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03章 你好像变温柔了耶

   随后,当唐逸下楼来,穿过大堂,出得驻京办办公楼,果真见得一辆黑亮的大奔停在驻京办的院门口那儿……

  坐在车里的朱心忽见唐逸出来了,只见她推开车门就下车来了,望着办公楼楼前台阶上站在的唐逸,就嗔怒的一撅嘴:“哼,死乌龟!”

  此刻,唐逸站在台阶上愣了又愣的,看看那辆黑亮的大奔,又看看朱心那丫头,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这丫头不但挺他妈疯的,还尼玛挺神通广大的嘛?她就从哪儿搞来一辆大奔呀?还尼玛直接找到了江阳市驻京办所在地……

  哦……老子忘了,这疯丫头是尼玛江阳市黑势力大佬朱振天的女儿,看来贼子的女儿果然挺他妈贼的呀?

  呃?那也不对呀?她爸只是江阳市黑势力的大佬呀,这儿可是北京呀……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朱心又是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死乌龟,你快给姑奶奶我滚过来!”

  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再次望了望朱心:“我靠!你个白虎女让老子滚过去、老子就滚过去呀?那老子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怎么你个白虎女也是示范一下滚是怎么滚的吧?”

  “你……”气得朱心那丫头这就气呼呼的直奔台阶前走去了……

  见得朱心那丫头气呼呼的走了过来,唐逸愣了一下,心想要闹也不能在这驻京办门口闹不是?老子好歹也是驻京办主任不是?要是在这儿跟她个疯丫头闹,那老子这个驻京办主任多跌份呀……

  想着,唐逸忙道:“喂喂喂,你个丫头想干嘛呀?”

  “想干嘛?你个死乌龟说呢?”朱心那丫头问道。

  唐逸忙是想了想,然后忙道:“那个啥……要闹就别搁这儿闹吧,咱们还是去找个地方再闹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嗔怒的瞧着他,又是一声哼:“哼……”

  想着自个已经跟他个死乌龟发生了那事,朱心这丫头的心里也是凶不起来了,因为她虽然是个疯丫头,但是骨子里还是有点儿传统思想的,想着自己都跟唐逸睡过了,还被他给破了处,那就是他的女人了,所以……她要是太凶了,到时候人家唐逸不要她了,那她咋办呀?

  这么的想着,朱心这丫头竟是忽然撒起了娇来:“哼,死乌龟,快陪人家去附近吃点儿东西吧!人家都饿死啦,哼!”

  忽听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瞅了瞅朱心,便是言道:“干嘛要老子陪你去吃东西呀?”

  朱心那丫头听得这话,又是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你个死乌龟是驻京办主任不?”

  “是。”

  “那我现在算不算来京人士?”

  “来经?哪个经呀?”

  “死乌龟,当然是北京的京啦!你以为是哪个京呀?”

  “哦……”唐逸故拖着长音应了一声,“原来是北京的京呀,老子还以为是哪个啥经呢?”

  待听明白唐逸说的是啥后,朱心那丫头不由得娇羞的红了双颊:“死乌龟,人家这个月早已就来过了好不好呀?”

  说着,朱心话锋一转:“好啦!死乌龟,你个驻京办主任想怎么接待我这位来京人士吧?”

  “啊……这个……来经嘛……我去给你买包安尔乐啰。”

  “去你的!死乌龟!人家刚刚都说过啦,这个月的那个经已经来过了好不好呀?现在人家来北京了,明不明白呀?”

  听得朱心那丫头两颊羞红的说着,唐逸这货终于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忽见唐逸那样,原来是故意拿她寻开心的,朱心那丫头气结的白了他一眼:“哼!你个死乌龟!”

  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也就走下了台阶来,一边冲朱心说道:“好了,走吧,来经人士,我这就去招待你吃饭吧。”

  见得唐逸那个死乌龟下来了,朱心这丫头仍是有些气闷的白了他一眼,自个撇了撇嘴,然后也没有说啥了,只是回身和他朝她租来的那辆大奔走去了……

  待上了车,在车内坐好后,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扭头瞧着朱心那丫头娴熟的车技,见得她个丫头一把轮就倒车出了院门口这儿,然后一把轮就驱车驶向了前方的街道,唐逸不由得暗自惊赞道,娘西皮的,这丫头的车技还真不赖哦!

  然而,唐逸这货又是有些犯愁的皱了皱眉头,心想要是朱心这丫头……要是她不是白虎女的话,那该多好呀?那老子还真愿意娶了她,只可惜呀,这丫头偏偏是个白虎女……

  事实上,朱心这丫头长得也是蛮漂亮的,不说倾国倾城,那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呀!

  而且这丫头看似挺疯的、挺邪恶的,其实内心还是蛮善良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邪恶。

  不由得,唐逸又是扭头看了看朱心那丫头,见得这会儿在娴熟的驱车前行,他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你咋这么快就追到北京了呀?”

  朱心那丫头哼了一声,然后得意的回道:“我坐的是飞机,当然快啦!”

  “那你这车……”

  “笨!当然是找租车公司租的啦!”

  “那对北京就这么熟悉?”

  朱心那丫头得意的一笑,回道:“哼,死乌龟,从来都不愿好好的了解人家!好吧,现在姑奶……哦不,现在小女子我就告诉你吧,我小时候就是在北京长大的啦!”

  “你小时候是在北京长大的?”唐逸不由得一怔。

  “对呀。”朱心那丫头笑嘻嘻的回道,“那时候,我爸在北京做生意,跟人家合伙的,后来,我爸被那个合伙人给骗了,最后在北京呆不下去了,也就回江阳市了啰。”

  听得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眼:“呃?你好像突然变温柔了耶?”

  朱心不由得扭头白了他一眼:“死乌龟,人家现在都是……都是你的女人了,还能怎么样你呀?”

  忽听朱心这么的说着,唐逸惊恐的愣了愣眼神:“喂喂喂,我还没承认你是……”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朱心又是瞪了他一眼:“哼!死乌龟!你还想赖账呀?人家的初次都给你了好不好呀?”

  “可问题是……你……”

  “我怎么啦?”

  “啊……那个……”唐逸眉头紧皱,“你那儿没毛,白虎,我可不敢娶你哦,因为我怕倒霉!”

  忽听唐逸说起了她的那事,朱心这丫头两颊一阵涨红,自个也是倍觉不大好意思,怪羞臊的……

  然而,她又不甘的白了唐逸一眼:“人家那儿……它不长胡子,人家也没有办法呀!人家也想它长呀!可是它天生就不长,人家又有什么办法嘛?反正……哎呀……死乌龟,你不要迷信啦!我问我妈了,我妈都说那是迷信啦!我要是真的那么倒霉的话,那为什么你现在坐在我车上,也没有出车祸呀?”

  这话刚落音,赶巧似的,忽然‘嗵!’的一声,车子猛的一震……

  唐逸慌是扭头往后一看,被人家追尾了!

  朱心那丫头相当郁闷的停下车,扭头就冲后面的那辆车骂道:“你个王八蛋会不会开车呀?!!”

  而唐逸那货竟是扭头冲朱心说了句:“还说你不会倒霉?”

  听得这话,朱心那丫头只觉两颊火辣辣的,慌是气结的推开车门就下车了……

  后面追尾的的那辆车,是一辆银灰色的宝马车。

  宝马车的车主见得面前的车主下车了,他也忙是推开车门下车来……

  看上去,貌似是个成功男士,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衣着光鲜的,很有绅士风度。

  那男子下车后,就忙是冲朱心歉意的赔笑道:“对不起哈!我……刚刚也是接了个电话,一不留神的功夫,就追尾了!真是抱歉!抱歉!那个什么……我愿意承认这责任!”

  忽见人家那男子态度那么的好,朱心这丫头也凶不起来了,只好气郁的白了他一眼,问了句:“那你说吧,打算赔多少钱呀?”

  “这个……我也不好说,要不还是你说个数吧?”

  “我要100万你给吗?”

  “别介!姑娘!你那辆车才多少钱呢?咱们也不能鳄鱼大张嘴不是么?”

  “那你就别要姑奶奶我说个数!”

  “那……你看……我赔5000成不?”

  “……”

  唐逸那货没有下车,坐在车里扭头瞧着身后的那一幕,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看来首都人民的素质就是高呀!

  朱心那丫头看了看车尾,见得被撞得也不严重,就是掉了点儿漆,听说人家愿意赔偿5000块,也够多了,所以她个丫头哪还好意思说别的,也只好扭头冲那男子说了句:“那成吧,就这样吧。”

  那男子听得朱心愿意就这么结了,于是他忙是笑微微的掏出一个胀鼓鼓的钱包来,从中给点出5000块给了朱心……

  待朱心回到车内,在驾驶室坐好后,唐逸扭头看着她,忍不住又是说了句:“还说你个丫头不会倒霉,真是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这丫头心里怪不是滋味的,有种憋屈得欲哭无泪的感觉,心想,自个的那儿不长毛也不是她的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