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29章 开打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那个光头彪汉气怒的瞪着他:“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骨头有多硬实?今天,我就要砸碎你小子的骨头!挑了你的脚筋!”

  唐逸忍不住一声冷笑:“嘿!你说话就尼玛放屁似的!你说你搁在那儿磨磨唧唧的说这话有尼玛啥意思呀?要打就动手!”

  又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那个光头彪汉竟是忽然问了句:“小子,你愣是想找打是吧?”

  “找打的是你们吧?都送上门来不是?”唐逸回道。

  这时候,刘博生和王连发俩急冲冲从驻京办楼内跑了出来……

  他俩跑到唐逸的左右两旁,刘博生忙是扭头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啥情况呀,唐主任?”

  唐逸来回看了看他俩,便是小声道:“一会儿等我打完了,你们就报警,明白?好了,现在没有你们俩啥事了,赶紧闪回大堂去吧。”

  可是王连发忙是担心道:“唐主任,他们……可是人多哦!”

  唐逸回了句:“没事,不就几个臭鸟蛋烂番薯么?”

  刘博生也是担心的看了看唐主任:“唐主任,能和平解决,咱们就和平解决吧,毕竟……打打杀杀不是个事不是?”

  唐逸回道:“有时候,不是你想和平就能和平的,明白?你若是不给对方点儿颜色瞧瞧,他们就老是会骑在你脖根上拉屎撒-尿的,明白?”

  那个光头彪汉见得他们三个在窃窃私语着,于是他便是趁机言道:“我说,你们最好还是乖乖的赔偿一笔钱完事了,要是真打起来,恐怕……你们也没啥优势?”

  事实上,这次,那光头彪汉带着人马找上门来,其主要目的,就是想趁着上回那事给敲诈一笔钱财的,他并没有要打的意思……

  所以才会跟唐逸磨叽了那么久。

  要是那个光头彪汉真想打的话,那么早就没有那么多废话了。

  可是唐逸也明白他们的目的所在,所以想要从唐爷爷这儿拿走一分钱,那都是不可能的!

  又听得那个光头彪汉那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了句:“想要钱,你们自己去乞讨好了,但是咱们驻京办绝对是不会可怜你们这群社会残渣的!”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那个光头彪汉双眼一瞪,怒视着唐逸:“你丫真是想死是吧?!!”

  “草!”唐逸回道,“麻痹的!老子就草尼玛你妹你姐的!瞧你那草行!啥玩意嘛?老子都说了,要打就放马过来好了,你还在那儿磨叽个毛呀?”

  见得唐逸如此,那个彪汉再次怒眼一瞪,终于下令了:“上!!!砸碎那丫的骨头!!!”

  这一声令下,他们二十来号人马就蜂拥而上,冲进了驻京办院内……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平头哥们挥起手中的镐钯就怒要朝唐逸砸去……

  瞧着他们的人马终于蜂拥而至,只见唐逸显得异常平静的迎上前去,一脚踹在最前面的那个平头哥们腹部……

  ‘蓬!’

  一声爆响!

  只见那个平头哥们就被踢飞向后,带倒了一群人……

  趁机,唐逸汹涌而上,便是大展拳脚……

  事实上,用唐逸自个的话来说,娘西皮的,老子好久都没有打得这么爽了!

  想想,就唐逸那功夫,要是真急眼了的话,就他们这二十来号人马算个屁呀?

  不出几分钟,就给撂倒了一片,一个个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

  最后,唐逸冲到那个光头彪汉跟前,迅敏的伸手一把攥住他的胳膊,反手一拧,便是‘咔啪’一声……

  痛得那个光头彪汉一声凄惨的惊叫:“啊——”

  待唐逸一松手,只见那个光头彪汉的右胳膊就那么的耷拉着,脱臼了……

  完事后,只见唐逸身影一闪,急忙关上了驻京办大院的铁门!

  这会儿,刘博生和王连发俩在大堂门口瞧着,也就急忙的报警了……

  待关上驻京办大院的门后,唐逸回身到那个光头彪汉的跟前,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甩在他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那个光头彪汉只觉得自个的脸被扇得火辣辣的!

  完了之后,唐逸目光锐利的瞪着那个光头彪汉,质问了一句:“还想要钱么?!!”

  只见那个光头彪汉浑身一怯,哆嗦了起来,唯唯诺诺的瞧着唐逸,也不敢回话了。

  瞅着光头彪汉那样,唐逸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甩得那个光头彪汉歪身一倒,差点儿就倒地了。

  这会儿,唐逸目光锐利怒视着那个光头彪汉:“尼玛隔壁的!你开始说啥来着?要砸碎老子的骨头是吧?”

  “没、没、没没没!”那个光头彪汉惶急道,结结巴巴的、哆哆嗦嗦的!

  “没有吗?”

  “没没没没!”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老子的耳朵有问题的呗?”唐逸又是问道。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那你究竟是他妈怎么个意思呀?”

  “我、我……我……那个……大哥,哥,我……我错了!”

  “尼玛隔壁的!这会儿你知道你错了?”

  “……”那个光头彪汉惊恐得一阵无语,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是浑身哆哆嗦嗦的,嘴皮子也不利索似的,也在颤颤抖抖的!

  唐逸仍是那样目光锐利的盯着那个光头彪汉:“尼玛隔壁的!现在知道这儿是啥地方了吧?现在知道这地方不好进了吧?”

  “是是是是是!大哥、哥,我……我再也不敢了!”

  “那你说……那晚上的事情咋办呀?”

  “不、不……不咋办了!那晚上……都是小弟我的错!”说着,那个光头彪汉哀求了一句,“哥,你就……饶了小弟这一回吧?”

  唐逸则是回道:“老子要是不饶你的话,早就砸碎你的骨头了!但是那样做吧……未免太暴-力了一点儿,所以呢……关于你们到政-府机构砸场子这事……一会儿还是交给公安去办吧,饶不饶你,那是他们说了算!”

  “……”只见那个光头彪汉傻眼一瞪,好是无语……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当地派出所组织人马匆忙赶来了江阳市驻京办。

  虽然被放倒一片的是那个光头彪汉的人马,但是这儿毕竟是驻京办,是政-府机构,岂能容得了他们一帮社会混混来这儿闹事?那咱们政-府部门的威严何在?

  所以,当地派出所就将光头彪汉的人马全部给带走了,包括那个光头彪汉在内。

  关于这事,当地派出所肯定是要严办的,因为若是不严办的话,引起了江阳市驻京办不满的话,到时候闹起来,恐怕当地派出所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再说,当地派出所也知道,别看驻京办是一个小小的机构,但是他们要是真闹起来的话,那可真是能闹多大就能闹多大。

  再者说了,就算当地派出所不顾及这个,那他们也得维护政-府机构的形象不是?

  要是连这个都不严办的话,那他们当地派出所又有何用?

  这事完了后,咱们的唐主任就当是啥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晚上7点如约到了宣武的全聚德烤鸭店。

  由于事先电话预定好了单间,所以唐逸到这儿,也就在领位的带领下,进了事先预定的单间。

  坐在单间内等了一会儿,那个焦娇女士也到了。

  焦娇女士见得唐逸早就到了,她一进门,忙是微笑的歉意道:“不好意思哦,唐主任,让您久等了!”

  唐逸忙是冲焦娇女士一笑,回了句:“没事。”

  然后,唐逸话锋一转,忙是热忱的招待道:“来来来,坐吧!”

  焦娇女士忙是微微的一笑,以示谢意,一边在唐逸对面的餐位前坐了下来。

  待坐下后,焦娇女士笑微微的瞧着唐逸,心里总感觉欠他的太多了,所以她忙是微笑道:“唐主任,咱们先说好,今晚上……这顿饭还是我请吧?”

  唐逸忙道:“不不不!还是我请吧!因为我还想麻烦焦女士一点儿事情呢!”

  焦娇女士听着,忙是微笑道:“什么事情呀?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趁机,唐逸便是言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他在江阳市那边搞了个公司,但是目前吧……资金上……有点儿问题,所以他就想要我帮他拉拉投资,我这不想着焦女士是风投公司的么?所以……”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焦娇女士忙是微笑道:“这个好说,我先过去考察一下项目,如果差不多的话,我都可以向美国总部那边汇报一下,然后决定投资额度。”

  听得焦娇女士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一笑,然后言道:“那个……焦女士,我们还是先点菜吧?一会儿边吃边聊吧?”

  “好呀!”焦娇女士忙是笑微微的点头道。

  瞧着焦娇女士那微笑的样子,唐逸暗自微怔,心说,娘西皮的,这个死婆娘怎么笑得那么好看呀?不过……还是算球了吧,老子还是别想睡她了吧,以免到时候老子觉得骗了她的投资而心感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