?”

  “不是。”唐逸回道,“只是懂点儿医术而已。”

  “那先生是……”

  唐逸愣了一下,回道:“去北京工作。”

  “……”

  就这么的聊了一会儿后,那名女子又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请问……先生贵姓呢?”

  “姓唐名逸,唐逸。”顺口,唐逸问了句,“你呢?”

  “焦娇。”

  “啥?娇娇?”

  “嘻……”那女子有些娇羞的一笑,“不是娇娇,是焦娇。姓焦的焦,后面那个娇是娇气的娇。”

  “啥?xing-交?”

  “……”那女子登时一脸涨红……

  过了好一会儿,那女子说道:“是焦裕禄的焦。”

  “哦哦哦……我知道了,焦娇。”

  “……”

  第二天上午九点来钟的样子,火车终于抵达了北京西站。

  在下火车的时候,唐逸本想跟那个名叫焦娇的女子一起下火车,可是一不留神的功夫,忽见那名叫焦娇的女子竟是不见了。

  当唐逸从火车上下来后,早已在站台上等候的、驻京办的小张忙是欢喜的惊呼了一声:“唐主任!”

  这一声唐主任叫的,只见刚下车来的有二十多个人士朝小张望来……

  唐逸瞧着,登时愣了,心说,娘西皮的,不是吧?这么多姓唐的主任呀?看来还真是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多呀……

  待唐逸走近到小张的跟前,不由得打量了她一番:“你就是张娜娜?”

  “嘻!”张娜娜忙是欢喜的一笑,“对呀,我就是驻京办的张娜娜呀!”

  说着,张娜娜话锋一转:“好啦,唐主任,我们先出火车站再说吧。”

  “……”

  在同张娜娜一同出火车站的时候,嗅着她身上那股幽香之气,唐逸这货一直在偷偷的打量着她,心说,这女子不错,长相有几分颇似廖珍丽医生,该大的地方都大,不该大的地方一点儿也不大,看来老子这回到驻京办不怕寂寞了……

  事实上,张娜娜跟廖珍丽医生的长相是颇有几分相似,都说胸大无脑,可能这就是张娜娜被派来驻京办的原因之一吧?

  待出了火车站,到了站前的广场上,张娜娜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啦,唐主任,我们去对面坐937支线吧。”

  “啥?”唐逸皱眉一怔,“啥支线呀?”

  “937支线呀,去丰台北大地的呀。咱们的驻京办就在那儿呀。”

  唐逸又是愣了愣:“公交车呀?”

  “对呀。”

  “咱们驻京办没有车么?”

  “倒是有一辆老爷车,不过我车技不过关,不敢开。”张娜娜有些腼腆的娇羞道。

  “啥?老爷车?”唐逸又是一怔,心说,娘西皮的,这儿是北京不?

  张娜娜忙是略显娇羞的、笑嘻嘻的解释道:“就是有一辆金杯车,不过快要报废了,大修N回了,但是最近开着又老是熄火,所以我就不敢开车了,怕车坏在半道,上不上、下不下的。”

  听得这情况,唐逸更是眉头紧皱,一时不知道说啥是好?只是倍觉很不是个滋味……

  张娜娜瞧着咱们的唐主任那样,她则是忍不住扑哧一乐,然后言道:“好啦,唐主任,你也不好皱眉头了,目前咱们的驻京办就是这情况啦。我们还是先坐车回驻京办再说吧。”

  “……”咱们的唐主任又是好一阵无语,然后没辙的回了句,“好吧。”

  于是,唐逸也只好拖着个行李箱,跟张娜娜一同过得街天桥,来到对面的公交车站。

  在下街天桥的时候,唐逸瞧着车站那儿拥挤的人群,就犯憷的直皱眉头。

  张娜娜一边使劲往人群中挤着,一边焦急道:“唐主任,跟上呀!往前挤挤吧!要不然,一会儿就坐不上座位哦!”

  唐逸眉头紧皱的拉着个行李箱,跟在张娜娜后头……

  张娜娜又是紧忙说道:“唐主任,我先上车去给你占座吧!你可得跟上了哦,别挤不上车哦!”

  没辙,唐逸也只好使劲的跟着张娜娜往人群中挤呀……

  与此同时,唐逸暗自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这儿是他妈传说中的北京么?

  正在这时候,不赶巧似的,他兜里的手机还响了起来……

  听着手机响,唐逸又是眉头紧皱,没辙,也只好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哪位?”

  “我,方清平。”

  对方方市长的话刚落音,赶巧似的,937支线正好进站了……

  张娜娜紧忙嚷嚷道:“唐主任,跟上呀!”

  在张娜娜的嚷嚷声中,只见一群人一窝蜂似的往车门拥挤了上去,待唐逸愣过神来,被落在了最后……

  唐逸一急,忙是冲电话那端的方市长说道:“那个啥……方市长,这会儿我没空呀!挤公交车呢!回头我给您回电话吧!”

  电话那端的方清平听着唐逸这就挂断了电话,他不由得眉头一皱,心说,搞什么呀?他小子到没到北京呀?挤什么车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咱们的唐主任终于气喘吁吁的挤上了公交车……

  张娜娜占着一个座位,见得唐主任终于挤上车了,她惶急嚷嚷道:“唐主任,这儿,快,我给你占着座呢!”

  好不容易,咱们的唐主任才拎着个行李箱挤到车后方,待扭身在张娜娜身旁占着的那个座位前坐下,终于喘了口气:“呼……”

  然而,正在这时候,不赶巧似的,偏偏一个抱着小孩的少妇从中门挤上了车来……

  随即,乘务员忙是嚷嚷道:“来来来,哪位给让个座呀!让人家抱小孩的坐坐!”

  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隔壁哦!这是啥尼玛鸟地方呀?

  没辙,心里郁闷归郁闷,但他还是得笑微微的站起身来,让座道:“来来来,坐这儿吧!”

  张娜娜扭头瞧着,眉宇微皱,甚是郁闷道:“唐主任,你坐我这儿吧。”

  唐逸忙道:“那个啥……你坐吧,没事。我站着就成了。”

  “不不不,唐主任,还是你坐吧!”

  可唐逸不由得皱眉说了句:“就不要在这儿还嚷嚷着唐主任了吧,求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