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22章 现在算是扯平了

   随后,唐逸跟蓝斓也就在电视台附近找了一家餐馆,随意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坐下,然后唐逸张罗着点了几个菜,要了瓶饮料,再要了两份米饭。

  待饭菜上来后,蓝斓貌似没啥胃口,吃了两口米饭后,也就搁下了筷子,没吃了,只顾喝着饮料。

  唐逸那家伙天生胃口就好,吃啥都香,这会儿也饿了,所以他个家伙只顾埋头吃着,也没有去理会蓝斓。

  蓝斓瞧着唐逸那副吃相,忍不住欣然的一笑,然后将她那碗米饭给递到了他跟前:“给,没吃饱这儿还有呢。我吃不下,你吃了吧,别浪费了呀。”

  听得蓝斓那么的说着,唐逸那家伙还真不客气,拿过那碗米饭,就是三扒两咽的……

  瞧着唐逸那家伙吃啥都香,蓝斓又是忍不住欢欣的一笑,然后愣了愣眼神,心想她所要找的男人不就是这样的么?她吃不完的东西,他可以帮她全给消灭掉……

  越是这样的皱着唐逸,蓝斓越是觉得他就是她心底的那个理想男人!

  想着回过头来想想,蓝斓忽觉自己婚姻失败的主要原因,还是她一开始没有找对男人,要是她跟着唐逸的话,也是不会有那么一出的……

  唐逸饱吃了一顿过后,一抹嘴,抬头瞅着蓝斓,这才问了句:“你真的不吃啥了呀?”

  蓝斓欢欣的一笑,然而又是故作娇嗔的撇了撇嘴:“哼!你这才关心人家呀?”

  “啊……那个……”唐逸有些囧囧的笑了笑,“我刚刚不是饿了嘛,所以就……”

  见得唐逸那样,蓝斓忍不住一乐:“呵……没心没肺的家伙,大骗子!”

  唐逸忙是狡辩道:“谁说我没心没肺了呀?要是我真没心没肺的话,那么今天我去机场接你就不会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好不好呀?”

  听得这话,蓝斓不由得倍觉幸福的一笑:“嘻……你就那么想见到我呀?”

  “那是当然了!”

  “为什么呀?”

  “因为你可曾是江阳市电视台的女主播呀,名人呀!”

  听得这回答,蓝斓可是有些不大高兴了,不满的问了句:“要是我不是名人,你就不想见我了是吧?”

  “不是呀。你这么漂亮,就算不是名人,我也想见到你呀。”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要是我是个丑八怪,你就不想见我了呗?”

  谁料,唐逸这货就是实话实说道:“你要是是个丑八怪,咱们也不会认识不是么?”

  “……”蓝斓一阵无语,呆呆的瞅着他个家伙,心想,他个死骗子怎么就全是大实话呢?不过……这样的男人倒是可爱,因为他不会撒谎……

  这时,唐逸若有所思的打量了蓝斓一眼,试探的问了句:“这次学习完了后,你回江阳市打算……怎么报复周羽民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蓝斓愣了一下,然后心底的那股怨气就涌上了心头:“哼!他周羽民个死王八蛋就等着吧!看我蓝斓不搞得他身败名裂才怪呢!哼,原来像周羽民那种越是有学识的人,越是卑劣!真没有想到他会那样,哼!”

  忽见蓝斓怨气冲天的,唐逸却是忙道:“喂喂喂,你就别这样了。反正现在事情不是算过去了么?”

  “过去?”蓝斓更是怨愤了,“哪里就过去了嘛?我现在被迫成了啥样了呀?还有你,你不是也被踢到驻京办来了么?所以这事还没算过去!真正过去,那就是他周羽民个王八蛋身败名裂的那一天!”

  见得蓝斓如此,唐逸暗自皱眉一怔,呃?看来李爱民说的还他妈没错哦?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老子就不用去报复周羽民了不是么?

  之后,唐逸送蓝斓回到中央电视台楼前后,他也就忙是对她说了句:“你等等哈,我帮你把行李箱拿过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扭身到了他的车后备箱那儿,打开后备箱,取出了蓝斓的行李箱来。

  待将行李箱给了蓝斓后,唐逸也就说道:“那好了,我就……回驻京办了。”

  蓝斓听着这话,惆怅的看着他:“那你……晚上还来这儿找我不?”

  “晚上……”唐逸想了想,“不一定哦?我驻京办那边工作也挺忙的,杂事太多了。这周,周思远老先生,还有香港那个园林设计圈内大腕董卓妍……他们这周都得来北京,到时候,我都得去招待,还有就是,今天市委又给我来了电话,要我搞招商工作,所以……”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没辙,蓝斓也只好说道:“那好吧,那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的学习有两个星期呢,到时候等你不忙了,再过来找我吧。”

  “……”

  这天,待唐逸驱车回到驻京办时,已经是傍晚六点来钟了,由此,唐逸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这北京城还真尼玛大呀,老子今日个啥也没干,就开车去机场接了一趟蓝斓,回来就下班了。

  待唐逸正准备回一趟办公室,忽然,那个芜湖集团的董事长吴天豪给了一个电话,说是路过驻京办这儿,想请咱们唐主任吃顿饭。

  唐逸听着,也明白吴天豪啥意思,就是他吴天豪心里过意不去,现在想要弥补回来。

  不过,咱们唐主任则是一声道谢,然后说他这会儿没在驻京办,也就这样婉言谢绝了。

  晚上,咱们的唐主任正猫在办公室加班,忽然,王连发给来了一个电话,说他跟刘博生在大排档吃宵夜,有一伙人打起来了,有个家伙失误一酒瓶子砸破了刘博生的脑袋,现在还不愿赔偿医疗费。

  忽听这事,咱们唐主任心里也就窝火了,忙问在啥位置?

  得知就在这附近丹阳街上,咱们的唐主任也就急忙下楼了。

  咱们唐主任一边赶往丹阳街,一边窝火的心想,麻痹的,那小子也太嚣张了吧?砸破了咱们驻京办人员的脑袋,还尼玛不想赔偿医疗费?草!老子倒是要看看,是尼玛啥角色?

  待咱们唐主任匆忙赶到丹阳街那家大排档时,只见刘博生的手紧捂着脑门的,血还在外出飚……

  忽见这情况,唐逸慌是朝刘博生上前去,伸手在他头上一点,点住了他一个穴位,止住了血。

  一旁的王连发瞅着,呆呆的一怔,不由得心想,不是吧?唐主任还会点穴止血呀?这……唐主任也太神了吧……

  待止住血后,唐逸扭身冲王连发问了句:“谁砸的呀?”

  忽听唐主任这么的问着,王连发竟是有些胆怯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斜对面的那桌人……

  唐逸瞧着,不由得顺着王连发的眼神朝那桌人瞧去……

  只见那张白色的塑料圆桌前围桌着四个家伙,看上去,那四个家伙都非常的彪悍,一个个都光着膀子的,各自身上的肥膘不少,倒是没啥成块的肌肉块……

  那四个家伙的年纪好似也不大,都差不多二十多岁、三十岁不到的样子,一个个的模样都蛮拽的,各自身上都有纹身,要么在后背上,要么在胳膊上,要么在胸口……

  唐逸瞧着那四个家伙依旧只顾吃着喝着的,压根就不当一回事,咱们的唐主任也就有些恼火了,便是迈步缓缓的走过去,问了句:“是你们砸破了我兄弟的头?”

  一个光头扭头一瞧,不屑瞧了唐逸一眼:“是我砸的,怎么了?”

  唐逸立马反问了他一句:“你说怎么了?”

  “草!你丫还想怎么样呀?我又不是故意砸的!他自个不躲,管我啥事呀?”

  瞅着那个光头还尼玛挺狠的,唐逸也就更是不爽了,冷冷的瞅着他,冷不丁的伸手过去,忽地抄起桌上的一个啤酒瓶子,抡起就是狠狠的一酒瓶子砸光头的头顶上……

  ‘当!’

  一声脆响,只见酒瓶子碎了,光头的头顶血液直外出飚……

  待那光头反应过来后,痛得他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与此同时,只见那光头慌是双手捂住头顶……

  忽地,桌前坐着的那三个家伙便是齐刷刷的、噌的一下就站起了身来,与此同时,各自手里都攥着一个啤酒瓶子……

  见得那三个家伙站起了身来,唐逸则是忙道:“不想死的,都尼玛坐下!麻痹的,不怕坦白的说,就你们这几个臭鸟蛋烂番薯,老子还没放在眼里!”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现在,咱们扯平了!他爆了我兄弟的头,我爆了他的,合情合理!他说是我兄弟不躲,现在也是他子个不躲,所以扯平了!”

  忽听唐逸这话很江湖,江湖气味太浓了,那三个家伙也不得不愣了一下,也是怕结下梁子……

  随即,那个肥头肥脑的猪头脸瞧了唐逸一眼,问了句:“兄弟,你是混哪儿的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老子哪里都混!”

  “那兄弟也得有个旗号吧?”

  “门前插-着的是一杆大红旗!”

  “那兄弟就是红星帮的呗?”

  “老子说的是五星红旗!咱们的国旗!”

  忽听唐逸这么的回着,那个肥头肥脑的猪头脸不由得有些不爽的瞪了他一眼:“兄弟,你是想要找茬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