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08章 老子吃刀削面呢

   听得那位男士那么的问着,咱们的唐主任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我是江阳市驻京办主任。”

  忽听是驻京办主任,只见那位男士暗自微怔,然后忙是肉笑皮不笑的打了个手势:“哦,那您请便!”

  忽见这个手势,咱们的唐主任再看看他那很不自然的表情,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这个龟儿子的啥意思呀?麻痹的,这好像是老子不受欢迎的意思吧?

  没辙,既然自己不受欢迎,那么也只好扭身离去啰……

  只是在扭身离去时,咱们唐主任心里相当的郁闷,心说,娘西皮的,早知道老子来这儿不受欢迎,那老子还来这儿参加个毛的联谊会呀?

  于是,咱们的唐主任忙是遥看了一眼联谊会现场,目光在寻找着王连发和刘博生的身影……

  打算跟他们俩招呼一声,闪人了。

  然而,令咱们唐主任更加郁闷的是,只见王连发和刘博生俩在人群中跟他们打得一片火热……

  此时此刻,咱们的唐主任感觉很受打击!

  于是,他也不打算过去跟他们俩招呼了,扭身就打算闪人了……

  就在他扭身闪人的时候,忽听一旁有位男士说了句:“呃,你看,驻京办那帮人又来这儿混吃混喝来了。”

  另一男士回应道:“咳!这没什么,他们不经常混吃混喝么?”

  听得这么两句话,咱们的唐主任也没有做声,只是心里明白了,为啥自个到这儿不受欢迎,原来是驻京办的人员混吃混喝出了名了……

  于是,咱们的唐主任也就闪身,走人了。

  待出了联谊会所在的多功能厅,到了外面的走廊里,唐逸忍不住一口郁气呼出:“呼……”

  然后,他忍不住郁闷的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早知道老子就不来参加这个鸟联谊会了,真是的!来这儿受人家白眼干蛋呀?老子决定,以后都不许咱们驻京办的人出来参加这种活动,免得遭受人家的白眼,说咱们驻京办没饭吃……

  心说着,又是一口郁气呼出:“呼……”

  这晚,咱们唐逸唐主任可是很受打击!

  待出了金厦酒店后,咱们的唐逸唐主任到对面的刀削面馆,要了一碗刀削面,开吃了起来。

  因为他还没吃晚饭呢,心想着来参加联谊会肯定是饿不着的,可是哪晓得竟是这么个情况,真是郁闷呀!

  这会儿,唐逸正坐在刀削面馆内,‘呼噜呼噜’的吃着刀削面,忽然,刘博生给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咱们的唐主任继续一边‘呼噜呼噜’的吃着刀削面,一边问了句:“啥事呀?”

  “那个……唐主任,您……在哪儿呢?”刘博生问道。

  “我在酒店对面的刀削面馆吃面,咋了?”说着,咱们的唐主任还不忘夸一句,“呃,还别说,这北京的刀削面还真尼玛挺好吃的!”

  “您怎么跑哪儿吃刀削面去了呀?”刘博生忙道,“这儿……这联谊会这儿不是有的是吃的么?您干吗非得跑去那儿吃刀削面呀?”

  听得刘博生这么的说着,唐逸也不想跟他解释啥,只是回了句:“还是自己花钱吃得舒坦。”

  说着,他又是‘呼噜呼噜’的吃了两口刀削面……

  完了之后,他话锋一转:“呃,那个……博生同志呀,你还有事么?没事就挂了吧,我这会儿正吃着刀削面呢!”

  “不是,那个……唐主任,咱们江阳市驻京商会这边要您讲几句话呢!”

  忽听这个,唐逸心里这个气就上来了:“讲毛呀?不讲!没事就挂了吧!”

  说完,唐逸就挂断了电话。

  待吃完这碗刀削面后,咱们的唐主任感觉这味道不错,正好他也还只是吃了个半饱都没有,于是,他也就冲店老板嚷了一嗓子:“那个啥……老板,给我再来碗刀削面!”

  “好叻!”店老板忙是热忱的回应道。

  “过一下凉水哈!”

  “好叻!”

  待一会儿,第二碗刀削面上来后,咱们的唐主任拿起筷子来,正打算要埋头一顿呼噜呼噜,忽然,只见刘博生领着商会会长马连科走进了刀削面馆来……

  唐逸还不认识马连科,只是忽见刘博生找这儿来了,他有些惊奇的看了看而已。

  刘博生领着马连科上前来,忙是微笑道:“这位就是咱们新来的驻京办主任唐主任!”

  马连科忍不住仔细的打量了唐逸一眼,忽见是个年轻的小子,他不由得心想,看来这年轻人就是不懂事哦?好好的一个联谊会,他竟是一个人跑来这儿吃刀削面?这也太不懂事了吧?怎么说……你也是驻京办主任不是?这等场合没有你这位主任在场主持,那像什么话呀……

  唐逸见得那个老家伙在打量着他,他也没有吱声,只是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而已。

  刘博生见得马连科瞧着唐逸没说话,他觉得有些尴尬,便忙是冲唐逸微笑道:“这位是商会会长马会长!”

  听得刘博生那么一介绍,唐逸瞧着人家都是老人家了,也就忙是微笑道:“马会长好!”

  “唐主任,别来无恙呀!”马会长说了这么一句。

  听得这么一句话,唐逸感觉很别扭,心想,娘西皮的,老子啥时候就跟你个老东西别来无恙了呀?

  随即,马连科又是言道:“唐主任,今晚上这联谊会……您怎么还跑这儿吃刀削面来了呀?”

  忽听马会长这么的问着,唐逸也明白是啥意思,他也不是傻子,于是他便是回道:“还是自个花钱吃得舒坦呀!对了,这刀削面的味道不错,马会长要不要来一碗呀?我请客!”

  听得唐逸这话一出,马连科愣了一下,不由得另眼相看的打量唐逸一眼,心说,原来……这小子不是不懂事,而是太懂事了呀……

  于是,这马会长也不好意思跟唐逸绕圈子,就直来直去的说了句:“他们那些个商界人士就那样,老觉着咱们在混吃混喝似的。”

  忽听马会长将话挑明了说,唐逸便是言道:“既然这样,那马会长就坐下来跟我一同吃碗刀削面啰。”

  马连科忙道:“不不不!唐主任,你听我说一句,这毕竟也算是个面子工程,所以你还得去联谊会现场讲几句话才是呀!”

  唐逸淡淡的一笑,回道:“面子都成他们了,我去了岂不是更没面子了?”

  “话不能这么说。”马会长又是忙道,“毕竟……我们都是驻京机构,有时候……还是得从他们那儿争取点儿办公经费,改善一下我们的办公环境和条件,所以……我们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呀!”

  听得马会长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淡笑道:“马会长,您老或许看得比我这位年轻人要长远多了,毕竟您老是长者了。但,我觉得,这人吧……活着就是一张脸。因为俗话不是都说了么?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再说,咱们的建国史,您老比我更清楚,那么艰难的岁月都挺过来了,难道咱们还需要为了一点点经费去丢了面子么?要是这样的话,咱们跟那些出来卖的小姐又有啥区别呢?不都是只要给钱,就愿意抛下自尊和面子么?所以,我决定,以后像这样的联谊会,我们驻京办都不参加!”

  忽听唐逸这么的一番话后,马连科愣了,囧了,好一阵无语……

  一时间,这马会长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只是心里愈来愈钦佩这位年轻人!

  在一旁的刘博生瞧着,再次睁亮着双眼,怔怔的瞅着唐逸,心想,原来这位驻京办主任看似年龄不大,但是果真是有料呀!这话说的,多么的傲骨呀!是呀,咱们活着是不能没有尊严呀!

  随后,马连科也不知道跟唐逸说啥了,只是说了句:“那……唐主任,你先吃着刀削面吧,我得回联谊会现场一趟。”

  见得马会长要回去了,刘博生忙是冲马会长说了句:“那个……马老呀,您自个回去吧,我就不回去了,我在这儿陪咱们的唐主任吃刀削面。”

  马连科愣了一下,见得唐逸那一番话说的,连刘博生这位天生爱混吃混喝的人士都不愿回联谊会现场了,由此可见这位年轻的驻京办主任的功底……

  没辙,马连科也只好自个扭身离去了……

  见得马连科离去后,刘博生立马掏出手机来,给王连发去了电话,待电话一接通,刘博生就忙道:“那个啥……你那货就别在联谊会那儿丢人现眼了!赶紧出来吧!酒店对面的刀削面馆,我和唐主任都在这儿吃刀削面呢!快点哈,我给你点了碗刀削面!”

  电话那端的王连发听着,愣了又愣的,心想,这是尼玛啥情况呀?这儿有这么多好吃好喝的……他们俩干嘛就跑去吃刀削面了呀……

  听得王连发没有马上回话,刘博生又忙道:“那个啥……王连发,你那货听好了哦:唐主任说了,以后像这种活动,咱们驻京办都不参加了!免得他们老觉着咱们在混吃混喝,明白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