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60章 相逢北京

   之后,待唐逸回到培训科后,只见那两个老头正默默的坐在沙发前那儿喝茶。

  唐逸也是不知道他们俩有啥冤屈,只是想着李爱民刚刚在电话跟他那么的说着,于是他也就笑微微的冲那两位老头言道:“那个啥……两位老伯呀,您二老来一趟北京也不容易,这样吧,你们来时的火车票啥的,我们驻京办给报销了吧。回头我们驻京办负责买火车票送您二老回去。”

  听得唐主任这么的说着,那两位老头也还算是欢心,不过其中一个老头笑嘿嘿的言道:“唐主任,咱们还没说正事呢。既然你也知道我们来一趟北京不容易,那么关于我们的冤屈,总得解决了吧?所以……既然你们驻京办阻拦着我们,不许我们去上访,那么也总得有个说法吧?”

  唐逸忙道:“这事好说!刚刚平江县李县长给我来电话了,他说了,要您二老直接去找他就好了!他定会替您二老做主的!”

  一提到这事,另外的那个老头便是一肚子气:“我草,别提了!我们本来是去找李县长替我们出面就得了,没想来北京的!可是……妈的,县委大院门口的那两个死尼玛武警愣是不让我们进县委大院,所以你说……我们咋就能接触上李县长呢?所以没辙呀,我们这不就跑来北京了么?”

  唐逸又是忙道:“这事好说,回头我将李县长的办公室电话和手机号都告诉您二老,到时候呀……您二老回去,去找李县长的时候,提前给他个电话就好了,这样他就会通知门口的武警让您二老进去的!您二老放心,只能您二老给李县长电话的时候,提我唐逸的名字,他就定会好好的接待您二老的!要是这事李县长不能替您二老做主的话,那么到时候您二老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实在不成,我唐逸亲自回一趟江阳市,回平江去替您二老做主,您二老觉得这样成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右边的那个老头忙是笑嘿嘿的点头道:“成成成!关于唐主任的话,我是相信的!因为唐主任当时在当总指挥负责西苑湖景区的时候,我们就很了解唐主任了,说话是话,只要承诺了的事情,就一定能办到的,所以这事我相信唐主任的!”

  趁机,唐逸言道:“既然您二老都相信我的话,那么这样……您二老来趟北京也不容易,回头我安排咱们驻京办的同志领着您二老也到各大景区去转转,也算是没有白来过一趟北京,完了之后,他们会负责送您二老上火车的!您二老放心,关于您二老在北京的住宿和吃饭等问题,我们驻京办都会负责的!”

  听得唐主任这么的说了,那两个老头可是高兴坏了,忙是一阵感谢!

  完了之后,唐逸也就安排了政秘科张娜娜陪同这两位老头去北京各大景区转转,关于食宿等问题,唐逸都交代给了张娜娜。

  安排好那两位老头后,咱们的唐主任叫王连发去了他的办公室,跟他说了说以后该如何处理和接待上访人员……

  咱们唐主任告诉王连发:“那个啥……王连发呀,咱们这儿只是驻京办,很大程度上来讲,只是一个小机构,也就是起个联络和协调的作用的,所以以后关于拦截和劝阻上访人员,咱们一定得以礼相待。因为将心比心,要是你遇到了啥不合理的事情或者是冤屈的话,当地官员们又不替你出面做主的话、甚至是还挤兑你的话,你会咋办?你会一直忍着么?那么当你忍无可忍的时候,咋办?你是不是也会想来北京上访?要是你来北京上访也遭遇拦截的话,你又会是个啥心情呢?啥感受呢?所以以后在拦截和劝住上访人员的时候,我们驻京办最好是以礼相待,询问清楚,他们究竟是因为啥冤屈啥的,然后尽量出面联络他们当地政-府,为他将事情解决了!当然了,对于无理取闹的那种,我们就得是另一个态度了,但也得先礼后兵,明白?”

  听得咱们唐主任这么的说着,王连发忙是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唐主任。”

  “那就成。”咱们的唐主任言道,“反正……咱们也不是啥菩萨心肠,但,咱们也绝对不能去充当那个恶人!再说了,咱们的口号就是为人民服务的,那么就得替他们想想,想想他们的处境啥的,明白?”

  “是!”王连发忙是点了点头。

  “……”

  完了之后,咱们唐主任又找刘博生他们几个来,临时给开了会议,也就是关于驻京办以后如何接待上访人员这事,咱们的唐主任又开会说了说。

  在驻京办这边为工作忙了忙之后,不知不觉的,也就下午五点来钟了。

  这时候,已经在宾馆客房呆得很无聊的胡斯淇终于忍不住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胡斯淇温顺的问了句:“你忙完了没有呀?”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问着,唐逸这才想起胡斯淇还住在对面的宾馆,于是他忙是言道:“那个啥,我这就过去找你哈!”

  随后,唐逸也就去对面宾馆找胡斯淇去了。

  这会儿,胡斯淇早就在房间呆烦了,所以见得唐逸来找她了,她就忙是张罗着,要唐逸领着她出去玩。

  唐逸皱眉想了想,觉得胡斯淇这次能从英国飞回来看他,已经算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了,所以他决定待胡斯淇出去好好的转转。

  但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了,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是好,也就开车领着胡斯淇上西单去了。

  北京的夜景着实是漂亮!

  尤其是西单这块儿,那夜景更是漂亮!

  站在西单广场上,遥看着这块儿的夜景,胡斯淇欢喜得忍不住亢奋的一声惊叫:“啊——北京——我来了——”

  一阵叫嚷过后,胡斯淇扭身笑微微的看着唐逸,忍不住言道:“1997年8月25日晚八点,我和死猪唐逸相逢在北京!”

  说完之后,只见胡斯淇忙是笑嘻嘻的取下她的小背包来,从中找出纸笔来,然后在记事本上写着:1997年8月25日晚八点,我和死猪唐逸相逢在北京西单!

  写完之后,她自个给签上了一个名字:胡斯淇。

  完了后,她笑嘻嘻的将手头的笔和记事本递给唐逸:“来,死猪,签名留念!”

  唐逸见得胡斯淇那样,他也就接过笔和记事本来,在上面签下他的名字:唐逸。

  随后,待胡斯淇收好笔和记事本后,便是从背包里翻出了一部佳能牌相机出来。

  见得有路人经过,胡斯淇忙是笑嘻嘻的言道:“嗨!美女姐姐,帮我们合个影吧!谢谢你啦!”

  人家那位美女姐姐也是不好意思拒绝,便含羞的一笑,回了句:“好吧。”

  于是,胡斯淇也就拉着唐逸,说是要跟他照合影照……

  说实话,目前为止,唐逸除了以前在乡街上的照相馆照过证件照外,还真没照过照。

  所以这头一次照相,又是跟胡斯淇照合影照,闹得他还真有那么点儿紧张,不知道该往哪儿站似的,貌似也不知道摆造型……

  还好,对于这个,胡斯淇擅长,忙是帮他先摆好造型,然后她再往他身边一站,人家那位美女姐姐便是快门一按,‘咔’的一声,夜光灯一闪,一张合影照搞掂。

  完了之后,胡斯淇拿过照相机来,忙是教会唐逸用相机,待教会了他之后,她也就要唐逸帮他拍照。

  随后,也就在西单广场上一顿拍照。

  唐逸帮胡斯淇拍了不少,胡斯淇也帮唐逸拍了那么几张,说是以后洗印出来,邮寄给他。

  唐逸则是跟她说,说北京不就能洗印么?

  可胡斯淇告诉他,没有时间了,后天她就返回英国,往返机票已经预定好了。

  忽听这话,唐逸这心里顿时倍觉一阵惆怅……

  这晚,唐逸也就领着胡斯淇在西单这儿玩了一会儿,然后也就回驻京办了。

  回到驻京办后,胡斯淇说她饿了,唐逸也就领着她去大排档那儿是宵夜去了。

  这往大排档那儿一坐,吃宵夜就吃到了凌晨两点钟。

  两人就那样面对面的围坐在桌前,也没有聊啥,反正就是那么的吃着吃着,就凌晨两点了。

  看时间不早了,胡斯淇这才说她想要回去休息了。

  于是,唐逸去结了账,然后也就送她回宾馆了。

  胡斯淇想着这么晚了,一会儿唐逸送她进房间的话,说不定一时冲动,会发生啥,所以当唐逸送她到大堂门口的时候,她就要他回去好了,她自个上楼就成了。

  见得胡斯淇那样,唐逸也就没有坚持送她上楼了,便是扭身回驻京办了。

  当唐逸回到驻京办,上楼时,余曼丽听着脚步声是唐主任,于是她也就悄然的、鬼鬼祟祟的溜出了房间,溜到了楼梯口这儿迎着唐主任。

  唐逸上楼一瞧,差点儿被吓了一跳,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以为闹鬼了呢?

  不由得,唐逸冲余曼丽问了句,问她这都凌晨两点多了,咋还没睡?

  余曼丽则是略显娇羞的一笑,小声的回了句,说睡不着。

  完了之后,她也就跟着唐主任去他的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