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65章 离京前

   第二天上午,那位北京姑娘林婉怡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到目前为止,唐逸这家伙还没告诉林婉怡,他要离京了。

  不过,他这家伙已经想好了,打算在到了机场后,再电话告知林婉怡,说他离京了。

  因为他知道,林婉怡这位北京姑娘也是蛮个性化的,好的时候是怎么样都可以,但要是惹得她不爽了,她可也是性子蛮烈的。

  所以唐逸这家伙心想等自己到了机场,再告诉林婉怡,说他离京了,那么她也是没辙了。

  在电话接通后,倒是林婉怡也没啥事,就是想约唐逸今晚上一起吃饭。

  唐逸也知道,只要林婉怡一说约他吃饭,就是她想跟他那个啥了……想必大家懂得!

  对于唐逸这家伙来说,也算是没有白来一趟北京,因为至少睡了那么一个北京姑娘。

  不过这次林婉怡约唐逸晚上一起吃饭,唐逸则是婉言回绝了。

  在电话里,他还是没有告知林婉怡,说他要离京了。

  这天下午,唐逸给焦娇女士去了个电话。

  也没啥事,就是因为他要离京了,想约焦娇女士见个面,吃顿饭,告个别而已。

  毕竟他个家伙骗了人家焦娇女士去江阳市给周晓强风投了1000万美金。

  想着这事,唐逸这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所以这次要离京了,怎么也得跟人家焦娇女士告个别。

  焦娇女士忽听唐主任要离京了,说临别前想请她吃顿饭,她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晚上,也就约在了东来顺见面。

  东来顺也是北京的一家老字号餐厅,也是蛮具有北京特色风味的。

  晚上,在东来顺与焦娇女士见面时,待围着餐桌面对面的坐下,唐逸这家伙也就故作关心的问了句:“那个……焦女士,关于你去年在江阳市风投的那1000万美金,现在有啥回报没?”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焦娇女士忍不住眉宇微皱,苦笑道:“估计那笔投资……怕是血本无归了?”

  唐逸这家伙还故作诧异的一怔:“怎么……会这样?”

  焦娇女士却是显得很淡定的一笑:“嘻。其实……也没有什么,风投嘛……总得有风险嘛。你的那个朋友的项目没有做起来……我们也没有办法呀。”

  见得焦娇女士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唐逸暗自一怔,便是随口说了句:“那……回头等我这次回去,我去找我的那哥们帮你问问吧。”

  焦娇女士则是淡笑道:“不用啦,谢谢你了,唐主任!问不问……都那样了,而且……我也很快就要回美国了!”

  忽听焦娇女士这么的说着,唐逸诧异的一怔:“不会是……因为你投资不慎吧?”

  焦娇女士则是淡笑道:“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但是……主要的恐怕……还不是这个?因为……我回美国去还有别的事情。”

  “……”

  这晚饭后,唐逸跟焦娇女士围坐在餐桌前继续聊了一会儿,然后待结完帐,两人也就一同走出了餐厅。

  到了门前的停车场,焦娇女士忽然扭头冲唐逸微笑道:“今晚上……上我那儿去喝咖啡吧?因为……咱们以后可能很少有机会在一起喝咖啡了?”

  忽听焦娇女士那么的说着,唐逸这心里也明白,她所说的喝咖啡,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实际上是想跟他打一场友谊赛。

  关于他们俩友谊赛,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反正关于这事,打小在美国长大的焦娇女士可是很看得开的,她认为那就是成年人的一种需要,如果彼此有感觉的话,友谊赛是没所谓的,反正她也是不在乎这个的。

  对于唐逸来说,反正焦娇女士都不在乎,那么他还会在乎么?

  回想起每次跟焦娇女士友谊赛时,貌似都是蛮激烈的,那种感觉蛮爽的……

  尤其是焦娇女士很有经验,可以说是唐逸目前所见的,最具xing-经验的女子!

  唐逸跟她友谊赛时,连啥倒挂金钩、海里捞月等招式都用上了。

  不过唐逸跟焦娇女士友谊赛的时候,他最喜欢的还是后门式,那种感觉超爽,有一种彻底驾驭她的感觉。

  尤其是她的叫声配合着,那真是一种绝对的驾驭感。

  想着焦娇女士刚刚那么的说着,唐逸继续愣了愣眼神,然后淡笑的回道:“好吧,那……今晚上就去焦女士那儿喝咖啡吧。”

  “……”

  由于彼此已有了多次友谊赛的经历了,所以这次当焦娇女士领着唐逸到了她的住处,一进客厅,关上门,她扭身就一把抱着唐逸,对着他的嘴就亲上了……

  焦娇女士的个头可是不低,穿上高跟鞋,比唐逸都还稍稍高出一点儿头顶。

  这种大个头的女子,有两个姿势是唐逸倍觉最爽的,一是后门式,二就是……传统式了,这个大家都懂得。

  后门式是有种驾驭感,传统式嘛……自然是一种完全征服的感觉。

  对于这事,焦娇女士可是也不含糊,这一亲上,她就伸手去掏出了唐逸的那物来,攥在手心里把玩着,过了一会儿,她忽地在唐逸的跟前蹲下,张嘴过去,直接就将唐逸的那物给吃进了嘴里,开始她的唇舌之功……

  唐逸感受着,感觉甚是享受这过程。

  随后,焦娇女士有些迫切的站起身来,自个就褪下了裤子,然后扭身往一旁洗手间的外墙壁上一趴,一手扶墙,一手反手到身后拽着唐逸到她身后,然后也就来了个后门式……

  激战一开始,可就是没个休止,折腾来折腾去的,最后折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去了,来了个传统式。

  云雨过后,累得唐逸是呼的一声倒下。

  焦娇女士则是在唐逸的耳畔一阵呼哧呼哧的余喘……

  待歇息过后,焦娇女士不忘在唐逸的耳畔夸赞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男人,嘻!”

  唐逸真想说句你是我见过的最荡的女人,但是想想,最后他还是没说了,觉着反正都是友谊赛,何必说那些不中听的呢?

  两天后,唐逸也就离京了。

  离京的时候,是张娜娜开车送他去的机场。

  待到了机场的停车场,在车内,张娜娜也是跟唐逸玩了一回车震。

  之后,待唐逸过了安检,到了候机大厅,这才给那位北京姑娘林婉怡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林婉怡听说是唐逸要离京了,现在已经在机场了,顿时,她心里这个怒呀,嗔怒道:“你丫啥意思呀?玩姑奶奶我是吧?”

  忽听林婉怡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忙是说道:“姑娘家家的,别老说你丫成不?”

  “还姑娘个屁呀?早就被你丫给变成了女人了好不好呀?去年……人家还为了你丫去医院堕过一次胎好不好呀?现在你丫要离京了,都到了机场了才跟我说,你丫啥意思嘛?是不是就不想对我负责了呀?你大爷-的,你丫爽完了,就不管人家死活了是吧?”

  听得林婉怡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眉头紧皱,心说,娘西皮的,老子现在算是领教了啥叫北京姑娘!

  “你丫倒是说话呀?”林婉怡又是嗔怒道。

  “那个啥……”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婉怡呀,你听我说呀,我也不想离京,只是……咱们市委那边决定的,我也只能是服从安排,明白?”

  “你丫少跟我来这一套!告诉你唐逸,你听好了:就算你这次回江阳市了,那我林婉怡也是你的女人了!反正你就得娶我!人家可是将姑娘家的身-子都一并交给你了!我林婉怡为你痛也痛过了,你丫爽完了,想就这么甩了我,门都没有!信不信姑奶奶我这就订机票去江阳市?”

  忽听林婉怡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道:“那个啥……我也没说不娶你不是?我这次只是因为工作暂时离开北京不是?”

  “屁!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丫干嘛跟做贼似的离京呀?”

  唐逸忙是解释道:“我没有跟做贼似的离京呀,我这不打电话告诉你了么?”

  “你大爷-的!你都到机场了,都进候机大厅了,你这会儿跟我说,你要离京了,你这可不就是怕我会怎么样你么?”

  “拜托!林婉怡姑娘,要是老子怕的话,也不会给你电话了不是?”

  “鬼知道你丫是不是怕呀?反正你丫这事没有这么办的!哼,你丫自个想想,当初你丫死活要人家的时候,第一次弄痛人家的时候,你丫怎么就不这样了呀?现在人家痛过了,你丫也爽过了,你就这样了是吧?”

  唐逸感觉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早知道老子就不打这个电话了!真尼玛没有想到这北京姑娘要是烈起来,还真尼玛烈呀!

  没辙,唐逸也只好皱眉道:“那个啥……婉怡呀,你不要那么想好不好呀?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了!再说,回头我也会来北京看你不是?所以你不用那么着急了,我也不是说就这样离开你了!”

  “……”