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54章 返回北京

   之后,唐逸也就跟倪晓玲在阳江公园附近找了家饭馆,两人围着一张方形餐桌面对面的坐下,然后简单的点了几个菜,直接要了主食,没有喝酒。

  在一边埋头吃着饭的时候,唐逸一直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对面坐着的倪晓玲……

  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算要他娶了她,他也会愿意的。

  毕竟倪晓玲着实是个好女子,他小子也知道,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不能太对不起她了。

  再说,像她这等娇美大龄剩女,还如此纯洁,本身就是令男人怜爱的。

  事实上,倪晓玲也是那种想法很简单的女人,她不怎么在乎对方有多么富有,只在乎对方是否真心的爱她?

  正在他俩吃着饭的时候,忽然,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会儿,唐逸也没有想太多,掏出手机来,就接通了电话,然而当他听说是蓝斓时,他不由得暗自一怔,有些囧态的瞄了对面的倪晓玲一眼,想着倪晓玲跟蓝斓的友好关系,不由得,唐逸也只好冲倪晓玲囧笑道:“那个啥……我去接个电话。”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站起身来,扭身离座,朝餐厅的门口走去了……

  待出了餐厅的正门后,到了外面的停车场,唐逸还不忘回头看了看,确定倪晓玲没有跟来,他这才冲电话那端的蓝斓问了句:“啥事呀?”

  电话那端的蓝斓不由得说了句:“你个大骗子怎么鬼鬼祟祟的呀?”

  唐逸也就坦然的回了句:“我跟倪晓玲在一起呢。”

  忽听这个,电话那端的蓝斓只觉自个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了低谷,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然而,蓝斓忽地眉宇微皱,想了想,觉得自个已经是一个离异后的女子了,好似也没有啥优势跟人家争风吃醋了似的?

  随之,蓝斓又是回想了一下她跟唐逸之间的关系,好像除了第一次是唐逸那个大骗子把她给骗睡了外,后来都会她主动的,这似乎……也不能怪唐逸?

  而且,就算第一次是唐逸骗她睡的,那么也是她自己有种强烈的渴望,也是她自己放言说要唐逸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想着这些,蓝斓只好自个一阵黯然神伤,也不大好意思责怪唐逸什么。

  待蓝斓调整了一下自个的思绪状态后,也没有提及唐逸跟倪晓玲在一起的事情,只是问了句:“你个大骗子什么时候回北京呀?”

  “明天。”

  “那要我开车送你去机场吗?”

  唐逸愣了一下,回道:“好呀。那我明天给你电话吧。”

  “……”

  待挂了电话后,蓝斓坐在床上,不由得伸手拿过一个抱枕来,将其紧紧的抱在怀中,忽然感觉有些冷似的……

  其实,冷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此时此刻,她思绪万千,也很杂乱。

  忽然间,她似乎有一种悲绝的想法,在想她这个身体何时才能垮掉?

  要是她的身体垮掉了,那么她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欲念了不是?

  唐逸!

  这个名字却是她挥之不去的!

  但,她心里也明白,唐逸那个死大骗子可能是会娶她的?

  然而,她似乎又不责怪唐逸,也不恨他,也不怨他……

  那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好?

  只是她在想,如果一切还可以重来的话,那么她只希望她第一个认识的男人是唐逸,他也将是她最后的一个男人。

  但,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因为那些曾经的过去,毕竟是曾真真切切的存在过,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离异后的可怜女人了,显然是没有婚前那么的走俏了,自个也不好意思向唐逸撒娇的说——我只做你的女人。

  这晚,唐逸跟倪晓玲饭后,也就在餐馆旁边的宾馆要了一间客房。

  到了房间里,两人又是肆无禅忌的缠绵了起来,尤其是倪晓玲,痴缠过后,自个还倍觉幸福的在唐逸的耳畔呢呢喃喃的……

  跟倪晓玲在一起,唐逸感觉她压根就不像是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人,倒像是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可爱女孩,令他相当的怜爱。

  第二天一早,由于倪晓玲还得赶回开发区文化办上班,所以也就抑制住了自个内心的渴望,早早的起床了。

  唐逸见得她起床了,他也忙是起床了。

  洗漱完毕后,唐逸也就送倪晓玲下楼了,直到目送她打车离去。

  临别前,倪晓玲也没有说别的,只是说要唐逸没事的时候多想想她,因为她会一直想着他的。

  对于这种因为工作而不得不分开的状态,倪晓玲还是能够理解的,也是坦然接受的。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不能光只顾着两人世界了,总得吃喝不是?所以事业和工作也是很重要的。

  唐逸目送倪晓玲打车离去后,继续愣了愣眼神,然后一转身,掏出手机来,给蓝斓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也就要她开车到省府大道那儿去接他。

  因为他还得去江倩那儿取机票和身份证。

  在唐逸打车去省府大院时,他先是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一声,说他今日个就回驻京办了。

  完了之后,唐逸又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跟他也说了一声。

  随后,唐逸也不忘给方乐乐和安雅分别去了个电话,告知了一声。

  最后,唐逸才给陆文婷去了个电话,告知了一声。

  原本唐逸还想在电话里跟陆文婷多说两句,但是想想那个自称是他妈-的女人跟她大伯的关系,所以他也就没有多说啥了。

  因为他知道,他跟陆文婷的婚事早晚得告吹的。

  到省府大院找江倩取机票和身份证的时候,唐逸本想顺便见见安永年,但是不巧,安永年这天外出视察工作去了。

  于是唐逸也只好去电告知了安永年一声,说他今天回驻京办了。

  之后,蓝斓开车来省府大院门口接的唐逸,送他去江北机场了。

  待在江北机场的停车场停好车后,蓝斓见得唐逸距离登机时间还差两个小时,所以她也就肆无禅忌的跟唐逸停车场玩了一回车震。

  反正这也不是头一回跟唐逸玩车震了,所以蓝斓也不顾及那么多了。

  再说,下回见唐逸还不知道是啥时候呢?

  而且她想着自己现在也只能从唐逸这儿得到一些慰藉和欢愉,所以她也就不顾及啥了。

  况且,在她心里,她已经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里准备了,所以她更是不管那么多了。

  对于一个已经是离异后的女人,还能有啥过多的要求呀?也只能觉得怎么开心就怎么来啰!

  这就是蓝斓现在的想法。

  下午两点钟的那会儿,唐逸抵达了北京。

  当他从飞机上下来,打开手机后,没一会儿,那位北京姑娘林婉怡就给他打来了电话,问他到哪儿了,说她在机场出口那儿等着他呢。

  唐逸听着,则是笑嘿嘿的告诉她,说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当唐逸从机场出口出来,林婉怡一眼望见他时,她竟是一时间除了激动之余,还有些小小的娇羞……

  因为她想起了那天送他时,在车上发生的尴尬事件,就是唐逸跟她做那事的时候,只做了一半,痛得她死活都不愿再给唐逸了。

  但林婉怡也不是啥傻丫头,她自个心里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那个膜已经被唐逸那个死家伙给捅破了。

  唐逸笑微微的来到林婉怡的跟前,见得她那般娇羞的样子,忍不住说了句:“你刚刚不是还打电话想着急见到我么?”

  林婉怡娇羞的白了他一眼,也没说别的,只是说了句:“好啦,走啦!”

  然而唐逸则是笑微微的问了句:“不来个见面仪式啥的么?”

  “还要啥见面仪式呀?”林婉怡娇羞的白眼瞅着他。

  唐逸嘿嘿的一笑,说了句:“比方说……拥抱呀。”

  “抱你个头呀?”林婉怡更是娇羞不已,“好啦,走啦!”

  见得林婉怡那样,唐逸嘿嘿的一笑,也就没再说啥了,便跟随她一同朝机场停车场走去了……

  一会儿等上了车后,林婉怡怕唐逸那家伙又趁机要她,于是她也就紧忙启动了车,倒车出了停车位,然后就驱车出了停车场,愣是不给唐逸跟她缠绵的机会。

  事实上,她的心里又有些痒痒的,因为回想起那天的那事来,虽然很痛,但是还是感觉到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所以她心里还是期望再次体尝一下那等奇妙的感觉。

  只是想起那次的痛,她有种一当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然而事实上,她这丫头心里还是清楚的,也听说了,女孩子第一次都会很痛的,痛过之后就不会再痛了。

  但是吧……虽然听说如此,可她还是怕会那么的痛。

  毕竟实际操作跟理论总是会有些小小的差异的嘛。

  就好像理想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的一样。

  这会儿,唐逸坐在副驾座位上闭目养神,心里啥也没想。

  因为这次回江阳市后,那些女人都要他给伺候着,最后临走时,在机场的停车场,蓝斓都还不忘管他要一回,搞得他也是有些筋疲力尽了,需要歇息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