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19章 不会是闹鬼了吧

   听得周晓强那么的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那需要风投么?”

  “风投?”电话那端的周晓强不由得皱眉一怔,想了想,“这个……还是算了吧?咱们俩现在不是已经发展起来了么?干嘛还要找个人来分钱呀?如果有风投,是可以助公司发展得更快,但是他们也得分钱不是么?所以……风投还是算了吧,就不要了。”

  说着,周晓强话锋一转:“因为等江阳市经济开发区这儿结束后,咱们俩就有足够的资金运作了,到时候咱们可以从建筑公司慢慢转化为建筑集团,然后涉足地产,咱们可以搞一条龙呀,地产、建筑为一体呀。”

  听得周晓强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突发奇想:“那……咱们可不可以另外成立一个小公司,从风投手里套一部分钱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周晓强不由得欢喜的一怔:“呃?你小子的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随即,周晓强又急忙道:“但是……算球了吧,咱们哥俩还是别干这等缺德的事情了吧。”

  可唐逸忙道:“啥叫缺德呀?不是说……有便宜不占纯属王八蛋么?再说了,这家风投公司是他妈美国佬的,咱们圈他妈美国佬一点儿钱,算是哪门子的缺德呀?要说缺德,美国佬那缺德的事情干得还尼玛少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周晓强皱眉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缺德一回吧!”

  “那你运作一下,回头我介绍风投公司的人过去找你。”

  “成。”

  “……”

  待一会儿,唐逸从办公室回到三楼他的房间后,也就打算洗洗睡了。

  因为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已经夜里十点多钟了。

  然而,就在唐逸刚从洗手间冲个澡出来,忽然传来两声敲门声:“咚咚……”

  忽听这敲门声,声音动静很小,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这么晚了,还有谁呀?不会是尼玛闹鬼了吧?难道……真是爷爷跟着我来北京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又是传来了两声:“咚、咚。”

  唐逸又是皱眉一怔,然后也就扭身朝门前走去了……

  待来到门前,唐逸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探头外出瞧了一眼……

  忽地,唐逸不由得一怔,怔怔的瞧着门口站着的张娜娜:“你……这么晚了,还有啥事么?”

  张娜娜有些娇羞的冲唐逸微微一笑,小声的说了句:“那个什么……唐主任,我能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么?”

  “你……房间不是有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房间的热水器今晚上坏了,冲不了澡,水是凉的。”

  听说是这事,唐逸也就将门给全部打开了,说了句:“进来吧。”

  张娜娜忙是微微的一笑,也就迈步走了进去……

  待张娜娜进了房间,唐逸一边关上门,一边说道:“那你去冲澡吧。我进卧室睡觉了,你一会儿冲完后,出去记得帮我带上客厅的门就成了。”

  “好的。”张娜娜忙是回了句。

  于是,唐逸也就扭身朝卧室那方走去了,待进了卧室的门,他扭身关上门,然后也就回身朝床前走去了……

  待躺下后,他也没有着急睡觉,而是顺手拿过了一本书,瞧了起来……

  显然,不难看出,咱们的唐主任好像对张娜娜没有啥非分之想。

  这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听说了张娜娜是某大领导的情-妇,所以咱们唐主任也对她没有了那啥想法。

  毕竟关于这事,现在咱们唐主任也想明白了,心想,娘西皮的,既然是别人的女人,那么老子还是不去碰了吧,免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过了一会儿,咱们的唐主任正躺在床上看书呢,忽然,卧室的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卧室的门被敲响了,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仰起头来,瞧了瞧门,一边将手头的书本给搁在了一旁……

  “咚咚咚……”门又被敲响了。

  由此,唐逸有些闷闷的皱眉心想,娘西皮的,娜娜这婆娘究竟啥尼玛意思呀?这大晚上的……她不会是闹春了吧?呃……没准哦?这女人家家的,长时间没有个男人草她,她那话儿也是会痒痒的哦……

  可是,妈的,她这婆娘不就是想给老子找麻烦么?她不知道她自个的身份呀……

  “咚咚咚……”门又被敲响了,忽然,张娜娜在门外小声的问了句,“唐主任,你睡着了没?”

  听着门外这动静,没辙,咱们的唐主任也只好仰身起床,下床来,迈步到门前,隔着门问了句:“啥事呀,娜娜?”

  门外的张娜娜小声的回了句:“唐主任,你开门,我再跟你说吧。”

  唐逸听着,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也就伸手‘咔’的一声打开了门……

  待瞅着门口站着的张娜娜,唐逸不由得暗自一怔,两眼愣愣的瞅着她粉颈下那对鼓荡之处,只见她的那睡衣很透,里面又没有穿戴那个啥杯罩,隐隐约约的,可见那两点嫣红的花生米似的东东撑托着睡衣……

  瞅着这么的一幕,唐逸心里这个闹心呀,心说,娘西皮的,你这婆娘这不是纯属勾-引老子么?

  瞧着唐主任两颊有些涨红了,张娜娜笑微微的、小声的说了句:“唐主任,我能进你房间跟你谈点儿事情不?”

  忽听张娜娜这么的说着,唐逸闹心的愣了一下:“那个……啥事呀?你说吧。”

  “还是进你房间说吧。”

  “这……这么晚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唐主任,你忙糊涂了呀?明天是周六了。”

  “……”唐逸不由得一阵无语,嗅着张娜娜那浑身的幽香气息,两眼又是瞅了瞅她粉颈下的鼓荡之处……

  待他的目光再往下一瞄,忽地一下呆愣呆愣的,只见那睡裤也很透,她里面竟是没有穿底-裤,隐隐约约的,那黑色地带若隐若现的……

  闹得咱们唐主任心里这个火烧火燎的呀,心说,妈的,看来这婆娘就是故意的?

  事实上,确实是张娜娜故意的。

  因为她也是一位正常的女人,这长时间没有那事了,她能不想么?

  再说,在这驻京办,离江阳市相隔遥遥千里之外,她要是做了点儿啥出格的事情,不说出去,也是没人知道的。

  见得唐主任好似有点儿难以抵挡这等诱-惑了,不由得,张娜娜忽然半似呢喃道:“唐主任,你那回在超市不是说……如果我穿上那蕾丝,你一定会变成野兽的么?”

  忽听这话,唐逸哪里还受得了呀?

  不由得,他心说,娘西皮的,既然都这样了,那么要是老子还没啥行动的话,岂不是就是第二个柳下惠了么?草,娘西皮的,老子可是唐逸,唐逸就是有女人不搞那可是大逆不道,所以老子管她是啥大领导的情-妇呢,他能睡,老子就能睡……

  忽地,只见咱们唐主任一把扛起张娜娜,扭身就朝床前走去了……

  这会儿,张娜娜被唐主任这般粗野的扛在肩上,她则是欢心不已的乐着,呵呵……

  待到了床前,唐逸将张娜娜往床上一撂下,他俯身就朝她而去了。

  张娜娜也是心急,早已焦渴不已,仰身迎着唐主任,一把搂紧他的腰,一声吐气如兰,就与他相互啃呀咬呀的……

  唐逸早已是被诱-惑得不行了,所以这会儿只见他狂野的扒弄掉了她的睡衣睡裤……

  待唐逸再次俯身而来,张娜娜也是迫不及待了,伸手帮扶一把,就直奔主题了。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待累得咱们唐主任呼的一声倒下,终于回归了平静。

  只是相互还在呼哧呼哧的余喘着……

  张娜娜面上的红霞久久未能褪去,忍不住,她在唐逸的耳畔说了:“真舒服,嘻!”

  唐逸听着,没有吱声,只是心想,娘西皮的,不知道事后又会有啥麻烦?

  可张娜娜又是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你怎么那么厉害呀?”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见得唐逸那么的笑着,张娜娜又是忍不住在他的耳畔道:“以前我从来都没有感觉这么舒服过,嘻!”

  这时,唐逸终于说话了:“那个啥……好了吧,你回去睡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张娜娜忙是问了句:“为什么呀?”

  “因为已经完事了呀。”

  “可是……我还想要。”

  “啊?”唐逸诧异的一怔,“不是吧?你多久没有这事了呀?”

  “半年多啦。”

  唐逸忍不住冷笑了一句:“怪不得?”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张娜娜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你这话……什么意思呀?是不是在笑话我是个放荡的女人呀?”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回了句:“难道你这还不够荡么?”

  张娜娜不由得嗔怒的白了他一眼:“去你的!你以为人家对谁都荡呀?”

  听得张娜娜这么的说着,唐逸似乎也不想跟她争论这个问题了,只是说了句:“好了,你不是还想要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