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41章 探讨啥工作

   晚上,那个某人给张娜娜打来了电话,质问了一句:“你下午五点来钟的那会儿怎么会在唐逸那小子的办公室?”

  忽听这声质问,张娜娜心虚得两颊涨红,然后她忽地微皱了一下眉宇,便是回道:“我在唐主任的办公室有什么不妥么?”

  “大周日的,你在他的办公室干嘛?”

  张娜娜有些恼火的回道:“这个我不需要向您周厅长汇报吧?”

  原来,那个神秘的某人就是周羽民。

  看来咱们绿帽厅长是难以摘去头顶上的这顶绿帽了呀?

  其实,关于刘博生和王连发所说的,张娜娜是某大领导的情-妇,实际上是没有这回事的。

  张娜娜不是某大领导的情-妇,而是周羽民的前女友!

  关于这里,还有点儿小小故事。

  怎么说呢……周羽民当时在北京清华大学读书时,就认识了张娜娜。

  那时候,张娜娜也在北京读书。

  关于张娜娜,也是有点儿小小的背景的。

  当时,张娜娜是大一,周羽民已经是大四了。

  等张娜娜毕业后回江阳市去找周羽民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跟蓝斓好上了。

  后来一气之下,张娜娜就主动要求来了驻京办,再也没回过江阳市。

  周羽民心里过意不去,时不常的会来北京看看张娜娜。

  他们俩之间,反正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后来,这不周羽民闹了离婚,又想回过头来找张娜娜。

  但是,这时候,张娜娜对他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当然了,她心里也是在赌气。

  所以,他们俩之间的那事情,估计就他们俩而言,都说不清道不明。

  感情这东西,看似简单,其实又是蛮复杂的一件事情。

  听得张娜娜那么的回答着,咱们的周厅长则是回了句:“关于这个,你必须得向我解释!”

  张娜娜听着,便是回道:“那你听好了:我在唐主任办公室,跟唐主任探讨工作,难道不行吗?”

  “探讨什么工作?深度?还是长度?”周羽民问道。

  “对不起!这是咱们驻京办的机密事件,不便透露!”张娜娜回道,“何况你只是负责财政那一块的,你还管不着咱们驻京办呢!”

  “我问你,你们究竟在探讨什么工作?是深度?还是长度?”周羽民重复道。

  张娜娜愣了一下眼神,便是回道:“周厅长,您听好了:我张娜娜不是你什么人,你没权过问这些!至于您绿帽厅长这个称谓也跟我无关,那是蓝斓美女主播给您扣上去的!至于你说的深度,那是永远也达不到的,因为你长度还不够呢!你若是想知道咱们唐主任的长度,那我告诉你好了,他的长度直抵我的深度深处!”

  说完,张娜娜话锋一转:“好啦,我累了,我需要休息了!晚安!”

  说完,张娜娜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挂断了,周羽民心里这个郁闷呀,真是不知该向谁诉说?

  苦闷的想来思去的,咱们的绿帽厅长心想,我他妈跟唐逸那小子也没有什么过节呀?为什么他就非得跟我过不去呢?拢共跟我有关系的三个女人,他小子全给睡了,哼!

  这三女人也就是蓝斓、杨善莉、张娜娜。

  也是赶巧了,被唐逸这小子一个一个的给解决了。

  首先是把杨善莉给骗睡了,然后又把蓝斓给骗睡了。

  至于张娜娜,那完全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这个可就怪不得咱们唐主任了。

  只是咱们绿帽厅长就郁闷了,心想,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将唐逸那小子给赶去北京了……

  同时,咱们的绿帽厅长也是纳闷了,心想,唐逸那小子还真是尼玛邪了,他就怎么就把她们都给骗睡了呢?

  事实上,关于唐逸来驻京办时,张娜娜早就知道了内幕,所以她早就设想好了,所以她才会故意送上门给唐逸睡。

  这样一来,她一是想气气周羽民,二是想让周羽民光荣的维护他绿帽厅长的光辉形象,至于三嘛……自然了,张娜娜也是女人,也好久没有那事了,自然也是想要那事了。

  再说,打自跟唐逸有染后,张娜娜发现唐逸原来那么的给力,所以她也就有点儿上瘾的趋势了,没事就老往唐逸的房间或者是办公室跑。

  第二天上午,咱们的绿帽厅长周羽民百般郁闷的给唐逸打来了一个电话,请教了一个问题:“你说你小子都是凭什么吸引的女人呀?”

  唐逸则是回道:“您说您都是怎么被扣上的绿帽子呀?”

  “……”这话直接气得周羽民想要吐血……

  心想,还是算了吧,挂了吧。

  于是,周羽民也就只好挂了电话。

  最近,咱们的绿帽厅长日子也是不太好过,一直来被大家所看好的最有前途的年轻党政干部,现在所剩的只有郁闷了……

  因为蓝斓的打击报复行动已经开始了。

  关于蓝斓的打击报复行动,咱们的唐主任也是早已见报了。

  由于这周羽民离婚后,更是放纵自个的生活,被媒体偷拍到了他在酒店找小妹的一幕,现在早已被媒体炒作开了。

  而且,连周羽民在酒店房间玩双飞的场景都被偷拍到了。

  这更是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现在,咱们的绿帽厅长周羽民已经被停职查办了。

  作为一名党政干部,生活如此腐化,哪还了得?

  这不,最近咱们的绿帽厅长郁闷得不行,昨天也就想给唐逸打个电话,问问唐逸都是怎么偷拍他的那些生活的?

  可是哪晓得两次往他办公室打电话,两次都是张娜娜接听的。

  原来,就连张娜娜都在跟唐逸探讨深度与长度的问题了。

  所以,咱们的绿帽厅长现在只剩下郁闷了!

  在周羽民看来,关于这次打击报复是唐逸搞出来的,所以他就想给唐逸打电话问问。

  实际上,是蓝斓找人搞出来的。

  蓝斓曾经暗自发誓要周羽民声败名列,现在看来,她应该是做到了?

  如果这次组织上调查属实,那么周羽民也就就此被击垮了!

  但是,目前调查结果还没出来,所以最终会是啥样子,还不知道?

  当然了,就目前来说,唐逸也不知道张娜娜跟周羽民有啥关系。

  张娜娜也不打算将一些真相告知唐逸了。

  至于周羽民今天上午为啥会给他来那么一个电话,他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只是他知道了,现在周羽民的日子不大好过。

  下午,蓝斓给唐逸来了个电话,倒是也没有啥正事,就是她有点儿想唐逸了,想听听他的声音了。

  所以她也就想来电跟唐逸呢呢喃喃一会儿。

  同时告诉他,周羽民现在快完了,组织上已经在介入调查他在酒店找小妹双飞一事了。

  只是咱们唐主任对‘双飞’这个词还有些懵懵懂懂的、一知半解的,所以趁机,他也就冲蓝斓问了句:“双飞是啥意思呀?”

  蓝斓听着愣了一下,本想嗔骂他个死家伙几句,然而忽然,她又改变了主意,竟是笑微微的问了句:“你想玩双飞呀?”

  咱们的唐主任皱眉道:“不是,那个啥……我还没搞明白双飞是啥意思呢?”

  蓝斓咯咯一乐,回了句:“笨,就是找两个女的同时做那事呗!”

  咱们的唐主任又是皱眉道:“很过瘾么?”

  蓝斓又是咯咯的乐,问了句:“想不想试试呀?”

  “想倒是想,只是……”咱们的唐主任眉头紧皱,“这玩意……也得有两个女人愿意才行呀?一般来说,她们相互吃醋都来不及,谁会跟你玩那个呀?”

  谁料,蓝斓笑咯咯的说道:“要是你大骗子现在飞回江阳市来看我的话,那么我就让你尝试尝试双飞是啥滋味。”

  忽听这话,咱们的唐主任可是来劲了:“真的假的呀?”

  “当然是真的啦!”

  “可是……你也就你一个呀?”

  蓝斓笑咯咯的回道:“我再去帮你个大骗子找一个不就好了嘛?”

  “真的还假的呀?”

  “你就先说你回不回来看我吧?”

  “这个嘛……”咱们的唐主任想了想,然后笑嘿嘿的回道,“你要是真能整个双飞等着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嘿嘿……”

  这时候,蓝斓终于忍不住嗔骂了一句:“你可以去死啦!”

  “你耍我呢?刚刚不是你说的么?”

  “哼!你个死大骗子还真想来个双飞呀?”

  “不是想,只是没有玩过,想尝试一下而已。”唐逸回道。

  趁机,蓝斓说了句:“那就等你回来再说啰!”

  显然,这是蓝斓在激唐逸回去看她……

  唐逸想了想,觉得最近驻京办反正也没啥鸟正事,还有就是……他也想回江阳市去看看周羽民那位绿帽厅长究竟都郁闷到啥程度了……

  想着想着,唐逸也就说道:“这样吧,我安排一下工作吧,如果最近能安排得开的话,我就回江阳市去看你。”

  蓝斓听着,忙是欢喜道:“那我就等着你回来啰,呵……”

  咱们的唐主任则是不忘笑嘿嘿的补充道:“双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