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46章 本台消息

   之后,待回到蓝斓的家后,唐逸感觉有些疲倦的扭身往沙发前一坐,不由得呼出了一口浊气来:“呼……”

  蓝斓在门口换好拖鞋后,扭头冲唐逸一笑,然后也就拎着菜扭身朝厨房那方走去了……

  当唐逸扭头瞧着蓝斓扭身进厨房后,他不由得小有欢喜的一乐,嘿……娘西皮的,老子还真没想到过原来江阳市电视台的女主播也会亲自下厨去为老子做饭……

  当他回想着之前坐在车上,瞧着蓝斓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在市场里转悠着买菜的情景时,他又是忍不住小有欢喜的一乐,嘿……

  就在这时候,李爱民给他小子打来了一个电话。

  听着手机响了,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忙是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哪位?”

  李爱民则是乐嘿嘿的说道:“臭小子,回江阳市了也不给我来个电话?”

  “呃?”唐逸忽地一怔,“你咋知道了呀?”

  “废话,你二哥刚刚打电话跟我说了呗。”李爱民回道。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也就想起了在江云之家结义的那事来,周晓强是二哥,李爱民是大哥,他唐逸年龄小,也就是小弟了。

  于是,唐逸忙是乐道:“那个啥……明天我和二哥一起回平江。”

  “那成,见面再说吧。我有点儿好消息要跟你小子说说。”

  “啥好消息呀?”

  “明天见面再说吧。”李爱民乐嘿嘿的回道,然后话锋一转,“好了,没事了,挂了吧。”

  听着李爱民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我草,不是吧?他还跟我卖起了关子来呀?

  随后,过了不一会儿,远在英国的胡斯淇给唐逸打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胡斯淇告诉他,说这几天准备飞回北京去看他。

  忽听这个,唐逸忽地一怔:“我现在在江阳市呢!”

  气得胡斯淇真想直接挂了电话,嗔怒了一句:“死猪,人家之前不是打电话跟你说好了吗?”

  “啊……那个……”唐逸忙是皱眉想了想,“没事呀,我可能过几天就回去了。”

  “那……”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下周总可以吧?”

  “下周?”唐逸想了想,忙是回道,“下周没问题。”

  “……”

  之后,挂了电话后,唐逸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也比较无聊,于是他也就起身朝厨房那方走去了……

  到了厨房的门口,往里瞧了瞧,只见这会儿蓝斓正围着围裙站在水池前洗菜……

  蓝斓感觉厨房门口站着一个人,她忙是扭头望去,忍不住冲唐逸一笑:“嘻……你看什么看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又是看了看她,然后笑嘿嘿的回道:“我咋感觉……你洗菜的样子……也跟播新闻似的呀?”

  蓝斓听着,忍不住扑哧一乐:“呵……那你个死大骗子来洗菜呀!”

  唐逸听着,又是乐了乐,然后心想反正也没啥事干,也就迈步朝蓝斓那方走去了,来到了蓝斓的身旁:“那成了,我帮你洗菜,你去切菜吧。”

  然而,也不知道怎么了,唐逸往蓝斓身旁一站,就好像是一块磁铁似的,吸住了蓝斓,闹得她好像走不开了似的……

  她扭头看着身旁的唐逸,忍不住就开了个小差,回想起了跟他做那事的舒服感觉来……

  这一回想吧,不知不觉的,蓝斓只觉自个的那个地方好似有点儿湿润了。

  由此,只见蓝斓面颊上泛起了一阵羞红来,娇羞的一笑,然后竟是大胆的扭身朝唐逸倾身贴近,伸手勾-搭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仰起粉面,就朝他的嘴亲了上去……

  唐逸感受着,不由得心想,我靠,娘西皮的,这是啥举动呀?不是洗菜么?

  这一吸上后,也就分不开了似的,只见蓝斓越来越热切、越来越痴迷、越来越陶醉、越来越投入其中……

  一番拥-吻过后,蓝斓竟是迫切的主动的褪下了唐逸的裤子……

  之后,只见蓝斓往水池前一趴,双手撑着水池边上,撅起臀来,任由唐逸来了个后门式……

  折腾一番,云雨过后,唐逸忍不住笑嘿嘿的冲蓝斓问了句:“咱们这是在做饭,还是做……”

  蓝斓有些娇羞的扑哧一乐:“呵!”

  然后她故作嗔怪道:“好啦,你出去啦!死大骗子,你在这儿,闹得人家都没有心思做饭,哼!”

  之后,唐逸也就回客厅去了,无聊之际,他也就打开电视瞧了起来……

  这寸劲,也是赶巧似的,待唐逸打开电视后,只见电视里正在播报着:“本台最新消息:曾经被看好的、咱们湖川省最年轻的党政干部周羽民同志,日前因为双飞事件,正在接收省委和省纪委的调查,目前周羽民同志已经被暂时停职,若是此次调查属实的话,那么周羽民同志将被革去省财政厅厅长一职,同时有可能开除党籍?因为此次双飞事件的影响太恶劣了,严重损毁了我党政干部的良好形象,所以省委对此次事件予以了明朗的态度,一定要严办!另外……”

  忽见这么一则新闻,唐逸并没有感觉到太欣喜,只是心里有着一点儿小喜而已。

  事实上,他跟周羽民之间原本也是没有啥过节的,也就是在女人的问题上,导致了彼此的矛盾,虽然想着周羽民利用了他和蓝斓的关系将他打压去了驻京办,但是他现在觉得在驻京办也没啥的。

  所以在看到这则新闻后,周羽民因为女人问题被毁了自个的前程,那么咱们唐逸唐主任也就在想,他自己在女人这个问题上也是不过关的,那么以后他是不是也会栽在女人这个问题上呢?

  竟因为他联想到了自己未来的处境,所以他一时高兴不起来……

  不过,关于周羽民目前的遭遇,他倒是感觉没啥的,也没啥好同情的,毕竟这事不是他搞出来的,也不是他去搞的周羽民,所以他心里也是心安的……

  由此,他倒是觉得李爱民的这招很高,因为李爱民早就看出来了,蓝斓是会打击报复周羽民的,所以李爱民才没有他唐逸去打击报复周羽民。

  一会儿饭后,休息了一会儿,蓝斓竟是张罗唐逸一起去洗了鸳-鸯浴。

  完了之后,也就进卧室了。

  这晚,蓝斓显得有些疯狂,也很主动,甚至是对唐逸来霸王式的。

  真的很难想想,曾经生厌做这等男女之事的蓝斓,如今遇上了唐逸,也会变得如此疯狂。

  第二天一早醒来后,虽然浑身乏力,想赖床不起,但是蓝斓要赶着去电视台上班,没辙,她也只好强撑着起床。

  不过这会儿,唐逸还在沉睡当中。

  蓝斓困乏的起床去洗漱完毕后,回到卧室的床前,瞧着还在死睡的唐逸,她不由得暗自嗔怪道,讨厌,他个大骗子,害得人家昨晚上不但没睡好,还被他搞得腰都酸软了似的,真是好讨厌啦,不知道人家今天还要上班吗?

  到了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唐逸醒来,只见蓝斓留了一张字条在床头柜上。

  字条上也没有写啥,就是告诉唐逸,她去上班去啦,要他走的时候,记得锁好门。

  唐逸看了看那字条后,也就起床去洗漱去了。

  完了之后,他也就打算闪人了。

  然而,就在他走到客厅的房门前时,忽然有人在门外敲了敲门:“咚咚咚……”

  忽听敲门声,唐逸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不会是蓝斓那婆娘又回来了吧?

  一时这么的想着,所以他也就上前伸手‘咔’的一声拽开了门……

  然而,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周羽民!

  看上去,周羽民好像明显消瘦了不少,精神状态也不怎么好,两眼布满了血丝,红红的,还有着黑眼圈。

  周羽民忽见唐逸在蓝斓的房间里,他猛的一怔,呆怔怔的瞧着唐逸……

  唐逸也是呆怔怔的看着他……

  此时此刻,这场景好似很囧很尴尬!

  原本周羽民想给唐逸一拳,但是想想,自己可能不是唐逸的对手,也就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

  再者就是,现在蓝斓跟他周羽民也没鸟关系了,早已解除了婚姻关系,所以现在蓝斓的房间里有个男人在,这不稀奇。

  不但有个男人在不稀奇,而且就算是这个男人都把蓝斓给草翻了也不管他的事情了。

  所以,他周羽民心里也清楚,他不能再拿这事做文章了。

  就算是做文章也没啥鸟用了,毕竟唐逸未娶,蓝斓现在又是离异后的单身女人,所以他们在一起又怎么了?

  正常恋爱,谁管得着呀?

  于是乎……周羽民也只好平息自个内心的怒火,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爽的瞧了瞧唐逸……

  过了好一会儿,周羽民囧囧的冲唐逸问了句:“请问蓝斓在家么?”

  忽听他心平气和的问了这么一句,唐逸则是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她上班去了。”

  “哦。”周羽民应了一声,然后又是不爽的瞧了唐逸一眼,说了句,“谢谢!”

  说完后,周羽民也就扭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