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62章 难道这是传说的恋爱

   这天,唐逸也就这样的陪着胡斯淇在长城上度过了。

  天黑时,返回到驻京办,唐逸也累了,赶紧领着胡斯淇去简单的吃了顿晚饭,然后胡斯淇回宾馆休息去了,他也回驻京办自个的房间休息去了。

  总得来说,唐逸感觉跟胡斯淇在一起,还是很愉快的,彼此也还算很合得来。

  尽管他老是能整出点儿尴尬的事情来,但是胡斯淇都是予以理解,并没有怪罪她什么。

  怎么说呢……胡斯淇并不是那种一味地娇蛮女孩,大多时候,她还是温顺的,也不是那种爱大发小姐脾气的女孩。

  对于胡斯淇来说,她这次回北京来看唐逸,可是意义非凡。

  首先是她终于有了一次跟唐逸单独相处的机会。

  其次是她从中进一步的了解了唐逸。

  然后就是,她一直想要的拥-抱,这次终于得到了。

  总得来说,唐逸给她的印象就是那种傻呼呼的男孩,但又傻得可爱。

  有时候,他会有点儿小小的邪恶,但是他的心还是蛮善良的。

  在与他单独相处的时候,他并没有对她做出啥过分的事情来,所以胡斯淇更是喜欢他了。

  因为胡斯淇也是一位见多识广的女孩子了,她知道,现在的男孩子大都是一有机会就会胡思乱想的那种,而且还会趁机强制的要求与其发生那种关系。

  但是唐逸没有,所以在她看来,唐逸还是很纯洁的。

  这更是给了胡斯淇一个更爱唐逸的理由。

  事实上,关于唐逸的邪恶,只是胡斯淇目前还不了解而已。

  要是当她真正的了解了唐逸的邪恶,恐怕她也会犯憷?

  因为唐逸这家伙,早就将她妹妹胡斯怡的处给破了,给睡过了,而且还害得胡斯怡去堕过了胎。

  当然了,关于这事,要是唐逸自己不跟胡斯淇说的话,估计胡斯怡那丫头也是不会跟她姐姐胡斯淇说的?

  怎么说呢……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唐逸跟胡斯怡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那种微妙的关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第二天一早,唐逸醒来,想着胡斯淇这天下午就要离开北京返回英国了,他这心里就倍觉惆怅,甚至还感觉有种隐隐的胀痛似的……

  事实上,一直来,想必大家也看到了,唐逸是不敢去想能跟胡斯淇有啥故事发生了,但是这次胡斯淇从英国飞回北京来看他,显然又是勾起了他内心深处对胡斯淇那份早已埋葬的感觉……

  那种感觉,是唐逸在乌溪村第一次见到胡老师开始的。

  尽管唐逸目前为止还没有想过将来会跟谁结婚,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早已有了一个答案。

  只是他将那个答案封存了起来而已。

  想着胡斯淇下午就要离开北京返回英国了,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老子是不是该……送给她一点儿啥礼物呀?毕竟她这次可是专程从英国飞回来看老子的……

  可是想了半天,他也没有想出来送啥礼物是好?

  后来,他有些烦心的心说,娘西皮的,既然老子不知道送啥礼物是好,那么老子就开车去市场里转转吧,看看有啥礼物吧……

  这天上午,咱们的唐主任开车在各市场转悠了一圈,最后发现有不少女孩喜欢那个娃娃熊或者是抱枕一类的,于是他也就给买了一只大娃娃熊。

  在他买完了娃娃熊,驱车回驻京办的时候,胡斯淇给他打来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胡斯淇柔声的问了句:“笨猪,今天早上怎么没有过来叫我吃早餐呀?”

  唐逸听着,忍不住嘿嘿的一乐,说了句:“我在给你买礼物呢。”

  忽听这个,胡斯淇忍不住欢喜的扑哧一乐:“呵……真的呀,笨猪?”

  “当然是真的了。”

  “嘻……那你……呵……给我买了什么礼物呀?”

  “你猜猜看?”

  “我怎么知道你个笨猪会给我买什么礼物呀?”

  唐逸嘿嘿的一乐,故作神秘道:“好了,我马上就回去了。”

  趁机,胡斯淇催促道:“那你快点儿哦,还得赶着去机场呢。”

  “……”

  这种感觉好似很普通似的,但是唐逸却是感觉有种特别的甜美和温馨感似的?

  由此,他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的感觉么?

  可是他这货却又立马苦笑道,靠,格老子的,老子都不知道睡了多少女人了,居然还知道啥恋爱的感觉,这不是尼玛扯么?

  一会儿,待回到驻京办,唐逸也就直接去对面宾馆的房间找胡斯淇了。

  当唐逸将一个大娃娃熊豁然展现在胡斯淇的眼前时,胡斯淇不由得惊喜得一声惊叫:“啊——哈——”

  随之,胡斯淇一阵激动的冲上前来,欢喜的搂着唐逸的脖子,在脸颊上就是猛的亲了一口:啵……

  可唐逸却是有些郁闷,心说,靠,娘西皮的,又是弄得老子一脸的口水,啥时候,你才能亲亲老子的嘴呀?

  心说着,唐逸见得胡斯淇这会儿正欢腾的搂着他的脖子的,趁机,他这货忽地一下,对着她的嘴就亲了上去……

  待胡斯淇感觉自个那两片娇薄的唇儿被唐逸的唇给包裹住时,她忍不住浑身一颤,好似浑身都顿时酥麻了似的,定定的愣愣的,两颊绯红绯红的……

  此时此刻,唐逸只觉胡斯淇的唇很薄很柔,香香的甜甜的……

  胡斯淇定定的愣愣的感受着,过了一会儿,她慌是矜持的一把推来了唐逸,两颊红扑扑的、极为娇羞的说了句:“还我初吻,哼。”

  可唐逸却是皱眉一怔:“还是初吻呀?”

  “哼!人家还是……第一次被男孩子这样的亲呢!”

  可唐逸来了句:“都不知道你在我的脸上涂了多少回口水了?”

  “哈……”胡斯淇忍不住扑哧一乐,然后娇羞的、故作娇嗔的白了唐逸一眼,“可恶!人家……那只是……亲一下……你的脸颊而已,那不算好不好呀?”

  “愣是要嘴对嘴才算呀?”唐逸问了句。

  闹得胡斯淇又是娇羞的扑哧一乐,然后说道:“死笨猪!你不要老这么无厘头好不好呀?”

  随之,胡斯淇话锋一转:“好啦,我们快去吃点儿东西,然后你送我去机场啦!”

  可唐逸则是说了句:“再亲一下吧?”

  “……”胡斯淇无语,只是两颊羞红不已……

  唐逸瞧着她那样,也就大胆的凑近了过去,迎着她的那两片娇红的薄唇亲了上去……

  胡斯淇感受着,不由得微微的闭上了双眼来……

  此刻,唐逸只觉胡斯淇的唇很薄、很柔,香甜香甜的,从她嘴里呼吸而出的兰兰气息,也是香香的,甚是好闻……

  忍不住,唐逸尝试用舌头抵开了她的唇齿,在触碰到她的舌尖时,感觉她的舌尖甜滋滋的,滑腻腻的,薄薄的尖尖的……

  胡斯淇的舌尖躲躲闪闪的,但还是时不时的跟唐逸的舌头碰在一起,偶尔缠绵一下……

  在过一会儿后,胡斯淇忍不住一声粗喘:呼……

  这时候,她慌是矜持的一把推开唐逸,低着头娇羞的说了句:“好啦!”

  “可……”

  胡斯淇知道他想说啥,因为她已经发现了他的那顶帐篷,所以她忙是抢断道:“那是你个死笨猪自个要胡思乱想,不管我的事!”

  说完,她话锋一转,说了句:“好啦,你等我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一边说着,胡斯淇一边就扭身朝洗手间走去了……

  待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在蹲坑上蹲下后,她又是娇羞的伸手去扯过一截纸巾来,忙是埋头擦拭了一下她的那话儿。

  因为在刚刚那番舌-吻中,她的那儿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湿润了。

  过了一会儿,等胡斯淇从洗手间出来,她忙是娇羞的冲唐逸说道:“好啦,我们走了,因为北京堵车,怕耽误了下午的飞机啦!”

  唐逸有些郁闷,心想,娘西皮的,每次都是弄得老子难受了,她又不给了,真是尼玛郁闷呀!

  但又没辙,他也只好陪着她下楼了。

  一会儿饭后,唐逸也就驱车送胡斯淇奔往了首都国际机场。

  由于胡斯淇是下午2点半的飞机,所以时间上还有点儿赶的。

  不过还算好,这天不怎么堵车,待上了机场高速,也就快了。

  将将提前一小时的样子,唐逸驱车送胡斯淇抵达了机场。

  最后,当胡斯淇将要安检时,不由得,她忽地一下回转身来,一下就扑进了唐逸的怀里,一把紧紧的抱着他,同时眼泪就下来了,在他耳畔哭声的呢喃道:“呃,笨猪,你说……明年……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会怎么样呢?会在一起了不?”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在胡斯淇的耳畔回了句:“我不知道?”

  之后,当唐逸望着飞往英国的那架飞机霍地一下,沿着跑道快速的滑行时,他心中的一股惆怅又是再次的油然而生……

  很快,飞机就忽地一下离开了地面,渐渐升向了高空……

  望着飞机渐飞渐高渐远,唐逸不由得泛起了一溜思绪来,这时候,他在想……胡斯淇说的明年将是个啥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