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50章 母子怨

   之后,待回到西苑乡后,唐逸驱车直接过了乡政-府,没有去找陆文婷。

  倒是他也想好了,等从乌溪村回来时,再去找陆文婷。

  毕竟不管咋说,他们俩毕竟是定了亲的,所以这都回西苑乡了,不去看看陆文婷也不大合适。

  只是这次,唐逸回西苑乡时,发现变化不小,虽然乡政-府办公楼依旧没啥变化,但是乡街道整体上变化不小,像是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目前乡里正在大搞建设,因为看到不少吊车、挖掘机、翻斗车等等等。

  还有,也有几处工地正在开工。

  看来这次西苑乡的动作不小?

  唐逸倒是也听说了,这儿要规划成西苑区,这样才能跟西苑湖景区相匹配。

  关于西苑乡街道上的房子,暂时按照政-府的要求,都给重新粉刷了一遍,所以才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当然了,想要在短时间内就将西苑乡变成一个区,像城市那样,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是一步一步的来。

  只是目前,已经抢先在景区附近增设了服务点,以便暂时的解决对旅客服务问题。

  趁此机会,乡民们也是发了笔小小的横财,有的抢先搞起了农家乐,所以生意自然是好得不得了。

  看到西苑乡的变化,尽管跟他唐逸没有啥太大的关系,但是他小子心里还是欣喜不已,毕竟他也是西苑乡人不是?

  谁不愿自个的家乡好呢?

  唐逸驱车到街上去买了些贡品、纸钱啥的,也就回村了,还是像上回一样,将车停在了西苑码头那儿,然后渡船过了西苑湖。

  回到乌溪村,他就直奔山上而去了,去他爷爷的坟前拜祭了一番。

  每次在爷爷坟前拜祭时,唐逸想着爷爷生前过得那穷酸日子,他这心里就会一阵隐隐的痛,就会忍不住流泪。

  一般而言,咱们的唐主任可是从不流泪的,但是在爷爷的坟前,他已经不止一次流泪了。

  由此可见,他对爷爷的那种敬爱,是多么的厚重!

  在爷爷坟前拜祭过后,下了山,唐逸又是回隔壁吴婶家去看了看,然后又去村长李厚生家看了看,还有一些以前对他不错的人家,他都去串了串门……

  由于西苑乡的变化,所以慢慢的也波及了各村,现在的乌溪村也是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个别人家趁机也是借助西苑湖景区发了家。

  慢慢的,也开始有人效仿了,搞起了垂钓园啥的。

  因为在西苑湖游玩的游客们,有不少会渡船过西苑湖到这等乡村里体会那种乡民生活的。

  趁此机会,他们也自然是慢慢的学会了做买卖。

  这天,当唐逸渡船过西苑湖,回道西苑乡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钟了。

  这会儿,天也是麻麻黑了。

  唐逸想着时间也不早了,于是他也就分别给周晓强和李爱民去了个电话,告诉他们俩,今晚上他可能就不回平江了,可能会留在西苑乡。

  给他俩都去了个电话后,唐逸也就驱车到了乡政-府门口这儿,然后往陆文婷她大伯的餐厅打了个电话。

  因为他知道,这会儿陆文婷已经下班了,应该是回她大伯的餐厅那儿了?

  但是,打自上回在陆文婷她大伯的那餐厅里遇见了那个自称是他妈-的陌生女人后,他就再也不想上她大伯那餐厅去了。

  因为他不想再碰见那个自称是他妈-的陌生女人。

  想想,将近二十多年的积怨在心,这一时之间,唐逸怎么可能会接受那个女人呢?

  不是他不想认他妈,而是打小他就是跟他爷爷长大的,压根就没有见过那个女人,所以想想,换做是别人的话,也是一时难以接受的。

  尽管现在对于唐逸来说,他通情达理,但是他毕竟也只是个凡人。

  凡人毕竟是凡人,他不可能有佛祖那种大爱精神的,他不可能听说那个女人说他妈他就会欣然接受的……

  这就是凡人,因为凡人有凡人的情感、凡人的喜怒哀乐等等等。

  明明不高兴了,干嘛要强作笑颜呢?

  这就是凡人的思想,就这么简单的事情。

  一会儿,当电话接通后,赶巧似的,接电话的竟是那个自称是唐逸他妈-的陌生女人……

  “喂,怎么不说话?”电话那端,那个自称是唐逸他妈-的女人又是重复了一遍。

  唐逸听着,有种说不出的闷,仍是没有吱声,似乎也不知道该对那个女人说啥?

  “喂,你听得见吗?”

  唐逸默默的听着,仍是没有说话。

  再沉默一会儿后,对方的那个陌生女人唠叨了一句:“谁呀,也不说话?”

  一边唠叨着,一边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挂了,唐逸愣了愣眼神,仍是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闷,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感觉。

  这时候,唐逸忽然想抽根烟……

  于是,他也就掏出了一盒大中华出来,取出一根,叼上,然后掏出一个打火机来……

  因为现在身为驻京办主任,他兜里随时都揣着烟的,只是他自己平常很少吸烟而已。

  有时候,实在是无聊了,想起来了,他才会抽根烟的。

  待深吸了一口烟之后,他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与此同时,他也感觉有些头晕。

  因为长时间不抽烟,偶尔抽根烟,总是难免会有点儿感觉头晕的。

  尽管如此,但他又是深吸了一口烟……

  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愣了愣眼神,又是往陆文婷她大伯的餐厅去了个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订餐么?”接听电话的,又是那个陌生的女人。

  唐逸听着,一边吐着烟雾,一边说了句:“我找陆文婷。”

  电话那端,那个女人听着这声音,心里不由得咯咚了一下,随之面色就阴沉了下来……

  “你……是唐逸吧?”

  “不是!”唐逸带有情绪的回了句。

  “哦……”电话那端,那个女人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感觉心很痛,“你等一下哈,我这就去帮你叫文婷。”

  过了一会儿后,传来了陆文婷的声音:“谁找我呀?”

  “我。”

  “你……”

  “唐逸。”

  “啊?!!”陆文婷欢喜的一怔,“哈……原来是你个死混蛋呀?!!哈哈……你在北京还好吧?!!我……好想你……嘻……”

  听得陆文婷那般的欢喜,唐逸则是显得很淡定的言道:“我现在在乡政-府门口,你过找我吧。”

  “啊?!!啥……”

  “嘘——”唐逸忙道,“别一惊一乍的,赶紧过来吧!”

  说完,唐逸就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唐逸坐在车内瞧着,莫名的,只见陆文婷她大伯也跟着陆文婷来了……

  由此,唐逸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陆文婷她大伯来干啥呀?

  想着,唐逸忽然觉得人家陆文婷她大伯毕竟是长辈,所以他也就强作笑颜,推开车门,下了车来……

  在陆文婷一眼瞧见唐逸下车来了,她慌是欢喜不已的、一阵抓狂的奔跑了过来……

  尽管陆文婷心里想跟唐逸来个激烈的拥-抱,但是当冲他唐逸的跟前时,却又僵持住了,只是一阵傻笑的看着唐逸……

  毕竟,乡村里还是不流行这一套的,所以陆文婷内心也是倍觉娇羞,所以没敢一下抱着唐逸。

  当唐逸瞧着陆文婷她大伯走了过来,他忙是笑微微的称呼了一声:“大伯!”

  陆文婷她大伯忙是笑嘿嘿的应了一声:“嗯!”

  然后,她大伯憨笑的打量了唐逸一阵,忽然扭头冲陆文婷说道:“文婷呀,你回避一下,我跟唐逸有话要说。”

  听得大伯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心中一阵暗喜,嘻嘻……大伯是不是想催他个混蛋跟我结婚了呀?

  随后,陆文婷她大伯也就拉着唐逸来到了乡政-府院内的一角,然后怔怔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言道:“唐逸呀,关于你跟慧珍的母子关系,我已经知道了,我也听你妈说了,说你现在不愿去我的店里,是因为不想见到她。但……这种事情……我也是不大好说啥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她毕竟是你妈,是她把你生下来的,所以千错万错,你总得认她是你妈不是?”

  听得陆文婷她大伯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闷闷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又是闷闷的看了看陆文婷她大伯,回道:“如果我……认了她,那么我跟文婷姐的婚事……就得吹了!”

  “为啥?”

  “因为您现在娶了她,您又是文婷姐的大伯,那么您说……我是叫她妈呢?还是叫她伯娘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她大伯感觉也是有些棘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说,这是他妈啥事呀?这关系还真他妈有点儿乱了?这……我……我陆三昆咋就摊上这么一摊子事情呢,真是太他妈乱了……

  这想着……陆文婷她大伯一时也是不好说啥……

  因为这关系太乱了,他着实是不知道说啥是好?

  再说,鉴于唐逸跟他妈-的母子关系,他也是不大好说啥……

  虽然他刚刚话是那么说,但是他也知道,要是他自己有这么一个妈也是难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