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52章 安伯的提醒

   随后,当唐逸上楼来后,发现江倩早已是欢天喜地的在门口等着迎着他了。

  忽见唐逸上楼来了,江倩欢心不已的一乐,然而却又是故作娇嗔的说了句:“你个死家伙还记得我呀?”

  唐逸忙是一乐,瞧着江倩,回道:“我啥都可以忘记,就是不能忘记江姐你呀!”

  “哼!少跟我说这好听的啦!”江倩又是故作娇嗔的说了句,然后一边欢喜的让开门来,“进去呀,还愣在门口干什么呀?”

  瞧着江倩那样,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也就走进了客厅。

  江倩紧忙欢喜的跟着进来,用脚一勾门,‘碰!’的一声给撞上了,然后欢喜朝唐逸走过去,就从他的背后一把抱紧了他,欢喜的一笑,在他耳畔呢喃了一句:“姐都想苦了你个死家伙啦,嘻!”

  一边说着,江倩一边就忍不住一口咬住了唐逸的耳垂……

  唐逸感受着,忍不住心说,不是吧?娘西皮的,看来她这婆娘也是焦渴得不行了吧?

  随即,江倩就伸手去隔着裤子一把揪住了唐逸的那个多余的东东……

  由此,唐逸又是心说,娘西皮的,幸好老子今晚来她这儿了,否侧的话,她今晚岂不是会用断好几根黄瓜?

  唐逸正这么的心说着,江倩就潜意识的推着他朝沙发前走去了……

  然而,当两人在沙发上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闹得唐逸迫切的想要褪去江倩的裤子时,江倩却是急忙仰头在他的耳畔说了句:“我自己来,你转过身去吧。”

  “为啥呀?”唐逸一时不解。

  江倩极为娇羞的说道:“哎呀,死家伙,叫你转过身去,你就转过身去啦!”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也只好回了句:“好吧。”

  待唐逸转过身去,江倩也就紧忙褪去了裤子,然后将裤子卷成一团,给放到了一旁,接着,她惶急伸手去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扯过两张纸巾来,急急忙忙的给擦拭了一下,只见白色的纸巾就被染红了,原来是她的那个啥月事来了,她羞于被唐逸发现……

  瞧着被染红的纸巾,她眉宇微皱,然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便是说了句:“好啦,可以啦。”

  唐逸一时也还没不知道她究竟在搞啥名堂,所以她说可以了,那就来吧……

  只是切入主题后,唐逸感觉有些不对,虽然水泱泱的,但是那种水好像也太水了,不怎么滑溜似的,还有就是她那儿太炙热了……

  一会儿,待到事后,唐逸忽见自个退出来的那半截东东被染得红一块紫一块的,还貌似脏兮兮,他不由得眉头紧皱,心说,娘西皮的,原来是她那个来了呀?那她还要?这婆娘也忒瘾大了吧?

  随即,唐逸忙是扭身朝洗手间跑去了。

  待江倩坐起身来,瞧着那沙发上被染得红红的一片,她不由得眉宇紧皱,心说,晕,不会吧?这……看来又有事干了,这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么?都是他个死家伙害得,闹得人家不要都不行了,可是这……

  第二天早上起来,江倩回头瞧着床单也被染得红一块紫一块的,她又是眉宇紧皱,然后故作娇嗔的白了唐逸一眼:“哼!我恨死你个死家伙啦!都是你勾-引得人家!我不管,今天你个死家伙得留下来帮我洗床单和沙发坐垫!”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瞧着江倩,回道:“拜托,昨晚上是你自己非得要的好不好呀?这也赖我呀?再说,是你自个染上的,我又没有那红的!”

  江倩则是娇嗔的回道:“哼!要是你个死家伙不来勾-引人家的话,人家都还好好的好不好呀?”

  唐逸忙是乐嘿嘿的回道:“那成,以后我不来勾-引你了就是!”

  可江倩忙道:“别别别,你个死家伙还是常来吧!”

  忽听江倩那么的说着,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冲她言道:“帮我订一张明天回北京的机票吧,回头我给你钱。”

  江倩听着,回道:“你个家伙要是钱多的话,就给我吧。要是钱不多的话,就不要像个阔佬似的说回头给我钱啦!”

  “啥意思呀?”

  “笨呀,你?意思就是机票我帮你订就好了,不用给钱了呗。”

  “那……那我咋好意思呀?”

  “不好意思,那就你自己去订吧。”

  “别别别,还是你帮我订吧。”

  “那就不要说不好意思,明白了吗?小笨蛋!”

  “……”

  这天上午,唐逸按照安永年的意思,去了他家,去见了见安雅那小丫头。

  因为碍于情面,不见也得见,所以有时候有些事还是得去敷衍一下。

  还好,安雅这小丫头还很单纯,她的目的也就是想见见唐逸哥哥,哪怕就见一面,她也就开心了。

  所以面对这小丫头,唐逸的压力还是没有那么大的。

  至少目前来说,他还是能够给忽悠或者晃点过去的。

  中午唐逸也就在安永年家吃了顿午饭。

  这天,安永年特例赶回来吃了顿午饭。

  在一起用餐的时候,安太太忽然冲唐逸说了句:“小唐呀,你这在驻京办工作,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今晚上就我家住了吧?”

  安雅那小丫头忽听她妈这么的说着,她忙是笑嘻嘻的说道:“对对对,唐逸哥哥,今晚上你就在我家住了吧。”

  可唐逸有些犯难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言道:“那个啥……伯娘呀,我这次回来还有点儿别的事情要办,所以……下午还得去办事,晚上……就不好说了?”

  安永年也不知道唐逸这小子这次回来要办啥事,只是听说他还要办事,他也就说了句:“那没事,你先办事就好了。”

  饭后,安永年叫唐逸进了书房。

  到了书房后,安永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非常间接的问了句:“那个……小唐呀,上回雅雅去北京……你们俩玩得还算开心吧?”

  安永年也就是想试探一下,看唐逸这小子有没有跟安雅发生啥关系?

  唐逸这小子,多么精明的人呀,所以他小子便是回道:“上回小妹去北京,我陪她到各大景区转了转,她玩得应该还算开心吧?”

  听得唐逸这小子这么的回答着,这安永年也就不好意思再试探啥了。

  因为唐逸的话语之间透露的信息是,他还是只将安雅当做自己的妹妹的,他们之间是纯洁、纯粹的兄妹关系,所以是不可能发生那种关系的。

  由此,安永年心想,这小子现在真是被栽培出来了呀,看来……想撮合他小子跟雅雅的这桩婚事……有点儿棘手呀?

  其实,在安永年的心里,他倒是希望唐逸跟安雅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这样的话,他唐逸这小子碍于情面,也是会娶了安雅的。

  因为安永年了解唐逸这小子,这小子是蛮重情义的,鉴于他对他那么好,那么他一定是不会对不起自个的女儿的。

  可是唐逸这小子一直将安雅当做自个的妹妹看待,这就有些不大好办了?

  之后,安永年也没好意思就安雅这个问题说啥了,便是冲唐逸说道:“小唐呀,现在……我毕竟在省委,所以……有些事情,我还是不大好出面的,所以……将来……还是得靠自己的能力往上走。”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也是理解,他忙是点头道:“我明白。安伯,您放心吧,我不会老麻烦您的。”

  “那就成。”说着,安永年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对了,还有个问题……我得提醒你小子一下,就是在女人这方面……你还是逐渐收敛一些吧。别到时候像周羽民一样,毁在女人身上。”

  “好的,我记住了,安伯。”

  “记住了就好。”然后,安永年又是说道,“不过,你放心吧,方市长和肖书记都会在适当的时候照顾一下你的,所以你也不必太担心什么。现在也过去一两个月了,你跟蓝斓主播的那传闻一事,在省内也慢慢的消沉了下去,所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方市长会安排你回来的。”

  “……”

  之后,唐逸离开安永年家的时候,在想安永年跟他说的那些,由此他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老子快可以回江阳市了?

  在想起安永年提示他在女人方面收敛一些时,他不由得皱眉心想,貌似在女人这方面……我已经很低调了吧?那么……安伯所说的收敛,是从数量上减少呢……还是……

  正在他想着这个问题时,倪晓玲给他个家伙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倪晓玲非常生气的说:“你个死家伙昨天回开发区了,为什么不来看我?”

  忽听倪晓玲这么的质问着,唐逸眉头紧皱,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老子是该从数量上减少睡女人了,要不然这麻烦的电话还真够多的?不过……倪晓玲咋晓得老子回来了呀?哦……对了……恐怕是娄尚生告诉她的吧?

  不过……对于倪晓玲这等好女子,老子是不是也该像是对待董卓妍一样,来个较为艺术的处理了呀?否则的话……耽误了人家一生的幸福,那多么的罪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