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49章 舍不得散

   之后,待饭后,哥三个还是余兴未尽,所以周晓强又招呼服务员进来,要了两瓶酒。

  这会儿,唐逸则是在想明年的那事,要是李爱民真的带他小子过去了的话,那么他起码也是个副县长了,所以想着这个,他小子乐了,嘿……

  因为他小子也知道,混官场,想要享有绝对的权力,又有机会往上升的话,那么就得在县委、市委、省委内混着。

  至于在别的部门混着,权威啥的是要小得多。

  之后聊着聊着,李爱民忽然冲唐逸说了句:“对了,关于你小子跟说的……秦芳那事,我已经帮忙给办妥了。”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想起秦芳来……

  秦芳也就是秦妍的妹妹,目前还在县卫校就读。

  听得李爱民那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问了句:“她现在进县人民医院实习了呗?”

  “对。”李爱民点了点头。

  周晓强忙是乐嘿道:“这点儿小事,大哥就一句话的事。”

  李爱民听着,乐了乐,然后冲周晓强问道:“对了,老二呀,你现在在江阳市开发区那边的项目还可以吧,没啥问题吧?”

  周晓强回道:“那边没啥问题。开发区开发办主任娄尚生很照顾我。每次跟娄尚生喝酒的时候,他都会提起唐逸这小子,说他这小子从开发区走了,真是一大损失。”

  李爱民听着,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唐逸这小子……就是个人才!目前吧……就是他小子年龄上是个问题,否则的话,估计他小子早就跟我平起平坐了,甚至是高过我了?”

  周晓强忙道:“那不可能,现在大哥也成为了省里的红人,所以我想……大哥一定会比唐逸先进入省委的!”

  唐逸那小子则是乐嘿嘿的说道:“大哥要是进入了省委,那么我还远么?”

  李爱民忍不住会意的一笑,瞧着唐逸:“你小子呀你小子,就是个人才呀!”

  “……”

  正聊到这儿,忽然,李爱民的手机响了……

  忽听手机响,李爱民忙是冲唐逸和周晓强说道:“你们俩别出声了哈,我接个电话。”

  唐逸和周晓强俩同时点了点头:“嗯。”

  李爱民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哪位?”

  “李县长,我是思远国际集团的周婷。”

  忽听是周婷那丫头,李爱民不由得乐了乐,言道:“原来是周董呀,对了,唐逸就在我身旁呢,要不要跟他说几句话呀?”

  电话那端的周婷忽听唐逸在他身旁,她的心竟是忍不住怦然一跳……

  待稍稍平息了自个的心跳后,周婷言道:“他个死人不是在驻京办么?”

  李爱民听着,则是乐道:“这不回来办点儿事情么?对了,你要不要跟唐逸说话呀?”

  周婷毕竟是大财团家族的大小姐,所以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显得很淡定、很得体的,所以她便是应对自然的回道:“谢谢李县长!我还是先不跟他说话了吧!因为我找您有点儿事情!”

  “啥事,你说?”

  “就是咱们景湖春天这个地产项目……现在有很多当地的村民过来捣乱呀。”

  关于景湖春天地产项目,也就是周思远老先生在决定投资西苑湖景区之前,在西苑湖边上以低价从县政-府手里购买下来的一块地皮,现在已经在发展地产了,关于这个地产项目命名为景湖春天。

  李爱民听得周婷那么的说着,不由得皱眉一怔:“现在……还有人过去捣乱么?”

  “对呀。刚刚还有几个村民来捣乱呢。”

  “成了,这事我知道了。”

  “那麻烦李县长您了哦!”

  “……”

  待电话一挂,李爱民也就给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要他安排一部分警力去景湖春天那儿维护一下治安。

  完了之后,李爱民又给土管局那边去了个电话,要他们出面去做一下土地调查,顺带做一下当地村民的思想工作,若是真有涉及利益问题的,就政-府给补贴一些钱。

  待李爱民电话处理完毕这事后,他们哥三个又接着唠了起来……

  毕竟哥三个好久没聚了,所以这一聚,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分散。

  然而,过了一会儿,县委那边又给李爱民来了个电话。

  待李爱民挂了电话后,也不得不冲唐逸和周晓强言道:“那个啥……咱们……先散了吧,晚上再聚吧?因为……县委那边有点儿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一下。”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想起来,他还想回一趟西苑乡,于是他便忙是言道:“那大哥去忙吧,二哥开车送我回一趟西苑乡吧。”

  李爱民听着,不由得笑嘿嘿的问了句:“你小子是想回去看看陆文婷吧?”

  听得李爱民提起了这事来,唐逸则是苦闷的眉头一皱:“既然回来了,那么总得回去看看吧?”

  见得唐逸那苦闷的样儿,李爱民忍不住乐了乐,说了句:“你小子别那苦闷的样儿,陆文婷那丫头可是真经不错的丫头!”

  周晓强也知道这事,所以他也是忍不住乐了乐,说了句:“陆文婷那丫头着实是不错!”

  “”只是咱们唐主任就郁闷了,“既然你们俩都说不错,那你们去娶了她好了!”

  李爱民则是忙道:“喂喂喂,我这儿就不合适了哦,毕竟年龄在这儿了,倒是……老二可以考虑一下。”

  周晓强忙道:“得了吧,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就不去扯那蛋了吧。这事还是唐逸他小子自个消化吧。”

  李爱民听着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说正经的,陆文婷那丫头着实是不错,所以唐逸你小子也别老是那苦闷样儿。这事毕竟当时是我李爱民保的媒,所以……你小子若是实在想退亲的话,还是你小子自个跟陆文婷去商量吧,这事我可不插手了。”

  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好了,我就先回县委了。晚上咱们再联系。”

  “……”

  待李爱民闪人后,唐逸跟周晓强也走出了江云之家。

  由于周晓强喝得有点儿高,所以到了江云之家门前的停车场,他就扭头冲唐逸说道:“那个啥……我这酒喝得有点儿多,头晕,你小子想要我开车送你回西苑乡恐怕……不行了?要不……我给你车钥匙,你自个开车回去吧?”

  忽听周晓强这么的说着,唐逸也知道他确实是喝得有点儿多,于是他也就问了句:“那你咋办呀?”

  “没事,我打个车回家去就好了。”周晓强回道。

  “那成。”唐逸也就说道,“那你给我车钥匙吧。”

  于是,周晓强也就掏出车钥匙来,递给了唐逸,一边言道:“晚上的时候电话联系。我先回去睡一觉,今天不去开发区了。”

  “成。”

  “……”

  随后,唐逸也就自个开车回西苑乡了。

  其实他小子回西苑乡的真正目的不是去看陆文婷,而是想回乌溪村去他爷爷的坟前看看。

  毕竟打小是爷爷将他带大的,所以对爷爷这感情自然是深。

  尤其是现在他小子混出来了,而爷爷却不在了,所以想着他爷爷生前没有享过啥福,他这心里就格外的过意不去似的。

  若是他爷爷现在还在的话,那指定是会让他爷爷吃香的喝辣的!

  可惜,老爷子走得有点儿早。

  一会儿,在唐逸驱车回西苑乡的途中,忽然,周婷那丫头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周婷显得有些娇羞的问了句:“听说你个死人回平江了?”

  一听是周婷,唐逸便是故意冷嘲热讽道:“哟?原来是周大小姐呀?请问……周大小姐有啥指示呀?”

  “指示你个头呀?”周婷娇蛮的回道,“再说了,我指示得动你这个驻京办主任吗?”

  “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啥事意思呀?”

  “没有意思!给你打电话,就一定要有意思吗?真是的!”说着,周婷那丫头话锋一转,“好啦,我今晚上想请你吃顿饭总行吧?”

  “这……无功不受禄,我哪担担得起呀?”

  “你个死人少跟我打官腔!你就说,给不给面子吧?”

  唐逸皱眉一怔:“咱们的周大小姐就是娇蛮呀。不过……今晚上……我的确没有时间,真的!”

  “那你今晚上要去干嘛呀?”

  “我要回西苑乡呀。”

  “那你现在回去了吗?”

  “正在途中,咋了?”唐逸回道。

  “那你过了景湖春天没?”周婷忙是问道。

  “啥景湖春天呀?”唐逸皱眉一怔,甚是不解。

  “就是我们思远国际集团在西苑湖边上的那个地产项目呀,叫景湖春天呀。在去西苑乡的道上不是一块大大的路标么?指示着去景湖春天的呀。”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忙是朝车前方看了看:“我这……都快到西苑乡了呀,没有瞧见呀。你不早说,我也没有注意,估计是早就过了吧?”

  “我晕!你什么眼神呀?那么大的路标你都没有看到,真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